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神看着巧儿。

  “回阎君,罗刹喝醉了,灵儿让我来照顾他一下。”巧儿恭敬的站了起来,低着头乖巧的说着,两只手在身前紧握着,因为紧张全都是汗水。

  “巧儿只是给我送了一碗醒酒汤,可能是怕我再吐,所以没离开,你,找我有事?”梅枫看着巧儿被阎君吓得有些发抖的身体,尴尬的说着,不知为何此时他真觉得好像自己犯了什么错似地。

  “出去。”阎君面无表情冷冷的吐了两个字,巧儿乖巧的答应了一声走了出去。

  路过㊣(4)诸葛文西身边的时候,忍不住看了一眼。

  诸葛文西也忍不住仔细的看着她,两人的目光相遇然后又都尴尬的彼此扭头错开。

  “明日公主进宫陪太后,你扮成侍卫一起进宫保护公主。”诸葛启待巧儿走了去之后,冷冷的说了一句,然后转身拉着诸葛文西便走。

  诸葛文西始终低着头没再看梅枫一眼。

  梅枫很憋屈,他干什么了吗?好像没有啊?为什么又让他做这苦差事。打手、车夫、侍卫,他堂堂地下城烈火堂情报分堂的堂主竟然完全被当做打杂儿的用了。

  给读者的话:

  三章奉上虽然晚了点,还是祝大家新年快乐,完事如意!!

  97吃醋了

  97吃醋了

  今夜的地下城有些不一样,这是孟如画一进来之后就感觉到的,因为所有人看见她,都一脸同情的样子,好像她就要大难临头了似地。〖〗 〖〗

  一步步朝阎王殿走去,整个地下城她已经很熟悉了,而且不知是不是有人特意交代了什么,总之她现在在地下城是行动自如。而且她还可以走专属的密道直接进入十三狱。

  不过今天她有点心慌,所以她希望走慢一点,才从这第十狱的入口进来。

  辣手三娘已经在这里等了整整十天了,终于见到了孟如画。

  辣手三娘冲上去抓住孟如画的手腕,将她拽向一边。

  孟如画单手一格,毫不留情的一掌劈向辣手三娘,她可从来没忘记她给自己的屈辱。

  辣手三娘却没想到她下手这么狠,生生的被她打了一掌。口中有些甜腥味。

  “你,你不会赖账,翻脸不认人吧?”辣手三娘捂着自己的胸口,瞪着眼睛看着孟如画。

  “哼,即使我和你之间有交易也不代表你可以对我动手。”孟如画冷冷的说着,蔑视的看着辣手三娘。

  辣手三娘脸上一热,有些挂不住面子,在这第十狱她也是风光的人物,竟然被如此的无视。

  她真想和她大干一场,不争馒头争口气。

  然而孟如画根本不给她机会,继续往前走,完全没把她放在眼里。

  “站住,你还说不想赖,那怎么见了姑奶奶就走?”辣手三娘对着孟如画的背影嚣张而又戏谑的说着,旁边已经围上了一大群人。各个眼巴巴的等着,恨不得他们俩快点打起来,好让他们再痛痛快快的赌上一把。

  “哼,不走,难道要留下来再打你两巴掌,以报当日被你下毒的仇吗?”孟如画冷哼一声,突然转身对着辣手三娘,满眼厉色,杀气外泄。

  “你,那你说,我让你做的事,你可做好了?”辣手三娘也知道当日做的有些不光明,是以气焰也弱了三分,况且她也从来没自大的认为孟如画真的打不过她。

  “我答应你做了自然会做,但是至于什么时候做,是否会成功,那我就不知道了。”孟如画冷冷的答着,心中很是觉得可笑,以前的她只要答应了就会全力去做,但是自从认识了阎君之后,她似乎也学坏了,竟然也耍起了无赖。

  不过她让自己偷的东西,实在是让她很为难,她不想那么做,因为她知道那东西一定很重要,不然他不会贴身带着。

  甚至她觉得因该找机会提醒他才是。

  “你你你,你耍无赖,老娘今天就要,就要……”辣手三娘气得浑身发抖,手指这孟如画,脸色通红,却说不出话来。

  “就要怎样?找人来评理吗?要不要我请阎君大人来评评理?”孟如画好像还嫌气她气的不够似的,戏谑的说了一句,看着她瞬间惨白的脸,嗤笑了一下,转身就走。

  辣手三娘只是恶狠狠的看着孟如画离开的背影,没再去阻拦她。

  现在她也不敢再奢望什么,她只能祈祷,孟如画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

  ……

  阎君坐在阎王殿的大椅子上,今天他的表情异常邪魅,整个人慵懒却又泛着一丝危险的气息,旁边一个婢女站着恭敬的为他斟着酒,平时这阎王殿可是不许任何女人进来的,今天却是例外。

  孟如画一踏进阎王殿就看见正在享受的阎君。

  她什么也没说,走上前去,找了个地方坐了下去。

  过了好一会儿,两人没说话,整个大殿只有那女子被阎君逗的很是开怀的嬉笑声。

  孟如画心中渐渐生出怒气,他们虽然没什么过分的举动,不过是阎君极力的赞美了那女子几句,但是她听见那笑声,就心烦,觉得那笑声格外的刺耳。

  阎君看着孟如画的眉头紧拢在一起,眼中似乎都要冒火了,才满意的收回自己的赞美。

  一挥手,让那女子离开。

  那女子很不解的看着阎君,嫣红的小嘴撅起老高,好像很是委屈。。

  阎㊣(4)君斜眼睨了她一眼,眼神变得有些冰冷,她才媚笑了一下,端着酒往外走。

  刚走到大殿的门口,阎君从后面飞出一枚飞镖,正中那女子的左胸处。

  女子惊恐的回身,不可置信的看了阎君一眼,倒地不起,鲜红的血,涓涓不断的从她的口中流出。

  孟如画疑惑的看着阎君,眉毛一动。

  阎君从座椅上走下来,走到孟如画身边,将两手放在她的椅子扶手上,将她整个人圈在两臂中间,邪魅的看着她。

  “她是j细,以为用美色就可以迷惑本君,真是太小看本君了,光凭这一点她就该死。凡事对本君有所企图的,不管她是什么目的,什么手段,本君都不会放过她,知道吗?”阎君邪佞笑意,戏谑的声音,凌厉的双目都在孟如画面前无限放大,还有他男性的气息,不断的充斥在她的鼻尖,让她觉得有点眩晕。

  孟如画别过头去,避开他的眼神,刚才她几乎不能思考了,但是她却能清楚的听出他的话里有话,什么叫任何目的?他是在怀疑自己吗?

  难道他知道了自己和辣手三娘交易的内容?

  孟如画的心中有些凌乱,这件事她真的没想做。从知道他就是阎君的那天,她的心里其实就已经放弃了那想法了。

  “好了,我们走吧,今天晚上我带你去四王府,看你的逸公子,也算是完结烈火堂答应你的事。”阎君说完,率先走了出去。

  一听到是去见萧逸,孟如画的心就停跳了半拍,不过她随后就平静了下来,经过那次偶遇,她想了很多,她有信心再见到他,她已经可以控制好自己了。

  深深吸了一口气,孟如画随着阎君的背后跟了出去,该来的总会来,逃也逃不掉,有他在也许更好些。

  98大师兄给的疑惑

  98大师兄给的疑惑

  两人一路上什么话也没有,阎君这领路人做的非常专业,好似早就踩好了点,连隐藏的地方都找好了,而且还有暗卫一直在周边观察着,他们一到就有人前来汇报情况。

  孟如画对于烈火堂的专业很是赞赏,对于阎君的管理才能也很佩服。

  当然孟如画作为一个了些什么,萧逸便一派文雅的样子将那女子让进屋子离去。

  直到两人消失在院子当中,孟如画和阎君才悄悄的离开。

  刚出四王府,孟如画便和阎君分道扬镳,现在她需要独立的空间思考,今晚所见到的事情,让她有些不能理解。

  孟如画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情绪当中,向七王府飞奔而去。以至于她并有发现,在不远处跟着她的阎君。

  99跟踪,回家

  99跟踪,回家

  阎君一路上小心翼翼的跟着孟如画,今夜他带她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这个。〖〗 〖〗

  他就猜的到只要见到这男人,她肯定就会时常,也会降低警觉性,这样更有利于他的跟踪。

  孟如画觉得心乱如麻,大师兄明明亲手杀了自己,她还记得她临死的那一刻,他流下了泪,对自己说对不起,她可以肯定他不是无意的,他是知道那酒有毒而故意给自己喝的。

  可是他刚才的表现,却又让自己觉得他好像是在怀念自己,那一刻他舞的银龙剑法充满了悲哀与暴戾之气,那种心情她懂,失去师傅的时候大师兄也曾经舞过一次。

  孟如画一路奔向七王府,后面阎君越跟着越觉得不对劲。

  她走的路竟然是去自己家的路,她这明明就是送他回家。阎君心中一惊,不但是为她的警觉性而惊讶,同时更是因为她竟然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这让阎君心中有些打鼓。

  孟如画到了七王府外围,停顿了一下,然后仔细的看了四周,飞身以及其灵巧的姿势,跃入七王府。

  阎君看得出孟如画的警觉性在接近王府的那一刻已经提高了很多,故而也不敢太接近她,只是远远的看她消失在夜色中。

  唉,跟踪竟然跟踪到了自家的大门口,阎君心中不禁一阵苦闷,这可真是他人生中最大的一次败笔。

  孟如画却完全不知道她已经被跟踪了。

  ……

  翌日一大早孟如画就被兰溪拉了起来,兰溪手中大包小包的拿着各种包袱,身上还换了一件特别不起眼的麻布旧衣。

  而且还手忙脚乱的给孟如画穿着一件同样的破旧衣裳。

  孟如画很不解,不会短短一个晚上,诸葛启就惹了什么大祸,他们要满门抄斩吧?

  不然兰溪这逃荒的样子究竟为了什么呢?

  孟如画挣扎着,缩在床角,撅着嘴,瞪着兰溪。

  兰溪很无奈的步步紧逼,最后拗不过孟如画,把所有的包裹一放,做在床上委屈的抽泣了起来。

  “小姐你什么人不好惹,你偏偏要惹王爷,你什么东西不好拿,偏偏拿了那串水晶葡萄。而且你还把它弄的面目全非,你知不知道,我们就要大祸临头啦。

  今个早上天还没亮王爷就被宣进宫了,春花说来宣旨的太监说是波罗国的使者比预计的要早到了,下个月就会到京都,他飞鸽传书给朝廷,说他带了一件宝贝来,要和我朝的宝贝来个比宝大会。

  太后急招王爷入宫,是因为太后想先办一个小型的比宝大会,选出类拔萃的宝物,到时候也不至于输我朝的面子,让王爷去帮她张罗比宝大会的事去了。

  ㊣(3)呜呜,这次我们死定了,谁都知道王爷有那时间罕见的紫水晶葡萄,若是有人提起,王爷又拿不出来,那肯定会把小姐你供出来的,倒时候我们就是有三十条命也不够砍的啊,所以还是趁着现在,王爷还没回来,我们快走吧。”兰溪一边哭着,一边正经八百的对着孟如画解释着,她只希望孟如画哪怕是只要听懂一点点,跟她走就成了。

  孟如画很认真的听者兰溪所说的话,心里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似地,她真的从来没想过,那东西竟然这么重要,要是知道,打死她,她也不玩那个了。

  “好了小姐,我们快走吧,来,你乖,好好的穿上衣服,天大地大,怎会没有我主仆二人的容身之所,今后,兰溪会保护你的,就算是要饭,兰溪也不会让你饿着的,何况老爷给的这些嫁妆也够我们过一阵子的了,来,快走。”兰溪说着又开始使劲的拉着孟如画。

  孟如画挣扎的更甚,甚至开始大叫了起来。

  一群丫鬟老妈子瞬间围了一屋子,兰溪赶紧将包裹都藏在孟如画的被子里,尴尬的看着众人。

  孟如画只知道自己不能一走了之,但是她也不想害到兰溪,想了想,鞋子也没穿就跑了出去。

  众人都吓了一跳,赶紧在后面追着,兰溪这才松了口气,赶紧将东西放回去。

  孟如画最终当然是以被大家抓住的命运而告别了这场晨间运动,然而整个王府都笼罩在一片紧张的气氛当中,兰溪能想到的事情,整个王府里的人也都能想到。

  所以不知不觉中大家对孟如画都更加的留意了,他们虽然不讨厌这个疯王妃,但是和他们家王爷的命比起来,和整个王府的命运比起来,她就没那么重要了。

  兰溪看到大家像看犯人一样的看着他们主仆二人,就更加的郁闷了。

  100风波起

  1oo风波起

  皇太后的宫中,几位王公大臣恭敬的立于大殿之下。〖〗 〖〗

  孝瑞皇太后端坐在大殿之上 ,两边陪坐着两个年轻的女子,其中一个便是诸葛文西,另一个则是耶律梦。

  两个女子各有千秋,诸葛文西是文雅可爱,耶律梦则是冷艳高傲 ,然而两人均是难得的美女,底下的凡是家有未婚男子的大臣,无不多看两眼。

  且不说这两位女子德行如何,样貌如何,单是这能坐在太后身边,便是值得娶的。

  殿下站着的以诸葛铭和诸葛启为首,都一脸严肃的恭恭敬敬矗在那里。

  〃怎么?各位爱卿都不肯帮哀家这个忙吗?〃孝瑞太后一收脸上的慈爱之色,严厉的看着下面的人,一个个扫过他们的脸。 下面的人都一个个低下了头,被看的直冒冷汗 。

  宝贝他们不是没有,实在是没胆子拿出了。三年小知府,十万雪花银。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但是却没有人愿意把它拿到明面上来说 ,毕竟谁都想留下个清廉的好名声 。

  孝瑞皇太后看着下面一个个为难的表情,心中既着急又生气,却又无可奈何。

  诸葛铭一直细细的观察着孝瑞皇太后的脸色 ,看她已经确实没办法了,焦急到了一定程度,嘴边扬起,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站了出来。

  〃太后莫急,凤体重要。〃诸葛铭对着孝瑞皇太后拱了拱手,不紧不慢的说着。

  〃真能不急,老四你可有何办法?〃孝瑞皇太后一两希翼的看着诸葛铭。

  酒神(阴阳冕)sodu

  台下所有的人也都充满希望的看着他 。

  只有诸葛启面无表情的站在那。

  诸葛名阴险的对着诸葛启一笑,对着孝瑞皇太后说道:〃太后,老四记得当年父皇命人寻遍天下,得至宝水晶四块,一块雕成了苹果,寓意我恒国万代平平安安,赐给了当今皇上,一块雕成了玲珑果,寓意我恒国能长久不衰,承蒙父皇恩宠赐给了我,第三块则雕成了葡萄,寓意我恒国万子千孙,当时七弟刚刚出生,还是太后您的恩典,将它赐给七弟,最后一块雕成了一个果篮,我记得父皇将它给了太后您,希望我们几人能一直一直团结在太后的身边,共同为了恒国的未来而努力。这四样东西本来就是至宝,如果这四样能再次齐聚,我想再也没有任何宝物能与之争辉了。〃

  诸葛铭说完一脸胸有成竹的扬着头,蔑视的看着众人。

  下面顿时炸开了锅,纷纷表示赞成。

  诸葛启仍然一派悠然自得的站在那里,没有一句话,也没有任何表情。

  〃好,这主意不错,哀家竟想着如何出奇了,倒是忘了这回事,亏得老四记性好,老七你觉得怎么样?〃孝瑞皇太后慈爱的看着诸葛启等着他的回答。

  诸葛启冷冷的看了众人一眼,又看了看诸㊣(3)葛铭说道:〃没想到我堂堂恒国的大臣们家中竟然来连件像样的东西都没有,本王今日第一次知道我恒国竟然如此的穷 。

  如果本王没记错,四哥你主管户部吧?不会是四哥你富的流油,而众人却只能喝粥吧?〃

  〃你,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诸葛铭瞬间脸色铁青,怒目看着诸葛启,余光不悦的扫过所有大臣,众大臣又是一阵尴尬,一阵冷汗 。

  诸葛启挑眉对着诸葛铭蔑视的一笑,继续说道 :〃那紫水晶葡萄一直被我供奉在岳城,代表着我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