第 14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仙兵连说完话的机会都没有,脑袋已经齐齐飞了起来,身体也在瞬间变成十七八块。经过路杀来。百辟见到了不少神仙掉了脑袋还能活地,干脆见到的人律碎尸。

  “虽然有蟠桃帮忙,不过吃鲜桃的人多了去了。能够到百辟这本事地还真没几个。天才始终是天才。”应宽怀轻声赞叹。

  向自恃分身原始天尊。拥有得天独厚优势的原始天魔也不由连连点头,百辟的进步却是太过巨大。

  “老应,看看地图,天外天怎么走。”林青羽说道。

  “那找地图来看,应该是在玉帝家的后院。这玉帝还真是够聪明的。竟然将出入口设立在他地宫殿中,这样来能够知道天外天入口的也只有玉帝家的亲戚才能知道。”应宽怀认真地抬头说到。

  百辟收剑冷哼声,急崔脚下妖云向天庭内部走去。路上凡是遇到挡路的天庭神仙。百辟路过之处,除了尸体就再也剩不下什么其它的东西。

  相比百辟,林青羽的行为更令众人感到不齿。凡是他路过的宫殿,里面的金银财宝甚至各种装饰品,全被他收入袋中,如果不是搬走整座宫殿太过于麻烦,估计这些金碧辉煌的宫殿也也难贼手。

  “妖孽止步,此乃九天至尊玉皇大帝”

  四宝剑光闪,站岗的神仙连同灵霄宝殿大门顿时化为飞灰。

  巨响顿时引来灵霄宝殿中今日值班的数百神仙。冷光闪,红光现,百辟四宝剑出手之时,林青羽首次动用了他地火神戟,两名接近大圣级别的高手同时出手,两件超级法宝同时行动,冲在最前面的数十名神仙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瞬间变成飞灰。

  “你们”

  百辟声怪叫手持绝世凶剑杀入敌群,霎那间天空中飞舞起残断的肢体,飘动着无数端掉的武器,人群之中没人能够挡住他百辟剑的高手。

  应宽怀几人踏着被鲜血染红的地面,步步向凌霄大殿走去,剩余十几名幸存的天兵手持武器步步向后退着,当时的猴子虽然凶猛却也不像如今的百辟这般嗜杀,猴子更多的是狂暴打退别人就算完成任务,这个看不出是什么妖怪的妖怪,实行的却是灭绝政策,只要阻挡它的定会被他概杀个精光。

  “不想死,就赶紧走吧。”应宽怀语重心长的劝导。

  仙兵相互对视眼无奈发出声长叹:“今日尔等如此杀戳,玉帝班师之时”

  仙兵们又是声长叹,无法阻止的永远是无法阻止,待他们转身要走之际,应宽怀眼中闪出丝凶光,惊道戟霎那间出现在手中。

  林青羽猛然张开身后八条尾巴,手中火神戟抢在应宽怀之前全力发动。

  “你们不守信”

  应宽怀看着化为堆堆灰烬的仙兵无奈苦笑:“不好意思了各位,你们若是跑到玉帝那里通知声,我们这计划就破产了。所以只好委屈你们了。”

  穿过死般寂静的灵霄宝殿大殿,应宽怀伸手推开玉帝家的大门前。

  门前两座石狮子眼睛闪出阵红光,身体还未完全活化,百辟两剑把他们打成碎石。

  天庭主宰的家中并未安置什么防御阵法,到了玉帝这个级别的高手都知道。如果能被对手攻入这里,那么设置什么样的阵法也是徒劳,不安装任何阵法反而更能显示出皇家地气度。

  小桥流水,百花齐放。整个庭院看来典雅中不失皇家气度,看了确实让人不得不佩服千万年的积累,在很多地方不是他们这种小妖能够做到的。

  “天外天”应宽怀轻轻声呼唤,庭院中荷塘水面荡起层波纹,颗颗水珠融为丝丝水线缓缓升到空中相互纠缠在了起。

  “宽怀”

  “僵尸狐狸!”

  “老板”

  水丝化为的水镜后传来三声呼唤,听声音就知道最初喊话地是多日不见的婉儿,紧接着是爱心泛滥的巫婆,最后则是原始天魔冒险来此想要见得月光。

  “英台英台你在这里吗?”

  “星君”声轻柔呼唤,众人知道这是梁山伯苦苦寻找的祝英台。

  晃眼间,水镜化为条通道。

  深邃的蓝天下是片碧绿草地。期间点缀无数不知名小花,韩婉儿踏着花草缓缓走来仿如梦幻中的女神。

  “狐狸!怎么这么久才找来?”宇文珂珂先韩婉儿步冲出水镜,林青羽微笑张开双手想要拥抱碧人。哪想到宇文珂珂身形晃面色陡然惨白,张口连喷数口鲜血。

  “这是怎么回事?”林青羽急忙上前将宇文珂珂拥入怀中回头焦急看向应宽怀:“僵尸!”

  林青羽话音未落,应宽怀已然来到林青羽身旁探手摸向宇文珂珂脉门。

  林青羽脸焦急望向走出水镜的韩婉儿:“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你怎么看的她?”

  “我来替她答吧。”双手紧紧同梁山伯握在起的美女平声说道:“这是王母的相丝无尽。哼,日名字虽好听,但却是天庭第阴损之毒。婉儿乃僵尸身万毒不侵,小女子碰巧也因某些事情万毒不侵。能中毒者只有月光同珂珂。”

  “为什么?”林青羽完全失去往日冷静脸焦急:“她地修为远不足威胁到王母”

  祝英台笑:“可我听王母说。她的男人却是个天才。幻仙界百年内晋升大圣境界中,他的男人跟另外妖被评为最有机会成为大圣地高手。日后发展更是不可限量,颇有超越上古火神祝融之能。”

  “又是因为我?”林青羽眼角抽面如死灰的望向天空疯吼:“又是因为我!又是因为我!天才!天才!天才!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不是平凡的妖!为什么?为什么总是我?”

  众人不解的望着陷入疯狂的林青羽。纷纷看向他地好友应宽怀。这时应宽怀正脸严肃的低头沉思,这里只有他明白林青羽为何会这样。

  任何人都有心中不能被认处碰的禁地,表面越是潇洒地人,心中那块禁地越是严密。多年前的那幕,再次在应宽怀脑海中闪过。

  天才!个令人羡慕的名词,却又有几人知道每个天才背后的痛楚。百辟是那样,林青羽也同样因为天才二字承受着无人能知的疼痛,若非这份疼痛林青羽无法正面面对,凭他的资质早该进入大圣。无法面对就无法进入。

  林青羽宁愿不入大圣,也不去面对的痛苦,这种事情只有应宽怀人知道。

  “惜惜花”轻轻声呼唤,月光身体微微颤看向站在她面前的原始天魔。

  “你是?”

  “我啊,石头。”敢于面对原始天尊张口叫骂的原始天魔在月光面前害羞地像初次恋爱的男生。

  “石头?”

  “对阿!你还记得吗?”原始天魔激动地看着月光,忽然想起自己的怪样连忙向后退去,生怕自己的长相吓倒对方。

  “不记得。”月光看着眼前这身披兽皮,赤发黑肤满脸横肉犹如恶鬼的大汉轻轻摇头:“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你长的又黑又丑,又凶。我本应该怕你。但我却觉得好亲切,就像见到亲人样”

  月光说道这里双眼涌出颗颗泪珠泣声道:“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为什么。我好想哭。看到你的样子我好想哭”

  语毕,月光忽然趴在原始天魔的胸膛哭了起来。面对原始天尊都不惧地原始天魔忽然间僵在了原地,想伸手去拍她的肩膀却又不敢伸手,想要开口安慰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毕竟安慰别人的经验他从来没有过。

  沉默良久的祝英台再次说道:“不过你需要太担心,中了这种毒人不需要担心生死,只是每天都有几个时辰,中毒者”

  咳

  宇文珂珂再次吐出口鲜血,脸色苍白犹如初雪。

  “僵尸!快他妈地给我下针啊!你不是号称神医吗?给我把毒逼出来啊!”林青羽把抓住应宽怀狂吼,扭头对又要开口说话的祝英台同时吼道:“闭嘴!死不了?你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吗?”

  “僵尸!你倒是快下针啊!下针啊!”林青羽伸手从应宽怀芥子袋中掏出针盒,双手颤抖的连续两次都未能打开盒子,直到第三次才打开了盒子:“逼毒!”

  拳!

  林青羽倒飞撞穿庭院墙壁,耳中听到应宽怀的声音:“冷静点,我不会再让事情重演。只是现在药材不全。无法解毒。我们去找”

  “哪里也不用去找了。”荷塘水面缓缓向两旁分开,水中走出人。

  淡蓝色的盔甲布满全身,深蓝的长发高高束在脑后。白皙的脸上镶嵌着两颗犹如红宝石般的眼睛,丝丝嗜血的凶光从中闪动着。

  “你你不是死了怎么可能怎么会?”原始天魔赶忙护住月光之际,百辟早已经闪身挡在了韩婉儿身前,手中四宝剑横胸当前,不论原始天魔口中的他是谁。百辟早已摆出他不倒下,婉儿就不会受伤地态度。

  “噢?”那人颇为差异的看着百辟连连点头:“有点意思。岁不满千年,就即将踏入大圣境界。没想到多年后竟然又有如此天才在这世上出现。”

  “不过,小友又是谁?你好像认得我。”那人疑惑的看向原始天魔:“为何说我死了?”

  “共工怎么可能”原始天魔喃喃说道。

  “共工?”那人深邃地眼神看向天空,嘴里轻轻念着这个名字,众人听来仿佛这声呼唤像是穿越无数年的时间飘来般,淡淡的两个字中依稀能闻到古老的味道。

  “你说我是水神大圣共工?”

  “你自己不记得了?”

  共工苦涩笑摇头:“我不记得自己是谁了。当我醒来,我发现自己几乎忘记了切,为记得的就是玉帝地旨意,私自开启天外天者,死!”

  共工双眼闪出阵红光。手中长枪攀附两条水龙直奔应宽怀而去。

  “咦?古怪,古怪。”共工连连摇头好奇的看着突然消失,又在十米外出现的应宽怀说道:“此是何等法术?”

  “要你命地!”林青羽咋见共工出手差点伤到宇文珂珂含恨出手,火神戟喷出两道火龙席卷共工而去。

  “祝融?”共工眼中闪出丝惊讶避过林青羽击惊讶脱口说道:“兄弟!是我啊”

  共工话音落,双手猛然抱住头颅:“我是谁?我是谁?为什么我记得祝融?为什么我记得祝融是我兄弟?”

  “怪不得玉帝不派其他高手在这里,个上古水神大圣可比普通的大圣要厉害不少。”应宽怀当机立断抱住宇文珂珂说道:“走!”

  头疼中的共工听到应宽怀的话,手中水神枪抖喊道:“哪里走!”

  荷塘升起百道水龙,龙啸之声霎那间响彻整个灵霄宝殿,应宽怀连连运用瞬间移动变化方位躲避着上古大圣的攻击。

  百辟四宝剑光频繁闪动,近身水龙结被断头。水龙被断头立刻变为清水回到荷塘之中。原始天魔在死神瞬间移动帮助下也躲避着水龙攻击。

  祝英台撒开手中彩绸,水龙时间也无法突破她的法宝。

  纵观整个战场,唯可以不用躲避攻击的便是林青羽,共工操控水龙有意无意的避免去攻击林青羽。

  久战不下共工生狂吼。荷塘升起千条水龙,龙啸之声仿如震动整个天庭,应宽怀顿觉压力,若非聪明干脆移动到林青羽身旁估计小命不保。

  “都过来!”应宽怀声呼喊刚落。天空闪出道金光直奔林青羽而去,火神戟化出十条火龙同金光碰在起,整个灵霄宝殿后院顿时发出震。

  “又位大圣”应宽怀连连摇头叹道:“难道因为我地出现,使得这年头地大圣不值钱了吗?”

  天空来人微笑降下云头:“大圣古之少有,小僵尸身处漩涡中心自然认为大圣数目众多。其实天下大圣十之八九小僵尸都有见到,修炼之人何止亿万,大圣在此中不过寥寥数人而已。”

  “不知道怎么称呼?”应宽怀笑着问道。

  “镇元!”来人话音落,手中拂尘化出万道金光砸了下去。

  应宽怀拉起林青羽仓皇动用瞬间移动躲过金光,他脚下的地面却没有这些幸运,刹那间玉帝的后院变得千疮百孔。

  众人此时气喘吁吁聚到了起。几乎每人身上都多少带了些伤。

  面对名大圣,凭借众人齐心或许还能挡,场上忽然变成两名大圣。众人顿感压力无比,便是接近大圣地两位高手也面色并不好看。

  “怪不得玉帝不派人在天庭,两名大圣这阵容还真够豪华的。”应宽怀冷冷看着天空小声说道:“找个机会就逃”

  祝英台声轻笑:“冬兄弟真会说笑,两名大圣联手我等哪里有机会。”

  玩末日劫?应宽怀看到众人眼中皆是反对意见,若没有自己的伴侣在身旁众人倒也不怕。如今多了女眷,众人都不想让自己的女眷受到伤害。

  饶是应宽怀腹中百条妙计,却没有条能够在眼前能够用上。

  思考间。共工声咆哮手中水神枪抖,顿时千条水龙汇为条直扑夹杂雷电扑面韩婉儿。

  应宽怀手还未动,百辟声狂吼手中四宝剑绽放万条金光直扑过去。

  剑光散,水龙消,整个灵霄宝殿再次动摇。百辟鲜血直喷,镇元打出拂尘金光,林青羽火龙再吞,灵霄宝殿又是震,林青羽面色微微变。大圣毕竟跟非大圣的差距太大。

  “仓促组成的僵尸阵能有多少用?”应宽怀苦笑问道。

  原始天魔面色沉,僵尸阵加上两名高手或许能够抗衡名大圣,若同两名大圣最终下场只有败亡。

  “动劫吗?”应宽怀再次问道,众人犹豫,如今面对两名大圣拦路,谁也清楚没人能够逃走。

  “不用。”百辟抬手擦去嘴角朱血:“动劫,这里所有人都会死。你们死无所谓,但有人不能死。”

  百辟不去看韩婉儿,静静的盯着应宽怀冷声道:“让她幸福,不然我死,四宝剑也会自己去杀你。”

  “你抗不住的,对方是两名大圣。”

  “我讨厌英雄,我认为英雄是世界上最傻的东西!最该被杀的东西!”百辟说到这里惨然笑:“可是每个男人都喜欢在自己爱地女人面前逞英雄。当年的我没有机会在她面前逞英雄,如今我不想做狗熊!让我做次英雄,反正英雄都该死。”

  “或许还有别的办法”

  “你当我是笨蛋?我最讨厌你地妇人之仁!”百辟打断应宽怀话:“我全力发动四宝剑,仗剑威势或可稍微挡,凭你们的能力逃出去并非不能。”

  百辟首次拍着应宽怀肩膀说道:“我平时佩服的人不多,讨厌的人也不多。你两个都占全了,也算不易。记得!剑光闪,带人就走!少婆婆妈妈,让我对你没有感觉了。”

  “想走?谁也走不了!”镇元子祭起人参果树当头砸来。

  四宝剑陡然爆射,应宽怀想也不想拉起众人转身就走,瞬间移动眨眼间飞出百里。

  百辟头也不回的脸上露出丝满足微笑,手中四宝剑跟随他多日剑芒爆发过多次,却从未有像今天这般绚丽,这般闪亮,这般动人。

  “小龙,抱歉了。百辟生食言三次,以后不会再食言了。”绚丽剑芒透体爆出。

  这刻百辟不再是百辟,四宝剑也不再是四宝剑。

  人就是剑!剑就是人!

  第百三十五章无分对错

  屹立在天庭万年,便是齐天大圣大闹天宫都未被毁的凌霄宝殿,在声巨响中轰然倒塌,七彩光芒映满天空。

  烟雾散去,百辟手持四宝剑静静站立当场,嘴角微微泛着丝笑意。

  瓦砾中阵波动,共工,镇元爬出堆积如山的瓦砾,两人相互对视眼,苦苦笑。成为大圣以来,还从来没有如此狼狈过,没想到名并非大圣之妖却能让二人如此狼狈。

  “值得敬佩的对手。”共工看着百辟轻声说道。

  镇元轻轻点了点头,百辟最后剑堪称绝世无双,那是耗尽他全身精血的剑,纵是他们二人联手也难以抵挡这无敌的剑,然而在这绝世剑斩落的刻,百辟却提前耗尽了切,绝世剑打偏份,结局天差地别。

  “还追吗?”镇元轻问句。

  话音未落,百辟手中四宝剑再展剑芒。

  二人对视眼,又看看到死依然站立的百辟齐齐摇头说道:“算了,不追了。”

  二人并非怕了四宝剑,没有百辟驾驭的四宝剑充其量不过是把绝世凶剑,却再也并非天下第神剑,这是种敬佩,敬佩这名天才妖人的姿态。

  阵清风刮过,镇元腾空而去。共工面露释怀轻笑:“我想起来,我记起了。我记起我是谁了,我记起切了,玉帝,我不怪你。”

  笑声中,共工身体化为飞灰。关于他的切天下间只有玉帝人清楚。

  安静的废墟,四宝剑再次绽放七彩剑光,猛然间冲天而起。从此,世上再无人见过这绝代凶兵。

  众人逃出天庭并未回大圣山。在应宽怀路引寻之下直奔扁鹊草庐而去。

  林青羽回头望向天庭方向轻声说道:“人就是这样,往往最讨厌做什么,最后却又会去那么做。”

  众人沉默,加紧催动脚下云头飞走。

  “陛下,天庭那边”李靖犹豫说道。

  玉帝声轻叹摇头道:“执着的剑意,二位大圣凶多吉少了。”

  众人惊,大圣何等威势,这剑竟有如此威能。

  “陛下,那还追吗?”李靖小心问道。

  玉帝扭头看了眼王母,眼中颇有责备神态。最后仰天长叹:“算了,该来地总会来。无尽相似,天下能解者只有王母与扁鹊。如今扁鹊不服天庭管束,被神将所斩,那些人见了草庐自然会回来。”

  扁鹊草庐

  往日青山绿水派仙境的扁鹊草庐,如今哪里还能找到丝绿色,四处山石早被神火烧黑。扁鹊尸首被抛于山间。

  “这”应宽怀呆。

  “僵尸”

  应宽怀仰天声长叹,扁鹊往日的音容笑貌在他脑海中快速闪过。

  只小猴从乱石中跑出,应宽怀认得这猴子是当日自己住草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