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师徒谈话(1/2)

加入书签

  第五章师徒谈话三年的时间并没有让我和师父有多生疏,到了我临时的住处以后,我就开始习惯性的烧水,泡茶,然后给慧大爷和师父一人端上了一杯茶。

  然后老老实实的和慧根儿坐在旁边。

  我那租住的房子不大,也就两室一厅,以当时的生活条件来说,更不可能有空调之类的东西,一把风扇根本赶不走夏日的酷热,慧大爷抿了一口茶之后,一撇嘴说到:“这生活质量不行咧,额说还不如在那竹林里当野人,这茶是什么茶啊,难喝。”

  师父也喝了一口茶,然后斜着眼睛盯着我,说到:“三娃儿,我留下的那些茶叶呢?你小子该不会是因为没钱,把老子留给你的东西,包括茶叶也卖了吧?”

  这就是我的师父,损起我来不遗余力,好在我习惯了,无奈的解释到;“你留给我的东西,哪怕是一个线头,我都收拾好,放回四川,让我爸妈保管着的,茶叶也在那边。”

  师父讪讪的,估计是因为没能成功打击我,楞了半天才说到:“别给老子找理由,三年了,你还喝这茶?你就没本事保持老子优良的生活质量,买点好茶?”

  我很无语,你喝的那些茶叶,怕是有钱都难买,还优秀的生活质量呢?你蹭吃蹭喝的样子我又不是没见过,不过和师父争这些,吃亏的总归是我,我也懒得争辩,慧大爷很是得意的瞄了我一眼,然后得意的指挥慧根儿:“去,给额煮两个鸡蛋去?”

  慧根儿很小心的问到:“师父,额可以吃两个不?”

  慧大爷大手一挥,一副很大方的样子:“那你就吃两个吧。”

  我在心里欲哭无泪,刚才是谁抱怨我生活质量差的?是谁,一转头又用我的鸡蛋装大方?

  不过,这话当面我可是不敢说出口的。

  几分钟以后,我和同样苦逼的慧根儿都被赶到了厨房,慧根儿煮鸡蛋,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我又是一个悲剧的做饭人。

  一个小时以后,我顶着满头的大汗做好了一桌子菜,然后恭恭敬敬的给师父倒了一杯酒,破天荒地的,慧大爷也要了一杯。

  我一愣,问到:“慧大爷,你一个大和尚,咋也要喝酒?”

  慧大爷抿了一口酒,然后说到:“额是死过一回的人了,有些小细节就不用太在意了。从额当和尚开始,到现在几十年了,额最想的就是喝酒。”

  我觉得好笑又有些心酸,夹了一片肉问慧大爷:“那你吃肉不?”

  慧大爷脖子一硬,眼睛一鼓,然后说到:“三娃儿,你敢消遣额?”

  我把肉夹到师父的碗里,然后很认真的对慧大爷说到:“不,我真不敢。其实这三年来,我很担心你,担心你的伤是不是完全好了,我很想师父,也很想你。”

  慧大爷愣住了,眼中闪过一丝感动,但很快,他就把酒杯一方,一巴掌打在了我脑袋上,大声说到:“你欺负额不会抒情是不是?不要给额来肉麻兮兮的这一套。”

  我莫名其妙挨了一巴掌,吓得旁边正在吃鸡蛋的慧根儿脖子一缩,却一不小心被鸡蛋梗到了,然后就一直咳嗽,我捏着慧根儿的脸蛋儿说:“慢点儿,明天哥给你买蛋糕啊。”

  慧大爷又一副火大的样子,对我吼到:“你就不给额买?”

  师父‘哧溜’一声喝了一口酒,很淡定的对我说到:“我要吃那种啊,新型奶油的,入口即化的那种啊。买不到,你就等着挨揍吧。”

  我无语,我谁都惹不起,只得把双手举过头顶,一副求饶的样子,说到:“买,买,买,都买”

  ——————————————温馨的分割线————————————

  是夜,慧根儿已经安睡了,因为慧大爷才回来的原因,这小子一定要跟着师父睡,所以楼顶上就我和师父两个人。

  夏夜总是燥热的,我总是喜欢在楼顶上洒上水,铺张凉席乘凉,不同的是,今天有师父在身边了,我很安心。

  天空中只有寥落的几颗星星,不像我们在竹林小筑的日子,总是能看见漫天的星星,可是有师父在,哪里不是一样?

  我和师父坐上凉席上,沉默了一阵子,我摸出一根香烟递给师父,说到:“师父,我看见你没带旱烟杆子,不然抽根香烟?”

  “这种烟叶子没劲儿,不地道,不抽。”师父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我,顿了一下,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