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子,想了想还是决定往书房的方向走。

  她以为现在诸葛启也许也会在卧房休息,所以她才选择了书房,却没想到书房中正有人在说话。

  孟如画转身想离开,却听到了女子说话的声音,不知是好奇,还是什么,总之她的脚步就是停了下来。

  靠在窗边,透过窗户的一点点缝隙,孟如画望进书房内。

  书房内此时坐着三个人,诸葛启、诸葛文西和另外一个女子。

  那女子鹅蛋脸,脸上一笑还有两个甜甜的酒窝,水灵灵的大眼睛透着清明,一颦一笑都很含蓄,完全的大家闺秀摸样,一身浅粉色的衣装让她看上去更多了几分贤淑。

  不知三人刚才说了什么,都笑的很开怀,连诸葛启都是发自内心的笑着。

  孟如画觉得自己的心中有些异样的感觉,想走开不想听,不想做偷听的小人,两只脚却怎么也不听使唤。

  “启哥哥这些年都忙,每次来京城都不曾来看过梦儿,若不是这次小西来了,我想启哥哥大概也不会请梦儿到府上来坐坐吧。”女子笑完,有些怪诸葛启似地说着。

  “怎么会?实在是公务在身没有时间,㊣(3)何况梦儿可是京城的第一才女,启哥哥怎么敢随便邀请,恐怕我今天请了,明天整个都城的公子都排队到我七王府来讨伐我了。”诸葛启装作很害怕的样子说着,惹得诸葛文西哈哈大笑,耶律梦的脸也红了起来。

  “启哥哥真会说笑,那都是大家给的虚名罢了,梦儿实在是不敢当,梦儿只求神明有眼,让梦儿能安安稳稳的陪父亲母亲过完一生就好。”耶律梦说着,脸色暗了下去,看着诸葛启的眼神似乎有些怪异。

  孟如画觉得那当中似乎有些爱慕,心中竟有一丝酸楚。。

  诸葛启没再继续说下去,诸葛文西一看气氛不对,赶紧转移话题。

  “对了,梦儿姐姐,你不是说你能帮王兄的吗,你还没说要怎么帮呢?”诸葛文西拉着耶律梦问了起来,表情好似很焦急。耶律梦笑了笑,不紧不慢的拿起旁边的一个盒子放到了诸葛启面前。

  “这就是我说的能帮启哥哥的东西,启哥哥打开看看。”耶律梦说着又坐回了自己的位置,双眼望着诸葛启,带着些神秘。

  诸葛启不疑有他,伸手将那盒子打开,立刻紫色的光华四射而出,加上从窗外照进来的阳光正好照在上面,让诸葛启的眼睛一晃,待他完全适应了,看清了面前的东西之后,不可思议的望着耶律梦。

  耶律梦则笑着回望着他,眼神温柔而又贤淑而又带着些自豪。

  诸葛文西也好奇的走上前去,向盒中一看,开心的笑了。

  这盒中正是一串完好的紫水晶葡萄,和那串坏了的看上去一模一样。

  112才女耶律梦二

  112才女耶律梦二

  梦如画在窗外也看得真切,看着那一模一样的水晶葡萄她也不禁呆了,皇家御赐的东西怎么会有两个?实在是很奇怪,但是只要能帮到诸葛启都是好的,她也不需要再担心了。〖〗 〖〗

  梦如画转身悄悄离开,没有惊动屋内的三个人。

  诸葛文西激动的不知该如何是好,拉着耶律梦傻笑着。

  诸葛启却皱着眉头看着盒中的东西,这东西他的确需要,但是他不觉得凭他们现在的交情他可以白拿,他怕他要付出的代价是他付不起的。

  〃梦儿,你的心意启哥哥心领了,但是这么贵重的东西,本王实在是不敢收,而且本王觉得梦儿也该把这东西收好不该随意拿出来。〃诸葛启的表情变得非常严肃。

  耶律梦也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了疏远的味道,内心充满了苦涩 。

  这个她从小就喜欢的男人,却没有一刻将她放在心上,现在甚至都不愿接受她的帮助。

  她很心痛 ,但是她不会放弃,再次见面,知道他娶的是个疯子之后,她就不打算再放手了,从前皇帝的赐婚她阻挡不了,但是这侧妃之位,她觉得她配的上,她要让他明白自己的心意 ,要用真心打动他。

  〃启哥哥不用多虑,这东西的存在没有人知道,当年先帝让我义父做了那几样东西之后不久,他就过世了,他临终前将这东西交给我父亲,说是给我的嫁妆,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这东西是一对的,另一个被太后赐给了启哥哥,现在这东西我拿来和启哥哥换,我的那份又不是御赐的就算某天有人知道了,坏了也没什么,所以启哥哥就收下吧,过了眼前的难关才是 。〃耶律梦乖巧的说着,完全一副为诸葛启考虑的口吻 。

  但是诸葛启诸葛文西都听懂了其中的意思,嫁妆 ,一对,这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诸葛文西看着诸葛启,看着他表情仿佛更轻松,嘴角杨起一丝邪魅的笑意,她知道这是代表他已经完全把她当成外人了。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威胁他了。

  诸葛文西皱着眉看了耶律梦一眼,希望她赶紧补救一下,但是现在耶律梦眼里却再也看不到别人。

  诸葛启的笑已经完全将她迷惑了,只是傻傻的看着他,面带娇羞 。

  〃梦儿果然对启哥哥不错,这东西我收下了。〃诸葛启一挑眉,对着耶律梦又是一笑,然后拍了拍手,一个侍卫走了进来。〃去把本王的那盆血珊瑚拿来。〃

  耶律梦一听心里笑开了花,她也没想到这么顺利,诸葛启竟然这么块就接受了自己,他该不会是想现在就求亲吧?如此想着,耶律梦的脸更红了。

  诸葛文西却有些紧张,耶律梦她还是很喜欢的,她真的不希望她伤的太重,委屈的看着诸葛启 ,希望他能手下留情 。

  葛启却一扭头,错开了诸葛文西的目光。

  不多时那侍卫去而复返,手中拿着一个精巧的盒子。恭恭敬敬的交给诸葛启。

  诸葛启将那盒子交到耶律梦手中,轻声的问道:〃梦儿打开看看,可喜欢?〃

  耶律梦巧然一笑,欢快的将那盒子打开,里面是一个小巧的血红色的珊瑚,奇特的是那珊瑚的形状竟类似于一个拜月的女子。实属世间罕见。

  〃多谢启哥哥,这实在是太美了,梦儿很喜欢。〃耶律梦欣喜的摸索着那血珊瑚,爱不释手。

  〃喜欢便好,比起这水晶葡萄如何?〃

  〃当然更好了,启哥哥的东西从来都是最好的。〃耶律梦开心的说着,看着诸葛启的目光充满柔情。

  〃那就好,这东西本也是给小西准备的嫁妆,如今梦儿将自己的嫁妆拿出来,解本王的燃眉之急 ,本王感激不尽 ,但也不能让妹妹出嫁的时候丢了面子不是?这血珊瑚拿出去应该也不丢人,等妹妹出嫁那天,本王定会再送上大礼的。

  本王要去看看王妃了,你们俩人再聊聊,过会儿我会派人送梦儿回去。〃诸葛启说完,笑着走了出去。

  耶律梦觉得自己瞬间从天上掉到了地上,她已经暗示的如此明白了,他竟然还是拒绝了,难道在他心里自己连做一个妾的资格都没有吗?

  诸葛文西看着耶律梦越来越苍白的脸,和眼中的委屈,也不知要如何安慰。

  这感情之事最是勉强不得,就像她㊣(4)自己一样。

  ……孟如画回到画园终于安下心来,问题解决了,诸葛启也应该很高兴了。

  孟如画难得来了兴致,拿着鱼食在荷塘边喂起鱼来。

  几个丫鬟径自在旁边聊着天,对她也没太在意。

  〃听说那耶律家的小姐来了,她可是咱们京都最有名的才女,好多人去耶律家提亲都被她拒绝了,这小姐可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进呢,如今这来咱们府上可是非同寻常啊,你说会不会是看上咱们王爷了?〃

  〃嗯,那也有可能啊,咱们王爷那是京城多少女子梦寐以求的夫君人选 ,耶律小姐喜欢上王爷也不奇怪啊,而且我觉得他们很配啊。何况王爷也不能这么一直守着疯妃过日子吧,我看这娶新妃是早晚的事。〃两个丫鬟说着渐渐走远。

  孟如画手中的鱼食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全部都掉下湖中,成群的锦鲤围在亭边,欢快的嬉戏着。

  亭中的孟如画却觉得心酸难耐。

  113打开心结

  113打开心结

  夜晚的地下城永远都是那么繁华,但是这繁华却化解不了孟如画心中的烦闷,自从听到那两个丫鬟的对话之后,孟如画满脑子出现的都是耶律梦含情脉脉的看着诸葛启的画面,还有诸葛启那发自内心的笑意。〖〗 〖〗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走入十三狱,却一进门就看见了一个让她想要马上逃走的身影,萧逸。

  孟如画做梦都没想过他会在这里,地下城的隐蔽还有诸葛启的行踪,若是被萧逸知道了,那诸葛铭肯定也知道了,到时候就对诸葛启不利了,孟如画刚想转身离开,却不想萧逸似乎已经发现了她,朝着她走了过来。

  孟如画只得硬着头皮站在那里,表面上看上去很平静,实际上她的心里一直在打鼓,手心里也都是汗。

  “萧公子果然厉害,没想到我躲到这里你也能找得到。”孟如画冷冷的说着,她决定先发制人。

  “姑娘你误会了,萧某今日只代表自己,和四王府无关。”萧逸急急的表明来意,他真的怕孟如画误会,会跑掉,他想问的问题真的很很重要。

  “哦?既然如此,那我和萧公子就没什么瓜葛了吧,请公子自便。”孟如画说着,绕开萧逸想往里面走。

  萧逸一把拉住孟如画的胳膊,看她的眼神充满了迷惑。

  孟如画回头,嫌恶的看了一眼,萧逸放在她胳膊上的手,眉头紧皱,眼中露出杀气。

  而这一切都被密室中的阎君看得一清二楚。

  阎君转身就想冲出去,梅枫却双臂一横挡在了门口。

  “你何时变得如此冲动?他是诸葛铭的人,而且这男人不简单,你这样和他在这里会面定会引起他的怀疑,到时候若是你的身份暴露了,你该知道那后果有多严重。

  我看得出他现在只不过是来找化茹的,对你的身份应该没有任何了解,所以你还是不要出去的好。而且化茹和他之间的事情早晚要解决的。”梅枫很冷静的分析完,看着阎君,等着他下一步的动作。

  阎君回身继续站在暗窗那里,观察着外面的一举一动,身上那冰冷的气息,让梅枫都觉得有几分可怕。

  “姑娘,我只想问几个问题,并无恶意,何况那日在玲珑塔我就姑娘一命,姑娘也不该对再下如此这般吧?”萧逸松开孟如画,盼望的眼神望着她。

  “好,随我来。”孟如画说了一句,一招手,过来一个小厮,孟如画给了他一定元宝,要了一个单间,和萧逸走了进去。

  阎君一看两人走进单间,我成拳的双手立时青筋暴起,身上的冷意更重。

  “说吧。”孟如画走进单间坐下,倒了杯茶径自喝着,简简单单的说了两个字。

  萧逸看着孟如画的神情,看着她的动作,心跳加速,她就连和茶的动作,握茶杯的样子都和聂冰一样,不管任何时候,都是只握住茶杯最下面的边沿,这个习惯从未改变。

  他现在已经可以确定孟如画和聂冰肯定认识,而且关系匪浅,虽然他从来不认为聂冰会有什么朋友,但是他也相信凡事都会有意外。

  “你和冰儿认识?”萧逸做到孟如画对面,看着孟如画的眼睛认真的问着。

  孟如画知道如今她再说不认识已经是不可能,于是大方的点点头算是承认了。

  “她现在在哪?”萧逸也不知为何竟然激动的如此问了一句,只是他从见到她的第一眼就觉得聂冰似乎没死似地,也许就是她救了聂冰也不一定,那八宝玲珑塔不就是可以起死回生的地方吗。

  “哼,萧公子你真好笑,她是你亲手杀死的,亲手火葬了的,你竟然问我她在哪?”孟如画的眼睛已经完全变红了,看着萧逸浓浓的杀气喷泄而出。

  萧逸顿时一愣,脸上充满的痛苦的神色。

  “是,你说的没错,你能给我讲讲你认识的冰儿吗?其实这些年我和她在一起的时间真的太少了,现在我的回忆都是小时候的事,我想多知道些她的事。“萧逸几乎用哀求的语气对着孟如画说着。

  孟如画从他的眼底切实的感觉到了哀伤,这一刻她也不懂了。

  “她,想想觉得似乎没什么可说的,若果非要说些什么,也许只能说她傻吧,她一个人的日子很无聊,只有那个小木屋,她很少走出那里,除了买必备的物品以外,村里的人她也都不认识,她每天做的事就是坐在窗边等你的出现,只有那一刻她的脸上才能有些笑容,然后就是出去杀人。就是如此,没什么特别的。“孟如画仔细回忆着自己的一生,突然间她觉得自己过去的十几年都活的很好笑,若不是今日萧逸问起,她甚至从来没想过她竟然就是如此的过了那么多年。

  萧逸一愣,他也没想到聂冰的人生被她这么一说竟然显得如此的苍白和悲凉,心中的愧疚之感更盛,眼睛竟然微微的湿润了。

  孟如画呆呆的看着萧逸,这一刻她觉得这个人离自己好远,甚至她觉得自己曾经的那段生活都有些飘渺而不真实,她都有些不确定那是不是真的存在过。

  “那小木屋,是你放火烧的吗?”萧逸似乎很疲惫,声音有些无力的问着。

  “是,既然那小木屋是唯一证明她存在过的东西,现在她死了,那屋子也该消失,随着她烟消云散,也许我们都该忘记,忘记我们的世界里曾经有个她,然后开始新的生活。”孟如画平静的说着,像㊣(5)是说给萧逸听,更像是说给自己听。

  就在今晚,就在她回忆了自己的过去的那一瞬间,她突然觉得豁然开朗,也许大漠飞鹰说的是对的,她的过去不过是一个虚幻,是为了今日完整的她,是谁杀了她又有什么关系呢?现在她已经是孟如画,聂冰不再存在了,永远也不可能在回来。

  突然间她觉得自己不恨萧逸了。

  萧逸看着孟如画,想着她说的话,从内心里觉得这女子的淡然真的和冰儿好像好像,让他好想去好好疼惜。

  给读者的话:

  今日三更有些碎了啊,呵呵,明日如画要和启爷吵架啦~~,亲们猜猜谁会赢???

  114吵架

  114吵架

  孟如画走进阎王殿的时候,她的脚步轻松了很多,整个人都觉得前所未有的舒服,眼中带笑。〖〗 〖〗

  一走进阎王殿孟如画就觉得一股很浓的酒气扑面而来。向里望去,阎君正斜躺在大椅子上,整个人看上去极其慵懒,凤目眯着,长发有些散乱,胸襟半开,一手举着酒壶,浓烈的酒如溪流一般倾泻入他的口中。

  然而他整个人看上去却少了几分平日的邪魅,身上似乎有着浓浓的哀伤。

  孟如画皱着眉走近他。

  阎君斜眼看了孟如画一眼,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手中的酒壶随手扔在了地上,发出砰的一声吓了孟如画一跳。

  孟如画停住脚步望着她,心中有些疑惑,他似乎是在和自己生气。

  “怎么?舍得回来了?还是那男人又不要你了?”阎君斜躺在大椅子上,望着孟如画讽刺的问着。

  孟如画一愣,心中顿时觉得气闷。好心情一下子都不见了,冷冷的问了一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那逸公子不是刚找过你吗?你们在大厅亲亲我我的以为本君没看见吗?”阎君从大椅子上坐起,依然一脸邪魅,双眼却泛着冷意。

  “你住口,我没有,你别胡说,我找他不过是为了我认识的一个人罢了,他来找我也同样,如今事情谈开了,便不会再有什么瓜葛,我没你说的那般不要脸,别用你邪恶的想法想别人。”孟如画真是气的恨不得给他两巴掌,但是她也不想他继续误会,是以压着心中的怒气说着。

  “哈哈,好,真好,说的真好,可是你做的又如何呢?竟然还跟他到密室去,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能做些什么好事,哼,小茹儿还真是喜欢他喜欢的不得了啊,什么都舍得给啊?”阎君口无遮拦的说着,没发现孟如画的脸已经惨白。

  孟如画看着阎君,真不敢相信这些话是出自他的口中,突然眼中也带着些许笑讽刺和伤痛,一步步的走进他。

  “那又如何,你阎君大人是我的谁啊?你凭什么管我的事?你有那个资格吗?”孟如画越说越往前,最后走到阎君跟前冷冷的看着他,眼中尽是怒意。

  “你在说你与本君没关系是吗?你在说你可以为所欲为是吗?”阎君一字一句的问着,已经从大椅子上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审视着孟如画。

  “哼,说到为所欲为我可没有阎君大人你厉害,这才刚成亲不到几个月的时间,竟然又要另娶新妃,还连人都带家里去了,就算你的王妃她是个傻子,你这么做难道就没有一点愧疚之心吗?还是说你本性就是如此,喜欢处处留情,这京都的女子又有多少是您的红颜知己,我真替那耶律家的小姐担心,真不知道那耶律小姐又得到你的几日恩宠。我还真想问问阎君大人,你有心吗?有情吗?你的那些温柔是不是就像不要的破烂可以随意去丢,丢给任何人,却让那些需要的人感激涕零,你喜欢那种感觉吗?被人当神一样的捧着,却可以任意的去践踏别人的尊严?”孟如画嘲笑着,一句句冰冷的说着,最后甚至激动的贴近了阎君质问着。

  阎君怒不可抑,他这辈子没对哪个女人付出过真心,她是唯一的一个,他给她的关心给她温柔都出自内心,难道她就感觉不到,现在她却把他们都当做破烂,视为粪土。

  不但跟别的男人眉来眼去,竟然还如此看他,怒意瞬间淹没了阎君,让他失去了理智,一只大手掐住了孟如画的脖子,很用力很用力,孟如画被他提起,与他平视,他满眼伤痛和愤怒的望着

  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