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再无别的。

  “爹爹他是段封云”看出紫焰阳的不悦,但还是把人都介绍完了。

  “都站着干什么,坐啊!”主子也真是的,居然还吃起醋来了,看着紫焰阳长大的木香儿还是多多少少了解自家主子的。

  客人成了主人,这是什么事啊!

  看着再年轻又能怎么样,人家可是长辈,一下子本来好戏的,踌躇的全听话的坐了下来。很有聆听长辈教诲的架势。

  而在紫焰阳的眼神下乖乖坐到爹爹身边的三名大龄公主也在忐忑着,爹爹生气了怎么办,她们很希望爱人能得到爹爹的认可,照现在这个情形看,事情没那么顺利。

  “你们认识多久了”这话问的是三位男士。

  “伯父……”怎么看怎么比自己小很多岁的紫焰阳,这声伯父叫的那叫一个怪异别扭啊!“我们认识有四年多了”问答的是慕容寒,为什么咧!因为三人中他最年长。所以活该被当枪头使。

  “怎么认识的”没有多大的情绪浮动,脸表情也是,越是这样,越让三名公子紧张纠结。虽无该有的年龄,可给人的感觉就是自己面前坐着的是位睿智天听的长者。一切虚假在他眼中都是多余可笑的。

  “我们是在外面历练的时候认识的”这次说话的是段封云,他当然也感受到了那种无力感。还是很有良心的帮挚友挡一挡,同时也是在帮他自己。

  也许是错觉还是其他,他感到面前之人对他们三人有着莫名的敌意。(废话,当然有敌意,当着面的和人家好闺女眉来眼去,能不敌意嘛)

  “是这样嘛!”这次问的是三位公主。

  肯定砍头就是这样吧,点的幅度都有九十度了。

  “家里都有些什么人啊”很随意的问着。

  “我们三人均是家中独子,父母健在,上有祖父祖母”轮到南宫凛发言了。

  不错,独生子就好,没有人跟自家闺女争家产了。

  “那你们长辈会喜欢我的女儿嘛”这婆媳关系啊!公媳关系最难和谐。他不能让闺女嫁过去受委屈。

  “伯父不必担心,长辈们都很喜欢绿萝她们”段封云如实说道。

  废话,当然会喜欢,咱闺女多较贵,多可爱啊!难容得他们不喜欢。

  “还真是不嫌弃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啊”在路上的时候闺女们就跟说了这三人的家事十分显赫。再显赫有皇家显赫嘛!

  “伯父请不要什么说,我们爱的是她们的人,而不是家事”所以说这男人天生就长了一张甜言蜜语。看看身旁的三没出息的闺女,人家才说了这么一些话,魂都没了。

  “是吗?那如果以后没有子嗣传承,你们的长辈要你们另娶他人,你们怎么办,要是关系到家族利益非要你们作出牺牲,你们又怎么办,我们都是平常百姓家,到时候可不止你们有所牺牲,我家宝贝们也会面临不得不面对的妥协你们能好好保护她们嘛?”紫焰阳就没想过要他们好过。说了想娶媳妇再等个一万八千年再说。他都不了解这三个男人。凭什么要把女儿嫁出去,咱就是养她们一辈子都行。

  气氛一下子凝固了,前面的那些问题看似重要、其实也就个试探。真正的重点在这个问题上。

  本来处于感动中的三女也回过神来了,爹爹这在为她们担心、在为她们争取最大的权利,也是最真的爱情。看来她们还是年轻了,不是年纪上的差别,而是从心态出发。

  她们知道男子有多爱她们,可是世事难料,也会有许多变故,爹爹是在为他们要一个承诺,一个终生的承诺。

  “好了,今儿个我累了,香儿抱着丫丫,长的像个小猪,以后少给她吃糖”把怀中睡的正香的小不点交与木香儿。这么高档的地方他呆不惯。还有那些带着探究、鄙夷的眼神。怎么的,咱就是贫苦大众。

  素衣白地的墨竹长衫,看上去是挺寒酸的。就连三位公主穿的也是一般常服。香儿也是。既然要演就演全套。

  “闺女们,走了,这地方爹爹呆着不舒服”三位仁兄你们就好好想想吧。最好是想不通,闺女就是爹爹的贴心小棉袄,得留在身边。

  “是的爹爹”在看到爱人眉宇间的那份迟疑,她们就知道爱在他们之间还有杂质。而一向把父皇和爹爹当成活例子的她们,容不得这点杂质。本来想要向他们表明身份的心也落下了。还是等等吧!

  “伯父请等一下”南宫凛开口了。

  有戏……已经走出几步的紫焰阳停了下来,早看出这小子跟那两个不同。谁让自己眼神贼亮贼亮的。

  “突然有点饿了,今天爹爹请客,你也跟上”不让对方把话说完,紫焰阳就举步走了。

  “凛,你真的要去……”慕容寒叫住挚友,虽然他也难受,可心中的顾虑不容的他作出不理智的事,他也不希望挚友没了那份理智。

  看了看段封云,再看了看慕容寒,冷峻的脸上露出少见的笑容,很淡,却很真。

  “我能和雅儿走在一起有多难你们应该清楚,她值得我一生对待,不管将来怎么样,我都只要她,我很希望你们能我一起去,但我知道你们不会,不过听我一声忠告,雅儿他们的爹爹绝对不简单,别被眼前所看到的蒙蔽了心,将来你们会后悔的,绿萝和雪儿值得你们守候终生”这也许是南宫凛长这么大第一次一口气说出这么多话来。

  “凛哥哥你真的要去,那霓裳姐姐怎么办”是那位黄衫娇美女子。

  “琴歌,不是你的、你再怎么强求也强求不来”留下这句引人深思的话,南宫凛快步的离开了。不能让雅儿等太久了,刚才雅儿那受伤的样子自己现在心都在痛。

  “丫头,你家男人真的很慢”能表情如此淡定调侃人的只有紫焰阳了。

  “让伯父久等了”对站在酒楼外等候的青年抱拳歉意。走向心中的娇柔,执子之手。雅儿、我永远都不会放手的。

  宝贝,我知错了! 正文 第三十二章:谁吓着谁

  章节字数:4481 更新时间:11-05-17 22:43

  “罗刹……”皇宫里的紫幽珏从紫焰阳离开后就开始坐立不安。折腾了半天,终于下了决定。

  御书房里顿时出现罗刹那火红的身影,并没有跪下,而是傲然的站在那里。等待尊主发话。

  “你和离魂守在皇宫,监视后宫的一切行动”寒冽的话里透着急躁。说完后起身就要离开。

  “尊主你这是要……”话语里透着诡异的调调。

  “本尊要出宫”空气里只留下声音回旋,人却已经不在。

  “都出来,我赢了”脸上挂着j猾的笑,哪还有平日的嗜血凌虐。

  “陛下也不知道多坚持一会儿”从门口走进一抹紫色。不是紫魅又是谁了。

  “皇兄你害我输的好惨啊!”紫冥月哭丧着。

  “给……”离魂拿出一盒出至自家妻子亲手制作的独家糕点。脸上肉痛肉痛的,那可是俺媳妇怕自己累着、饿着给备的可口小点心。就这么一去不复返了。

  “多谢了……”罗刹接过后直接打开食盒,一股清香弥漫开来。很不客气的拿出一块晶莹的点心往嘴里一送。真是好吃啊!

  一屋子的人,全都气愤的瞪着唯一的赢家,这家伙肯定有内幕,不然怎么会那么肯定陛下会出宫找主子。

  “见过几位大人”这时,暗卫突然现身。

  “什么事”最大头的紫冥月收起玩心。

  “属下得到消息,紫氏一族有十位外长老将在五日后前来帝都”暗卫说完后就隐去了身影。岂是一个快字了得。

  “看来那边有行动了,真是的,就几个外长老,没意思,我想要杀得可是内长老”此时的紫冥月有着不下于罗刹的血腥。绝美如仙的脸上暗藏着隐隐恨意。

  “想杀多少我都陪你”冷夜残抱住紫冥月,知道他肯定又想起以前的事了。看来只有让他杀个痛快,心中那掩埋的恨才会消散。

  “那我们就好好的恭迎他们的到来”紫魅眯着眼,里面有着不下于紫冥月的恨。身旁的木清真怎么会感受不到男人周身缠绕的杀气。一把手握住对方。迎来一个宠溺的目光。这个男人,真是的,看不出是在担心他嘛!还给他抛媚眼调情。

  “我觉得你们还是别有什么动作,我觉得这件事主子会插手”罗刹好心的提醒着一帮暴力分子。也不想想他自己就是最暴戾的那一个。

  “那让主子分一杯羹总可以吧!”在风无渊等人的眼里,紫焰阳……他们的主子从来都不是个简单的人!但看能把紫幽珏这样的存在收拾的服服帖帖就能窥探一二。虽然这么多年没有见过他有什么动作,还差点消失天地间,但强烈的预感告诉他们,紫焰阳是个不低于紫幽珏的可怕存在。

  “这个注意不错……”众人表示赞同。

  至于我们很不简单的紫焰阳大人现在却在做着最简单平常的事,带着妹妹、侍女、闺女,外加一个未来女婿正正坐在路边摊吃着最廉价的豆腐花。

  “丫丫要吃那个、那个”最开心,最无忧无虑的丫丫小女娃指着已经迈入人群中的一串串红艳。扭着身子,执念还真深。

  “丫丫是想吃糖葫芦啊!香儿……”这点小小的要求当然要满足妹妹。

  “是的主子”木香儿抱着丫丫就朝卖糖葫芦的小贩走去,很快的也淹没在了人群中,没办法这帝都人就是多,还是最有名的小吃街,人就更多了。却不知危险也在慢慢靠近。

  “雅儿,以后我是不是要叫小姑姑啊!”南宫凛第一次脸上出现了可疑的红云。

  “是啊!怎么不愿意嘛”其实听到那话紫焰阳很想大笑两声,这孩子看着挺冷、挺木纳的,怎么说起话来就这么逗啊!

  “愿意,为了雅儿我什么都愿意”南宫凛急忙解释着。

  这傻小子,怕是爱惨了他家闺女了。不错,比那两个木头好太多了,不过这小子要是听到丫丫叫梦雅姐姐、姐姐的时候不知道会不会抽。这关系太复杂了。

  看着女儿一脸幸福的样子,他也稍微安心了一点,再看看另外两个过于安静的孩子,她们很伤心吧!

  “别摆着苦瓜脸,爹爹不爱看”心里更是把段封云和慕容寒诋毁了一遍,也导致以后当两人悔过之后,被紫焰阳恶整的下场。谁让他们当初让俺家闺女伤心了。这点惩罚都是轻的。

  紫绿萝和紫霜雪当然知道爹爹是在心疼她们。决定暂时放下,如果真的无缘的话,也只能说明这都是命。

  接下来几人都无事一样吃着东西,可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

  紫焰阳猛然站起,表情里有着从未有过的冰冷。

  “你们先回去”只是买个冰糖葫芦,需要耽误这么长时间嘛!答应只有一个——丫丫她们出事了。

  “不行”三女当然也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她们怎么可能把爹爹一个人留下,不仅是因为父皇的关系,爹爹本身就是他们最重要的人。

  “听话”看来自己等人是被人盯上了。

  “伯父说很对,你们虽然都有自保的能力,但是敌人未知,你们去是帮不了什么的,伯父由我保护”南宫凛站了出来。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有人会出手绑架。但他也看得出来事情不简单。看着气质变化的紫焰阳,这个人真的很普通,可展现出来的却是一团迷雾,谁也看不清。

  “凛,你不知道……”爹爹不能出一点事。紫梦雅说什么也不会走的。

  “暗,出来”时间拖得越久,香儿她们就越危险。他现在只想知道他们是干什么吃的,人都不见了也没发现。

  “主子,刚才属下被人故意引导,所以……”在暗现身的一刻,都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腥甜,暗受伤了。南宫凛则是更加惊骇,眼前有着不敌于自己实力的男子,居然只是伯父的下属。看来与他之前猜想的还有很大距离。

  “看来对方是有备而来,暗你先回去把这里发生的事告知那个人”他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人绑走了丫丫和香儿。不管是处于什么原因。看来对方要对付的只有他了。真是人品问题啊!想不到才醒来几天就有人上门挑衅了。

  “主子……”暗怎么可能走,放着主子单独面对,他就是有上千、上万个脑袋也不够陛下砍啊!

  “马上送小姐们回去,还是你真的觉得主子我是个软柿子”紫焰阳怒了,这些死脑筋的家伙。

  “公子,有人让我把这个交给你的”暗还要说什么时,一个小孩拿着一样东西和一个信封递到了紫焰阳面前。

  小孩手里拿着的那样东西是一撮头发,一撮银色的头发。

  紫焰阳没有为难小孩,接过手后就打发走了。随即打开信封摊开里面的纸张。

  想救人,到城外小树林。几个打字尽收眼底。

  很好,非常好,一向心平气和的紫焰阳真的怒了。

  “暗你马上送小姐们回去。凛小子陪着我去一趟”带着不容置疑的气势,紫焰阳快步的走开了。

  “凛,你要保证不会让爹爹涉险”紫梦雅拉住南宫凛,他必须给自己一个答复。

  “放心,你的爹爹也会是我的爹爹,我会保护好他的”说完也跟了上去,现在时间紧迫,不容耽误。可是赶上去的南宫凛心中又是一震,身上毫无力量波动的也看不出什么深藏不露的暗招。

  他真的是在走路,为什么有种一步便尺天涯天涯的错觉。自己刚追上,那人迈出一步后,人又相隔数米。

  当两人除了城门,便往城外唯一的小树林赶去。

  哭泣嘤咛……随着风儿传向远方。羸弱、稚幼,同时惹人怜爱。

  丫丫……朝着哭声方向疾步。那双深邃的黑眸显现出它本来的颜色,异瞳。

  紧跟在紫焰阳身后的南宫凛也察觉到了周围气息的变化。对自己这个未来岳父是越来月看不懂了。想归想脚下速度却一点也不慢。

  哭声越来真切,接着几道人影印如两人眼帘。就是那儿……而本来焦急的紫焰阳突然又恢复到了淡然清随,嘴角微微勾起。泛着纵容。

  谁来告诉南宫凛眼前发生的一切到底是什么……

  依然俏丽淡定的侍女站在那小小的人儿身后,眼里满是宠溺,而小人儿则蹲在地上,对着地面上已经被踩碎的红色果实,哭声就没停过,那样子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而另一边,几名面相阴毒的男子衣衫不整,不客气点就是乞丐都被他们的衣服来的完整。被什么撕扯的结果。身上都有着数到血痕,狰狞的伤口还在流淌鲜血。表情也是痛苦,怨恨个一般。眼底却游离着惊恐。

  “丫丫到哥哥这里来”紫焰阳呼唤着那还在为糖葫芦哭泣的小人儿。

  听到熟悉温婉的声音,一道光射了过来。

  “主子您来了啊!他们踩了丫丫的冰糖葫芦”完全没有被绑架的惊慌,但对这件事却有着不让须眉的强调。

  “哥哥,丫丫的果果,丫丫的果果”噙着泪珠的眼眸,可爱至极。

  “哥哥一会儿给丫丫好多的果果,丫丫吓到没有,有没有欺负丫丫啊!”抱着妹妹的紫焰阳哄着。手上有节奏的拍着小不点的背。看样子丫丫是用了自己的力量,那地上的这些人一个都不能留。

  “有,他们欺负丫丫,把丫丫的果果扔掉,还把哥哥好看的头发弄断,不带丫丫找哥哥,他们是坏人”每到这种时候小不点的表达就特别清晰、明了。

  地面上的那些坏人听到可爱丫丫的指控、浑身气的只打哆嗦,本来把人绑了过来一切相安无事。

  所有的变故就发生在那串鬼涝子糖葫芦上,接着就是一场血见证下的肆虐。可恶的小鬼,谁欺负谁啊!

  把丫丫重新交到香儿的手中,走到几个坏人面前。

  “你们是什么人”有点问了也是白问的味道。果然一个个鄙视的眼神丢到了紫焰阳的身上。

  可往往变故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发生的,什么也没看到,几个男人抱着脸嘶吼着。在看着地上的几个血淋淋的不明物体。原来眼被生生挖出来了。

  “凭你们也配对阳用上那种眼神,什么时候紫氏一族的蝼蚁胆子变大了”看不见,只能听到这世上最动人心魄的声音。可他们没有心思细细品茗,个个面如死灰,怎么回事那位。

  该死的,居然是那人,其中一人心里狠狠的咒骂着。

  “你怎么这么快”按理说暗回去后找到他,就算他用上力量也没这么快。

  紫幽珏被爱人这么一问,眼神有些闪烁、回避。

  看他那样子,紫焰阳也猜出个大概了,真是的!有必要这么不放心嘛!这些状况他都能应付。

  “以后不分开了”虽然分开也就几个时辰,其实自己也想他了,再说男人也根本不打算坐以待毙。还不如顺了他的心。晚点离开就晚点离开,对他们俩个来说根本不算什么问题。

  “不许反悔”没想到会得到这么意外但惊喜万分的话。紫幽珏赶紧乘胜追击。

  “不会”什么时候自己的信用这么不值钱了。有必须要这样嘛!

  “就是他们嘛”用看死人的目光扫视了下被他废了的‘绑匪’。没有多大的情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