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艺术乃是爆炸(1/2)

加入书签

  “叮咚,叮咚,叮咚……”

  翡翠色褪尽,逸段头顶的咒印变成了红色,忽明忽暗地闪着。

  众人面面相觑。

  “我说……”铜时眼角一抽一抽的,“这不是凹凸曼的胸前标记灯闪红时的情况吗?”

  “会不会在我们靠近的时候突然发出凹凸光线啊?”阿斯玛双手护在胸前,一脸戒备地说道。

  “那个,你们能别闹吗?”山城青叶满头黑线,“我们还是先考虑如何离开水之国吧,说不定雾忍已经快找到这里了。”

  “叮咚,叮咚”的声音逐渐减弱,红色的闪光越来越弱,直至最后一刻熄灭。

  “糟了!指示灯灭掉了!”

  “逸段凹凸曼!站起来啊!这个世界还需要你们来拯救!”

  “喂!我说,你们俩够了!”

  ——————————————————————————————

  正如山城青叶所说,被人到自己老家砸了场子在全身而退的三代水影丢尽了脸面,自然不会甘心就这么让天威一伙人逃出水之国。但是由于天威逃走时骑乘的巨大黄猫冲入居民区中引起了人们的恐慌,所以雾隐村内一片混乱,让他不得不留下来处理忍村内部的事情。

  于是他在两条尾兽恢复麻痹状态,雾隐村的局势也稳定下来之后,立刻就挑兵点将,带上一波小弟打算去找回这个场子。

  可是很不巧的是,他们才刚刚离开雾隐村,在水之国的首都,几个从波之国乘船出发,从北部登陆的黑袍人传入了大名的天守阁。

  “什么人……”

  护卫在大名两旁的侍卫才刚刚发出一声喝问,腰间的刀还没拔出,就被一道雷光夺取了生命。

  “你们……是什么人!”穿着狩衣,头戴立乌帽,打开的折扇遮住了涂满了铅粉的白脸,只露出一双眼睛和用墨水点出的蚕眉,早就失去武士特征,转而往公卿发展的水之国大名又惊又怕,但又强撑着在折扇后面发出了愤怒的声音:“知……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你……你们这些无礼之徒!知道你们犯下的罪过之大吗!快给咱家退下!”

  “实在抱歉,织田大名阁下,我们木叶忍者是火之国的人,不属于水之国的管辖。在怎么无礼,也不关您什么事情。”站在最前面的橙水将一个东西甩在了水之国大名的桌子上,“我们这次来光临阁下的天守阁,就是希望您能在上面签个字。”

  双手颤抖地拿起橙水甩在桌面上的东西,水之国大名的瞳孔瞬间缩成针尖般大小:“什么!竟然让我们水之国无条件投降?!这不可能!”

  橙水脸色沉了下来,手中的雷神之剑一把架在了水之国大名的脖子上:“是投降还是死亡,还请大名大人自己选择吧!”

  面对赤果得不能再赤果的威胁,水之国大名为了自己万金之躯的安全,只好选择妥协,咬着牙屈辱地签上了自己的性命,又在橙水的威胁之下,盖上了水之国的印章。

  这时,一名暗部突然出现橙水的身边,对橙水轻声耳语道:“大人,已经放了两人去雾隐村求救,其他的全都杀光了。”

  “嗯,知道了!”橙水一挥手,打发走了那名暗部,然后冰冷的眼神看向了坐立不安的水之国大名。

  “你……你还要干……干什么……”

  “放心,大名阁下,既然你已经签字,按照之前的协定,我就不会再伤害你。只不过,还请阁下看一下,究竟是贵国的雾忍实力强大,还是我木叶忍者更胜一筹。”橙水收起了雷神之剑,将水之国大名签订的投降书从桌案上抓起,转身走出了铺满榻榻米的房间。

  ———————————————————————————————

  叶仓慢慢地睁开双眼,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一个洞穴之中。身上的伤口全部被包扎处理过了,从愈合的情况来看,显然是受过医疗忍术的治疗。

  “看上去之前已经连续脱臼两次了,加上这一次已经是第三次了,你以为这是在拧螺丝吗?老大,就算情况紧急,也稍微注意一下啊!”

  琳一边用医疗忍术治疗,一边以严厉的口吻指责。在疼痛中惊醒的天威无奈地苦笑道:“好好好,下次注意。”

  “老大,感觉怎么样了?”阿斯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