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

  书名:半傻疯妃

  作者:晓月大人

  001起死回生

  oo1起死回生

  “小姐,小姐你醒醒啊,你可千万不要死啊,你死了,咱们拿什么去赔给那七王爷啊,这圣旨都下来了,到时候可就是欺君啦,小姐,你醒醒,醒醒啊。〖〗 〖〗”聂冰只觉得有人不断的摇晃着自己,摇的她的胃一阵阵的抽搐,直想吐。

  突然一阵噼里啪啦的脚步声传来,一大群人蜂拥而入,一个小小的朴素到不能再朴素的房间里,一下子塞满了人。

  哭的泪流满面的小丫鬟愣愣的抬起头,看着这满屋子的人,吓得什么都忘了。

  她的小姐,可是这孟府人人可欺的疯小姐,就连夫人也受了小姐的牵连,被视为生了疯子的不祥人,若不是夫人还生了个少爷,估计他们早就被赶出府去了。

  可惜大少爷从军至今,一年也回不了几次京城,他们主仆的日子依然难过,所以今天这阵仗是着实的吓了她一跳。

  一个穿着朴素的夫人匆匆忙忙的跑了过来,一把抱住孟如画的身体,更加用力的摇晃着。

  “如画,如画你可醒醒啊,你这是怎么了,你若是死了,你要娘亲可怎么活啊,都是娘不好,娘不该生下你却疏于照顾,让你变成了这个样子,你醒醒啊。”

  孟府大夫人哭的悲切,用力的摇晃着孟如画的身体,希望能把她摇醒。

  旁边二夫人和梦如娇冷眼旁观着,孟如娇的脸上还闪过一丝得意。

  一屋子的丫鬟老妈子各个都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没有一个有一点怜悯之心的。

  聂冰听着这一声高过一声的呼喊,觉得甚是心烦,胃中更加的翻江倒海,终于忍不住哇哇的吐了起来。

  大夫人一看孟如画,开始不断的吐着水,人也回了气,心下总算安心不少,留着泪,不断的给她擦着。

  “你们还不快去弄些热水来,给小姐擦身子,可不能再叫她生病了,还有把这里都收拾了。”大夫人如是吩咐着,可是满屋子人磨磨蹭蹭,就是没有一个麻利干活的。

  那旁边哭的似泪人的小丫鬟,此时怒目一瞪,掐着腰站了起来。

  “我告诉你们,现在小姐已经是皇上御赐的七王妃,若是小姐有什么闪失,倒时候就是咱们老爷也担待不起,你们若是再这般狗眼看人低,出了事,你们一个都跑不了,我可是一个个记着你们呢。”小丫头说完,还真是眼神凌厉的在众人身上扫了一圈。

  大家一听,倒是这个理,浑身吓得一哆嗦,都各自找活行动起来。

  那丫头这才满意的看着孟如画,那泪掉的更是跟断线的珍珠似地。

  二夫人和孟如娇一见孟如画居然起死回生,气得脸色发紫,一甩袖离开了这简陋的别院。

  聂冰感觉到终于安静了,人累了,心也累了,昏昏沉沉的睡去。

  睡梦中依然见到那个优雅温暖的大师兄,看到他在朝自己笑,然后摆着手让自己过去,递给自己一杯茶,当她开心的喝了那茶之后,却腹如刀绞,茶杯掉在地上,冒起浓浓尘烟。

  “啊……”聂冰有种崩溃的感觉,为什么她一直爱着的大师兄要杀她,她受不了心中的郁闷,喊了出来。

  “如画,你醒了,醒了,太好了,太好了。”大夫人一把抱住孟如画,颤抖的身体可以看得出她有多害怕。

  聂冰,只感觉到有一个温暖的怀抱圈住了自己,不知为何她的心颤抖了一下,然后这个温暖的怀抱让她一点点的安静了下来。

  聂冰一动不动,感受这怀抱的温暖,贪婪的汲取着。这温暖是她不曾有过的。

  小丫鬟兰溪看到自家小姐那空洞的眼神一愣,这小姐因该是吓坏了大吵大闹才是,怎么这会这么安静,安静的有些诡异。

  聂冰,终于感觉到了不对劲,她应该已经死了才对,被自己的师兄毒死了才对,一想到这里,浑身散出掩不住的悲伤,大夫人感觉到她的变化,以为她是吓得,更是用力的抱紧了她。

  聂冰,感觉到抱着自己的人又用了用力,她这次可以肯定,现在她的一切感觉都㊣(4)是真实,难道她没死?那他们又是谁。

  聂冰小心的拿眼神向四周扫了一眼,当她的眼睛掠过那斑驳的铜镜时,她愣住了,这是谁?

  三日后,聂冰终于在下人断断续续的聊天中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原来现在她的这具身体竟让是尚书府的大小姐,而且即将成为王妃,只不过二十年的光景里,她从四岁一场高烧之后就成了傻子。

  聂冰在心里苦笑着,就这具身体的虚弱摸样,比一个下人恐怕还不如,看来她这‘大小姐’并不好当。

  而且一个疯子绝对不可能因为不想嫁人而投湖自尽,在她的心里,怎么会有嫁人这样的概念?怕是有心人为之吧。

  看来自己即使再生一次,也依然活在别人的算计之中。

  不过可惜她已经不完全是孟如画了,所以她也不再是那个痴痴傻傻任人欺负的傻小姐,想算计她吗?她会让他们付出代价,亦如那人,她绝不会善罢甘休,定要一个结果。

  002转变

  oo2转变

  孟如画还是病了,染了风寒,终日起不了床。因为七王爷送来了补品的缘故,孟尚书也开始对这个女儿格外的关注,每日晨昏定醒似地来看她。下人们对她也开始彬彬有礼,不再冷眼相待。

  但是聂冰多年来的杀手经验让她一眼就能看得出来,他们都并非出自真心,就连他那个名义上的爹也是如此。

  人间冷暖她早就看透了,亦不会因此替孟如画可悲,毕竟她那娘亲和贴身丫鬟还是对她不错的,她的命要比自己好的多。

  几日光景聂冰已经完全接受了自己魂穿了的事实,她也曾听闻古代有借尸还魂的故事,却没想到居然落到了自己的身上,不过既来之,则安之。

  她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养好身体。

  因此孟如画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对着某处发呆,不哭不闹,下人们倒是欢喜了不少,省得了许多麻烦。

  不过一个月,府中的人看着孟如画的眼神都变了。

  这大小姐已经不再是从前黑瘦的摸样,皮肤变得白皙了,人虽然痴痴傻傻的倒是也干净了,不再像以前是个脏鬼。那整日呆呆的表情有时让人看了还有种某家小姐闺中忧郁的感觉,总结起来一句话,就是她变美了,美的让人总想多看两眼。

  孟如画终于养好了自己的身子,加之日夜练功(白日里痴痴傻傻的坐着,实则是在练内力。)武功虽然没有以前的十成,但是也恢复了五六成。

  深夜,孟如画睁开眼,看了看周围那全部都是红色的布置,和那挂在那里和这房子一点都不搭调的大红色华贵的喜服。心绪有些不宁,总觉得自己会和那喜服想冲似地。

  待旁边的兰溪呼吸均匀了,孟如画利落的起身立于地下。

  回头看了看兰溪那诡异的睡颜,她嘴角稍微扯了扯,这嘴巴坏透了的丫头,却让多年来一直清冷的她切实的感受到了一种单纯的温暖。

  伸手点了她的睡|岤,看她沉沉的睡去。孟如画转身走出房间,以矫健的身姿向院外窜去。

  本想一走了之,但是当她看到大夫人房里依然透出的光亮时,顿了顿脚步,然后走了过去。

  借着窗缝,她看到大夫人正跪在地上,前面供着一尊菩萨。

  “菩萨,请求你一定要保佑我的女儿,嫁入王府能有好日子过,就算让我折寿十年,也请求菩萨保佑她吧。”说完大夫人一个接一个的头磕在地上。

  窗外孟如画紧握着双手,她想冲上去扶起她,然而她终于还是控制了自己。

  嫁吧,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反正那王爷又不会对一个傻子感兴趣,不过是换个地方住罢了,也没必要给这个身体的娘惹麻烦。

  孟如画挣扎了许久,在心中如是安慰着自己向来路走去。

  见府中四下无人,孟如画也大胆的逛了起来,明日便要离开了,这身体想必也会想再看一次自己生活的地方吧。如是想着,孟如画四处转着。

  前面一处很是气派的小楼吸引了她的目光,她的娘亲,大夫人都不曾住这样的院子,这里住的是谁呢?带着一丝好奇,孟如画走了过去。

  春阁里,孟如娇打翻了所有能打翻的东西,喘着粗气,红着眼睛,颤抖着身体站在屋子中央。

  “发泄够了?当初我就说不如一刀下去给她个痛快,就你偏说什么让她感受死之前恐怖的滋味,现在可倒好了,那滋味她倒是感受了,可惜人没死,倒是活了。”二夫人悠悠然的坐在那里,端着一杯茶,看着孟如娇说着。

  “她凭什么,一个傻子凭什么能做王妃,那王妃的位置是我的,我的。诸葛启只能是我的男人,只有我才配得上他。”孟如娇大声的对着二夫人喊着,泪不断的流下来,是懊悔的泪,是后悔她没亲自送她上黄泉的后悔的泪,也是她还是与王妃之位失之交臂的伤心泪。

  “好了,哭什么?事情还远远没结束你哭什么。就算她嫁过去了当了王妃又如何,一个傻子能做什么?你以为只有正室才能一㊣(4)手遮天吗?”二夫人依然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看着孟如娇。

  “娘的意思是……?”

  “她就算嫁了,诸葛启也不会正眼看她一眼的,到时候你以探望之姿进入王府,没有人会说得出二话,近水楼台自然是先得月。凭你的姿色,难道那诸葛启会不动心?到时候那个傻子,你想怎么样还不是随你?”二夫人j诈的一挑眉,抬着茶杯抿了一口。

  孟如娇一听二夫人的话,收起了脸上的泪,也是一脸的j诈与狰狞,孟如画,你走着瞧,那王妃的位置必然是我的。

  孟如画站在窗外,嘴角扯了一丝戏谑的笑意,还带着几分冷酷。

  原来落水并非意外,那么既然自己现在是孟如画,孟如画的仇自然由她来报,孟如娇,我等着,你的出手最好别让我太失望。

  003出嫁

  oo3出嫁

  翌日,大红的盖头盖住了孟如画有些后悔的脸,心想着,她终是不该心软,这嫁人也太麻烦了,单单是这身衣服已经是不便到了极点,居然还要头上便是,另外王爷体恤王妃,传了话,今个儿就不必去前院敬茶了,那些规矩就都免了,姑娘没事可以带王妃到院子里晒晒太阳,看看花草,但是最好还是不出这院子的好。”秦嬷嬷说完对着呆傻的孟如画微微行了礼,退了出去,礼数倒是周全,并未因孟如画痴傻就废了礼数。

  孟如画心中对这王府的礼教倒是颇为欣赏,比那孟府强多了。

  兰溪撅着嘴,待那秦嬷嬷走了出去,才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坐在桌子前,双手支着下巴生闷气。

  004断了过去

  oo4断了过去

  下午日光正好,兰溪带了孟如画到院子中晒太阳,自己便干活去了,虽然王爷有拨丫鬟老妈子给他们,但是她也知道必须和这些人赶快熟悉起来,否则日后王爷若是取了新妃,那他们的日子也许还不如孟府呢,这也是夫人再三交代的。〖〗 〖〗

  孟如画坐在厅中,暗自练着内功,暖暖的阳光洒在身上,更让她觉得温暖异常,这么多年了,总是晚上才出门,对于这温暖的感觉她都觉得陌生了。

  “听说了吗?昨晚王爷在书房,召见了醉红楼的花魁呢。”

  “是不是真的,不会吧,王爷一向仁慈,即使王妃是个傻子,也应该不会新婚之夜不洞房吧?”

  “真的,我们几个今早进新王妃屋子收拾的时候,我注意看过了,床上果然没有落红的。”

  “啊?那看来是真的了,这新王妃真可怜。”

  “我说王爷才可怜,你想想,若是你娶了这样的王妃,你能甘心吗?”

  “那倒是,也不知日后这王妃的日子怎么过……”

  “嗯,是啊,唉……”

  两个丫头就站在孟如画的不远处说着,连声音都没放的太低就那么肆无忌惮的说着。

  孟如画听着心中苦笑,她此时还真想自己是真的孟如画,那就听不见了吧。他们这么不避讳她,还真是让她有些苦恼啊,不过总算听到个好消息,他找了别的女人更好,那自己应该已经安全了!

  夜,浓浓的墨色染了整个天地,孟如画依然等着兰溪平稳了呼吸,然后起身。

  本来她是想着至少要一个月他不来的话,她才能开始行动,不过今天白日那两个丫鬟的话,却让她大为放心,软玉温香在怀,哪个男人又会想起一个傻子呢。

  换了一身素色的衣衫,将一块丝帕对折围在脸上,墨丝打开,自然的束在身后,孟如画走了出去,快速的融入夜色之中。

  本想穿夜行衣的,无奈这大家闺秀说什么也没有那东西,只能挑一件最为素色的墨蓝色了,颜色也深,最适合晚上用。

  孟如画,出了院子,辨别方向,向府外奔去。

  看着一个个或明或暗的岗哨,孟如画轻巧的躲开的同时,异对这王府的戒备森严赞叹不已,若不是她伸手一流,怕是要出这王府也绝非易事。

  墨蓝色的身影,穿穿梭梭,躲躲闪闪终于出了王府,站在一里以外的一刻高树上,望着王府内,孟如画脸上出现了难得的欣赏的表情,诸葛启你还真不错,看来这七王府是个不错的藏身地。

  孟如画转身没入夜色之中。

  清冷的大街上,没有人,孟如画孤零零的一个人,慢慢

  重生成神3全文阅读

  的走着。她㊣(3)出了王府了,却一时竟然不知自己应该去哪?

  这一刻她才发现她对那个人竟然了解的如此之少。

  从前都是他找她,来看她,而她每次都是傻傻的等着,等着他带着任务而来,等着她完成了任务之后,他带来的报酬和夸奖。

  其实对于报酬她从来都不看的,反正她一个人除了吃饭,又不会有什么大的开销,其实每次她期待着的都是她成功后,他欣慰的目光,对她的亲昵,还有能与他相处片刻的欢心。

  孟如画想着,走着,却不知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就是这样一个自己一心为他,爱他的男人,却连一个理由都没有,就给了自己一杯毒酒,她的心疯狂的揪痛着,连呼吸都有些困难,她跌跌撞撞的走着。

  再次活下来她唯一的理由就是——她要知道为什么?

  抬起头,孟如画发现自己居然走到了郊外的小村子里,自己曾经居住的那个小屋。

  小屋依然幽静,如她在时一般,没有任何改变,只是多了些灰尘。

  推开门走进去,半根蜡烛依然躺在那里,孟如画摸着这半根蜡烛,还能想起每次他来都对她说,一个人也该亮些,别把自己弄的太寂寞。

  走到床边,伸手从床下的暗格里拿出多年的积蓄,竟然足足有几万两,孟如画想着,也许自己杀的人太多了,所以得到了报应吧,不过即使是报应也该有个说法。

  孟如画拿了东西,转身走出小屋,将手中的半根蜡烛点燃,随后扔入一堆干草中,再次没入夜色,没有再回首看一眼那浓烟滚滚的小屋。

  005进入地下城

  oo5进入地下城

  孟如画抬头看着面前这个看似破旧的庙宇,看着那斜着的牌匾上苍劲的三个大字‘阎王殿’,毅然决然的走了进去。〖〗 〖〗

  在别人眼中这里是个时常闹鬼的阎王殿,被人传的神乎其神,经常有鬼魅出没,实则这里可不是简单的地方。

  叫阎王殿还真适合这里,因为这里正是进入黑暗世界的入口。

  孟如画几个闪身就进了这破旧的庙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