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大片的白雾,而他被功力非常雄厚的一掌拍出了数步之远。〖〗 〖〗

  当大雾散去,孟如画早就消失了。

  后面跟来的人都看到那一片大雾,和被打了一掌,捂着胸口吐了血的萧逸,没有再追上去。

  阎君一路带着孟如画回到地下城,直接进了阎王殿,看着怀中几乎是奄奄一息的孟如画,他的心已经如刀割一般疼痛。

  他真的不敢想象,他再晚去一步,会是什么后果。

  “梅枫,找神医来,不管什么代价,都答应他。”

  阎君将孟如画放到阎王殿内密室的大床上,紧皱着眉头,对着身后的梅枫冷冷的说着。

  梅枫不敢多说一句,点了头就消失在阎王殿中。

  神医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时辰以后了,阎君已经将孟如画胳膊上的外伤包扎好了,孟如画躺在床上,脸色苍白,气息很微弱。

  阎君看到神医走进来,立刻冷着脸让开,一句话也不说。

  “希望你不要后悔。”神医走到孟如画身前看了一眼,却转头对阎君说了一句。

  这神医虽然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却脸色红润,目光如炬,一双眼直盯着阎君。

  “嗯。”阎君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梅枫亦跟了出去,他们都知道神医的规矩,没有人可以看到他是怎么治人的,除非想看完就死。

  殿外阎君一句话不说的站在门口等着,眼中的杀意是那么明显,梅枫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有一件事他可以肯定,那就是阎君真的爱上化茹了,如果她真的有什么事,他一定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和这件事有关的人。

  “是谁伤了她?她的功夫应该不弱。”梅枫皱着眉问了一句,既然是即将要对付的人,那么他也要先做好准备。

  “诸葛铭,萧逸。”阎君冷冷的吐出两个名字,一字一句,似乎想把这两个名字都捏碎。

  “萧逸?那不是她要查的那个人吗?他们有仇?”梅枫有些不解,他感觉她要查他并非因为仇恨,而且他们很可能认识的。

  阎君不再说话,只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盯着面前的门。

  他也很想知道为什么?他们之间究竟是怎样,这女人明明就好像对那男人有特别的情感,可是那男人却不认识她,甚至现在还出手把她伤的这么重,他现在真的不知道该说孟如画笨,还是该说萧逸无情。

  而他的心亦很痛,她居然一个人孤身犯险的去找那男人,究竟那男人在她心里是什么?而自己又算是什么?

  梅枫安静的陪在他身边,也什么都没有说,兄弟,就是在他需要你的时候能第一时间回应就好,而现在这样的时候,你可以安静的就像不存在也没关系。

  过了大概有两个多时辰,神医才一边擦着汗一边从屋内走出来。

  “怎么样?”阎君一步都没有动,平静的问着。

  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心里有多紧张。他不是不想动,而是他紧张的不能动。

  “嗯,没事了,再过两三个时辰她就会醒过来,这些药丸每天给她服一粒,按时服下很快就会好的,不过记住别让别人误服了,不然会死人的。

  还有,记住你说过的话,到时候我会让人来通知你。”

  神医说完在梅枫的带领下走了出去。

  阎君这才如风一般的来到孟如画身边。

  看着床上已经安然睡着了的孟如画,阎君突然觉得心中踏实了,刚才的那些惶恐和彷徨都不见了。

  坐在孟如画的床边,看着她依然眼角带泪的脸,他的心阵阵抽搐。

  究竟是什么样的男人,竟然让你如此费心。

  如果你爱他爱的这么痛苦,那我宁愿你恨我,我也会不折手段将你留在身边。

  ——

  当孟如画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清晨了,睁开眼,发现自己在一个非常陌生的地方,向四周看了看,才发现,倚㊣(4)着床边睡着了的阎君。

  眉头轻轻的触着,凤目紧紧的闭着,一双红润的唇,似乎还带着怒气似地微微的撅着。

  孟如画想伸手去抚平他的眉头,她总觉得邪魅的笑才适合他,皱眉生气不该出现在他脸上。

  一抬手才发现,自己的手被他的大手紧紧的握着手中。

  孟如画的动作让阎君很快的醒了过来。

  四目相对,两人都愣在那里。

  孟如画瞬间觉得囧透了,扭头看向床里。阎君却突然眉头皱的更紧,握着孟如画的手,不自觉的用了用力。

  孟如画也感觉到他的情绪不对,回头望着他。

  给读者的话:

  加更两章哦!!

  105为了谁?

  1o5为了谁?

  “你生气了?和我?为什么?”第一次孟如画如此坦白的问着,实在是她现在没力气去猜了。〖〗 〖〗

  “你去找他了?”阎君没回答倒是反问了一句,他也不想再隐藏了,这一晚上他的心也真的累了。

  “谁?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又怎么会出现?”孟如画有些不自在,她知道他说的是谁,虽然不是去找他,但是还是不愿提起。

  阎君看着孟如画笨拙的回答,心中的怒气更盛。

  “为什么?他有什么好,对你就那么重要吗?即使他根本就不认识你,根本就没把你当回事,你也一定要拿自己的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吗?”阎君有些失控,握着孟如画的肩膀,怒目看着她,对她喊着。

  “神经病,你胡说什么,早知道,我就不该去替你偷那什么该死的水晶玲珑果,让你和整个王府都去死好了。”

  孟如画被他说着,突然也觉得很委屈,第一次失态的大声嚷了回去,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她现在承认,病人都是很脆弱的。

  阎君听了她的话一愣,整个人反应不过来,就那么按着她的肩膀,居高临下的看着躺在床上气的落泪的她。

  突然阎君笑了,笑的很邪气,很妖娆,也很开心。

  “是为了我吗?”阎君问着,很轻柔,手上的力道也松了很多,语气格外的小心翼翼又带着兴奋的雀跃。

  孟如画这才发现,自己多么愚蠢,竟然不经过大脑说了那些混话。

  一把推开阎君从床上一跃而起,虽然牵动了伤口很痛,虽然头很晕,脚下有些轻,但是她还是强忍着跑了出去。

  该死,阎君在心中咒骂了一声,跟了出去。

  走在喧闹的大街上,阎君突然放慢了脚步,远远的跟着孟如画,并没有再去追她。

  孟如画四下看了看,并没有发现阎君的身影,松了口气向王府跑去。

  现在已经快晌午了,估计整个王府找她都找疯了。

  阎君远远的看见孟如画的身影在此消失在自家门口,心中微微叹气,她终究还是狡猾的狐狸,又一次被她给溜了,她又把他带回了自己家,而且刚才她说的话也都说出来了,她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了。

  阎君现在突然有种挫败感感,自己查她查不出来任何东西,却被她给查翻了老底,说出去他这地下城霸主还真丢人啊。

  微微摇了摇头,嘴角带起丝丝媚笑,看着孟如画消失的地方,自言自语的说道:“我的小茹儿,你跑不了了,就算是上天入地,你也只能是我诸葛启的人。”

  说完,潇洒的从自己家的正门走了进去。

  诸葛启刚入王府,还没来得及换身衣服,秦嬷嬷就走了进来。

  “王爷,王妃不见了,我们找遍了整个王府都没有,而且王妃的贴身丫鬟兰溪也不知道她去了哪?”秦嬷嬷第一觉得她作为七王府的管家如此失败。

  诸葛启一听秦嬷嬷的报告,心中顿时火了。

  “又不见了,藏宝库去过没有,她该不会又去惹什么祸了吧,如果她再这样胡闹下去,本王不介意一掌拍死她。”诸葛匆忙的走了出去,说的咬牙切齿。

  孟如画一进府就发现情况不对了,兰溪只是一个劲儿的坐在那哭着,其他人到处喊着她的名字找着。

  孟如画趁着兰溪不备,偷偷的溜进了屋子里,换了衣服,藏好了夜行衣和面具,然后看了看整间屋子,最后选择躲在了衣柜里,并且将所有的衣服弄乱盖在自己身上。

  孟如画刚准备好这一切不多时,诸葛启和秦嬷嬷就带着一大帮丫鬟走了进来。

  兰溪一看见诸葛启,扑通一下就跪了下去。

  “王爷,王爷求你救救小姐吧,她定是被坏人带走了,您还记得吧,上次就有刺客想要掳走小姐啊。”兰溪跪着拽着诸葛启的衣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着。

  “哼,你以为你家小姐是谁,有什么刺客会来抓一个傻子,那是本王高估她了,赶快把她找出来,要是㊣(4)她再惹什么祸,你们主仆俩就一块去黄泉路上作伴吧。”诸葛启盛怒之下,根本不管兰溪的死活,直接甩开她,跨进屋内。

  “给我好好搜,一个角落都不要放过。”诸葛启冷着脸下着命令,现在他的心里就一个想法,就算是把整个王府翻过来也在所不惜,要赶紧找到她,在她惹更大的乱子之前。

  孟如画在柜子里听着诸葛启的话,心中也很闷,她都是为了谁才受伤,以至于没按时回来,他有什么资格这样说兰溪。

  孟如画想着,非常是时候的主动从衣柜里掉了出来。

  众人看到满身衣服,头发乱蓬蓬,睡眼惺忪的孟如画都愣了。

  秦嬷嬷更是拿眼横了一眼,负责找这个屋子的两个丫鬟。两个丫鬟则是一脸无辜。

  孟如画假意揉着眼睛,看着诸葛启带着邪魅的笑容,优雅的一步步向自己走来,心忍不住的轻颤了一下。

  106救命恩人

  1o6救命恩人

  孟如画此时真的不知道该作何反映了,她看的出诸葛启很生气,而且似乎没打算不跟自己这个傻子一般见识。〖〗 〖〗

  诸葛启走到孟如画面前,就那么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许久许久。

  久到满屋子的丫鬟老妈子都心惊的不敢呼吸了,秦嬷嬷还真怕诸葛启刚才说的话是真的,一时控制不住,一掌真的把孟如画给拍死了。

  孟尚书才刚刚归到了太子一边,其他中立派还靠他拉拢呢,若是现在将她给杀了,对形势是很不利的,更何况,虽然她犯了大错,可是她是个傻子不是,和一个傻子能计较些什么呢?

  秦嬷嬷向前一步说道:“王爷,既然王妃找到了,也没发生什么事,不如您先回去歇着吧,这里奴才们来收拾就好。”

  秦嬷嬷说完众人都松口气,他们家王爷一向还是很尊重秦嬷嬷的,有秦嬷嬷求情,这王妃今日应该是保住了。

  可是等了又等,诸葛启仍然是维持着刚才的姿势看着孟如画,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甚至连脸上的笑容都未曾变过。

  就在众人紧绷的线儿就快断了的时候,诸葛启动了,俯下身去,扶着孟如画的胳膊慢慢的将她扶了起来。

  众人的眼睛就跟着孟如画的动作而动,孟如画只能傻傻的看着诸葛启,此时的表情她不是装的,而是她真的猜不透诸葛启想干嘛,是真呆。

  “本王的王妃真是好样的啊,一个人就弄得整个七王府鸡犬不宁,自己竟然在睡大觉,啧啧啧,你说你有这本事,让本王怎么能够安心睡觉啊?”诸葛启痞痞的问着孟如画,手上的力道不断的加重。

  而他恰好握着的是孟如画受了伤的那只胳膊,孟如画觉得自己的胳膊上传来阵阵疼痛,好像就要断了一般,她又不能用内力反抗,只能强忍着。

  现在的她,根本浑身没有一点力气,刚刚从地下城一路跑回来已经是极限,她现在需要的是休息,可是她却必须要忍受这样的考验,对她意志力的考验。

  孟如画觉得自己的头一阵阵的眩晕,面前的诸葛启她都快有些看不清了,在口中咬着自己的舌尖,让自己再清醒一点,她现在绝对不能昏过去。

  “王爷,公主回来了,在大厅说是有急事要找您。”

  孟如画听见一个士兵的声音在门口如是说着,她心中真的是对他千恩万谢。

  果然诸葛启听了士兵的话,松开孟如画的胳膊,转身大步离去。

  “一天不许给她饭吃。”走到门口诸葛启冷冷的丢下一句话,然后扬长而去。

  孟如画强忍着疼痛,耍着赖推走了所有人,将自己关在屋子里,给门上了栓,才安心的一步步挪到床边,晕倒在床上。

  胳膊上的血一丝丝的渗透出来,染红了她的外衣,染红了被褥。

  却没有任何人发现。

  ……

  诸葛启来到前厅,看到诸葛文西的时候已经是满脸笑意了,是那种温暖的宠爱的笑,与刚才的邪魅完全不同。

  “王兄。”诸葛文西还没等诸葛启走进,就跑过去一把拉住他想往屋内走,看到旁边一大堆的丫鬟嬷嬷,这才敛了心性,乖巧的福了福身给诸葛启请了安。

  诸葛启扶起她,屏退了所有的下人,诸葛文西看了看四周无人,便不管不顾的拉着诸葛启就进了书房,将门紧紧的关上。

  “王兄,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四王爷提起水晶果的时候你是那样的态度,连太后都有些生气了,其实太后早就想到了那东西,是怕四王爷不肯拿出来所以才没说,难得他自己说出来,怎么王兄你倒是反对起来,你这不是拆太后的台吗,难怪太后会生气。

  不过还好,我在太后身边,宽慰了几句,梦儿姐姐也不断的替你说好话,在加上太后又是咱亲姨娘,这才相信你只是想挫挫四王爷的锐气,不是有心的。不过王兄,你到底是为什么?”

  诸葛文西,一进门,还没等诸葛启坐定,便连珠炮似的说了一大推,满眼不解的望㊣(4)着诸葛启,有着浓浓的担心。

  “小西,你坐下,别激动,对你的身体不好,你最近在皇宫有没有按时吃药,我记得这个月到了吃药的时候了。”诸葛启根本不回答诸葛文西的话,更在意诸葛文西的情况,盯着她看着。

  诸葛文西脸色一红,巧然一笑:“王兄我没事,这几年都有按时吃药的,没什么大碍。我的病你就不用费心,神医给的药当然是疗效最佳了。”

  “嗯,那就好,只可惜,还没找到彻底解毒的方法。不过小西,你真的不打算把这件事告诉梅枫吗?王兄觉得他应该有知道的权利。”诸葛启很认真的看着诸葛文西,他真的很担心她,还有她和梅枫之间的事。

  “王兄,小西求你,这件事除了我和王兄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好不好?”诸葛文西扑通一声对着诸葛启跪了下去,脸色因为焦急而泛红,眉头紧锁,眼神坚定。

  “小西,你在干嘛?快起来。”诸葛启急忙从书桌后面绕过来,去扶诸葛文西。

  “不王兄,你若是不答应,小西就不会起来。”诸葛文西执拗的说着,抬着头看着诸葛启,没有一丝妥协的意思。

  诸葛启叹了口气,点了点头,诸葛文西才笑着起身。

  “谢谢王兄,还是王兄最疼小西,不过王兄你到底为什么不愿拿出紫水晶葡萄,你还说它被供在岳城,可是我明明记得它就在京都这王府内啊,父皇驾崩之后,母妃每次看到它都会想起父皇,会很伤心,你怕母妃伤了身体,不是就将它带回京都了吗?”诸葛文西仔细的回想着,却定自己没有记错,看着诸葛启很是怀疑的眼神。

  诸葛启没想到绕了一圈,她还没忘这事,只得无奈的将书房的一个暗格打开,将里面的一个黑色的小匣子取了出来。

  107貌似上当

  1o7貌似上当

  诸葛文西见诸葛启拿出的竟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匣子,总觉得有些奇怪,凑到书桌前,打开那匣子一看,当时吓傻了眼。〖〗 〖〗

  “这……?”诸葛文西说不出话来,她真不敢相信她面前这破烂不堪,水晶球都掉下来的是那串绝美的紫水晶葡萄。

  “没错,就是这个,它坏掉了。”诸葛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一派轻松的说着。

  “王兄,这可是要杀头的死罪啊?”诸葛文西可没诸葛启那般镇定,脸色刷的就白了。

  “所以,我正想办法补救呢。”

  “什么办法?”

  “偷,把别人的都偷出来。”

  一说到这里,诸葛启突然想起孟如画躺在床上对着他发火的样子了,他还以为她是为了见那男人,却没想到她是为了自己去冒险,虽然因为她的鲁莽,因为她让她自己伤的那么重,他很生气,但是一想到她心里有自己,诸葛启的内心就如春天般美丽。

  诸葛文西不可思议的看着诸葛启,这样的笑她从来没在诸葛启脸上看见过,而且还是这么不顾形象,甚至都忘了自己的存在的傻笑,更奇怪是在这种愁眉不展都来不及的时候。

  “王兄,你没事吧?”诸葛文西有些担心,这人怎么看起来不像王兄,莫不是被那嫂嫂给传染了?

  “咳咳,没什么。”诸葛启尴尬的咳了两声,但是脸上的笑意还是收不住。

  “没事就好,那王兄你偷到没有啊?”诸葛文西一副贼样的靠近诸葛启,贼眉鼠眼的问着。

  诸葛启看着她的样子突然玩心大起,很邪魅的笑着,对她勾了勾手指。

  诸葛文西果然将头靠了过去,然后只听诸葛启对着诸葛文西小声的说道:“没有”

  “王兄。”诸葛文西愤怒的看着他,脸颊气的鼓鼓的。

  “好了,这件事,本王自会解决,你就不必担心了,对了你的贴身侍卫呢,为何本王没看到?”诸葛启收起戏谑的笑意,很正经的问着。

  “今天反正我回来这里又不会有什么危险,我让他回地下城了,我想想都是我不好,我不该拆开他和那姑娘的,他能找到幸福我该高兴才是,若是他以后都能生活的很开心,我想我就算有一天真的离开了,也会放心了。”诸葛文西幽幽的说着,眼神望着远方,似乎想

  跋涉千年(女强)下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