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半躺着,闭上眼睛,养起神来。

  诸葛启的府邸离皇宫并不算远,马车转眼就到了宫门。

  孟如画在诸葛启的搀扶下下了马车,今日的孟如画是一身宫装,上好的月纱所做,冬暖夏凉,即使在这炎热的夏季,在那么多层衣物加身之后,孟如画依然觉得很凉爽,脸上连一滴汗珠都没有,华丽的衣裳让她看上去多了几分气势,并不想是一个傻子,那优雅的步态和舒适的神情,羡煞了多少人。

  这一身宫装,整个皇亲贵胄之中也就只有太后才有一件,甚至连皇后都没。今日被邀进宫的大臣多的数不胜数,家眷们更是为了自家的门面争奇斗艳,却都在孟如画出场的那一瞬间败下阵来,羡慕,嫉妒,愤恨各种目光看着孟如画。

  想她一届傻妃居然能得到那么好的东西,怎么能不让她们气愤,然而他们更不平的是,她也配拥有那么好的男人,温文儒雅,又懂得体贴照顾人,关键是为了一个傻子,连京城第一美女都拒绝了,这样的男人,如今放眼天下怕是只有这七王爷一人。

  如果只是这一身衣服还好,谁让,诸葛启的属地岳城离那月纱的产地最近,近水楼台的道理他们也懂,也可以理解,然而那由名贵珠宝制成的头冠,却让他们怎样也无法说服自己了。

  孟如画头上的头冠,和诸葛启的正好是一对,一个上面是蛟龙欢腾,一个上面是翳(yi)鸟飞升。尤其是孟如画头上的那个头冠,翳鸟本是天帝间仅次于凤凰的第二神鸟,是无上高贵的象征,羽毛呈七彩色,因此也有七彩神鸟之称,而孟如画头上的那只翳鸟,用七色的宝石点缀而成,让那翳鸟的羽翼栩栩如生,眼中一颗泛着光华的猫眼石,在阳光的照耀下,更是时时转换不同的颜色,更是与那七彩的翅膀相辉映,仿佛那翳鸟下一刻就会飞升。

  切不说那宝石有多珍贵,单是那工艺,恐怕这皇城中没有任何一件东西能与之相比,说它是一件宝贝也不为过。

  再加上孟如画那绝美的容颜,她完全成了这里最美的一道风景,成了全场的焦点。

  然而她却能坦然的面对着所有人的目光,她们喜欢看便看,反正她又没长到不能看的地步,而且看什么,有什么感觉都是别人的自由,只要没有打扰到她,便都与她无关。

  诸葛启很满意孟如画的样子,她虽然是个傻子,却好在,只要不刺激她,她都会很安静,很乖巧,特别是身上那种韵味,和那个女人有那么点相似,都给人一种对凡事都很漠然的感觉。

  诸葛启至始至终都扶着孟如画,表现的体贴又周到。

  孟如画却因为他的动作而有些紧张,无事献殷勤,非j即盗,他今日准没好事。

  “这不是七弟吗?真是好久不见了。”诸葛铭看见诸葛启一家大出风头,远远的走了过来,带着满脸亲切的笑意。

  “四哥?真的是好久不见了。”诸葛启也装作见到诸葛铭很诧异。

  两人很友好的拥抱了一下,仿佛他们是一对非常要好的兄弟。

  “难怪太子今日要设宴,原来是替四哥接风的,四哥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派人通知七弟一声,七弟应该早去四哥府上拜会的,这次从乐城来,还专门给四哥带了点特产,㊣(4)改天我给四哥送府上去。”诸葛始终面带微笑的对着诸葛铭说着,那亲近之感,恨不得百里之外都能感觉得到。

  孟如画在心中暗暗的鄙视他,他睁着眼说瞎话的本事真是比阎君还厉害,她真怀疑这世界上最虚伪,最狡猾的两只大狐狸,是不是都让自己遇上了。

  “多谢七弟如此有心,这太阳也要落山了,宴会就快开始了,我们先进去吧,别让太子殿下等太久了,这君臣之礼还是要好好遵守的,你说是不是啊七弟?”诸葛铭也同样一脸堆笑,说着,携着诸葛启往大殿走去。

  府上的两个丫头则在后面扶着孟如画,一直跟着。

  77如此特别的王妃(一)

  77如此特别的王妃(一)

  皇宫果然富丽堂皇,又有气派,又有威仪,即使一个吃饭的地方,都弄得跟王府大院那么大。〖〗 〖〗

  两边摆了数十个矮桌,正中央的台阶上,一把金黄|色的龙椅和同色的案台,很明显是皇帝的位置,在这位置的两边,又各设了一个小些的台子。

  诸葛铭和诸葛启分别坐在右边第一和左边第一的位置,两人坐下回想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其他人也都随后纷纷入座。

  孟如画安然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头略微的低下,眼观鼻,鼻观心。

  “太子殿下驾到……”门口的太监喊了一声,然后一声接一声的通传,直传到大殿的最后,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面对着正位,举着手,弓着腰,默默的等着。

  整个大殿上只有三个人没有如此,那就是诸葛铭,诸葛启和孟如画。

  诸葛铭那一脸不以为然,估计这太子是从来都没受过他的大礼了,而诸葛启那一副眼神,总是瞄着诸葛铭的样子,还时不时调整姿势,保持和诸葛铭一样,让人一点都不怀疑他是在有样学样。

  估计太子一会儿真见了这情况,心中也不会怪他,而直接会认为这都是诸葛铭带坏的,是以诸葛铭虽然愤怒,虽然有很多事他不想做,他也不必做,但是却无奈,只能微微俯下身体。毕竟他一个人不遵守没什么,太子也断然不敢说什么,但是若是有别人同样,那么太子定会杀鸡儆猴,以此大做文章,倒时候事情被提到明面上,就对他不利了,毕竟现在这里还不完全是他的天下。

  诸葛铭摆完了施礼的姿势,诸葛启果然照做了。

  孟如画对于诸葛启的聪明在心中竖起了大拇指。如此一个小小的伎俩,就解决了四王爷不尊重太子的事,挽回了太子的面子。

  在剩下的一个人就是孟如画了,她相当独树一帜的矗立在人群中。

  其实她是不想出风头的,然而她觉得一个傻子如果知道怎么做的话,那她还是傻子吗?别人应该也会怀疑。

  所以她明知道冒犯天颜是死罪,却依然独立于厅中,这样她才像真正的傻子了,而她相信那太子应该不会是非不分到跟一个傻子较劲的地步,何况,她并没有感受到诸葛启有想要害她的意思,所以她大胆猜测这一次她应该是不必行礼的,可能这正是诸葛启希望的,否者他不会明知道她的情况还会带她来。

  不多时,太子在众多宫女太监的簇拥下走了出来。

  太子穿了一件明黄|色的蟒袍,彰显着他尊贵无比的身份,。眉宇间的几分英气,让他看上去有几分少年老成,精明的眼神,扫视了全场,那气势让㊣(3)人不敢小瞧。

  “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众人在太子凌厉的眼神下,赶紧跪了下去,恭恭敬敬的请着安。

  诸葛铭和诸葛启也都玩弯着身体,对着太子施了礼,只有孟如画从头到尾,傻傻的站在那。

  “放肆,见到太子殿下还不快行礼。”太子身后一个太监打扮的男子,狠狠的瞪了孟如画一眼,大声的训斥着。

  孟如画就如同没听见一般,依然毫无表情的立在那。

  诸葛启赶紧起身,挡在了孟如画身前,对着太子说道:“太子请息怒,本王的王妃,就是如此特别,冒犯了太子,还请太子格外开恩。”

  “七弟,不管如何,也不该见了太子不行礼,这七王妃,这不是有些目中无人吗?七弟你可不要护短啊。”诸葛铭趁着太子还没有回答,突然迈前一步说着,然后瞟了一眼孟如画。

  孟如画仍是呆呆的站着,看着大殿上的人,眉头皱到了一起,似乎就要哭了。

  诸葛启连忙将孟如画搂在怀中安慰着,孟如画也只能配合着,没有挣扎,而且还真挤出了几滴眼泪。肩膀抖着,表示着她的害怕。

  孟如画也怕露出马脚,毕竟着大殿上的眼睛太多了,她将头贴在诸葛启的胸口处,他的心正在因为兴奋而狂跳不止,孟如画很清楚的知道有恐怕人要倒霉了。

  给读者的话:

  名字晓月有写错的地方,真的很抱歉,感谢飞燕帮晓月指出来,么么

  78如此特别的王妃(二)

  78如此特别的王妃(二)

  大殿上所有人都因为诸葛铭的话,和诸葛启的动作,将目光频频移到孟如画身上。〖〗 〖〗

  所有的男人,都同情着,为这样一个娇美如花的美人未来的命运担忧,所有的女人都暗自欣喜着,自此再也不会觉得不如一个疯子了。

  诸葛启似乎很心疼孟如画,脸上有微微的难色,看着诸葛铭的眼神中有些埋怨和恳求。

  大殿上,众人瞬间小声的议论了起来,诸葛启一派,自然是说尽诸葛铭的残忍霸道,而诸葛铭一派,也咬住礼节不放,但是那些中立的人,却都大多面色都不甚好看,似乎对诸葛铭有些失望,如此连一个疯子都拿来说事的人,心胸可见有多门的狭隘。

  如此短短的时间内,不过是一个眼神,和一个动作,竟然让他辛辛苦苦去争取的那些中立派,立时有了疏远的意思,诸葛铭心中怒火中烧,恨不得将诸葛启劈成八块。

  诸葛启却好似他根本不是故意的一般,依然一副委屈的神情。

  太子心中微叹,他若是有诸葛启的手段,那这朝政就不会被诸葛铭把持这么久了。他更为皇太后的英明决断而佩服不已。

  孟如画靠在诸葛启的怀中,强忍着想笑的冲动,她这个角度正好可以将大殿中的一切收入眼底,这诸葛启真是太狡猾了,只是小小的利用了一下众人的同情心,就将事情瞬间扭转乾坤,虽然没有实质性的改变,没有将那些人拉拢过来,但是至少还能让他们保持中立,给太子争取一定的时间,而且削弱敌人的力量,就是增强自己的力量,诸葛启这招用的太巧妙了,不得不赞扬。

  她也看清了,这诸葛启和太子明显一伙的,接下来定是太子要表现仁爱之意,饶恕自己,以此来更彰显诸葛铭的心胸狭窄和他自己的宽大仁爱。赢得人心,是走向那王座必不可少的一步,这一步诸葛启为太子谋划的很好。

  既然自己都来了,不帮些忙似乎说不过去,而且她还天天吃人家的住人家的,就像阎君曾经说的那句话该出手时就出手。

  国天下,论兴亡,仁爱之,继以昌。

  古贤帝,善市井,往佞君,酷刑伤。

  孟如画清澈如泉水般的声音,突然响亮的回响在大殿之上,悠悠的,轻轻的,却似乎能敲开人的心门。

  她离开诸葛启的怀抱,一边拍着手,一边慢慢悠悠的读者,似乎正学着夫子的样子在教书一般,若不是她眼中空无一物,表情呆呆傻傻,众人定会为这女子的聪慧而叫好。

  孟如画就这么兜兜转转的站大殿中走来走去,不断的念叨着,更是走到了四王爷诸葛铭的身边,不住的对他说着。

  好似他就该受到教育一般。

  底下已经一片议论之声了,有的人甚至直接指出这是上天借助这傻女在提醒恒国,是天兆。

  诸葛铭一派,一个个表情严肃,漠然不语,诸葛铭本人更是脸色铁青。

  有些人是聪明人,他知道什么时候要隐匿起来,什么时候又要表明态度,发挥自己的作用。这其中的佼佼者当然包括孟如画的父亲,孟尚书。

  “太子殿下,请你原谅小女,小女自幼痴傻,绝非故意藐视殿下,四王爷也许不知小女情况,但是在场的很多大人都知道我孟府不幸有这样的女儿,我作为父亲,亦是心痛,也曾想过要让她一生就这么在孟府中生活。

  先皇当年为小女与七王爷指腹为婚,小女却变成这样,臣实在是不敢再有奢望小女能成为王妃之尊,然而上天眷顾,七王爷宅心仁厚,当今皇上更是仁爱之君,所以小女才有今天。

  今天太子宴请,七王爷不但不嫌弃小女将她带来,更是爱护有加,可怜小女却因痴傻闯下这祸端,臣恳请太子殿下,看在老臣为恒国尽心尽力的份上,饶了小女。”孟尚书说的悲痛异常,甚至用衣袖试了试自己的眼角。

  孟如画如果以前没有在孟府遭过那样的对待,她甚至都会相信,他是以为非常爱护女儿的好父亲,可是如今她只能感叹他的演技真是一流的好。

  孟尚属中立一派,在这样的情况他这么一求,等于明显表明了自己的立场,而且他的话里话外无不赞扬诸葛启,而借此贬低了诸葛铭,是以其他几位中立的忠臣,一时间也对诸葛启更高看了几分。

  太子见目的已经基本达到了,在做下去就假了,也不好收拾,便笑了笑,看着孟如画。

  “也是个可怜的人儿,好在孟尚书教育有方,虽然人痴傻说出的话却蕴含真理,好,就看在她能说出如此一番话的份上,本太子恕她无罪,而且今日本是为四王爷接风的好日子,也不该有不好的事情发生,这件事我们都当做是上苍对恒国的一次警醒吧,四叔,你觉得呢?”太子微微转向诸葛铭,问着,似乎在等着他的答案,好像这最后能决定的人还是他一般。

  场中所有的人也都转向他,诸葛铭心中明明气的都要炸了,却又必须表现出大度的模样。

  “臣不敢,太子殿下做主便是。”诸葛铭对着太子微微拱了拱手,恭恭敬敬的说着。

  “好,四叔果然和父皇一样的仁爱,来大家都入座,这第一杯,我们就敬四叔的仁爱,为四叔接风。”太子说着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太子英明,四王爷英明。”众人也都奉承了一句,喝了杯中酒。

  诸㊣(5)葛铭皮笑肉不笑的,喝了这一杯,那酒入了他的喉咙,入了他的心,然后熊熊的燃烧了起来,这句仁爱,今晚就是对他最大的讽刺。

  诸葛启低头敛住满眼的笑意,愉快的品着这甘醇的美酒,嘴角泛起那邪魅的笑意,而这一切都落入了孟如画的眼中。

  孟如画突然一顿,这笑,这眼神,这唇边的弧度,为什么与那人如此相像?

  给读者的话:

  晓月都看到大家的留言了,也感谢尘尘的打赏,晓月明日加更,以回报大家,真的是各种忙啊

  79失踪

  79失踪

  孟如画望着天空皎洁的明月,她越来越迷惑,她不懂一向冷静,一向淡然的自己,为什么现在却因为一个男人,如此的混乱,就算是大师兄,也没有让她有过如此感觉。

  当日诸葛启的那一脸笑意,让她突然意识到,即使她再怎么逃避,阎君的影子似乎已经进了她的心里,她甚至居然将他和诸葛启混在了一起。

  这几天她没有去地下城,因为她不敢,她害怕,她去的越多,就会陷的越深,而她却很清楚的知道,她早就没有了那种资格。

  阎君近来几天心情都非常的不好,这是真个烈火堂都知道的事情,已经有多个人,在陪练中爬下了,最轻的恐怕也要十天半个月起不了床。

  钱紧颤颤巍巍的走进阎王殿,整个阎王殿阴森森的,空空荡荡,只有阎君一个人斜躺在他的大椅子上,手中提着一壶酒,喝着。

  钱紧有点怀念梅枫了,若是有他在倒霉的就不会是自己了。

  钱紧又用了用力,握紧了手中灵儿那嫩小的手。

  灵儿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钱紧一笑,两只眼睛弯弯的十分可爱,然后伸出一根手指对着钱紧勾了勾。

  钱紧有些疑惑的看着她,俯下身体,将耳朵伸了过去。

  “呵呵,小钱师傅,你要再加一百两黄金给我哦,阎君师傅看起来好像很不开心啊!”灵儿小声的在钱紧耳朵边说了一句。

  “什么?一百两?黄金?”钱紧听完,大声的叫了出来,他已经给她二百两了,二百两啊,整整二百两,她居然还不满足,还想再加,这比喝他的血,吃他的肉,还让他不能接受。

  “钱紧,在那嚷什么?还不进来。”阎君有些冷的声音从大殿的尽头传来,让钱紧无故冒了一身冷汗。

  灵儿白了钱紧一眼,一抬下巴,哼了一声,就甩开钱紧的手往回走。

  钱紧赶紧一把拉住她,好像有人正在剜他的肉一般,纠结的表情,点了点头。

  两耳开心的笑了起来,一双充满灵性的大眼睛,笑的弯弯的,挣开钱紧的手,往殿里跑去。

  “师傅,是灵儿来了。”灵儿小小的胖胖的身体,笨笨的跑到阎君身边,然后爬上阎君的大椅子,跪坐在阎君身前。

  “灵儿怎么来这里了,灵儿不是说这里不热闹,不喜欢吗?”阎君宠溺的抚摸着灵儿的头,温柔的问着。

  “因为灵儿想阎君师傅了,师傅最近都不来看灵儿,所以灵儿只好央求这小钱师傅带灵儿来啊。今天师傅教灵儿轻功好不好?灵儿觉得自己走路好慢哦,想快点见到师傅都不行。”灵儿嘟着小嘴,很委屈的说着,把头靠进了阎君的怀里,撒着娇。

  阎君被她的样子逗笑了,嘴角忍不住的翘了起来,这丫头是整个地下城里最鬼的一个,她已经被他们四个人教的太可怕了,可惜他们明明都知道,却就是忍不住想宠她,从小没有娘亲的疼爱,她也很可怜了,所以他们四个早就在心里发誓,一定会让这孩子,从小就从里到外都很强大。

  “好,我还以为灵儿只喜欢学习暗器和玄术呢?你不是说过打打杀杀的最笨吗?”

  “呵呵,师傅,我是想学轻功啊,又不是武功,会了轻功,以后师傅们想打灵儿的时候,灵儿就可以跑了啊。”灵儿看着阎君很认真的说着,似乎她已经想象的出来,以后她被追的样子了。

  “哈哈哈哈……”阎君被灵儿的样子逗的开怀大笑。

  钱紧一看时机到了,迈着大步走了进来。

  “小钱钱,我让你查的事怎么样了?这件事似乎已经很久了呢?”阎君看见钱紧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