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不会是教廷的圣骑士吧?”凯瑟琳·琦拍了拍略微发涩的翘挺胸口,面色惊奇的问道。

  听了她的话,江宇风嘴角不由微微上扬,露出丝邪笑,随后说道:“呵呵,这个世界上你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吸血鬼有什么好奇怪的,不过我可不是什么教廷圣骑士!”

  “啊,那你是什么人,对了,那道黑光到底是什么东西?”凯瑟琳·静惊讶的问道。

  看着她惊讶的表情,以及那双纯净无暇,不带丝杂质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江宇风心里微微动,竟然生出种怪怪的,应该好好呵护她的感觉,但随后脑海里马上浮现出艾琪的身影,使得江宇风赶紧抛去自己心中的胡思乱想,同时暗责自己不已。在沉默片刻之后,鬼使神差的回答道:“凯瑟琳·静小姐,我现在告诉你我的真实身份,但我希望你能够为我保密,可以吗?”说完之后,自己也不由愣,暗道:“我为什么才认识她们不到个小时就这么相信她们呢?“

  凯瑟琳三姐妹听了深深的看了江宇风眼,然后同时的狠狠的点了点头说道:“当然,我们可不是大嘴巴,另外,宇风哥哥,你不要老叫我们小姐了,就直接叫我们荷儿,静儿,琦儿就可以了!”

  “对,大姐说得对,嘻嘻,宇风哥哥就叫我琦儿吧!”娇小天真的凯瑟琳·琦甜甜的说道。凯瑟琳·静脸红红的不说话。

  听了她的话,江宇风微微颌首,随后说道:“好的,荷儿,那我现在告诉你,其实我是个东方的修真者,至于那道黑光只是我的法宝而已。”

  凯瑟琳三姐妹惊讶的看着江宇风,半响之后,凯瑟琳·荷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意来,接着说道:“这个世界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修真者?就是电影里面东方的那些神仙吗?难怪你这么厉害,谢谢你相信我,江宇风,原来你是东方人,你放心,就算是死,我们也不会把这个秘密告诉任何人的。”

  “对!姐姐说得对!”娇小的琦儿天真的肯定道。

  “嗯,大姐说得有理!”微微羞涩的静儿也赞成道。

  江宇风笑着说道:“我现在可不是什么神仙,不过那是我修炼的目标,我的身份也没有这么神秘,不过因为我在东方有很多仇人,如果被他们知道了,怕连累到你而已,所以越少人知道越安全。”江宇风说的不假,那修真界虽然好手在上次大战时,挂掉了不少。但谁敢说猫在门派里的那些b或者超级b没有出来见面呢?

  四人个人路聊着,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江宇风的居民区。

  四人人进屋之后,个白色的身影如那||乳|鸟投林般的冲进江宇风的怀里,伴随着身惊喜的娇呼声:“啊!风哥哥!你可回来了啦!素素姐与无双姐还有我都等你等到现在了!嘻嘻,她们先去修炼了,只有妞儿在等你,嘻嘻,妞儿最乖了吧!?”虎妞抬起绝美的脸庞,天真的对着江宇风甜甜的疑问道。

  “嗯,妞儿最乖了!来风哥哥,亲口!”江宇风坏坏的说完,不顾场面的凑近大嘴,在虎妞白嫩的脸庞上亲了口,后者阵羞喜交加。

  “嗯?风哥哥,那三位姐姐是谁啊?”虎妞看到三个绝色美女站在自己风哥哥的身旁,来自于女人天生的敏感性,虎妞略带警惕的酸酸道。

  “呵呵,妞儿啊,你可别吃醋啊!那三位姐姐,是风哥哥在坏人手里救出来的哦!”江宇风在虎妞的瑶鼻上刮了下,轻笑道。

  “哦!嘻嘻,三位姐姐身上好脏啊全是红的啊!风哥哥我带他们去洗洗吧!”江宇风无语

  “呵呵,妞儿最乖了,香口!”“吧唧!”

  “哼,臭哥哥,不理你了,走,三位姐姐,我们去洗澡吧,不理这臭坏蛋了!”虎妞红着脸就娇羞道。

  然后虎妞带着她们去洗澡,自己则来到赵无双的卧室之内。

  他打开门,入眼得是两张微闭着眼的绝美容颜,此时赵无双与白素素正在打坐练功,江宇风微微笑,为了不打扰她们,又把门关上,谁知们才关上,二女不约而同的睁开凤眸

  江宇风来到客厅之中坐下不久,凯瑟琳三姐妹与虎妞有说有笑的从浴室走了下来,凯瑟琳·荷此刻换了身白色连衣裙,也许是刚刚洗完澡的缘故,整个人显得有点庸懒,全身上下散发出种无可抵挡的诱惑,张完美无暇,宛若天使的面孔上此时红扑扑的,让人见了忍不住想扑过去在上面咬上口。凯瑟琳·静穿的是套绿色连衣裙,白嫩的皮肤馋人欲滴,淡淡的红色染上肌肤,妩媚的慵懒双眼,小巧的琼鼻,张诱人樱唇,精致的瓜子脸,完美火辣的身材,有种推倒她的冲动,那略微娇小的凯瑟琳·琦到是别有番完美可爱的小天使的模样,她身穿着粉色花边裙,那青涩味道啧啧,三人是集成熟迷人,青春秀气,天真活泼三种不的味道于体的,三人都是金色波浪长发披肩,每张完美精致的脸上都是红扑扑的,样貌大致都是样的,如那霹雳娇娃中的三姐妹样诱人魂魄!

  看着凯瑟琳三姐妹的样子,晓是江宇风是花丛老手,也不由失神了片刻,嘴角流露出丝晶莹的液体,但随后他马上清醒过来,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转头往向别处,擦了把嘴角的液体,同时忍不住在心里嘀咕道:“,这三个真是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小妖精,难怪那个吸血鬼想把她们都变成血仆!”极力的忍者小腹部的欲望,忍,忍,我再忍!

  尽管如此,但这切都没有躲过凯瑟琳三姐妹的眼睛,她们的的脸上皆是露出丝得意的笑容,荷儿在江宇风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随后开口说道:“宇风大哥,谢谢你今天救了我们,要不是你,我们真的不敢想象会变成什么样子。”

  “对啊!我风哥可是个大英雄啊!嘻嘻!”虎妞满脸幸福的搂着江宇风的胳膊,对着凯瑟琳三姐妹说道,看来这小妮子最近武侠电视剧看多了!

  江宇风转过头来看了她眼,微笑着说道:“这切都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你们根本不必在意,倒是你最近这段时间最好小心点,吸血鬼大部分都有家族的,如果给他们知道了,定会找你我报仇的。”

  “噢,上帝啊,我只知道奥兹文的父亲是威尔逊财团总裁杰克,他们家族在政界和商界都有庞大的实力,难道他们家族的人都是吸血鬼吗?”凯瑟琳·荷惊讶的看着江宇风问道。

  “什么,那个家伙竟然是威尔逊家族的成员?看来我们这次惹的麻烦还不小,据我所知,威尔逊家族是血族最古老的十三氏族之,他的家主更是黑暗议会的内阁长老,拥有我们东方飞升期的实力,以我现在的修为来说,就算两个还是能打过的!但是如果再多帮手的话”江宇风面色凝重带着丝丝无奈的看着凯瑟琳三姐妹说道。

  “啊,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岂不是死定了吗?”凯瑟琳·荷满脸愧色的看着江宇风,琦儿静儿虎妞也是满脸担心的看着江宇风,而后接着说道:“宇风大哥,真是对不起,都是我们连累了你!”

  江宇风微笑着摇了摇头,走过去拍了拍凯瑟琳·荷的柔软肩膀,开口安慰道:“这怎么能怪你呢,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再说,威尔逊家族的势力虽然不小,但要想查到我们身上来也不容易,你们就不必担心了,相信我,定不会有事的!如果真的话,我江宇风也是不怕!”傲然笑,皇霸之气油然而发,再加上美人的俊脸,周围四个美女眼中都闪着道道异彩。

  听了江宇风的话,凯瑟琳三姐妹都看着他微笑着点了点头,樱口同声的说道:“恩,我们相信你!”

  江宇风愣,心中色色的暗想:“这三个小妞说话都异口同声,不知道婉转求欢时,是什么样子啊?

  想到这方面,再看了看四人那美艳不可方物的样子,情欲蠢蠢欲动,小腹部的热火烧的更旺了!随时有爆发的样子!

  当下对着三姐妹说道:“天晚了,你们那也别去了,就在我房间去睡吧!妞儿我们走!”说完搂着不怎么听话的虎妞向白素素的房间走去

  看着江宇风关门的身影,三姐妹中的最小的凯瑟琳·琦对大姐凯瑟琳·荷略带暧昧的问道:“姐姐,宇风哥哥他这么急是去干吗啊?”

  凯瑟琳·荷娇羞道:“小孩子家家的,你懂什么啊!?走,二妹我们去睡觉了”心里埋怨道:还好,刚才虎妞妹妹对我说了大致的房间分布,要不然

  搂着脸色娇羞的发红的凯瑟琳·静向江宇风的房间走去,

  “哎!姐姐等等我啊!”凯瑟琳·琦恼怒的嚷道。

  赵无双感受着江宇风每次深深的顶在自己的花蕊的深处的时候,从按敏感的蕊心传来的股电流般的快感,股股的火热从全身聚集到小腹,赵无双知道自己就要迎来那令人欲仙欲死的高嘲了,也迎合着江宇风的冲击耸动着自己的臀部,赵无双跪伏在晶莹的玉床上,那点点的露珠顺着江宇风进进出出的分身滴落到订做的大床之上

  “嗯嗯嗯嗯嗯嗯噢噢噢噢哦啊不不行了,相公无双不要了,你你找其它姐妹吧不嗯啊嗯啊嗯啊嗯啊嗯啊嗯啊嗯啊嗯啊它它来了啊!”自从赵无双的第次高嘲来临之后,那高嘲是个接着个,赵无双的悲鸣声就没有停止过,渐渐的趴在大床之上任由江宇风分开她修长的双腿进出那略显肿胀的花房。

  江宇风看着被自己欺凌的花容失色的佳人没有点的力气,心中兴奋异常,如果让那些班上男生们知道自己正与他们心中的女神欢好的话,会不会气的七窍流血呢?江宇风将那依然火热的坚挺抽出,带出团团的滑腻的液体,转身将早就欲火中烧的白素素推到,没有任何的前戏的进入佳人的火热的花道之中,白素素发出声满足的呻吟,如同八爪鱼般的缠在江宇风的身上,那雪腻的香臀飞快的朝着江宇风的小腹耸动着,发出啪啪的肉体的撞击声。呻吟声更是不断:“嗯嗯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素素好舒服啊!”挺着分身更加努力的冲刺着,像打桩机样

  白素素并不比赵无双强到哪里去,没有多长时间,也如同受伤的天鹅般盘在江宇风身上的娇躯连连的颤抖不止,口中发出娇吟,股股的液体顺着两人的交合之处滴落。

  江宇风看着边的脸色桃红的虎妞,知道她已经是春情勃发,将瘫软的白素素放在赵无双的身边,拉过眼中朦胧的虎妞,在那粉腻的香臀之上拍了下,让佳人跪伏在玉床之上,那高耸的玉臀对着自己,边的东方敏,陆幽若西门雪同样被江宇风以自己为中心摆成和虎妞相同的姿势,站在中间,江宇风看着那如同白玉雕琢而成的大小形状各异但是又是绝美的丰臀,以及那臀瓣之间微微露出的漆黑的萋萋芳草,喉咙里发出咕咚咕咚的低吼声,令江宇风的分身阵抖动,大手掰开虎妞的粉腻的臀瓣,将那火热生生的挤进经过自己采摘的粉嫩花房之中,江宇风感到自己的火热好像进入处紧窄的甬道之中,而那甬道在自己进入的瞬间竟然剧烈的蠕动起来,如同婴孩吮吸般,股热流浇在自己的分身之上,江宇风没有想到佳人竟然情动如斯,自己甫进入就让佳人进入了高嘲,害得没有准备的江宇风差点个把持不住的精关大开。

  虎妞发出声的悲鸣前身趴着大床之上口中发出呜咽之声,股清流随着江宇风将分身抽出顺着那滑腻的大腿根流了下来,江宇风感到佳人的腔道中的嫩肉紧紧的吸着自己的分身似乎不舍得自己的离开般,不过江宇风看到边的三具美妙的浑身桃红的娇躯,虽然不舍身下的这个可人野性的绝美娇躯,还是将分身抽出,在虎妞的耳边轻声道:“小宝贝稍等下啊,等哥哥摆平了其它姐妹再来收拾你”说着还在虎妞的羞涩中,在那湿漉漉的桃源口上摸了把,让处于高嘲之中本来就敏感的虎妞身子抖动不止。

  转身看了看在自己身前晃动不已的三个美丽的娇躯,江宇风把将分身挤进离自己最近的东方敏的身子之中,他离开混沌图里已经有段时间了,没有想到自己离开段时间,佳人那里的就和女样紧哪!挺动着在佳人的耳边轻声道:“我的好姐姐,你这里还是和以前样的紧啊,这些天在混沌图里有没有想我啊?”

  东方敏耸动着自己的粉嫩香美肥臀迎合着江宇风的冲击,口中发出娇吟,感到自己耳边热听到江宇风的话语,心中更加的羞涩,不过东方敏还是用颤抖的声音回答道:“想,敏儿时刻都在想着主人啊主人还是那样的棒,敏儿好舒服啊!”

  “是吗?我看你是想主人我的大宝贝吧”江宇风看到自己的分身在佳人的粉嫩中飞快的进出,而且身下的女子还和自己有着特殊的关系不光是自己的奴而且还是自己仇人的妻子,嘿嘿,西门家主你对我的好,我江宇风回牢牢记住的!日夜在你妻女的身上驰横着!想到这里江宇风有种异样的刺激感觉,那在佳人甬道中的分省更加的深入。

  “啊恩哦哦啊哦恩哦恩哦哦啊哦恩哦啊恩啊噢噢哦恩啊恩啊恩啊恩啊!主人敏儿敏儿要来了啊!”东方敏发出声的短暂的长鸣声,粉玉身子软倒在玉床之上,口中喃喃的发出呻吟声,脸上满是极乐的表情,那抖动不已的在江宇风的分身离开之后汩汩的流出大量的液体,旷了个多星期的身子竟然聚集了这么多的液体让江宇风惊讶不已。真不愧是白虎啊!欲真强啊!

  不过惊讶归惊讶,可是丝毫不打扰江宇风继续欢好,看着并排跪伏在自己身前的美艳少妇陆幽若和极品萝莉西门雪,江宇风轻轻的笑,先是将火热的分身挤进西门雪的花道之中,刚刚恢复过来的娇嫩花房陡然间被再次的洞穿,西门雪眉头紧皱,口中发出声的痛呼声,江宇风听到佳人的痛呼,低头潮那花房看去,只见那花房上竟然有几丝嫣红的血丝,江宇风知道佳人的创伤又被自己给撕裂了,在西门雪的耳边轻道:“雪儿宝贝儿,是不是很痛,要不主人今天就不要你了好不好?”说着江宇风就要将插进佳人体内的火热抽出,西门雪的小手连忙反抱住江宇风的腰部,口中急道:“不,雪儿不痛,雪儿可以承受主人的爱怜的,相公不用怜惜雪儿,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雪儿好喜欢的!真的!”说着西门雪儿就慢慢的生涩无比的耸动着自己的翘臀,嘴里还发出诱人犯罪的呻吟声“嗯嗯嗯嗯嗯嗯好主人哦好哦哥哥舒服啊!”

  江宇风见佳人还有如此的浪荡的的面,用那分身更加猛烈的在佳人的玉道中进出,而只手则是滑进边的陆幽若的双股之间,感受到佳人花房中的火热滑腻,江宇风的手指慢慢的在那花房中进出着,陆幽若已经是欲火中烧,虽然是江宇风的大手不过聊胜于无,将肥大翘臀高挺起来方便江宇风的进出,陆幽若口中发出软绵绵的娇吟声,江宇风体谅佳人旧伤初愈,毕竟西门雪儿的嫩|岤还是受不住哪么催产,那分身只是慢慢的进出佳人的花房,西门雪感到江宇风是那么的温柔甚至不第次得到自己的身子的时候还要温柔上太多太多,她哪里知道,江宇风把心中憋闷的欲火全部发泄到了身边的自己的妈妈东方敏的身体之上,东方敏的身子经过江宇风采摘调教和浇灌之下,已经能够配合江宇风的任何的要求了,陆幽若虽然感到江宇风的大手将自己的弄的有些酥痒,倒是陆幽若的这种饥渴的体质,怎让她可以继续承受这种酥痒,自己的情欲越来越大,陆幽若迎合江宇风的暴虐,口中浪吟不止,“嗯嗯嗯嗯用力加油哦哦哦哦!”和西门雪的浅吟低唱相配。

  “唔!”西门雪的高嘲和几女都不同,西门雪高嘲来临的时候不像几女样发出高声的呻吟,她反而是发出比没有高嘲时还要低的呻吟声,不过那呻吟声却要绵长许多。看着瘫软在大床上的佳人,江宇风将那带着血丝的分身抽出,爱怜的将佳人平放在大床之上。江宇风没有想到平时听话可爱天真懂事的西门雪竟然会如此的倔强,以致于江宇风看到平躺着的佳人那打开的双腿之间的凌乱的桃源已经变得肿胀起来。顿时心中产生了丝丝惭愧。

  西门雪睁开眼睛看到江宇风带着自责的目光看着自己的,虽然感到羞涩可是却心中甜蜜的道:“主人不用自责的,雪儿感到十分的幸福,雪儿的身子永远是属于主人的的,主人肯临幸雪儿就是雪儿最大的幸福,而那点点的疼痛雪儿点都不放在心上,因为那样让雪儿感受到了主人对雪儿的怜爱和温柔。”

  西门雪儿的番话让江宇风感动不已,伸手在佳人的粉腻的俏脸上抚摸了把,微笑的温柔道:“我的傻妹妹,你真是可爱,主人爱死你了”

  西门雪儿精致的小脸红,看了看边的陆幽若脸上的桃红,知道陆幽若现在定是强忍着心中的欲望,刚才她也和陆幽若样,所以知道那滋味有多么的折磨人,于是开口道:“主人不用担心雪儿,主人还是赶快安慰下幽若姐姐吧!”

  江宇风看看陆幽若果然是脸色嫣红,身子上的桃红更深了几分眼中满是欲望的火焰,显然是自己刚才的番挑逗,火上浇油让佳人的欲望更加的强烈了。

  低头在雪儿的脸上亲了下邪笑道:“看主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