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成长!(下)(1/2)

加入书签

  刚刚从麻痹状态恢复,全身的肌依旧十分僵硬,原本形如流水的动作现在变得一顿一顿的,这让栗霰串丸感到十分的不爽。

  “喝啊!”栗霰串丸刚刚逼退玄间和飞竹蜻蜓的夹攻,丁尼的势大力沉的铁棍就对着他的头部打下。如果这一棍打中了,他的头颅就会变成一个烂西瓜。但栗霰串丸拖着僵直的身体,本来不及躲避,只好举起手中的“缝纫”,硬接下了沉重的铁棍。

  “当!”

  栗霰串丸控制不住身体向后连退六步才稳住身子,双手虎口发麻,差点就拿不住手中的缝纫。他眼前的景象变得模糊,同时脑中也是一阵恍惚。

  丁尼见状大喜,赶紧抄起手中的铁棍,力劈华山,虎虎生风。这一棍,竟有如崩天碎地的气势,让栗霰串丸脸sè陡然一变,赶紧架起手中的“缝纫”,向上格挡。

  “当!”

  这一次的响声比上一次更大,更沉。

  待烟尘散尽之后,玄间等一帮小鬼惊讶地发现,栗霰串丸竟被砸得半个小腿陷入地下!

  栗霰串丸全身气血翻涌,喉咙一甜,“哇!”地吐了口血。血喷在面具上,沾染了他的脸,从面具下方的缝隙中流了出来。“咳咳!”用缝纫撑住身体,连续咳了好几下,栗霰串丸的大脑里一片嗡鸣,眼前一黑,差点就昏过去了。

  “啊呔!”

  丁尼趁势一个横扫,一棍将栗霰串丸的脖子打断,头从他的脖子上飞出去,在地上滚了两圈才停下。

  忍刀七人众,长刀“飞沫”所有者,栗霰串丸,阵亡!

  ————————————————————————————————

  原本属于自己的斩首大刀现在在对面那个戴着奇怪面具的男孩身上,这对于被成为“雾隐魔人”的桃地觉来说,是一个大大的耻辱。除了九年前被“绿苗”猿飞新之助的“土流枪”痛伤了肩膀之外,桃地觉从来没有被这样羞辱过。

  恼羞成怒之下,桃地觉奋力发出了他的含怒一击:“水遁大瀑布之术!”

  滔天巨浪拔地而起,在空中像瀑布一样落下,大浪淘沙般冲向天威,像是要把他从这个世界上清洗掉一样。

  “哗啦!”

  猛兽一般的洪水张牙舞爪地眨眼间扑到了天威的面前,眼看就要将天威吞入肚内。

  洪水暴起,盖过天威的那一刻,桃地觉好像发现了什么,瞳孔突然一缩,然后向旁边一扑,一个驴打滚,滚到了一边。

  “轰隆!”

  高浓度的红sèshè线击穿了厚厚的大水,shè在了桃地觉刚刚在的地方,将他身后的大树打成两段。

  “唰!”

  还没等他喘口气,一道黑影就闪现在他身后。

  没有任何废话,寒芒轻闪,“咔咔”两刀,桃地觉的身体就被分成四块,鲜血和里面的内脏一起落在地上。浓郁的血腥味刺入天威的鼻子,但天威并没有半点厌恶,兴奋地大吼一声,然后脚底一加速,就消失在了原地。

  “好强的男人!那两刀竟然快得我看都看不见!”藏在暗处的林檎雨萝莉在桃地觉被秒掉的瞬间吓得连呼吸都停止了,她刚觉不妙,想要逃跑的时候,突然后颈一痛,眼前一黑,全身软趴趴的向地上倒去。

  倒下的身体被一只胳膊一把抱住,天威一收胳膊,将手中的萝莉搂在怀中。

  “呀嘞呀嘞,果然还是不能狠下心杀萝莉……我突然觉得自己还是挺善良的……”

  接着,天威身形一晃,就带着身上的萝莉,消失在了原地……

  ——————————————————————————————————————

  “风遁大突破!”大风将无梨甚八吹得睁不开眼睛,但也仅仅只是睁不开眼睛,并没有想大蛇丸吹飞鸣人小组那样将无梨甚八吹飞出去。

  阿斯玛觉得自己的队友们快撑不下去了,毕竟这是连他的兄长新之助都感到有些棘手的家伙。那个瘦子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手中的爆刀“飞沫”。这样一个攻击范围广,威力巨大的忍刀对于还是下忍的阿斯玛来说实在是太吃力了。其实阿斯玛他们已经做得很好了,没看见原著中忍联军那么中、上忍,还不是被无梨甚八炸出翔来了?

  “爆刀忍法·发破勒重死!”无梨甚八大吼一声,整个人像陀螺一样转了起来。

  “bomb!”飞沫上的爆炸卷轴不断燃烧,然后爆破,将身边的气流全部搅乱。气流被搅乱了之后,流向开始变得不规则,两边的气流相交,大风便停了下来。阿斯玛的风遁就这样被破解了。

  “哼哼!就只有这些了?”无梨甚八冷笑着说道,“虽然和队友配合不错,不过相比起你哥哥,你就差远了!”

  【哥哥?为什么又是哥哥!】阿斯玛怔怔地在心中怒吼,眼神也透露出一丝狠厉。

  “啊!这就是火影大人的二儿子吧!”

  “没错,那就是天才新之助的弟弟啊!”

  “有那么优秀的爸爸和哥哥,好羡慕他啊!”

  “……”

  脑海深处的声音重新侵袭着他的耳朵,他拼命地甩头,想要将耳边的声音甩出去。可是越甩,脑海里的声音就越响亮。搞得阿斯玛心烦意乱,连眼睛也变成了赤红sè。

  【以前是爸爸,现在又加个哥哥!可恶!难道仅仅是他们出sè,我就得活在他们的yin影下吗!我受够了!】

  不知为何,他的脑海中又浮现出了三年前的一副场景:

  “喂老大!你说我们到底为什么这么遭那些大人讨厌啊?”刚刚被其他忍者学校同学家长以“这是个不良儿童”的厌恶眼神考验了十几分钟耐xing之后,阿斯玛坐在秋千上,一边摇着,一边问着身边的天威。

  “谁知道呢?估计那帮小心眼的大人还记着我们的那件事啊!”天威无聊地踢着地上的石子,“话说铃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吵着让我来接她,还真是慢啊!”

  那件事就是天威他们为了让白牙埋葬在木叶墓地,不惜与全村为敌的事情。

  “话说为什么老大你就能忍受呢?”

  “嗯?”阿斯玛突然说出的这句话,让天威有些不明就里。

  “我是说,那些家伙的眼神和闲话,老大你为什么就能忍受呢?”

  “什么吗?和那些目光短浅的家伙计较什么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