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终章(1/2)

加入书签

  白时清醒的时候已经变回了小白团子,并且正窝在被窝里,他茫然地眨眨眼,很快察觉到身体传来的温暖,不由得扭头,瞬间对上大哥一张精致的脸,下意识凑过去蹭了蹭,紧接着便想到之前的画面,噌地跳了起来。就爱上网。。

  “嗷呜?!”

  卧槽老头呢?!

  宋明渊睡得不沉,睁眼看看他,抱进怀里摸摸:“终于醒了。”

  白时伸爪子扒拉他:“啊呜?”

  宋明渊自然听不懂,但能猜到大概,便握住他的小白爪子,耐心为他叙述经过。

  这是大战过后的第三天,重辉总部被毁,人员名单也弄到了手,此刻他们正在去翡西皇宫的路上,池海天的伤势虽然严重,但已经脱离危险,不用担心。

  只是……

  白时心里一紧:“啊呜?”

  宋明渊道:“凤则出事了。”

  白时静静听他说完,只觉确实是凤则能干出的事,张了张口,最终只能在心里叹气一声,想了想,起身准备去看看小弟。

  宋明渊及时按住他,将小白团子拖回来:“去哪?”

  白时指指房门:“啊呜。”

  宋明渊依然听不懂,不过看他指的方向便知道不是去厕所,于是转过他的下巴让他看时间,现在还不到五点,除去驾驶舱的人,其他的基本都在睡觉。

  白时眨眨眼,乖乖缩回到他的怀里,老实了。

  从这里到翡西帝都大概需要航行六天,白时又睡了一觉,等到再次睁眼便能成功恢复人形了,只是和上次一样,他的身上带着少许漂亮的鳞纹,眼珠呈淡红色,被白皙的皮肤一衬,看着妖冶非常。

  这个状态一直持续到降落也没消除,前来迎接殿下的翡西贵族子弟一眼看到他,目光立刻直了,瞬间就想捂住小心脏,但到底是忍住了,满脸热情地把殿下接回家,这才捏着小本本试图亲近他,想要用签名、拍合影等借口和人家搭个话,结果被宋明渊冷眼一扫,顿时忍不住一颤,齐齐败退。

  宋明渊虽然不常在翡西露面,但他们都清楚这是公主殿下的儿子,很得陛下的喜欢,自然不敢惹,只得认命。

  白时默默看一眼大哥,不知是第几次觉得大哥好炫酷,不愧是反派待遇。

  如果放在原著,肯定是主角在艾纳收拾完反派,然后转移地图到翡西,结果又在翡西遇到了身份焕然一新的反派,再次开打,直至弄死。

  宋明渊早已习惯蠢萌时不时的走神,揉揉头,扳着下巴亲一口。

  白时唔了声,余光一扫,见小弟正站在阳台往外望,不禁扔下大哥过去,拍了拍小弟的肩膀,静静陪着他。

  外面种着翡西的国花,轻风一吹,满是淡淡的香味。

  “阿白,”池左忽然道,“我准备休学一年。”

  白时微怔:“嗯?”

  “去四处转转。”

  白时静默一秒:“去吧,注意安全。”

  自从凤则出事,池左便变得有些安静,虽然白时不清楚小弟是否喜欢凤则,但却知道他不是受不住打击的人,只是需要一段时间调整,去玩玩没什么不好。

  池左点点头,嗯了一声。

  重辉的人并没有完全除净,加上艾纳帝国刚刚平息战乱,后续工作还有很多,因此宋明渊只住了两天就准备回去了。这时池海天已经基本痊愈,白时和池左见状也跟着走了。

  他们离开,约书亚自然也不留下,临行前玩味地扫一眼蓝:“我十分期待两国接下来的机甲友谊赛。”

  蓝笑眯眯地回望,并不搭话。

  贝基也在送行的队伍中,闻言下意识想到“无偿服务三天”的彩头,脸色立刻不好了,即使对约书亚救了蓝而心存感激,此刻也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约书亚无视某人,最后看几眼蓝,在众目睽睽下凑过去吻了吻他,转身离开。

  贝基见蓝竟然不躲,眼眶一红,嘤嘤嘤地跑走,准备去砸钱找人,把联赛所有的王牌全部找来,他们才不会输呢,哼!

  白时则看得双眼放光,上了飞船就忍不住凑到大哥身边嘀咕他们真的有一腿,二哥会不会早就被办了吧,那段时间二哥确实很不正常。

  宋明渊见这熊孩子又要开始,提醒道:“你其实可以去问问。”

  白时思考一下,伸爪子抱住他,缩进他怀里:“那多不好意思。”

  宋明渊:“……”

  文拉尔事件早已真相大白,如今尘埃落定,宋明渊、白时和约书亚几人在帝国的风头更盛从前。尤其宋明渊,深得陛下赏识,经常被叫去商量事。

  当被问到对帝国未来的看法时,宋明渊平静地看了他许久,淡漠地问:“想听实话?”

  陛下笑了:“不然我就不会问你了。”

  宋明渊点点头,第二天就给了他一个改-革方案。

  皇室永远是皇室,地位不变,但权力不能这么集中,要慢慢抽出来,另设一个执行的职位,由选票决定。因为谁也不能保证皇室一代一代能永远优秀下去,万一出现一个昏君,遭殃的就是国民。

  当然,也可以皇室与执行官并存,分出主次共同执政,一切看商量的结果。

  这份方案可谓大胆非常,宋将军得知后瞬间眼前一黑,深深地觉得可以收拾东西去翡西避难了,但想归想,他知道小儿子一向冷静,不是这么莽撞的人,会这样做肯定是有把握没事,便静静等着。

  宋明渊之所以能拿出来,是看出陛下最近有这方面的考虑,反正东西已经给他了,剩下就看他自己的意思。

  帝王望着这份方案,久久不语。

  文拉尔出事后他想过很多,那段日子除去叛军外,提的最频繁的一个词便是储君,只是皇室这边却找不到和文拉尔一样优秀的孩子,虽然有几个普通优秀的,但他开始意识到不能把国家交给这样的人。

  一代一代确实有风险。

  他合上文件,叹了一口气,改-革是漫长的过程,能不流血自然不流的好。

  生活如常,宋明渊没再问过这件事,依旧去处理交到手里的事务。房天琦和约书亚都在帮忙,准备一起动手将重辉的人彻底拔除。

  白时偶尔也会帮一把,但最近没去,因为家里出了一件大事,那就是母亲和小妹被送去白瑞星避难后估计要回不来了。

  越将军很头疼,召集他们开家庭大会,准备带着他们去要……不,去接人。岳父虽然不待见他,可有了两个外孙在旁边帮忙劝着,成功率应该还是很大的。

  越修思考一阵:“父亲,这样的话等外公把你抓住一关,咱们就彻底不用回来了。”

  越将军:“……”

  白时:“……”

  越将军觉得有道理,让他们乖乖看家,自己则单独去接人。白时望着他义无反顾地迈进飞船,张了张口,不由得感慨道:“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探虎穴兮入蛟宫,仰天呼气兮成白虹。”

  越修扭头看他:“……什么意思?”

  “没什么。”白时道,慢悠悠地进了屋。

  他自然只是说着玩的。

  人鱼的药已经在试验阶段,一旦成功投产就能改善混血虚弱的现状,改变被歧视的地位,而且帝王知道了他们的身份,再去白瑞星就没多少顾虑了,这样外公有更多的机会见他们,怨气慢慢也就消了。

  他想罢上楼,准备去看看知源兽,接着忽然意识到一件事,回头道:“大哥。”

  “嗯?”

  “哪怕父亲亲自去,也会在那里住一段日子吧?”

  越修点头:“估计不会短,怎么?”

  白时不开心了:“我好像还没结婚呢,他们不在场怎么举办婚礼?”

  越修:“……”

  白时看着单身的大哥,觉得有点不地道,凑过去安慰地拍拍肩,没忍住:“该给我找个嫂子了,话说你发-情期到底是怎么过的?”

  越修:“……”

  越修哭笑不得,摸了摸他的头。

  白时没得到答案,也不在意,陪了陪知源兽便去找大哥,看一眼大哥忙碌的样子,觉得婚礼短时间内是别想了,便认命地坐下帮忙。

  对于那份文件,帝王没说好,也没说不好,不过半个月后他大手一挥,把事务一股脑全丢给宋明渊几人让他们自己拿主意,然后拉着妻子女儿跑去了苍河星。

  白时看得一愣一愣的,紧接着想到什么,问道:“他终于有意识了?”

  “嗯,只是还没苏醒,现在应该可以移动了。”

  白时估摸人早晚会醒,顿时高兴,稍微待了一会儿,听见军部的人请他过去,便了然地走了。

  重辉总部的资料两国共享,有一些不明白的知识只得借助六越,现在知情的人只要看见六越和重天,双眼就在放光。

  他如往常那样把六越交给他们,打算去训练室泡着,这时却被军部的人拦了拦,打听非铭的情况,不由得一怔:“怎么?”

  “就是问问他这个人怎么样。”

  白时眨眨眼:“到底怎么了?”

  “你就说说吧。”

  白时不明所以,给了中肯的评价,接着越想越不对劲,等这边完事就去了非辰在帝都的住处,然后刚一开门就见小锦双手交叠坐在沙发里给非铭当模特,再次一怔。

  “哥。”小锦立刻凑过去打招呼,被摸了一把头后很快又回到原位,继续当模特。

  非铭专注地看着画板,见到他只是点了点头,算作打招呼。

  白时默默走到靠窗的位置,稀奇地望着他们,等非辰为他泡了一杯茶端过来才移开视线,低声问:“他们是不是?”

  “还没有,”非辰笑着在他对面坐下,“但我觉得差不多,我哥对她的态度和对别的女孩不同。”

  废话,小锦可是军部养大的,真要在一起,全军部的人都是他岳父……白时心头一跳:“他该不会……”

  “不会,”非辰猜到他的顾虑,笑了笑,“我哥在感情上很认真,不会开玩笑。”

  那就好,白时稍微放心,非铭虽说看着冷,其实对人不错,这样小锦也能有人照顾了。

  他在这里和他们吃了一顿晚饭才离开,看看天色,和亲大哥打声招呼,跑去了宋家,简单洗完澡,爬上床窝着上网。

  宋明渊回来的时候就见蠢萌已经睡着了,他的目光放缓,简单洗漱后过去把人拉进怀里拍拍,闭上了眼。

  日子一天天的过,宋明渊在忙碌的空当也考虑了结婚的事,只是越将军一去不回,至今也没个音讯,不知道出了什么状况。白时在心里同情了一下自家老爸,看看大哥的侧脸,提议说要不先洞个房得了。

  宋明渊看他一眼,把人往床上一按,开吃。

  白时望着他深邃迷人的眸子,不知是第几次感慨,幸亏当初把大哥坑来了,否则这样的人怎么会是他的呢?

  他凑过去亲了大哥一口,满足地向他怀里一窝,沉沉睡去。

  再次睁眼窗外一片鸟语花香,他撑起身,眼前是熟悉而又陌生的房间,床边的桌上放着电脑和几本资料,还有一个没刷的咖啡杯。

  他环视一周,反应一下,又反应一下,瞬间沉默。

  卧槽,这尼玛不是我的卧室么?!我怎么回来了?大哥呢?小左呢?老头呢?那些人呢?人呢?!

  似乎回应他的呼唤,房门咔嚓开了,亲大哥白谦迈进来,语气一如既往的温和:“醒了?出来吃饭。”

  白时呆呆地望着他,张了张口,只觉鼻子发酸:“……大哥。”

  白谦见他神色不对,摸摸头:“不舒服还是做恶梦了?”

  白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