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这个人真的是不错啊!非常不错!从来没人敢这么对他说话。很好……非常好!看来那帮老家伙真的是等不及灭亡了。

  “放下”这不是紫幽珏的天籁……淡然…清灵…

  白衣男子一派轻松自如的看向出声的人。打量着,但并没有把手中之物放下。

  “耳朵有问题嘛!没经过主人同意最好别乱动别人的东西”这就是语言的魅力,说话的极致。

  这才发现是一名平凡、稍显清秀的青年。没有尖锐、没有鄙夷、没有骄傲,只是这么说着。

  白衣男子那惊愕额表情明显是被青年的话给震住了,下意识的放下了手中的花瓶,待放下后才注意到自己的行为反常。有那么片刻的慌神。

  “魂,把花瓶扔掉换个新的”青年也就是紫焰阳的这番话语就是最直接的挑衅。

  “是……”守在外面的离魂当然是在第一时间执行主子的命令。

  这样的互动直接让现场陷入了僵局。

  “这位是?”冰洛挑了挑眉,目光更是放肆的在紫焰阳的身上扫视。

  “有必要告诉你嘛!”我的珏也是你可以随意评说的嘛!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多重。

  坐下的紫幽珏真的很想笑出声来,阳护短的个性还是一点没变。直白的让他想抱住爱人好好疼爱一番。这是他的宝贝啊!不若弱于任何人的宝贝,包括紫幽珏自己。

  “大人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我们紫氏一族的事,怎么会有外人干涉”九长老突然又找到了声音。

  “大人,您虽然是日耀的帝皇,可是我紫氏一族的事怎么能让一个外人插入”有了带头的就有跟进的……

  十名外长老就跟抓住了重要把柄一样,大声指责……过于自我的发表言论让他们都忘了面对的是一位从不把规矩定律放在眼里的帝皇。也注定了他们的失败。

  “收起刚才的话,不然朕不介意让各位留在这皇宫”赤裸裸的威胁来自紫幽珏。外人这些人敢这么评判的说阳是外人。

  至从被紫焰阳那么藐视后,冰洛就安静的站在旁边观察着一切。看来这次谈判不仅会无疾而终,搞不好连命都得搭上。注意力定格在了紫幽珏身上。耀帝—真的是个可怕的存在。

  “……离魂送他们出宫”觉得实在无趣的紫焰阳没耐性在呆下去,直接下着命令。

  紫幽珏当然没有意见,要不是有阳陪着,他连见都不想见这些可悲的棋子。

  “告诉你家族长,想要谈就让他亲自来”在走出御书房时,紫幽珏对着一旁的冰洛这么说着。

  他都知道…………冰洛背脊冒着冷汗,刚才那瞬间的压力,连自己的心也跟着被什么掐住一般,无法呼吸。一抹苦笑勾起……看来都被大人全说中了。自己还是不够成熟啊!还有刚才的青年,到底是谁!为什么耀帝的态度会不一样…………

  宝贝,我知错了! 正文 第三十五章:禁忌

  章节字数:3685 更新时间:11-05-19 12:32

  走出御书房后,两人并没有马上回凤朝宫,而是来到了玄珠湖畔,这里没有外人,只有守在隐处的暗卫,也不会有旁人打扰,因为这里是皇宫禁地之一,除非得到许可,擅自闯入者死。

  没有并肩而走,一前一后始终保持着三步距离,这已经是紫幽珏的极限。

  这里的风景清爽维和,没有御花园繁华的争相斗艳,没有参天古木的耸立云间,清风拂柳,芳草土气,这才是最大自然的画面,干净、不掺杂俗世雕琢,宁心,没有阴谋形成。

  站在湖畔,水波粼粼,镜子般的明亮返照出另一个镜花水月,渴望,不可触碰。水镜上的是一张淡然的面容,不知什么原因,眉宇间却流露出少许惆怅。

  叹息声不期然的至喉间遗落……飘向远方。

  “阳不问”抱住爱人,不让他再继续想下去,不然又会是半日时间。而他就是造成阳这般情绪的原首。

  “有什么好问的,以前的是我没兴趣知道,我只想知道你心底的不安”转过身,眼底是不可预见的深邃,配上那淡淡清秀的脸,无一不吸引着紫幽珏。手指有意识的描绘着爱人的五官,紫幽珏知道要是别说清楚,阳是不会罢休的。

  罢了……罢了……本就不愿和阳之间存在什么不能说的秘密,他们是相互的,全然的信任。

  “你啊!自己夫君的往日生活不关心,只会这般任性”轻点着爱人的玉庭鼻梁。那份成熟的气质沉淀让阳显得更加不俗,很值得高兴的事这份常人无法参透的魅力只有他才懂。

  “你亦然”是的,紫焰阳同样任性执着,不同于紫幽珏的独天霸道,而是细腻婉转。

  把爱人修长纤细的身体又反转过去,从背后环抱住,下颚抵在香肩颈窝。一手撩起令自己爱不释手的黑发,嗅在鼻尖。淡淡的香味,是阳的味道。在深深的凑近耳后,绯迷的勾出红舌,轻舔着那粉红的耳珠,情欲不满眼眸。

  紫焰阳也不着急,任由男人的万般挑逗。颈间也泛着好看的粉红色,那晶莹嫩滑、细腻的不可思议皮肤呈现极度诱惑。

  “宝贝,我们怕是不能那么早离开了”沙哑性感、透着诱人心魂。紫幽珏轻幽的说着,可是动作却没有停下来,一手从紫焰阳宽松的衣领处滑了进去。

  “出什么事了”如果仔细听的话,会发现那淡然的语调里还有嘤咛,这个男人也不挑时间,当真随时随地都在发情嘛!

  “这个世界的创造者不知所踪了”宝贝好像不专心哦,那手探到了胸前的那点凸起。轻轻一暗。果然效果不错,爱人微颤着。

  “有什么问题”为了能让男人好好把话说完,紫焰阳不得不按住那在自己衣衫里很不安分的手。

  “我倒是可以随时离开,可因为阳的特殊体质,必须有这个世界的创造者的空间钥匙才能安然离去,我也可是强行带着阳跨越时空,但我不愿阳承受一丝伤害。毕竟这可是高等空间,有一点差异我都不愿尝试”阳的身体、灵魂都太特殊了,纵然自己有着无法估量的实力,可一旦面对阳一切都是惘然…………他的宝贝太特别了。

  “你也没办法探查到那人的气息”那真的是个不好的消息。不过那也没什么,只有他在身边,呆在哪里都一样,大不了重新开辟一个空间,过着安逸自在的生活也不错。

  “这就是我疑惑的地方”他现在虽然没有解开所以的封印,可早在九年前他就有那个能力探查出那人的准确所在。没想到几年过去了仍一无所获。出现现象只有两种情况;要么那人因力量沉睡而在轮回中,要么就是那人根本已经消失。不过哪一个都不是紫幽珏愿意见到的。因为哪一种都是那么容易找到的。

  “没有别的办法”紫焰阳轻声的问着。有点不在意。

  “有,可是那样的话这个空间会崩塌”他倒是无所谓,因为他的心里只有阳。不过紫幽珏知道阳是不愿意见到这样的事发生的。

  “你就为了点事一直耿耿于怀”苗头骤然一转。快的紫幽珏有点反应不过来。

  虽然啊没有看到爱人的表情,可紫幽珏就是知道紫焰阳现在是危险的。心里腹诽着,糟糕。

  “紫幽珏,你就为了这点事整天在不安”已经在气恼与愤怒中徘徊。

  “阳…我怕…”这时的紫幽珏只有示弱的份儿,紧紧的抱着爱人。只有自己才知道心底的那份不安到底是什么。

  感受到男人气息的变化,紫焰阳没有说话。脸上有的是心疼。

  “这一世阳在意的人越来越多,可我只想阳眼中心里只有我,我怕……我怕我会作出令阳伤心的事!我怕时间长了,会忍不住毁了所有阳在意的人,毁了这个世界然后把阳带离这个世界,我怕……阳最终会…………”讨厌……恨字紫幽珏是怎么也说不出来,光是用想的都会让他受不了。心也被死死地掐捏住,无法喘息、直到麻木。

  这个令万物都叹息的男人,令星辰都蒙上羞涩的存在,傲视寰宇、凌驾宇宙之巅的至尊在自己面前却是如此的手足无措,脆弱的让人心直发疼。

  紫焰阳知道,唯有自己、只有自己才会让他有这样常人平凡的心情。爱的越深、越容易受伤啊!无形的伤害更是毁人与瞬间。

  原来他真的很不安,珏,我的爱人,我生生世世永远相随相伴的爱人。你的不安由我来抚平。

  再次转身,看着男人那脆弱不堪的事情,简直令人心碎。

  珍视的捧起藏于碎发间的脸颊,轻轻踮着脚。吻上有点发抖的薄唇。舌勾勒着男人的唇形。然后探进。

  反应过来的紫幽珏像是要把爱人的身体揉进骨髓。夺回主动权,灵动的舌游走在爱人的甜蜜中。探索着每一寸地方,没有遗留。

  “嗯……”被男人绝佳的技术牵引出了情欲。舒服的嘤咛着。

  刹时,紫金色里充斥着血丝。吻的更深了。双手也开始不安分起来。

  “大胆,一个小小的侍卫、敢拦我的路,让开”娇柔又凌厉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柔情。

  “珏…不要…”动情的紫焰阳靡丽的望着爱人。

  “该死的……”然后男人气恼的抱着人便瞬间消失。

  “谁大胆了”火红的身影踩着轻快的步子,目光探着某个方向,走了啊!尊主也真是的,都不分地点。

  “见过罗刹大人”连同婢女一起,原本气焰高涨的妙龄女子这时却显得温婉得体。

  “不知道这地方不是谁都能来的嘛,还是觉得自己有蓝薇儿那种能耐强行留在宫中”蓝薇儿,紫氏一族内族里的小姐,地位崇高。一个照面,不客气的话就被罗刹冷冽的说了出来。

  听到这话,那女子一脸慌乱,是真是假只有那自己清楚。

  “大人,妾身真的不知道这里不能随便进入,刚才也是看这边风情秀丽想来走走,没想到会触碰皇宫禁忌”楚楚可怜的动态,惹人怜爱的娇弱。真是一位仪态万千的女子。就连那惊恐都带着点点天真散漫的灵动,没人会怀疑她所说的话。也不忍怀疑。

  “最好是这样,都退了吧!”这皇宫并不是什么地方都可以随意乱走的。女子刚才说话时眼神的闪烁可不完全是害怕,呵呵!这世间女子还真是个个不简单啊!真想看看以后她们能刷出什么花样来。

  目送着身边仅有两名侍女跟从的娇美女子,罗刹的眼里有勾起了嗜血的光芒,别让他等太久了,尊主也说了,这皇宫安静太久了。是该热闹起来的时候了。

  走到远处,已经无人。

  啪……一记耳光打在女子脸上。此时的惊恐来的更加真切。

  “小姐……”娇美女子含泪的看着自己的侍女之一,眼中流出着害怕。身体也止不住的颤抖。

  “没用……”黄莺啼叫也不过如此。

  娇美女子不敢说一句话。甚至低着头不敢与其眼神对视。

  “别生气了,看来这玄珠湖和凤朝宫确实是这皇宫里最大的禁忌,既然已经知道了,也算碧儿的功劳一件”另外一名侍女,淡雅的脸上泛着无人看破的寒光。

  只见娇美女子闪躲的更加厉害了。显然这位好说话还夸奖自己的侍女更令女子寒颤。

  “衣若的话也有道理”原先动手的侍女有所思的给出一个清冷的眼神。然后旁若无人的走开了。后面跟着两个人,只是位置变换了。

  就是三人刚走不久,一抹火红的影子若隐若现,然后透明消失。

  “大人,属下失败了”帝国的一个酒店房间里,一袭白衣站在一面偌大的镜子前,不卑不亢。

  “哦……”奇异的是从镜子里反映出的影响,那是一个神圣庄严,宏伟磅礴的殿堂,里面空无一人,除了至高的位子上坐着的黑衣仙祗男人。

  “耀帝的实力不仅强悍,而且心思诡异,根本无从着手”并没有因为长他人志气而羞愧,而是评述事实。

  “想不到冰洛也有这本坦诚的时候,不过如不是这样,怎可配的本座那样倾心”话语间有着骄傲。

  “耀帝要你亲自前去见他”冰洛接着说。抛开那轻浮的假象,只留下严谨。

  “是吗?呵呵……看来也只有本座才有那个资格请动他,你先回来,本座自有安排”男人有些欢喜。因为这是对象第一次这么要求。他有点迫不及待了,十年未见,那人又该是怎么样的绝世风华。

  冰洛截断镜子里的影像,就在刚才他居然出现了迟疑,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想到那淡然清秀的人,他居然没有在第一时间把这人的讯息告知大人。不知道为什么,潜意识里他不愿这么做。

  才不到一天,冰洛发现自己皱眉的次数比一年都多。深思着,直到听见敲门声。

  宝贝,我知错了! 正文 第三十六章:情愫

  章节字数:3169 更新时间:11-05-19 17:18

  艳阳高探、云朵也泛着天蓝,成双的鸟儿展翅翱翔,享受天空的广阔与安宁,花间蝶舞、窗外拂风划过,撩起缕缕轻纱。

  偌大的宫殿,龙床上两个相爱至深的人鸳鸯交首。喘息间流动着情-欲。紧紧拥抱感受对方的体温,刚才湖边的热度并没有因为移换地方而消散,反而更加热情万丈。

  亲吻是从哪里开始的已经不那么重要,啃咬舌缠的跳动着动人的舞蹈。没有一丝缝隙。

  衣衫大敞,骨骼柔弱无力的支撑着免于滑落,可越是这样,越让人难以指控。

  拔去发簪,丝柔顺滑的发如瀑布般倾斜落下,在空中划出优美动人的伏度、紫金色与浓墨纠缠,是凌乱、也是相属。

  轻轻的把爱人放平在床榻,动情的无法自缢。撩开横躺在男子脸上的发丝,指间随着血液脉动的纹路有规律的游走在那绯红的肌肤上,到颈部,在到那诱人的锁骨,拨开那烦人的衣衫,露出圆润光滑的肩。

  覆上去,用舌舔着,用唇轻吮着,酥麻的感觉如触电般游遍全身。

  “嗯……”被肌肤传来的湿润感挑逗,躺下的紫焰阳倍感舒服。微眯的双眼,接着光线看着男人,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

  “宝贝,给我好嘛!”紫幽珏问着,他真的不能在等了,也控制不住那叫嚣的欲望。只想用尽力气的去爱宝贝。可就算到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地步,紫幽珏也不愿做紫焰阳不愿做的事,包括情爱。这是疼爱、也是两人之间最贴心的尊重。

  看着男人因忍耐而溢出的薄汗,本就不打算拒绝的紫焰阳直接用行动来回答。双臂一勾,两张唇碰在了一起。

  还有什么能比这样的回答更让人激动。得到首肯的紫幽珏尽量控制住自己的急躁。这是宝贝的第一次,不能伤到他,不然最后心疼的还是他自己。

  一只手穿过爱人的腰间拉近,让他感受自己那欲望的根源是多么的炙热,一只手拨开那半退的衣衫,让爱人的肌肤完全暴露在空气中,目光落在那胸前的殷虹时、不由分说的分上去用舌拨弄着,让它慢慢变得硬实,真是可爱的反应。

  “珏…啊…轻…点……”胸前的一点被男人用牙齿咬着,微痛中带着酥麻。痒痒的、身体也跟着扭曲起来。

  “啊…………”才这么说,男人居然加上了几分力道,另一边也被男人用手挑拨着,虽然对情事不陌生,可毕竟是这一世以来的第一次,身体竟敏感至此。

  那比之女人更动听的娇喘,带着男子特有的沙哑、干净,似得紫幽珏那胯下巨物生疼的厉害。

  薄唇依旧没有离开那凸起,只是单手如弹奏、拨弦华美的在丝滑的肌肤上奏起最动听的音乐。

  慢慢的来到爱人的下跨部位,那玉挺也是情意难耐,当紫幽珏握住时,紫焰阳触电一样的拱起身子,欲望被掌控着,被男人火热的手抱住。动情的那玉庭竟溢出点点薄液。

  “珏……嗯…不要……放开”两个最敏感的地方被那般疼爱着,绕是平时清心淡然的紫焰阳也承受不了这过于的激|情。声音也断断续续。空出的双手也不知道该放在哪里,

  “宝贝,是不要放开嘛!”此时的紫幽珏更加邪魅,肆意的不敢直视。

  握住那玉挺的力度或轻或重,然后慢慢加快,另一手背在爱人背部勾勒,感觉要把男子所有的情欲都牵引逗弄出来。那舌也离开殷虹,在那光滑的胸膛轻舔,时而吸吮着。

  “啊……嗯……太快了,珏……慢点……”语不成句的表达听在紫幽珏耳里成了最催|情的药。

  手中速度也是越来越快…………

  “啊…………”一道白光闪过,紫焰阳泄了出来,也稍作喘息。以平息心中扰乱的气息。身体也不似刚才的紧绷,完全瘫软下来,肌肤也更加的绯红,因为身体的扭动,双手的乱抓,被与身高同长的黑发覆盖的身体,那若隐若现的诱惑,已经是视觉的强烈冲击。

  “宝贝舒服了,下面轮到我了”就着手中刚刚爱人发泄的白浊,紫幽珏的手来到了男子的骨间,轻轻按向那紧致的褶皱。

  “嗯……”敏感的身体被一再挑拨,紫焰阳那稍微平息的心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