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的气。

  “月,为什么那个地方的人会出现在帝都,朕当初不是说过不许他们出现在朕面前的嘛,都串到朕眼皮底下来了,你是不是该给朕一个交待”在茶楼的那几个蝼蚁真以为有能力隐藏气息不被我发现嘛!那也太天真了。

  没等到紫幽珏不话说完,紫冥月脸一骤然苍白,身体也止不住摇摇欲坠,还是站在他身边的冷夜残出手搀扶。

  为什么、为什么连我也要利用,那个人难道不知道会牵连到我的嘛!!为什么还不死心,望着龙椅上自己最敬爱的兄长,这样至高无上的存在岂是被他人窥视的,那个人为什么还有执迷不悟,甚至不惜利用我。紫冥月万万没想到,那个人居然会拿着自己赠与的信物潜入到了帝都。

  “月,没事吧”冷夜残关心的问着。

  紫冥月摇了摇头,随后又振作精神,直面对着自己的皇兄。

  “三天后……”说出一个数字。

  “一天,朕只给你一天的时候,后天朕就要启程前往龙腾,不希望身后还跟着一群不知死活的蝼蚁。还有这件事谁也不许在阳的面前提起。”紫幽珏暗了暗眼神,看来是该好好处理那件事了,紫冥月是自己认可的兄弟,谁敢利用他,那就是在跟朕做对。心中打算着。

  “陛下,两天后的队伍臣已经安排了”风无渊适当的出面缓和,不过眼中的冷冽不难看出他此时的杀意。他们四个加上离魂都是生死挚交,一些隐晦的事又怎会不知道。想不到那个人居然胆大那种地步。别说陛下想动手了,就是现在他们几个就想把那个人揪出来除之后快。

  “嗯……月,不要什么事一对上那个人你就退怯了,不然你没资格做朕的皇弟,好好想清楚吧!”那个人,那个对紫幽珏而言不过凡几的人正是紫冥月的生生之父。也是紫冥月曾经爱到心碎的男人。那又是一段牵扯不清的故事。

  说完这句话后,一向行踪诡异飘渺的紫幽珏消失在了御书房。

  “月,到这时候为什么还放不开!你要执迷到什么时候,他什么时候找上你的,为什么你没有告诉我们大家”搀扶着紫冥月的冷夜残不在冷漠淡然,不在冷酷无情,激动的摇曳着紫冥月纤细的肩膀。

  “放开……我说放开,我的事不需要你管”苍白如纸的脸上除了让人心痛的神情、就是浓烈的寒意。

  冷夜残被这样的眼神看着,落魄万分的放下了双臂,只能放任俊美绝伦的男子步伐坎坷的迈出御书房。

  “残,让他冷静一下,走,今天我们三个喝酒去,不醉不归”紫魅直接搭着颓废不堪的冷夜残,硬拉着走了出去。而风无渊则是摇了摇头,妥协的跟了上去。这做兄弟的不就是在这种时候挺身而出嘛!

  至于我们的主角……

  “小香儿你怎么哭了,真儿你是不是又欺负姐姐了”一走进寝宫就听到他家侍女的哭泣声,一高一低的还挺有节奏感。

  “主子,我可没有,姐姐她是因为银……”木清真连忙澄清自己的清白,他那姐姐已经够单纯够白痴了,再被欺负两下,估计某个贴身侍卫总管就要找他切磋切磋了。

  “银怎么了……”紫焰阳上前询问着,而这时还躺在床上的银微微的睁开了眼睛。依旧空洞。

  “没事……吾主不必担心”稚嫩却沧桑的声音里有着对岁月的淡漠与妥协。

  “呜呜,主子你救救银吧,他痛,他真的痛,只是麻木了,不知道怎么表达了”本就哭的一塌糊涂的香儿就那么干脆的跪在了紫焰阳的面前。

  “香儿,你先起来,到底怎么回事”一个说没事,一个又拼命的哭。

  “主子还是让我来说吧”木清真上前一步。再让自己姐姐这么不清不楚的闹下去,不知得耽误多少时间。

  “银他是狐妖一族的九尾……”是的,银是九尾妖狐。

  九尾…………一听到这个答案,绕是紫焰阳也愣住了,可……当时在拍卖场他们看到的确实是只有一条尾巴。其余八条了,是还没长出来,还是用什么秘术藏了起来。还是…………最后的结果紫焰阳不敢猜下去了,因为那实在是太残忍了。

  “主子想的没错,银其他的八尾是被人硬生生的斩去得”那是怎样的痛彻心扉啊!脑海形成的血淋淋一幕,就是木清真这样一个受过杀手磨练之人也震憾与那种血肉撕扯的痛苦。

  事情是这样的,木清真和姐姐木香儿把银带回宫里后银就昏迷了,然后那被秘术隐藏下来的银色尾巴也因本体的虚弱而显现了出来。

  也让他们看到了衣衫下血迹干涸的画面。令他们最震惊却是银的态度,好像那样的疼痛对他而言根本没什么。也可以说是已经麻木了。

  就在紫焰阳短暂的呆愣之时,银说话了……

  “九尾、一尾都一样,吾主要银就好”这也许是银表诉的最为清楚的一次,不想前几次那么漠然模糊。更是承认了银这个名字。

  可当银这么无所谓的说完后,身体一下子僵住了。真的好温暖,好温暖。一股前所未有的暖流就这么毫无警觉的涌入了银那早已冰冷的心田。

  “银,记住,从今以后你永远不会是一个人”紧紧拥着怀中跟现在自己这个身体年纪差不多大小的少年,前一刻眼中的狐妖,这一刻却是发自内心想要去心疼的孩子。

  “嗯……”也许是不知道怎么更好的发表自己的感情,银轻轻的应答着,这也是一种对紫焰阳承诺的方式。

  旁边的小香儿刚才还在哭泣不止,现在也和弟弟欣慰的看到这一幕,主子永远都是这么的温柔。银作为凤朝宫的新成员,一定会在主子的照耀下慢慢恢复过来的。

  不过他们的好像算少了一位很重要的人物。

  紫幽珏离开御书房就直接进入到了凤朝宫内,心中的焦急早就让他忘了被紫焰阳关在门外的事。所以就这么巧的看到自己的宝贝居然抱着那个狐族。怒气如龙卷风般袭来。木清真和木香儿被震晕了,银也因为强压而来的气劲给弄得气血乱用,也晕在了紫焰阳的怀里

  “珏,我们还有很多话要说,把你那多余的醋坛子给我收起来。”无视于身后的怒焰中心、把怀中的银安置回了床上。回身却是一脸从未有过的冷静。可越了解紫焰阳的人就会知道他越这样就表示有人要倒大霉了。

  紫幽珏心中本抑制不住的怒焰瞬间就给熄灭了………………

  “皇宫的一切我已经不想跟你计较了,可是…父皇,儿臣要休息了”紫幽珏背脊一凉,儿臣,阳居然用儿臣………………紫幽珏就那么站在原地,看着自己的宝贝转身步入内室。

  “暗把这里处理好,朕不希望明天阳起来没人服侍……”说完紫幽珏也隐身消失了。一天,他根本等不了一天了,紫幽珏决定亲自去处理一些事。

  “属下无法查出茶楼出现的那个少年是谁…………”战战兢兢的男子连额头留下的冷汗都没心思去管,单跪在地,等待坐在上位轻茗香茶仙若阴柔、俊逸非凡的黑衣男子。

  “你可以休息了”黑衣男人才这么说,跪着的男人就骤然倒地,脸呈死色…………

  “您何必生这么大的气……让涟漪好好的侍候大人…………”从内室走出一位曼陀罗一般妖异盅惑的白衣男子。

  宝贝,我知错了! 正文 第十二章:预往龙腾

  章节字数:3093 更新时间:11-05-01 14:32

  “陛下,此次大陆比试大会举办的地点在龙腾帝国,臣以为陛下根本不需亲自前往,有众殿下与公主足以。再说龙腾帝国一向与我日耀不和,表面上虽认我日耀帝国为四国之首,可暗地里却不以为然。陛下仁德,不喜战事,他国就以为我日耀不敢挥军征战,空有虚名。这大陆比试大会只是重在交流,臣以为陛下无需御驾亲往”朝堂上右丞相极力说道。

  “右丞相,你就不怕陛下不去,反而招来龙腾之人说我日耀怕了它龙腾,各国君主都应邀前往,而我国却只派皇子公主前去,这不是更招人话柄嘛?”风无渊站出来,直指右丞相。

  “左相这么说不是在污蔑老臣吗?臣一心为我日耀,怎么让陛下受那般话舌。只是这次本该在神圣帝国举办的大陆比试大会却零时改在了龙腾举办,这其中定有阴谋,臣希望陛下再三斟酌……”说到后面右丞相直接俯首在望向龙椅上的帝皇。

  这左右二相起头了,分别以左右二相马首是瞻的两方势力也开始了口舌之争。

  “吵什么吵,忘了这是什么地方了嘛!”朝堂上唯二坐在龙椅下方的月王爷紫冥月也没看着谁,自顾自地清冷的说这话。而这不大不小的声音偏偏起到了很好的作用。那些争执不休的大臣们顿时冷汗一出,均忐忑不安的有意无意的望向龙椅上那位一直一言未发的帝皇。他们怎么这么粗心大意啊!!!居然把耀帝的那神魔难测的心性给忘记了。这无疑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啊!

  一手支着下巴的紫幽珏只使用眼角看着大殿上那些唯唯诺诺的大臣们。要不是皇弟开口,这些人在多说一句话自己就会把他们全毁了。心情极度不好的紫幽珏再次压抑住心中那汹涌的杀意。

  “朕的决定什么时候轮到你们来左右了……嗯……”天籁之音此时也犹如死神召唤。

  “臣等惶恐,请陛下恕罪”除了风无渊、朝堂上一时黑丫丫一片。俯首在地的大臣们那头都快贴到地面了。

  “去往龙腾之事不必在议,按原计划进行,朕道是希望不在之时、爱卿们能协助月王爷处理好国事,朕不希望回来的时候日耀出一点事。懂吗?”紫幽珏的平淡话语却让大殿上的大臣们如临地狱。纷纷叩首以示衷心。

  “退朝………………”离魂喊出时,大殿上的大臣们久久才敢起身。抬头的时候哪里还有那帝皇身影。连紫冥月也走了。就只有风无渊还站在那里。像是在等谁一样。

  “左相不愧是左相!如此能明白陛下心意!让老臣都好生羡慕”右相也是月贵妃李月儿的父亲李萧一脸阴晦的走了过来。

  “老丞相哪里的话……臣还有事就先告辞了”风无渊话虽客气,人却显得一点也不客气。直接往御书房的方向走去。只留下阴狠寒意的李萧。

  “大皇兄,你可知道父皇召见我等到御书房有什么事嘛?这都等了两个时辰了也不见父皇的身影……”二皇子紫晨星是昨日才回到宫中的,和他一起的还有三皇弟紫瑶音。没想到才回来一日就被父皇召见,当然心里也有数估计是大陆比试大会的事,但这些在召回他们的旨意里都写的明明白白,而且以他们那位更胜神祗的父皇的性格。很少会有这样多此一举的行动。那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二皇兄、父皇行事一向诡异叵测,你就别为难大皇兄了”紫瑶音绝对是一位翩翩佳公子的温婉男子。不似紫晨星的俊挺英拔。

  “二皇兄、三皇兄说的既是,你就稍安勿躁些”紫玄日那空灵的嗓音带着些许宁神的效果袭来,稍微有点晃神的紫晨星定了定神、看向自己五弟的眼中有着丝丝疑惑。不过也稍纵即逝。无人发现。随后便爽朗的笑了出来。

  “五皇弟真是越来越懂事了……”说完便和身旁的紫瑶音交换着眼神。也静静的等着。

  同被召见的其他皇子们见紫玄日仅仅一句话就安抚了场面,也都对这个越来越灵动迷人的五皇子投以笑容。不过紫云雷的眼中多了一丝暧昧,紫落清眼里带着点点诡异的嘲意。最小的紫陌梵则是甜甜的味道。

  “皇兄、为什么不让我去,我不要留在皇宫处理那些烦死人的奏折,皇兄……”突然安静的御书房里来了这样的声音。

  “拜见父皇、皇叔……”众皇子看见那道明黄就动身行礼。

  “月,闭嘴……”已经坐下的紫幽珏冷冽的说着。当一脸不甘的紫冥月闭上嘴之后就任性的拉着一同到来的冷夜残、紫魅等人坐在了边位上。离魂当然是站立在紫幽珏身旁。

  “平身……”简洁、没有多余的话。

  当众皇子起身之时,紫玄日那还腼腆低着头的眼睛里藏着令人寒栗的疯狂。但在抬头之时却以消失无踪。唯有紫晨星微微皱起了眉头,心中的疑惑也越来越重。

  “朕只给你们一天的时间准备,明天就随朕前往龙腾……还有这次出宫均以平民装扮。一不与使节团同行,明白嘛”紫幽珏说完该说的就挥袖离去。没有丝毫留恋。只留下一行仍然呆滞的皇子们。他们的父皇真的越来越不可攀了,那样的姿态是心灵能承受的住的冲击嘛!!!五皇子紫玄日更是一脸的痴迷。

  “皇叔,您知道父皇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吗?”紫菱风也不免俗的问着还没离去的紫冥月。

  还能为什么,还不是为了讨好他的宝贝,哼……没良心的皇兄、见色忘弟。不就是让那群人跑掉了嘛,至于这么报复自己的弟弟啊!大陆比试大会这么好玩的事居然把自己留在宫中。愤愤不平的紫冥月就给了紫菱风一个眼神。

  得到一个不算答案的答案,紫菱风也不再追问下去,有些事不知道的最好,尤其是关于他父皇的事。

  “月、我会陪你留下的”冷夜残轻声浓情的看着紫冥月、避无可避的紫冥月别扭的把头转向一边,会意的紫魅、风无渊识相的离开了。只留下两个早该面对的男人。

  凤朝宫内

  “明天吗。我知道了,还有什么事……”淡淡的、轻轻的,紫焰阳并没有直视站在身前的男人。

  “阳、不要这么对我,我会受不了的”紫幽珏紧紧抱着躺在长椅上休憩的少年。语气只有恳求。他要怎么做才能让宝贝真正的原谅自己。

  紫幽珏知道从一开始自己就已经站在背叛的一方。从什么时候开始、强势一方的自己变得越来越依恋怀中的人儿。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习惯了被宝贝变相的宠溺着,让步的永远是宝贝、迁就的也永远是宝贝。自己邪肆狂傲的性格需要宝贝的纵容。到底是谁宠着谁也不需要在计较了。可有一点紫幽珏知道。要是阳不在理睬自己,那他唯有疯狂、纵然毁灭了全部都不能平息心中的缺角。阳是他的全部。

  其实如果把他和阳对调,他敢肯定阳就是不复记忆,也断不会作出背叛他的事。可自己却做出了很多很多…………就像阳曾经说过的话,他们的爱如出现了第三者,那么他会离开的很远很远………………自己怎能忍受那样的事发生。所以他任性的把一切错误归咎给了记忆。硬要阳的原谅。但原谅是一回事…………

  当一些必须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