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换衣,任太医来给她把脉,现在的她顾不得这一切,她心中,脑海中只有刚才看到的那条链子。

  他们果然是同一个人。

  接下来的几天孟如画都呆呆的坐在在王府中,没有再去地下城,自从那日她证实了自己的想法之后,她就不知道如何去面对他。

  在府里他是她的夫君,在地下城他又总是对自己说莫名其妙的话,她能感觉到他的意思,曾经她以为他们是不可能有交集的,然而现在这一切都改变了。

  但是改变之后的一切却让她是那么的措手不及。

  命运的齿轮已经悄悄的动了起来,而他们俩的命运却好像两个相邻的齿轮一样,互相咬合,很难再分开。

  ……

  阎君再一次怒了,他不想跟踪她,不想查她,想尊重她,想让她自己慢慢习惯要告诉自己,要和自己说心里话,然而她却不知死活的再一次玩失踪。

  又是整整五天,五天她没出现,一点消息都没有,他发誓这次再见到她,他绝不心软。

  孟如画走进地下城,不自觉的搜索着阎君的身影,这几天她想的很清楚了,既然她在这两个地方是两种身份,她就要扮演好这两种身份,况且他又不知道自己是谁,自己没必要自寻烦恼,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果然孟如画出现了只一瞬间,整个地下城的小斯都动了起来,这消息如同闪电一般,快速的传进阎王殿。

  阎君丢掉手中的酒杯,气哄哄的走了出去。

  “化茹姑娘和我们地下城的交易已经结束了,我还以为你永远都不会再来了呢?”阎君瞪着孟如画说着,每个字都咬的异常清晰,似乎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孟如画知道他为何生气,却不觉得有解释的必要,在地下城他虽然是这里的主人,但是他们两个却暂时没有任何关系,她没理由非要和他交代什么。

  “我要和地下城做另外一笔交易。”孟如画清冷的说着,但是语气却比以往要缓和很多。

  “好,姑娘里面请。”阎君诡异的一笑,带着孟如画向里面走去。

  阎君这一笑,让孟如画的心漏了半拍,他眼中的狡诈那样明显,估计今晚她要付出不小的代价,孟如画走着摸了摸自己的荷包,五千两,这是她的极限了,希望能够。

  “化茹姑娘不知要与地下城做何买卖?”阎君进了密室转身开门见山的问道,脸上带着笑意,看不出是什么意思,却让人感觉那么迫不及待。

  “帮我查出他是什么时候开始进入四王府的,为什么?就这样,多少,你开个价?”孟如画故作镇定的问着,好像真的是多少钱都没关系似地,然而她的心里却在打鼓。

  “你也知道,他现在是四王府的人,我们地下城可不想和官府有任何瓜葛,这若是再查下去,难免不会和四王爷有碰触,所以这价码嘛,自然是不低,但是你我有如此深厚的交情,我自然是不会让你太难做,所以……”阎君突然停住,很为难的看着孟如画,似乎接下来的话不太好说。

  孟如画真想送他个大白眼,他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什么叫不想和官府有任何瓜葛,那他一个堂堂恒国七王爷又算是什么,何况查四王爷,那恐怕本来就是他在做的事,说的好像是为了自己似地,这诸葛启真是个狐狸中的狐狸,然而即使她知道这一切却没办法反驳,只能任宰了。

  “所以如何?直说无妨。”孟如画语气不善的催促着,看上去有些不耐烦。

  “所以本君想好,这次的买卖本君不收你的钱了,一切费用本君负责。”阎君大方的说着,嘴角撅着一个大大的笑容,一把玉扇在手中扇来扇去,那嚣张的神情,似乎等着孟如画对他千恩万谢。

  孟如画正等着他狮子大开口呢,却没想到他居然分文不取,这太不像他,她突然觉得会发生非常不好的事。

  “然后呢?”孟如画小心翼翼的问着,心里随时准备接受更大的打击。。

  阎君一看孟如画根本完全没上当,还一脸戒㊣(5)备的神情,不禁有些失落,然而这却并不会影响他的好心情,因为接下来她就会归他所有了。

  “小茹儿还真是了解本君啊,不过本君也是没办法,毕竟本君不能假公济私的太明显的,所以小茹儿还是要付出一些小小的代价,那就是——归属地下城。”

  阎君此话一出犹如晴天霹雳一般将孟如画狠狠的击中。

  孟如画愣了一下,果断的说道:“不行,多少钱,随你开。”

  “哼,本君决定的事就不会改了,本君要人不要钱。”

  84惹怒她的下场

  84惹怒她的下场

  “你……”

  孟如画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一脸臭屁样的阎君,感到真的很无力。〖〗 〖〗

  他是地下城的霸主,他有说一不二的资本,然而她却悲惨的没有自由。

  白日他让人天天盯着她,她怎么可能出得来,现在他居然提出这种要求,真是让她想不生气都难。

  “我没时间。”孟如画努力的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冷冷的说着。

  “没什么,本君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只要每晚来地下城报到就好,若是有事不能来,要懂得请假,将原因说清楚了,本君又怎么会为难你呢,你说是不是啊,我的小茹儿。”阎君对这孟如画眨了眨眼,一副胜利者的姿态。

  孟如画心中气愤难挡,却不得发作,突然她也笑了,那一双眼,弯成了新月,甜甜的看着阎君。

  阎君感觉自己似乎要沉浸在那一轮新月之中,忍不住想吻上那双充满灵性的双眸,尽管他的心中在大鸣警钟,尽管他知道,那代表着危险,但是他就是忍不住。

  阎君一把扯过孟如画,让她撞入自己的怀中,孟如画一愣,她只是想学着他的样子,威胁他一下罢了,他这是在做什么。

  睁大眼睛看着阎君,才发现他的唇对着自己的眼睛落了下来。

  孟如画不自觉的闭上了眼睛。

  阎君的吻轻轻的落了下来,暖暖的,柔柔的。

  那轻柔的触感,让孟如画的心弦微微的跳动着,似乎有几分愉悦。她任由这感觉满布全身,而无法法抗。

  阎君的一只手慢慢的抚上孟如画的脸,他想摘下她的面具,他还记得那双唇的甜美,此刻他想要她,想要更多,想要全部。

  就在阎君的大手抚上那面具的一刹那,孟如画突然惊醒了,一把推开阎君,微微喘着气跑着出去。

  阎君没有追,只是笑着看着她的背影,她是他的了,她别想逃掉,也没有谁能抢走。

  孟如画一路飞奔回王府,今日这地下城算是白去了,什么也没办成还赔上了自己。孟如画越想越觉得生气,越觉得自己委屈。

  轻轻抚摸着自己的眼睛,似乎他的气息还留在上面。孟如画又羞又怒,倒头蒙住大被,将自己仅仅的裹在里面。

  诸葛启你这只大狐狸,你等着瞧,此仇不报非女子,孟如画狠狠的发着誓言,沉沉的睡去。

  此时诸葛启刚回到书房,一进门就狠狠的打了一个喷嚏。

  ……

  “王爷,王爷,不好了,不好了。”一个丫鬟慌慌张张的跑进书房,说着就跪了下去,满脸愁容。

  “怎么了?”诸葛启皱着眉,放下手中的书,看着跪在堂中的丫鬟。

  “王爷,您快去看看吧,王妃,王妃她……”小丫鬟急的都快哭了,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诸葛启还没听完就起身向画园走去。

  这孟如画也不知怎么了,自从前几日开始就如同换了一个人似地,本来好好的不哭不闹的一个人,居然变的越发的爱闯祸。

  一个汉白玉碗牺牲在她的手中,一盆名贵的异国之花,硬是成了她编花环的道具。波罗国送的价值连城的字画被她当做风筝来放了,传了多少世的古董被她打的所剩无几,整个画园被她搞的乱七八糟,她还把魔爪伸向了他的院子,前几天一个希珍的砚台刚刚被她给毁了。

  然而她是一个疯子,他打又打不得,骂了也没用,已经让府中所有的人留意她了,可是她就是有本事在他们都没发现的时候把坏事给做完了。

  现在他只要一听见有人来说她,他的心脏就抽痛。

  诸葛启来到画园的时候,就看见秦嬷嬷冷着一张脸看着孟如画,而孟如画却跟没事人似地依然摆弄着手中那一串紫水晶葡萄,然后很用力的一颗一颗的把那紫色的水晶扣下来。

  兰溪在旁边已经心惊肉跳了,从秦嬷嬷的脸色就看得出来,这次恐怕比哪次都严重。

  “王爷。”众人异口同声的唤了一声,恭恭敬敬的㊣(4)行了礼,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他们终于解放了,这串水晶葡萄上所剩无几的几粒水晶得救了。

  诸葛启看到孟如画手中那东西的时候,整个人都着了火,大步冲上去,一把夺过孟如画手中的东西,冷冷的看着她,杀气瞬间弥漫了整个画园。

  孟如画却抬起头傻傻的看着诸葛启,很委屈的样子,似乎有个大恶人抢了她的玩具。

  然而她心中却乐开了花,诸葛启这就是你惹怒我的下场。

  给读者的话:

  今天可是七千字更新啊,希望大家能看的开心!!

  85要命的紫水晶葡萄

  85要命的紫水晶葡萄

  孟如画当然看得出诸葛启的愤怒,而且她很清楚的感觉到他的这种愤怒是前所未有的,是她从来没有见到过的。〖〗 〖〗

  但是孟如画却无惧,他生气又怎么样,看他能如何,谁让他先招惹自己的了,他都让自己卖身了,自己不过毁了他件物品,即使这东西异常名贵,那也没什么好生气。

  孟如画如是安慰自己,让自己连一点点愧疚之感都不要生出来。

  “王爷,现在怎么办?”秦嬷嬷看着诸葛启那铁青的俊脸,无奈的上前问道。

  现在整个画园里,恐怕唯一能说一句话的人只有她了,别人还真没这个胆子。

  “今天画园中所有人都不准把这件事外泄,如果这消息走出这园子,本王不管传消息的是谁,所有人都不会再见到第二日的太阳。秦嬷嬷送王妃回房。”诸葛启阴沉着脸说着,看着被秦嬷嬷带走的孟如画的背影,两条眉毛都拧到了一起。

  “兰溪,本王记得本王说过,要你好好的看住你的主子,不过你似乎没有做到啊?”诸葛启冷冷的看着站在旁边瑟瑟发抖的兰溪,阴邪的笑容浮在脸上。

  就算主子不懂事,就算这府中的嬷嬷丫鬟全都因为自己曾经的一句不得冒犯,不敢对她怎样,但是作为她的贴身丫鬟,她居然也没阻止,这和同谋有什么区别,既然不能罚主子,这丫头他绕不了她,否则对不起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一番功夫。

  兰溪一听诸葛启点了自己的大名,吓得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王爷,王爷饶命,兰溪,兰溪一直是看着我家小姐的,但是中午兰溪不知吃坏了什么东西,所以,所以刚才去了茅房,不过那时候小姐还在午睡,谁知道等兰溪回来,小姐就不见了,然后,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样,请王爷开恩,兰溪不是故意的。”说着兰溪已经满脸泪痕,十分委屈的样子。

  然而诸葛启什么时候心软过,女人的眼泪对他一点用也没有,现在他心中的怒火在熊熊燃烧,他必须要发泄掉。

  “哼,叼嘴的丫头,做错了事,不承认,居然还狡辩,来人,拉下去,打她二十大板。还有去孟府传话,明晚请孟尚书过府一聚。”诸葛启无情的说完,拿着那已经破烂不堪的水晶葡萄转身就走。

  所有人都恭恭敬敬的站着,连气都不敢大声喘一口,生怕惹了诸葛启不高兴。

  孟如画坐在房间里,忍不住嘴角上扬,看到诸葛启刚才那铁青的脸,她高兴极了,就是要让他尝尝生气的滋味,她现在整个心里都期待着夜晚的来临,期待着在地下城与他的碰面。

  孟如画正暗自得意的时候,兰溪挨完了板子,被两个丫鬟搀着回来,整个屁股都开花了,委屈的哭着,趴在床上。

  那两个丫鬟也于心不忍,很无奈的看看愣在一边的孟如画,叹着气。

  ”兰溪,你也别太难过了,没办法啊,跟了这样的主子,这罪也就只有你来扛了,以后你可要记住了,把王妃看好,可别再惹出什么祸事来了,我曾经听老人说过,疯子都是在秋天比较容易犯病,这眼看就要入秋了,你可得多家注意啊,我去给你找个大夫来,小荣你去打盆干净的水,兰溪你先等一会。”

  “谢谢你们,春花,小荣。其实我家小姐也不是故意的,是我自己命不好,注定要挨板子的。”兰溪感激的看着春花和小荣,一边掉着眼泪一边说着。

  两个丫鬟无奈的看了看孟如画,叹着气走了出去。

  孟如画不知该如何是好,不是她不会处理伤口,而是她不能给她处理,她现在只是一个傻子。

  刚才兰溪那些话却句句敲着她的心,她现在早就没有了什么喜悦感,她感到非常的难过和抱歉,她从来没想过会把兰溪害的这么惨。

  看着兰溪那样子,她很心疼,这个丫头是一心一意的对自己好,自己却不能给她任何回报,还害到了她,

  她没想到诸葛启会下这么重的手,这件事根本和兰溪没关系,都是他一个人做㊣(4)的,兰溪根本不知道,这是在替自己挨打,这板子打在兰溪的身上,就像打在她身上一样,甚至比打在她身上还痛,这笔账她孟如画记住了。

  不多时一个大夫被春花领了进来,小荣也端着清水跟了进来。

  兰溪上药时那声声尖叫,一下下的刺进孟如画的心里,心中对诸葛启又多埋怨了几分。

  诸葛启坐在书房中,拿着手中已经所剩无几的一串紫色的水晶葡萄,看着桌子上放着一大推被野蛮的摘下来的粒子,他就头疼不已。

  他气,他快被气死了,她弄坏了什么不好,偏偏是这串葡萄,这串皇太后赐的葡萄,而且偏偏是在这个多事之秋。

  损坏了太后赐下的东西,那可是死罪,这傻子的胆子也太大了,而且这件事可大可小,若是被有心人利用了,别说孟如画一人,就是他和整个岳城都逃不了罪责。

  给读者的话:

  拜托 过吧??我不想在修改了

  86灵儿给的机会

  86灵儿给的机会

  地下城中孟如画在大厅中的一个角落坐着,等着阎君的出现。今日她是抱着报仇的态度来了,所以她整个人的气场更是比平时冷上了几分,路过她身边的人,一个个都恨不得绕路走。

  灵儿正打算去找钱紧,却看见孟如画一个人坐在那里,而且脸上大大的怒气是那么明显,那一双愤怒的眼睛,都快要吃人了,旁边几个小厮都不敢靠近她,一脸避之唯恐不及的样子。

  “姐姐,你还记得我吗?”灵儿跑到孟如画身边,胖嘟嘟的小脸扬起,看着孟如画,嘴边带着甜甜的笑意。

  孟如画回身一看,竟然是曾经帮过自己的小孩,脸色缓和了很多。

  “嗯,灵儿是吧。”孟如画点了点头,柔声的说着。

  “是,我是灵儿,姐姐记性真好,只见过一次就能记住了。”

  灵儿见孟如画还记得自己,小脸上扬起一丝欢愉,小小的身体爬到孟如画身边的另一张椅子上坐了下去。

  “姐姐是来找我阎君师傅的对不对?”灵儿刚刚坐好,就开始发挥她小八卦的作用,打听了起来。

  这可是小梅师傅给她的任务呢,若是她办的好,小梅师傅可是会给她带岳城李家的婆婆糕,那可是她最爱吃的。为了婆婆糕,为了她的嘴,她怎么也要拼了。

  “嗯,他今天没来吗?”孟如画也等了好一会了,确实不见阎君,她也有些奇怪,据自己观察,他早就离开王府了,所以尽管灵儿是个孩子,但是她还是忍不住问了。

  “唉,说起来,我阎君师傅真可怜,家里的师母不听话,将他姨娘赐给他的一件宝物给弄坏了,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不但是我阎君师傅,很多人都性命不保,这师娘也真是的,那么多真葡萄她不吃,专门玩那个假的,还那么不小心的弄坏了,真是要害死我阎君师傅啊,还是姐姐好,总是帮着我阎君师傅。”灵儿说着重重的叹着气,摇着头说着,最后还不忘拍了拍孟如画的马屁。

  孟如画听她这么一说,也紧张了起来,她真的没想到那东西除了值钱还有别的意义,他姨娘,那应该就是前皇后,当今的太后娘娘,那东西就是御赐之物,果然是不得了,若是这消息被诸葛铭知道了,估计的确如灵儿说的那样,很多人都会性命不保。

  “他去哪了?”孟如画一副急切的口吻,让灵儿一笑。

  “去了城东那栋鬼宅,阎君师傅说,鬼刀是唯一能修好那东西的人。”灵儿尽职尽责的说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充满了希望的看着孟如画。

  孟如画被灵儿这眼神看的心中一阵窘迫,她若是知道毁了那东西的人是自己,不知道还会不会用这样的眼神看自己,还会不会说自己好。

  对着灵儿点了点头,从怀中摸出一锭银子给了灵儿,孟如画转身向外走去。

  灵儿见孟如画走远了,开心的将银子揣入怀中,撇着嘴摇了摇头。

  “唉,这姐姐真是不错的人,不过可惜了,以后要拜倒在狐狸师傅的长褂衫下了,可怜,可怜。狐狸师傅,灵儿可是帮你制造了患难见真情的机会,你要好好把握啊!”

  ……

  孟如画一路向东疾行,那座鬼宅,她知道,那里到处是机关,到处是阵法,异常诡异,萧逸曾经对那里非常向往,说过有机会一定要去挑战那里的阵法,不过现在他这个师傅在玄术上最得意的弟子没去上,自己这个连皮毛都没偷学成功的半吊子倒是要去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