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杀手的直觉,虽然地下城表面上还是如同过去一样歌舞升平,但是小斯似乎少了三分之一,而且他们之间似乎总是在若有如无的传递各种消息。

  最近的地下城接到的任务特别多,阎君也忙着太子的事,几乎都长在宫里,不管白天黑夜都很少和孟如画碰面。

  孟如画虽然对于地下城的这种诡异觉得很奇怪,但是她仿佛没有任何感觉似地,每日戌时到地下城报到,丑时离开,似乎她的日子没有因为任何事情而改变。

  只是她整个人都变得更加冰冷了,周围寒冷的气场让人都不敢随意接近。

  十三狱中的每个人都知道,这带银色面具的女人是罗刹交代关照的人,是以更没有人敢惹她。

  梅枫匆匆忙忙的从宫中赶回来,他依然进宫做诸葛文西的贴身侍卫,今日若不是因为出了大事,他也绝对不可能冒险让诸葛文西一个人待在宫中。

  孟如画见梅枫从自己身边掠过,只是和自己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脚步似乎非常匆忙,她也很不解的跟了过去。

  现在她是地下城的杀手,她就该做自己本分内的事,这是孟如画对自己说的。

  “有棘手的任务?”孟如画随着梅枫的身后走进密室,看着梅枫拿起长剑的手,冷冷的问着。

  “是,我要亲自去一趟,阎君现在可能已经过去了。”梅枫一边回答着孟如画的话,一边收拾着各种暗器。

  “公主怎么办?”

  “她在太后宫中,应该不会有事。”梅枫弱弱的说着,是回答孟如画也像是在安慰自己。

  “既然今夜是大事,连阎君都亲自出马了,他们怎么可能不做两手准备,我看公主那里也未必安全。虽然我的武功可能不如你,但是我作为一个杀手的经验未必输你,这边我去,你只要告诉我我需要做什么就可以了,作为地下城烈火堂的一份子,我似乎不应该只当个玩具每日只是陪阎君大人逗逗乐而已吧。”孟如画冷冷的说,语气中有些轻蔑,不知道是对阎君还是对自己。

  梅枫知道他们之间的误会还一直没有机会解开,也许这是个好机会,虽然危险,但是机会总是和危险共存的,何况她说的也正是他担心的,他也觉得诸葛铭会同时对诸葛文西下手。

  “好,这是地图,照着这地图向城南外走五里,是马头坡,阎君因该已经去了这里,今夜诸葛铭从冥国请的一匹武士会途经这里,这些人都擅长巫术,他会借口为皇上看病为由,让这些人进宫,一旦这些人接触过皇上,他们很可能会控制皇上,到时候整个朝廷都会发生变化,甚至太子都会性命堪忧,所以,我们一定要在这些人进入京都之前将他们干掉。

  这次他的的行动太鬼秘了,连我们的人都是在他们近在㊣(4)眼前了才发现,就是最近几日已经牺牲了十五六个黄金杀手,所以这些人都不是泛泛之辈,阎君才决定今夜亲自动手,他们这些人绝不能留。

  但是去杀他们很危险。其中有一个根本无形无踪的高手,每次我们的人脸都是莫名其妙的被杀,我想他应该是为数不多的隐士之一,他已经可以完全隐藏自己的身形了。应该已经到了隐士的最高阶段,你们一定要小心,那些喽啰我不担心,阎君甚至可以一招秒杀他们,但是引出那隐士,将其诛杀,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一切小心”梅枫说完,再次认真的看着孟如画。

  孟如画至始至终都是一面清冷,没有一丝变化。

  “杀掉他们就可以?”孟如画问着,语气还是一贯的冰冷,没有一点胆怯的意思。

  “恩。”梅枫点了点头,孟如画便带着地图消失了。

  走出地下城一匹棕色的高头大马早就等在出口处,,孟如画上马,二话不说催马向城南奔去。

  119诛杀

  119诛杀

  阎君在路口的大树上隐匿着,远远遥望着路上的动静。

  远处一阵马蹄声响过,一匹棕色的高头大马奔来,马上却并没有人。

  阎君识得这马,这马是梅枫的名为雷颂,脾气火爆却脚力极快。纵身从树上跃下,这时孟如画从马腹底下闪出,离开马体,任那高头大马钻进树林,而她则稳稳的落地,清冷的眼神看了阎君一眼,然后找个了绝佳的位置飞身上树隐匿了起来。

  阎君没想到来的人会是她,也飞身上了同一颗树。

  “你怎么来了?梅枫呢?”阎君在孟如画的左侧靠近孟如画小声的问着。

  “罗刹回宫保护公主了,阎君请放心,属下不会拖您的后退,若是属下无能,请阎君以自保为优先,属下定有办法让他们全军覆灭。”孟如画冷硬的回答着,目光如鹰一般,盯着前方一动不动,完全一副执行任务的最佳状态。

  阎君知道她这是还在生他的气,但是现在的状况也不适合说太多,不过她这警惕的样子倒是让他放心不少,这次任务顺利结束之后,他不会让她再逃避,一定和她面对面说清楚。

  “我负责出现的那些人,请阎君安心的待在这里,直到那个神秘的隐士出现,我们只有一次机会,一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事,这个都是我们执行任务的首要考量。”孟如画见阎君没说话,便说出自己的意思。

  “你的安全第一,其他随机应变。”阎君听完心中一怒,她这语气像交代后事一般,让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孟如画听了这话,心中还是一震,可是她却又立刻让自己冷静下来。

  “我只是个杀手,和那死去的十六个黄金杀手一样,请阎君也记清楚自己的身份,属下也会做好自己的本分。“孟如画冷冷的说完,跃到离路边更近的一颗树上去了。

  两人不再说话,完全隐藏了自己的气息,仿佛天地间就不曾有过他们出现。

  不多时只听见一阵马蹄听,急促的由远及近而来,慢慢官道上闪出六匹马,马上的人个个都笼罩在大袍当中,在这夜色中非常诡异。

  孟如画看准时机,二话不说,首先冲了出去。

  手中的烟雾弹啪啪扔出两颗,顿时四周冒起浓浓白烟。

  借着白烟,孟如画长剑轻拉,穿梭在几人当中,场中顿时响起一阵混乱的兵器交接的声音,其中还伴着写马鸣。

  白雾散去之后,那几人才看清,月下竟是一个带着银质面具的女子,黑衣飘然,墨发飞舞,长剑在手,上面还滴着血,冷冷的看着他们,挡着他们的路,带着死神一般冰冷的气息。

  而他们身边马儿已经全部一剑毙命,另外两个功夫一般的随从也已经倒地不起。

  “你是谁?我等与你并不相识,姑娘何必下手如此狠毒。”其中一个男子向前一步,看着孟如画质问着,眼中泛点绿光。

  孟如画一撇头,眼睛轻眯,冷冷的说道:“,收起你的控心术,我是杀你们的人。”

  话出口的同时,身形也动了。

  几人也都不是草包,虽然对于孟如画的速度很是惊讶,但是反应也都还算是快,只是简单的几步挪动的,就已经摆出了一个阵法,将孟如画围在中间。

  阎君继续隐匿在树上看着这一切,眼中有些嗜血的光芒。他在等,等那个真正的高手出现。

  孟如画自然知道他们是在摆阵,而她所做的一切都是故意的,那就是要让那人先是以为自己一方赢了,然后再让他失望,这样才能将他激出,否则他即使从二人身边过去,二人也很难找到她,那个隐士,才是他们今日必杀之人。

  四人将孟如画围在阵中,口中不断的念着听不懂的咒语,一圈圈暗红色的光从他们手中的器具上发出。

  孟如画只要身形一动,四个人似乎就会相应变化,不管如何孟如画总是找不到他们的位置。

  听音辨位是她现在唯一能确定他们方向的方法,但是她也知道,一旦她听进了他们的诵读,就会迷失在阵中。

  孟如画将长剑放到自己的左臂之上,然后细心聆听他们诵读的咒语,就在她辨别出诵读之人位置的一刹那,就在她即将迷失的一刹那,长剑划过她自己的左臂,疼痛感让她瞬间清醒过来,也就是这一瞬间,她的长剑再次出手,既快又狠,一个黑袍人立时一口鲜血喷出,露出身形倒地而亡。

  孟如画冷冷的瞥了一眼,眼中尽是冷漠,然后她又继续刚才的动作。

  阎君在树上看的心都在滴血,他强力的忍着冲上去的冲动,他没想到她说的办法竟然是如此,她居然对自己如此的狠绝,这根本就是损敌一千自伤八百的打法,她在自己手臂上割的那一下,那手法,那力道他都看的真切,他知道那伤口定是已经见骨。

  有了第一个人的前车之鉴,第二个人似乎更加难找,他们三人变化的速度也更快,孟如画足足在自己的手臂上割了两道才找到那人。

  剩下两人则无法成阵,露出了身形,不过这两人的功夫却不似刚才的几个,手中的兵器很是奇怪不说,他们的内力也是刚才那两人的几倍不止,看来他们两个在此行几人中的地位应该不低。

  孟如画没再犹豫一套银龙剑法如游龙在天一般,向那两人袭去。

  这剑法耗费心神极大,那一刻剑㊣(5)舞,孟如画没有用任何内力,也舞的不轻松,何况她这次是真正的用它来杀敌。

  但是代价大,自然威力也大。尽管那两人实力不弱,内力也够雄厚,但是在银龙剑法之下,依然无招架之力。

  “银龙狂舞。“孟如画大喝一声,整个人一飞冲上云霄,然后折返而下,一把银剑武成一张五行的大网,将两人包裹在其中,那银色的剑气甚至比剑的本身更伤人,只听那两人均大叫几声,然后倒地不动。

  “哈哈,竟然然能把银蛇剑用到这种程度,你也算是个奇才,只可惜今日你遇上老夫,注定你会失败。”

  给读者的话:

  今天还会有一章加更!!

  120受伤的两个人,温暖的两颗心

  12o受伤的两个人,温暖的两颗心

  孟如画刚刚落地还没稳住身形,一个苍老却又洪亮身声音将她笼罩,背后一道劲风袭来,但是孟如画却如同被控制了一般,一动也动不了。

  阎君在树上看的清晰,一个银色道袍的老头,突然显现在孟如画背后,正以奇快的速度一掌打向孟如画。

  “你的对手是我。”阎君冷冷的说了一声,五枚梅花镖如闪电般向那老头射去。

  整个人也从树上冲了出来。

  那老头似乎真的没想到还有一个人,梅花镖在前,不得不躲,孟如画才觉得自己似乎堪堪能动。

  勉强自己转身,手中一刻红色的弹丸用尽十成功力弹了出去。

  如此一来刚才那老头发出的掌风剩下的部分,正好打在孟如画的胸前,孟如画退了数步,面具下流出殷红的血丝。

  银衣老头躲过了梅花镖,却又见迎面而来的弹丸,不得不又出一掌,那红色的弹丸在老头的掌风下砰地一声炸开,然而里面亮红色粉末状的东西却刚好喷了他一身。

  老头才知道上了当,瞬间隐去身形。

  此时阎君已经到了跟前,他双眼泛红,杀气外泄,恨不得一剑砍下那老头的脑袋。

  瞥了一眼孟如画,满眼担心和心疼。

  “他身上中了罗刹的红色亮粉。”孟如画忍着口中不断上涌的甜腥,对阎君说了一句。

  阎君邪佞的一笑,长剑已经划破了那老头的手臂。

  几滴鲜血粘在剑上,顺着剑往下流,那妖艳的黑红色在这月夜格外的诡异。

  “没想到你竟然练了邪术,今天更是饶你不得。”说着阎君动了。

  孟如画也从来没见过他如此认真,如此专注,又是如此快的速度。

  他的功力似乎比从前又进步了很多,上次看他与那水怪大战的时候,已经知道他用了全力,却没想到短短的几个月时间,他的功力竟提升到了如此地步。

  之间阎君的长剑上不断染上血色,而他的身上也大大小小的出现了一些伤口。

  孟如画看着他几乎就是在自己舞剑,偶尔才能看出那老头的身形,但是她知道这一仗阎君打的不轻松。

  虽然阎君进步了很多,但是那老头的功力,在他之上。

  “用你的长鞭困住他。”孟如画突然想起,自己身上还穿着的那件宝贝,对着阎君大喊了一声,然后自己跃身而起。

  阎君一听,拿下腰间的长鞭,那长鞭如一条极尽柔软的蛇一般,缠住了老头。

  虽然那老头隐了身形,但是在近处的阎君,已经可以感受到他的气息了,在加上偶尔泛出的红色闪亮,阎君的长鞭准确无误的缠了上去。

  那老头想用手中的诡异兵器割断长鞭,却毫无用处,此时孟如画已经从阎君身后跃出,自上而下的一剑刺向他。

  阎君也把握时机,手中的长剑亦已经出手。

  那老头可谓是上下受敌,不得不现出身形,一剑银色长袍脱下,被他旋转成一个大盾将自己包围。

  孟如画的剑书剑崩碎,整个人飞了出去。

  那老头很自信的笑着,一掌打向了阎君。

  阎君脸上扬起一丝嗜血的邪笑,完全没有防御他的那一掌,而是用尽全身力气,让长剑顺着他伸出的手臂,刺进了他那几乎完美的防御衣盾。

  阎君的左肩被老头的手掌狠狠的拍上,瞬间飞了出去,然而长剑却已经进入了那老头的身体,正中心脏。

  那老头不可思议的看看阎君,又看看自己身上的长剑,口吐鲜血,倒了下去。

  临死也依然睁着充满怀疑的眼神。

  孟如画勉强支撑着自己的身体,飞身接住阎君。

  好在阎君出手的时候就已经料到是这样的结果了,所以全身的防御都放到这一个点上,所以他的伤还不算很重,不过估计未来一个月都不能使用内力了。

  孟如画冷着脸,扶着阎君回到地下城,他们二人由密道直接进入阎王殿,并没有人发现。

  ㊣(4)孟如画将阎君安置在床上,一句话都没说,转身就走。

  “小茹儿,你这么狠心,就这么撇下本君就走啦。而且你也受了伤,要先处理伤口才行,不然本君会心疼的。”阎君拉住孟如画委屈的看着她,语气酸酸的说着。

  “不牢阎君大人费心,化茹命贱,死了倒好,我去请财神过来。”孟如画冷冷的说着,然后甩开阎君的手。

  阎君从床上起身,从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