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60章 再临恐怖之地(1/2)

加入书签

  第五十八章再临恐怖之地

  在我的布包里,有5根‘仙人指路’,有一叠符,有一把桃木剑,还有一块作为阵眼的法器——大师叔给我的铜钱。

  手腕上还是那串沉香,脖子上依然挂着虎爪。

  听着外面呼号的阴风,我在盘算着自己的本钱,这些本钱在关键的时候能救我和晟哥的命。

  “三娃儿,你学会了请神术,却不可轻易动用,你灵觉太强大,我怕你变成疯子。”师父的话犹在耳边,可请神术,那才是我最大的本钱吧。

  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对还是不对,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在这个晚上,我的心有些乱。

  第二天一早,师父没有出去,他在仔细的看一幅地图,在地图上仔细的标注着什么,我轻轻走到师父的旁边,问到:“师父,今天不出去吗?”

  “地图已经完成,没必要再去那个村子冒险了。”师父认真的看着地图,随口对我说到。

  “师父啊,这地图很重要?”我心不在焉的说到,其实我有满肚子的话想对师父说,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开口,只能扯些别的。

  “是很重要,这是找出老村长的关键!”师父继续用红笔标注着什么,可惜我从相字脉一窍不通,只是感觉师父标注的东西跟风水有些关系,但是我不懂。

  “师父啊,为什么今天过后,你就说要开始行动了?”我假装不在意的问到,毕竟事关我和晟哥的安全,我必须问清楚,真的太危险,就算负了晟哥,我也不会去。

  “这是一个时间段,今天是第9天,还有6天时间,在最后一天,他一定会出现,是最强,也是最弱的时候,我们不打没准备的仗,6天的时间准备足够了。”师父如是说到。

  “师父,那这6天里,是安全的吗?”我小心翼翼的问到。

  “我们出任务,没有哪一天可以说是安全的。”师父随口回了我一句,然后就专心于他的地图了。

  我踱步着出去,给晟哥使了眼色,意思是行动继续,再过几分钟我们就要出发了。

  几分钟以后,我和晟哥分别出去了,毕竟人不能一天到晚都关在屋子里,在这个荒僻的小村,在这里的人们常常还是在附近散步的。

  我和晟哥就是假装散步的样子,分别出门了。

  我们约定,在山脚下碰头。

  命运是一个有魅力的家伙,它的魅力就在于你永远不能看清楚他的脸,偏偏却对它一直抱有期待,抱有幻想,因为它是属于你的,独特的,不重复的东西,你舍不得放一丝丝坏的东西在它身上,尽管它有时是个坏家伙,折腾的你很痛苦。

  那一天,命运又和我开了一个玩笑,因为在我走后不到半个小时,援军就到了,在那里面有夜牵挂的一些人,更重要的是,他们带来一个消息,很重要的消息,我和他们错过了,晟哥也和他们错过了。

  这就是命运,明明那么小一个村子,我们分头走的两个人,都能和一群人错过。

  命运在造成悲剧的时候,是不折的,它没有感情。

  出门以后二十分钟,我和晟哥在山脚下碰头了,他的神情很严肃,我的神情也很严肃,我翻出藏在衣服底下的黄布包,挎在身上,然后从里面掏出了一捆细绳子。

  这真的就是一捆细绳子,因为我没有师父那本事,会绑锁魂结,那么就用最笨的方法,把我俩绑在一起吧。

  我把绳子绑在我的腰上,绑的很结实,然后再绑在晟哥的腰上,我对他说:“这绳子是我拿马笑的,特种部队的绳子,很结实的。”

  晟哥点头,他很认真的跟我说:“这是我的愿望,却让你跟着一起冒险,如果真的有危险,我愿意我死,你一定要跑,你不要负了我。”

  “都不会死。”我淡淡的说到,心里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压抑。

  分好了驱虫的药包,扎紧了裤腿,我取下手上的沉香,再一次扯断了它,拿出两颗,然后把剩下的装进了黄布包。

  “这玩意儿佩戴着,效果不是太强烈,咱们一人一颗含嘴里,你别给我吞了啊,那雾有迷惑人的本事。”

  “我知道。”晟哥跟扔糖丸似的扔进了嘴里,态度比我轻松,我总觉得晟哥有一种赌上自己性命的感觉。

  一切准备工作都做好了,我带着晟哥,走进了那片沉沉的迷雾。

  雾气中,还是那样的感觉,道路迷糊不清,可因为口含沉香珠的原因,我的心却分外的平静,我没有想别的,只是想,多走一步,我就离完成承诺多进一步。

  我在前,晟哥在后,我们很安静的走着,在实在看不清楚道路的时候,我点燃了第一支‘仙人指路’。

  仙人指路是一个好东西,在道家它比指南针管用,因为指南针要受磁场的影响,而这仙人指路不会,因为上面符箓的关系,它散发出来的烟,只会朝着有出口的地方飘。

  我一直不太清楚仙人指路的原理,说实在的,是不清楚它上面贴那张符的原理,直到很久以后,我遇见一个会画仙人指路符的家伙,他告诉我:“其实说穿了,仙人指路符其实是一张循阳符,也就是说它会固定的指向有阳光,阳气的地方,你到了那样的地方,自然就走出了阴气重重的迷阵儿♀是咱们道家的道具,对付那些玩意儿用的,你要是个路痴,用来找路可不太好使。”

  按照仙人指路的原理,它在这个地方当然很好使,除了快到山顶时的风,给我和晟哥造成了一点小麻烦外,我们竟然就这样有惊无险的爬到了山顶。

  一回生,二回熟,难道就是这个理?

  我很珍惜的弄灭了还剩半截的仙人指路,站在山顶,跟晟哥说到:“那一片迷雾里,有正常人看来很恐怖的东西,晟哥,你挨的住吗?我不像师父那样,会封五感,所以我很抱歉,我不能让你闭上眼,再睁开的时候,就走出来了。”

  晟哥没什么反应,只是站在山顶,眼神有些说不清楚的看着山下那条有些看不太清楚的河,村子笼罩在迷雾中,可是那条河没有,站在山顶上,能看见。

  “晟哥?”我叫了一声,晟哥才反应过来,然后转头对我说:“我要怎么做?才能走过那片雾?”

  “第一,不怕。第二,它凶你更凶。第三,不行了,就大声喊我,我一直走在你前面的。”我简单的说到。

  晟哥望了我一眼,说到:“我尽量不成为你的负担。”

  下山的路,当然很顺利,虽然师父告诉我,我们所在的每一天都很危险,可是我还是模糊得出了一个信息,这6天应该是安全的,没半个月,就那一天不安全吧?

  或许是这样,毕竟我们算是几十年来第一批造访这死村的人,谁有知道真实的情况呢?

  15天?其实我已经猜到了,村民们是如何的悲剧,他们在这几十年,就算成了鬼,也在重复的过那恐怖的十五天的日子。

  最大的折磨莫过于此,你可以不怕痛苦,不怕困难,但是你会不会怕不停的,重复的痛苦和困难?当你以为解脱的时候,它又开始了!

  或者人世的轮回也是如此,所以才要修的一颗玲珑心,堪破,解脱。

  胡思乱想间,我和晟哥已经步入了迷雾,我没有回头看晟哥一眼,也许此时我的的一眼,也会成为他的心理压力,他现在需要的勇气,越多越好的勇气。

  还是那片鬼哭狼嚎,在它们的声音响起的时候,我明显的感觉到身后的晟哥颤抖了一下,可是只是那么一下,我就感觉到身后的人坚定了起来,那种坚定的气场让我都能感觉到,那心里该是有多大的支撑?

  人的潜力是无限的,当然,这需要一颗种子来激发。老师的遗愿,无意就是晟哥心里的那颗种子。

  依旧是那些恐怖的鬼怪,依然是地狱般的场景,当我们踏出来的时候,我感觉身上绑的绳子一紧,转头一看,晟哥坐在了地上。

  我没有去探寻晟哥的心理,我只是望着他,说到;“走出来了,不是吗?”

  “是的,走出来,也就不可怕了。”晟哥深呼吸了几口,站了起来。

  “见到了这些,你从此会不会从一个科学家,变成一个迷信的人?”我开玩笑的说到,想起那个恐怖的无声世界,我需要轻松一点儿的气氛,来缓解内心的压力,尽管到了此地,我们的一切都很顺利。

  “不会,神经病也属于科学的范畴,不是吗?我不保证,我刚才看见的东西,就是神经病人所看见的世界,这有研究价值。也许,以后我能成为医学家。”晟哥其实偶尔很幽默的。

  “走吧,我们进村。好消息是我们走到了这里,坏消息是,到那条河,你的目的地,需要穿越这个村子。”我想笑,可最后的表情却皱着眉头,我没法控制。

  第五十九章突变为艾琳加更

  说完这话,我就要带晟哥进村,到了这个时候,我的心情反而平静了,有一种俩兄弟生死不弃的感觉,也有一种为朋友两肋插刀的豪气。

  可也就在这时,晟哥叫住了我,他说到:“三娃,我们在这里坐会儿,好不好?”

  “晟哥,你是还没恢复过来吗?休息一下也好,但是师父说了,在村子里不能逗留太久,到了晚上可翻不过去这山。”面对晟哥的要求,我也没多想。

  晟哥看着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他神情有些闪躲,难道是害怕?想到这一点,我能理解,毕竟是个普通人嘛,于是我坐到了晟哥的身边,准备安慰安慰他。

  谁知刚坐下,晟哥就开口跟我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三娃,导引十九法很有效果,这些年我一直都在坚持练习。”

  这话要放平时没什么问题,可是在这种地方说这话?我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沉闷,难道晟哥真准备在这里不顾一切?我开口说到:“晟哥,我是带你进来看看,你别真的为了这事儿不要命了,你要想想嫂子,想想…”

  我是想劝晟哥,而晟哥却一巴掌拍到了我肩膀上,用眼神阻止了我继续说下去,然后很认真的跟我说到:“三娃,你现在别说话,听我说好不好?”书农在线书库提供最新小说/

  说话间,晟哥看了一下时间。

  我没在意这个细节,而是依言沉默了,晟哥有话要说,就让他说吧,只是我也不知道为啥,一种强烈的,不对劲儿的感觉在心中升腾,怎么也阻止不了。

  “三娃,我们是在82年认识的吧?想想,到现在8年了,这其中我们相处的时间并不长,算下来也不过一个星期左右。但友情并不能用时间来衡量,有的人,你和他相处十年,也算不上朋友。有的人,你和他相处了一分钟,就可以决定,这人是一生的朋友!三娃,你是我一生的朋友。”

  晟哥很少说那么动情的话,听得我心里也一热,刚想开口说点儿什么,晟哥却摸出一支烟,塞到了我的嘴里,自己也点上了一支。

  他态度很强硬的说到:“什么都不要说,听我说。”说完,他点上烟,帮我也点上,接着说到:“抽一支烟,五分钟♀五分钟,我情愿把今生的感情都倾泻完。”

  “三娃,你嫂子是个好姑娘,如果可以,我愿意用一生的时间去爱她,保护她,我想和她有个孩子,有个幸福的家庭,可是在一个男人的生命中,总有一些事情要大过一些感情♀些事情可以是理想,也可以是一件刻在你骨子里,必须去完成的事。”晟哥说着忽然眼眶就红了。

  我拿烟的手有些颤抖,我强忍着让自己先别说话,听晟哥说完。

  “三娃,朋友是什么?我自己没办法定义,不管以后你我身处在何种环境,做着什么,我对你的友情都不会变。或者,有一天,你不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