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忍刀七人众团灭事件(下)(1/2)

加入书签

  鬼灯旬ri提着重达七十斤的平目碟,健步如飞。

  后面紧紧跟着一个影子,影子的速度越来越快,但始终还是和鬼灯旬ri的影子差了一大截。

  “可恶!住手啊!”

  影子在快要逼近旬ri的时候向在奔跑中拉住缰绳的骏马一样无奈地停下,不断挣扎地向前冲,但依旧还是留在了原地,寸步不前。影子已经达到了它的极限长度,奈良监水智商再高,此时也是无计可施。

  手中的治疗正在关键处,此时离开,再想要就伊比喜就难了。虽然死亡的威胁近在咫尺,但是医疗忍者的cāo守让琳无惧于死神的恐怖,留在了原地。

  可是,她真的无惧了吗?

  浑身颤抖着,双手已经抖得几乎不能放在伤口上方。背对着要杀自己的人,琳感到身后的步伐越来越响,她的心也越跳越快。当听到旬ri一跃而起,长袖飘风的声音时,她感觉整个世界的时间,都停止了。

  眼泪从闭上的眼睛中流下,“啪嗒啪嗒”地落在难以控制的双手上。

  【卡卡西君!再见了!】

  “咚!”

  那一阵敲击好像就敲在自己的心头上,让琳口一闷,但也使她的心安定下来,手再也不抖了。【等等!我还活着!】她突然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没有被砸飞出去!

  “哗!”在她身后,响起了大滩体落地的声音,接着,一个身影从她背后飞来,掠过她的头顶,重重着摔到地上,向后滑行了好几米,直到撞到一颗树上才停下。

  琳睁开眼睛,看到了那人的脸庞,神sè顿时一变:“带土?”

  茶sè的护目镜被砸得稀烂,碎成渣的玻璃划开了带土脸上的皮肤,让带土的脸看上去血淋淋的,像是一个血人。他的左臂像是被强酸腐蚀过一样,严重蜕皮。而他右臂弯弯曲曲,显然已经多处骨折,右手上还握着一柄断掉的苦无。

  “咳咳!哇!”又忍不住吐出了一滩血,带土的视线开始模糊。但他仍然在尝试着重新站起来。

  “啊啊啊!可恶!”毫无意外地,受了重伤的带土没有双手支撑,本站不起来,才刚爬起到一半,就又一次摔在了地上。

  “畜生!竟然对琳动手!”即便站不起来,但带土还是向着琳蠕动,“我要杀了你这个混蛋!”带土面目狰狞地吼道。

  旬ri“哼哧”地冷笑一声,看笑话一样地看着他,嘲讽似的说道:“哦!你双手都废了,还想把我打倒吗?”

  带土咬着牙,蠕动到一颗树旁,将查克拉附在脚底上,踩在一排排树干上冲向旬ri。他的面孔已经因为愤怒而变得十分狰狞。“就算没有双手,我也能把你打得满地找牙!”他之所以愤怒,并不是旬ri对他的轻蔑,而是因为旬ri的偷袭,差点就要将他心爱的人身首异处!

  “混蛋!去死吧!”

  带土义无反顾向着旬ri冲锋的身影将琳的心狠狠地被拨了一下。当带土从他身侧冲过去的时候,琳的泪水如洪水般留下,“带土君!够了!不要再这样了!不要再……这样了……”

  原本吼出的话,声音也逐渐降低,最后变成了呢喃和抽泣。

  旬ri皱了皱眉头,然后握紧平目碟,他刚刚突然从带土身上,感觉到了一丝猛兽的气息。没错,类似于一只受伤的猛虎,将自己护在幼崽前面时,发出的咆哮。是那样的疯狂,那种玉石俱焚的疯狂。

  刹那间,旬ri的心都有些动摇了。

  平时的木叶忍者见到自己,那个不是转身就逃的?今天突然出来一个强得没边的,现在又来了个不怕死猛冲上来的,旬ri都有些措手不及。

  不过随后,旬ri又觉得自己的想法十分可笑。

  不过是一个双手具废的小鬼罢了,虽然都姓宇智波,但又没有他的头目那么强大,况且自己还会水化术,什么情况都是有利于自己的,怕他作甚?

  “啊啊啊!”嘶吼着,带土猛冲了过去,张开嘴巴,对着旬ri的喉颈露出了他锋利的虎牙。

  “切!飞蛾扑火!螳臂当车!”旬ri右手一震,缠在平目碟上的绷带就被解开了,露出他尖锐的牙齿笑道,“就让我送你一程吧!哈哈……嗯!”

  旬ri的笑容突然凝固了,他向下一看,却发现鲛肌大刀从自己身后将自己贯穿。而自己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