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青年紧紧地搂在怀里,青年人还用他的白洁高挺的俊鼻在美人的波浪形发间深深地嗅了几口,闭上眼睛摇摇头,嘴角渐渐的翘起个迷人的弧度,似醉似醒的喃喃道:“处的!还真是处的!!”,而且他的身边还有把令他们不由自主胆颤心惊的黑色长剑!!

  再说那外国岳母伤心欲绝的向墙壁上撞去,脑中不断的闪过片片画面,那过去的老公的模糊的样子渐渐清晰起来,还有她脑中不断的缠绕的三个女儿,就在离墙壁米时,脑中又闪过个俊俏无比的男人的样子,这不正是江宇风么?

  就在死死的握了握手中的打火机与那已快握断的香烟,看着这人间最后眼,而后闭上眼睛等待死亡时,“碰”的声撞进个温暖宽广的胸膛里,顿时股淡淡的烟味传来,是他么?真的是他么?不禁抬起头来看着江宇风,眼神渐渐痴迷起来。上帝啊!康蜜思真是太幸福了啊!岳母那小小的脑袋里想着乱七八糟的东西,江宇风当然不知道了。

  江宇风看着美人的脸上的那块手掌印,那怜花惜玉的博爱之心不禁开始跳了起来,忍不住伸出手输出些元气,在美艳岳母的愣愣的目光下,她的俏脸上那块红肿渐渐消失。美艳洋岳母觉得自己的脸上股股温热的感觉传来,很舒服,很想躺在他的怀里25761

  魔尊龙枪魔尊风流之后宫下载

  人间篇之猎美收奴第五十三回【御剑缓驰君奴欢完美初夜消魂韵二】

  !!!!感觉怀里的娇躯渐渐发烫发软,特别是她那胸前的硕大滑挺的肥||乳|,像个充满香气的软热玉球样,感觉好舒服。江宇风暗想,不会是动情了吧?要是那样的话这外国岳母因被下了蝽药,看来神智已渐渐迷失在欲望的海洋里了。

  就在江宇风花花的想着时,张温软香甜的樱唇吻上自己的唇部,接下来条灵动的丁香小舌探进了自己的嘴里,同时股股香甜美好的津液也带入了江宇风的大嘴里,送上门来的食物,他当然不会客气。江宇风心中大奋忍不住用力抱着外国岳母的柔软娇躯,热烈的回吻着,去勾引那丁香小舌,追赶她,征服她。

  美艳雍容的岳母手勾着江宇风的腰,手不断的在江宇风身体的敏感处,去拨弄着,挑逗着,殷桃小嘴高挺白鼻里断断续续的浪荡发出声声摄人心魄的呻吟,诱人无比。

  江宇风的只大手也毫不客气的从上面口子里伸进那朝思暮想的巨无霸里,探进||乳|罩里,感受那丰挺硕大,滑嫩软弹得豪||乳|,还有那渐渐发硬的馋人葡萄,心里那个兴奋啊,这可是岳母啊!都说女人四十朵花,而且这撩人岳母保养得这么好,特别是这美好丰||乳|,丝毫没有因为生过孩子而下垂走形,而是更加的丰满肥大,颤人欲滴,诱人无限。另只手从裙子下面伸进去,抚摸着那浑圆肥满而紧绷的白嫩肥臀,偶尔还在情趣内裤边用手指轻轻的划着,

  那三人看的小眼眨眨的,傻住了,会那个身穿名贵西服的中年人忍不住大吼声,:“兄弟么,打死这个小崽子”虽然他们也惧怕不知明的对手,但是想想这也不过是练了几年的气功而以,能运气御剑罢了,可等他们后悔时,已经才知道完了,这人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上啊!”二个胖子也是恼于火,犹豫了片刻,抡起肥嘟嘟的大拳想江宇风冲去。

  正在热吻已渐渐迷失沉醉的江宇风那双俊眼星目里闪出道摄人的黑光,江宇风心中恼怒,不屑得想:过去你们强我岳母,这帐还没算呢,现在还来打扰小爷的美事,找死!

  飞在身前的黑剑化作黑光射进二个胖子的身体里,“蓬蓬”两声,两个大胖子的身体就被射成两团血雾,黑剑抖,剑身上的鲜血便被抖搂了,这黑剑喜欢带着元气的血液,像这种肮脏的猪血,它不屑的去吸收。

  飞剑继而飞到中年人的面前,剑尖直指他的鼻尖,剑芒把鼻尖都给刺出血来。把中年人吓的跪地求饶,冷汗直冒的结巴道:“大,大爷,饶了小人吧!求你了!我还不不想死啊!”说完蓬蓬的在地上不停地磕头,只手悄悄地伸进兜里

  江宇风心想:你上了我的女人叫我饶了你?呵呵,想的太天真了吧?他江宇风是谁?占有欲独无二的色狼!岂能让那些上过自己女人的人,还是用强的杂碎活在世上?

  当下飞剑飞退了几米,然后猛地直刺那中年人,“啊!”声惨叫,中年人双手拿着枪指着江宇风,大眼瞪瞪的看着江宇风,脖子上慢慢的出现道平行血线,知道那颗头颅滑掉在地上,具无头尸体也倒了下去,鲜血止止不住的淌了下来,在灰色的街道上形成个瑰丽的牡丹花。

  碧眼迷失的美艳岳母眼里闪过丝不忍,江宇风见此微微笑,抬起头来看着岳母坏笑道:“亲爱的岳母,你想试试御剑飞行么?嘿嘿。”

  岳母娇媚着红脸痴迷的惊喜道:“嗯,想。可是”

  江宇风眼珠转,滛笑道:“那在空中爱的感觉你试过么?嘿嘿。”

  美艳岳母那娇媚的红脸刷的下变的更加的红艳,雍容加羞涩的嗔道:“你,讨厌啦,你又没有飞机,哪来的空中爱啊!如如果你真的让我飞起来的话,我就陪你爱!”那媚眼如丝的眼睛,配上高贵雍容美艳风马蚤的俏脸再加上头的金发,呀呀,真是撩人心魂啊!

  “额”忍不住的欲火渐渐烧起,沉重的呼吸渐渐急促,太刺激了吧!江宇风暗暗地擦了把爆汗,这岳母当真是勾人无限的马蚤妇啊!

  当下黑剑平行江宇风抱着外国岳母,飞了上去,渐渐升高。

  外国岳母惊喜的叫着:“哦!天啊!你是我的命中注定的神圣骑士吗?”

  江宇风愕然,这小脑袋里不会都是上帝之类的东东吧?

  二人直飞到了上千米的高空才停了下来,可令江宇风猜想这外国岳母定会大声尖叫的情形并没有出现。

  再说这岳母本来到了高空也该凉飕飕的,可是发现自己的身体渐渐的发热起来,看着眼前低头看着自己的俊美男子,仿佛是自己梦中的情人样,可是,他也是自己的女婿啊,天啊!要是能和他在空中爱慢慢的,腹中燃烧起股无名之火,岳母妩媚的双眼渐渐迷失,忍不住的吻上江宇风的那张大嘴,小蛇灵活的去挑逗大舌,江宇风突遭袭击,瞪大了牛眼,难道是刚才的蝽药发挥了效果?想到在空中与美艳勾人雍容高贵的岳母在空中干的那种事的话,想想就全身,小弟弟迅速增大停在岳母的大腿之间缓缓的摩擦着,两只大手像蟒蛇困物般紧紧地,把春情勃发的岳母给勒的直在江宇风的嘴里吸气,江宇风怎能就这样让她轻松地得逞呢?大舌堵住她的嗓眼,灵活无比的转着圈,当然也时不时的度些空气过去,岳母的小舌也不甘示弱,不断的挑逗江宇风大舌的敏感处二人就这样,你来我往,亲的不亦乐乎。

  热吻了十几分钟,江宇风看看岳母那美艳不可方物的红脸,勾人魂魄,时不时发来的媚电,忍不住欲望大增,把把那高贵的紫红长裙给拽了上来,顿时露出双圆润洁白的修长美腿,摸了下她那白嫩的大腿,手感那是极品,美妇人娇嗔的看了眼江宇风,捂住长裙,娇羞道:“你干嘛这样性急啊!在这高空是不是有些不合适啊?”如那靡靡天籁样的娇嗔听在江宇风的耳朵里犹如定时炸弹样的炸响了!

  “呼呼”江宇风直喘粗气,双目通红里尽是那些情欲与火热,看的美妇人身心犹如蚂蚁样啃咬样哩,忍不住情吟声:“嗯”

  江宇风怒吼声,把美艳岳母的紫红长裙连带上衣撕拉声全部撕碎,美人岳母楼着江宇风的身体,感受高空中那丝丝的凉风,顿时是个寒颤,但是同时的心中的欲望也砰地声爆发开来,往江宇风的嘴唇吻去,江宇风也热烈疯狂的回吻啃舐着那张红红玫瑰红唇,孜孜不倦的吸食那美好的津液,欲望在燃烧!飞剑在缓缓的行驶着,犹如蜗牛样慢。

  久久二人唇分,江宇风搂着岳母的丰腴蜂腰,在月光下看美艳岳母那令百花失色的雍容美艳的玉脸,娇媚潮红的玉脸,温软如玉的白嫩肌肤,高大豪挺的巨r,被个黑色透明的真丝奶罩绷着,更显诱惑,堪堪握地纤细蜂腰,抹了把那肥满浑圆的白嫩翘臀,再看那美好的诱人长腿,神秘的黑森林被张巴掌大的黑情趣内裤紧紧包住,诱人喷血啊!月光的照耀下,那与白色的皮肤,金色的波浪长发随着风儿吹着,四处的五颜六色与主调黑色,美!实在是太美了!圣洁月光带着妩媚滛荡

  “嗯,好热啊”美艳夫人手伸进奶罩里抚摸着,手搂着江宇风的脖子,媚惑的看着江宇风呻吟道。

  江宇风呼吸喘喘的,双眼赤红的看着这迷死人不偿命的绝世妖精,心里怒骂道:荡妇!看小爷干死你!

  把扯掉那黑情趣丁字库与上胸那条近乎透明的黑罩子,随处扔去,自己的衣服也撕去,顿时高空中缓缓行驶的二人就赤裸相见了。

  江宇风看到美艳岳母那白嫩肥大的豪||乳|,颤颤的,艰难的咽下咽口水,头部猛地低下头含住那个摇摇晃晃的紫红葡萄,疯狂的舔舐吮吸起来,手搂着外国岳母的蜂腰,手揉捏着那肥大诱人的白嫩的大奶子,大嘴丝毫不歇着。雍容华贵的美艳岳母搂着江宇风的头部双玉腿盘在江宇风的腰上诱人的玫瑰红唇更发出令人吐血的舒爽呻吟声,:“嗯好舒服别把妈妈的奶头给咬痛啦嗯”

  江宇风大奋更加卖力的吮吸起来,空中的飞剑摇摇晃晃的,仿佛在警告主人别超重了!

  栋大楼上的阳台上,个长相猥琐的男孩子,颤颤抖抖的从地上捡起件黑色的物事,贼目紧张的看向四周,没有人!

  男孩子差不多十四五岁的样子,只见他猫着腰走到阳台的角落里,急急颤颤的拉开拉链,掏出根红红黑黑的小棒,把手中的物事拿到鼻尖深深的吻了口,只见股靡靡之香直扑鼻而来,猥琐的小脸上挂满了享受的表情,更让人奇怪的是他慢慢的把手中的物事贴在小棒上,快速的抽弄着,时不时发出舒爽的呻吟声,仔细看那物事,正是黑色真丝的情趣内裤

  江宇风邪笑声,在她那肥美黑黑的幽地摸了下,湿湿的,闻到鼻尖,不怀好意的看着美人已经动情的样子,美人给她看的欲望大燃,忍不住的抱着江宇风的身体,用自己那豪大的柔软摩擦着江宇风,若软无骨的玉手抚摸玩弄着江宇风的狰狞龙柱,媚意连连的呻吟着,江宇风哪能在这样忍下去,当下抱着美艳岳母的肥满浑圆的肥臀,龙柱在岳母的蜜谷边摩擦了几下,找到那粉嫩柔软的带着湿湿藌液的的入口处,“哧”的声全根没入!

  “嗯!好爽啊!好女婿你太雄伟了!”美艳岳母浪吟声,双目微闭,来你上挂满了舒爽的表情,风韵犹存的雍容艳丽的样子,风马蚤诱人!

  江宇风爽是爽的不得了,可是令他奇怪的是这并没有抵达花心啊!就江宇风这个巨大号的尺寸都没达到花心

  难道这就是千年难遇的名器之‘无底洞’么?江宇风眼睛亮,心中不由得狂喜起来!这千古名器,千年难碰到回,拥有此名器的女人。可见这‘无底洞’的稀少的程度!物以稀为贵嘛。

  ‘无底洞’又称‘黑雾’,寓意迷迷茫茫的意思,之所以这样称呼,该因这无底洞了无尽头,哪怕男人的分身在长,也达不到那洞的尽头,可但碰到了尽头,那你就发财了,旦触碰到那美好极乐的花心,那种绝强吸力绝不是般男人能承受的,不把你洗成|人干了就不错了。当然这是对凡人而言的,对江宇风来说这的的确确是真的发大财了!

  江宇风邪邪笑,边抽动着,边用法力使其分身渐渐增长增大,外国岳母也开始觉得自己的嫩嫩仿佛被个会增大电动棒插进了样,爽的如那自由的小蝴蝶在花丛中翩翩飞舞样自由自在,快乐轻松,忍不住的浪吟了起来:“盎我是只小蝴蝶好好女婿你干的舒服啊嗯嗯嗯啊啊啊”

  江宇风听到岳母的叫春声,心中那个兴奋啊!高空中大力的抽干外国岳母的肥美蜜|岤,太刺激了!无意间,龙柱下又多长了十公分,顿时,在浪吟的岳母声惨叫:“啊!”

  江宇风不解,不由得低下头去看!顿时眼睛等得大大的!只见那丝丝红色的血液沿着龙柱慢慢的溢了出来!

  原来这千古名器还有个最大的特点,那就是女膜离花心极近,纵是生完孩子,这女膜也破不了!别说那些被江宇风鄙视的那些男人了。这也是江宇风为什么在沙发上闻到那丝丝女的体香!

  江宇风实在是太兴奋了!太高兴了!大嘴都裂成个细缝了,没想到这外国岳母还真是个处啊!哈哈!我江宇风还真是幸福啊!尽然上了个女岳母!不错,我江宇风才是个真正的男人啊!真正的雄伟啊!

  兴奋中的江宇风犹如头猛牛般,疯狂的干着雍容岳母,把美艳岳母爽的连那点点痛都给忘了,只知道忘情的呻吟浪叫着;“嗯嗯嗯嗯好女婿你太厉害啦岳母从来没这样爽过加油快啊啊啊好爽啊”

  江宇风邪邪的笑,看着眼前晃晃悠悠的白嫩豪||乳|,馋人欲滴的紫红||乳|豆不断的点点摆幅,煞是馋人,低下头,大嘴口含住那紫红葡萄,疯狂的舔舐吮咬着,把紫红的葡萄咬的更加艳丽夺目。

  外国岳母蜜莉丝爽的抱住江宇风的头部,微闭美眸,金色长发飘甩,诱人小嘴里不断的发出摄人心魂的呻吟声,双白玉美腿更是勾着江宇风的腰部,配合无比的上下左右的起伏着,风马蚤诱人!

  江宇风也托着岳母的肥满浑圆的白嫩美臀个劲的冲击,啪啪声与呻吟声还有那微小的风声,三声传递交融,在高空中谱写出曲女婿岳母销魂欢爱曲。

  再说郊外,几个法医忍着巨裂的恶心打开车门,看着块块血肉摆成个杀字!四肢五脏皆全部被截尸开来,组成个个杀字的比划,最变态的是那司机的来那个只眼睛更成为了杀字的两点,死不瞑目啊!最恶心的还是那车里的血红色的肠子与大便搅合在起,车里浓浓的令人迷晕的臭味久久不散

  万米之远,条白色的身影如那鬼魅般的消失在出现,出现再消失,只听到“嗖嗖”的声音,正是那东瀛的忍术之遁,她不断的飞奔着,久久,来到家四星级的酒店面前,去无踪的踏着个又个借力物向上跳跃着,知道来到酒店的最高点,垂着脸俯瞰着脚下的红灯酒绿,隐藏住自己的气息,仿佛在等待什么,只是微风吹开脸上的白纱角,现出那晶莹如玉欺霜塞雪的白嫩肌肤,那殷红似血的迷人嘴角微微上翘,现出个如那即摄人又迷魂的蛇蝎美人笑。

  地仙界,个破陋的草房里,位如那天人样的女子急切的看着那团黑雾缠绕不断人形,只见她再也忍不住的委屈道:“师父,怎么办啊?魔门已经只剩我们了,难道我们就这样直逃下去?还有师父你的伤势呜呜”说着说着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扑到黑雾里嘤嘤哭了起来,好想让人好好的抱在怀里好好的爱怜番啊!

  那黑雾里的双眼睛闪过丝黯然,而后看看这最后个乖弟子,虚弱的柔声道:“小媛,不要哭了,相信师傅,我刚才用先天八卦算过了,我们魔门将会出现位顶天立地大英雄,还有此人上世乃是天煞孤星世受尽孤独沧桑,这辈子天道为公,给其张三界第美男子的皮貌!而且嘻嘻,你这傻妮子还与他有番姻缘哩!”古馥儿用手状的黑雾抚摸着那叫小媛的小脑袋,微微暧昧的调笑道。

  那小媛乌黑明亮的眼眸顿时亮闪过丝羞意,在黑雾里轻扭着娇躯不依的撒娇道:“师父你坏嘛,总是开媛儿的玩笑,媛儿不理你了啦”自古美女爱英雄果然不错!那三界第帅的英雄更是如此!

  “呵呵,好!好!媛儿你就等着你的未来夫婿来宠幸你吧,打你的小皮皮,咯咯。”黑雾里盈盈的娇笑声传出。

  “哼!师父你好不知羞啊,假如他敢打媛儿的屁屁,媛儿就不陪她睡了,以后就跟师父睡了!他要是有种的话也把师父的小屁屁给打喽!嘻嘻”

  “嗯!好啊!你这小妮子,感还嘴了啊!?无法无天啦!?看我不挠死你,呵呵”

  “啊!不要啊”

  却不知道二人的番不经意的对话,让将来更变成了现实!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繁星点点,微风习习,高空中,江宇风托着美艳岳母的白嫩肥满的翘臀,不是人的龙柱次次的狠狠的撞击着岳母的肥美蜜|岤里,次次都把那粉嫩殷红的唇肉与大片大片的白色透明的液体给带了出来,只见那外国岳母蜜莉丝更是搂着江宇风的脖子,樱桃小嘴里不断的发出忘情而勾人魂魄的浪叫尖啼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老公你好猛嗯嗯嗯嗯太厉害了好女婿哦哦爽啊!”

  江宇风听到这外国岳母神志不清的浪叫声,看着那散发凌乱荷娇媚的脸上潮红的春水浓浓的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