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100章 点点,回来吧(1/2)

加入书签

  我不知道在自然界中真正的狂风和一片海域的碰撞应该是什么样子,是该狂暴的龙卷风把海水卷入空中,还是海域连绵不绝用滔天的大浪压制着狂风,厚重而凝实!

  如果真是在自然界中,我就是该输了吧?我疲惫的站在天空的一方,这样想着,但事实上,这片血海只是小鬼的怨气所化,所以我召唤聚集而来的狂风一次次的和血海碰撞,并没有处在下风,反而是风狂暴的吹过,一次次的把血海逼退,怨气被吹散,血海的颜色越来越淡薄。

  我能看见小鬼眼中的暴戾与狂躁,它是很厉害,以煞气为武器,以怨气为存在的根本。

  可是它忘记了,无论它是怎么样有天赋,又是怎么样被刻意的‘培养’,但它的灵魂力绝对不可能和一个修行多年的修者外加一个大妖的残魂相比!

  狂风还是呼号,明眼人都能考出那片怨气化形的血海,已经是节节败退,在普通人的眼中,这一定是怪异的天气吧,天空泛红,而莫名其妙的狂风乱舞,随着狂风的一次次吹过,天空渐渐还原出本来的颜色,是红色的云被吹走了吗?

  普通人或者是会这样想吧,我知道自己会胜利,但我也很清楚胜利的关键也永远不在于这片血海是否消散,而是在于小鬼这种以怨气而生的怪物是否能够被镇压!

  我没有自大到以为自己可以彻底的消灭小鬼,那只怕是我师父才能做到的事情,我只求能够暂时的镇压它,或者说,我可以去赌一赌我是否能够真的消灭小鬼,从此时的迹象来看,至少我没有看见所谓援兵的影子!

  小鬼的可怕是在于不死不灭,只要还有怨气,它就会一直存在,我疲惫的踱着虎步,看见又一轮的狂风吹过,这片血海是快要消散了吧。

  小鬼仿佛已经是被我激怒到了极限,在这时,它竟然收缩起了血海,那一片血海聚拢在它的身边,那鲜红的颜色又再次的出现,它在聚集能量,想要给我最后的一击,看是狂风最终吹散了血海,还是最终血海吞没了我!

  而我也不紧不慢的聚集起来了所有的风力,看了一眼正在下方飞快的掐着手诀的陈承一,心里只是默默的想着,差不多了吧?

  只是静默了几秒钟,刚才呈蔓延趋势的血海忽然猛地变成一段江河那样的存在,狂暴的朝着我呼啸扑来,中间的冤魂统统消失,变成了河面上一张张挣扎的脸

  而我这边,一股巨大的龙卷风冲天而起,也疯狂的朝着那条血河席卷而去,两相碰撞之下,竟然出现了短暂的静止状态!

  可是我会赢的,我只是看了一眼在天空中胶着的能量,心中几乎是无悲无喜的想到,也许在普通人看来这就是怪异的地方吧,一道龙卷风竟然在某个地方出现了短暂的静止不动的情形!

  我不再看着那最激烈的战场了,而是迈着虎步,轻巧的转身,下一刻就猛地朝着我的身体扑去,我没有感觉错,从那边灵魂传来的信息,施法就要完成了吧?

  “怎么,那条白虎怎么跑了?是要输了吗?”

  “不会输的,你看那风已经逼过去了,那血河被吹散了啊!”

  “那为什么那白虎要逃?”一切似乎都安静了下来,刚才还如此激烈的战场,只剩下风雨的声音,外加偶然落下的雷电,雨点打在灯光的范围内,显得细细密密,带着别样的山林的夜的气息,传入了每个人的鼻端。“是啊,难道是终于敌不过了吗?那咱们就拼命吧?”

  下面的议论声纷纷,可我怎么可能去一一解释,在扑入自己身体的前一刻,我听见王武大喝了一声:“你们闹什么?相信承一吧!我们会赢的!”

  是的,我们会赢的,下一刻,我的灵魂就回归了我的身体,可是是虎魂与我的灵魂共生的形式回到了我的身体,并没有分离!

  一道红光出现在天空的尽头,那奇异的手诀,竟然以人的身躯沟通到了最惊人的妖雷!

  是啊,毕竟是人,能够以手诀沟通妖雷已经是了不得的成就,根本不可能指引妖雷落下,而普通的妖雷又怎么可能伤得了小鬼这种逆天的存在?

  除非复制当年那一场大战,我们能够摆出十方万雷阵,才能生生的劈散了小鬼,而且劈散怨气如此坚固的家伙,所需的天雷绝对比劈死一只虫子需要的天雷多数倍!

  所以,要用这头傻虎的秘法——妖雷!但是这不是普通的妖雷,而是本事要溶于雷电当中,是本身的灵魂力融合雷电之力,生生的用自身撞碎那个小鬼,而雷电本身就有净化怨气的作用!

  这是1 1大于2的事情!

  可惜傻虎是残魂,而且本身的能力在风,不在雷!残魂之躯,更不可能沟通来那道本命之雷!只能借用灵觉超强的陈承一的身体,去引来那道妖雷,在最后关头注入傻虎的灵魂力,引下那道妖雷,再彻底的融合于那道雷电之中!

  在传说中,各种修炼有成的妖怪,都有一颗本命的元丹,可谁知道,那不是什么固体的元丹,而是本身的一口精气气场,可以保护自身溶于一道妖雷!但也会重创自身!

  这才是真正的本命元丹的真相,这也才是本命元丹攻击厉害的真相,真正厉害的大妖,可以发出一道又一道的本命妖雷,这也才是真相!

  ‘哗啦’一声,那道召唤而来的红色妖雷终于划破了长空,以陈承一身体强大的灵觉感受到了妖雷所在,以虎魂的本身指引着妖雷的落下,雷电果然落下了

  也就在这时,虎生风的终极意义体现出来,一道虎影几乎是借助着风之力,瞬间冲出了我的身体,我的灵魂和傻虎一道融合在了一起,仿佛在此刻置身于了无边无际的,温和亲切的风的怀抱!

  连我自己都搞不懂这速度究竟是有多快,只是在冲出身体的刹那,我感觉灵魂都传来了一股要命的酥麻之意,本命的精气气场在这一刻瞬间布满了全身,那一刻的感觉是奇妙的,仿佛我就是知道,因为我的存在,天空中才诞生了那么一道雷电,这道雷电是我的,所以当我的气息散发开去,这道雷电就立刻认可了我!

  我不懂这其中的原理是什么,妖有妖雷,可我知道神也有神雷,是否人要摆脱了生命本身的桎梏,才能拥有一道属于自己的雷电?那是一种顽强的逆天抗争的精神吧!摆脱桎梏!

  在那一瞬间,我想了很多,又仿佛什么都没有,我的灵魂力融入雷电,仿佛是徜徉在自由的宇宙,可是我义无反顾的指引着它,朝着小鬼狠狠的劈去!

  ‘轰隆’一声,那是绝对的能量碰撞,我根本无暇去顾及结果,我只觉得那一下的碰撞,仿佛就像我化身为了巨斧,被人挥舞在手中,与另一柄巨斧在蓄力完毕的情况下,不要命的碰撞在了一起,只是静止了瞬间,山崩海啸般的能量就将我淹没

  黑暗,无边的黑暗中,我却并不孤寂,是要尘埃落定了吗?我感觉我的身体在慢慢的往下飘荡,我看见师父前行的背影忽然停下,转身,朝着我微笑,对我说到:“走吧,回竹林小筑去”

  我看见如雪温柔的用手拂过我的脸颊,告诉我:“承一,不可以睡,睁开眼睛,睁开”

  是要睁开眼睛吗?在那一刻我仿佛有了自我的意识,我看见傻虎从我的身体挣脱开去,闭上了虚弱的眼睛,靠在我的胸膛沉睡,而我应该——睁开眼睛!

  这个念头如同一道惊雷在我的脑海中闪过,我猛地一下睁开了眼睛,周围的光亮一下子刺得我的眼睛有一些短暂的不适应!

  和以前一样,我会是躺在别的什么地方吗?不,不是的,我在稍微适应了一下之后,发现我还是在这个战场,周围的战友围绕过来,不停的喊着我的名字:“承一”

  “我昏迷了多久?”这是我醒来以后的第一句话,有一些虚弱,灵魂力又消耗到了极限,再多一些,怕又会出现上一次的那种情况,好在这次还没到临界点,可以慢慢恢复。

  感谢师祖那神奇的秘法。

  “什么昏迷啊?你不过一下子就倒了下,到现在不过几秒钟。”回答我的是王武。

  我没有昏迷?我望着远处的天空,哪里还有小鬼的踪影,那么是结束了吗?

  我不敢肯定!

  是结束了吗?我的心底再次浮现出这样的疑问,王武坐在我身边疲惫的说到:“还有十三分钟,大阵也就运转完毕了,还能山谷里还有没有活着的人?”

  我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也顾不得地上的泥泞,很干脆一把躺在了地上,我的所有兄弟不是重伤就是昏迷,还有一个已经死去了,直挺挺的站在那里,可他是不是还有未了的心愿?怎么还如此的站着?

  我没有办法思考,青草的气息,泥土的气息,雨水的气息,伴随着一阵微微的山风包围了我,可是只是这样安静了不到半分钟,我总觉得有股子血腥的气息夹杂在其中,挥之不去。

  怎么回事儿?我敏感的坐了起来!可是还来不及观察什么,就听见从天际的那边传来了直升飞机的声音,是援兵到了吗?我刚送了一口气,却看见在刚才我战斗过的上空,天空也出现了诡异的淡红色,夹杂在黑色里,不是那么明显,但确实却在。

  “我x!”我几乎是下意识的就骂了一句,然后站了起来,死死的盯着那片飘忽的红色,我只听见了直升飞机的声音,还没看见它的出现,只是但愿他们能快点儿。

  我异样的表现,引起了刚放松下来的所有人的注意,大家顺着我目光的方向都看见了那片红色,但同时也听见了直升飞机的声音。

  那片红色意味着什么,刚才看过我和小鬼大战的所有人都明白,王武吃力的爬起来,站在我的身旁,声音有些颤抖的问我:“怎么办?”

  怎么办?我苦笑,终于回忆起了那最后一幕,小鬼被傻虎的妖雷冲散,傻虎和我的共生灵魂在这冲撞下,也虚弱的不成样子,只要再有一点外力,就能直接破碎,在这种情况下,傻虎的本能意识忽然占据了主导,它用最后的气力,咬住了小鬼碎片那块最大的碎片,囫囵的吞噬而下,接着又咬住了一块,忽然的能量冲击,和使用本命妖雷的疲惫,让我和傻虎同时陷入了沉睡。

  那还有一战的资本吗?我不敢单纯的去赌和时间赛跑的问题,仔细的探查自己的身体,傻虎莫名的,自主陷入了沉睡,而我的灵魂力也到了临界点,再战斗下去,我又会陷入上次的情况,那么这一次,我还有上次那种运气吗?王风那里也是没有存药了啊?

  我抬头望了一眼天空,仿佛是嫌情况不够糟糕似的,那红色越来越盛,我在这种情况下,不得不开了天眼,在天眼之下,一个淡淡的小孩子虚影已经出现。

  我的脸色难看,而在下一刻那一句熟悉的,震颤所有人心灵的“杀,杀杀,我要杀光你们!”又再次传入了每一个的脑海!

  小鬼复生了!

  果然是这样吧,那个以怨气为生的怪物,只要怨气存在,就一定是不死不灭,果然还是这样吧,我的能力终究不够!

  没有时间犹豫了,那边远远的终于出现了直升飞机的影子,可是那么远,我打赌它的速度是快不过小鬼的,嘴里仿佛有一种叫苦涩的东西蔓延开来,我安静的说了一句:“拼命吧,只要能拖延一点儿时间。”

  话一说完,我踏起了步罡,就算是以后不能当道士了吧,我也不能把所有人的命送进去,师祖说过不能后退,而师父说过,人总是要心中坦荡而无憾的。

  在我踏动步罡的同时,小鬼的身形已经渐渐出现,那扭曲的充满了怨恨和暴戾的脸,再次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来得及吗?来得及吗?就算施法,又能阻挡多久?可是我不敢分神,施法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