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是很心慌,说实话那日他重伤昏倒之前说的话,对她的冲击也是不小的,后来想想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是因为耶律梦的存在吃醋了,所以才说出那些伤人的话,但是有一点她可以肯定,她心里其实已经原谅他了。

  只是她现在真的很迷茫不知道要怎样接受他,又该怎样与他相处。

  孟如画一大早就被人摇醒,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一看竟是兰溪,孟如画不解,兰溪一向是任由她睡到什么时候都不会叫她的,怎么今日才卯时就来拉她起床了。

  很不情愿的起身,在兰溪的伺候下梳洗打扮着。

  看着镜子中兰溪把自己打扮完的样子,孟如画一愣,她不会是又要进宫吧?兰溪怎么把她打扮的这么,这么不平凡。

  就在孟如画迷惑不解的时候,门外秦嬷嬷走了进来。

  “动作快点吧,王爷,公主和耶律小姐都在前厅等着了。”

  “好,马上就好了。”兰溪乖巧的应承着,秦嬷嬷走了出去。

  兰溪蹲下身子,半跪在孟如画面前,仰头看着她,拉着她的手说道:“小姐,我的好小姐,咱么的好日子刚刚开始就有大母狼上门了,兰溪知道小姐你心智单纯不会是她的对手,但是你也一定要尽力,至少要保住这王妃的位置才行。

  我也知道,我和你说着些你也听不懂,但是我还是要说,小姐,千万不要被那个耶律梦给比下去了,你一定要比她美,比她乖,让王爷更更更喜欢你才行,知不知道。”

  孟如画看着兰溪担心的表情,傻笑着,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兰溪无奈的笑了笑,她真是也傻了,对着自家单纯的小姐说这些听不懂的有什么用呢。

  起身扶着孟如画走了出去。

  孟如画走出来的时候,诸葛启,诸葛文西和耶律梦三人已经在厅中等着了。

  这是诸葛文西第一次见到如此打扮的孟如画,这也是耶律梦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疯妃。

  他们二人都愣住了,诸葛启也骄傲的笑着。

  今日的孟如画一身淡紫色的水烟长裙,只有袖口和领口有些简单的刺绣,其他地方都是一片纯色,但是不但不显得单调,却更能突出那种流线的美感。

  腰间一条深紫色的束带,束带上一颗翠绿色的宝石,给这简单的样式又增添了几分华贵。

  外罩白色透明薄纱衫,将淡淡的紫色笼罩,更多出几分朦胧的飘逸之感。

  脸上施了淡淡的胭脂,让她本就白嫩的肌肤更显水润。

  一头乌黑的长发在头上绾了一个简单的云髻,剩下的发丝用一根紫色的丝带系在身后,头上没有什么繁琐的饰品,只有一根洁白无瑕的玉簪,却是任何人都看得出那不是凡品。

  孟如画低眉敛目的站在那里,似乎外界的一切都和她没什么关系,仿佛遗落人间的仙子一般,飘渺中带着淡淡的愁绪。

  阎君不得不说兰溪别的本事没有,这打扮人的本事倒是一流,这身衣服很适合孟如画,不会太过于华贵,掩盖了孟如画本身的气质,又不会太过于低调,降低了她的身份,合体的剪裁和衣料的随身性,不管他们今天是要动要静都不会很为难,可以说这套衣服选的真是恰到好处。

  耶律梦也没想到人人口中嘲笑的疯妃竟然是如此的美,不仅是美,而且美的让人不敢亵渎。甚至她觉得一直以来让她自傲的面容加才气都无法与之抗衡。

  难怪她这几天听说诸葛启会对她亲睐有佳,即使被撵出房门,也是笑着的。

  不过还好,她是个疯子,否则她真的会怀疑自己的梦想还会不会成真。

  诸葛文西开心的走上前去,拉着孟如画的手,看着她友好的笑着。

  “王嫂真美,小西好喜欢王嫂的这身打扮,王嫂应该以后在家里也都穿的这么美才好。”诸葛文西开心的说着,看着诸葛启眨了眨眼。㊣(5)

  诸葛启一挑眉,整个脸上写着得意两个字。

  耶律梦也大方的笑着走上前去,在另一面拉着孟如画的手。

  “是啊,王妃真的很美,启哥哥真的是好福气呢!”

  耶律梦说完也看着诸葛启笑了笑。

  四个人一辆豪华的大马车驶出了七王府。

  孟如画坐在马城中,一左一右坐着诸葛文西和耶律梦。

  她觉得有些气闷,话说走到现在了,也快晌午了,这两个女人就这么一直盯着她看难道就不累吗?

  对面的诸葛启更过分,干脆半躺着,好似欣赏水墨画似地对着她细细的研究着。

  而他们三人没有一人说出他们要去哪的。

  马车不知怎地突然颠簸了一下,三个女子都没坐稳在这一颠之下,都离了座位。

  诸葛启毫不犹豫的伸出双手一手拉住诸葛文西,一手拉住孟如画。

  125一个浴桶两个人

  125一个浴桶两个人

  两人都勉强稳下身形跌在了诸葛启身上,只是头被棚着,一副平易近人的样子。

  “奴才带您先去营帐吧,太子爷早就吩咐了七王妃情况特殊,您会先带着三位提前来三天熟悉地形,一切都已经准备妥当。王爷这边请。”说着那小公公引着四人往西南方向走去。

  孟如画没想到诸葛启这么做竟然完全是为了她考虑的,听这小公公这么一说,心中一暖。

  诸葛文西早就知道内情倒是没什么,耶律梦却是一愣,看着前面走着的孟如画,眼中一闪而过一丝嫉妒。

  四人很快就来到一个金色鼎罗大帐,那小公公停住脚步回身对诸葛启说道:“这是王爷和王妃的大帐,旁边的那个红到做到,真的替她梳洗打扮加更衣,虽然笨拙,虽然不熟练,但是却做得格外用心,而且也很尊重她,没有一丝一毫的逾越行为。〖〗 〖〗

  孟如画心中仿佛有只小麋鹿在

  无雨无晴吧

  奔跑,她却无力让它停下来。

  等两人准备好出来进餐的时候,诸葛文西和耶律梦早就在外面等着了。

  看着孟如画那虽然呆呆的却难掩娇羞的表情,再看看诸葛启那一脸的满足感,诸葛文西和耶律梦都愣了。

  诸葛文西看着诸葛启,对她眨了眨眼,撇了撇嘴,一脸调笑的表情,似乎在问着“王兄昨夜成功了?”

  诸葛启也挑了挑眉,一脸高傲的看了她一眼,仿佛在回答着“你说呢?”

  两人一来一往眉来眼去,孟如画是一直低着头没看到,却让耶律梦的脸不断的变了颜色,从白到红,从红到绿,最后整个脸色都青了。

  但是这一切的变化也只不过是一瞬间,待诸葛启和孟如画走到跟前,她就如同没有发生任何事一般,依然是大家闺秀的风采,温婉有礼。

  起身给诸葛启见过礼,笑意盈盈的和孟如画打了招呼,四人开始坐下来用膳。席间,耶律梦仿佛很懂事般,亲热的给她夹了许多的菜。

  这一餐四人倒是吃的其乐融融。

  辰时过后,四人正式开始在这捕猎场转悠起来,今年的老大,太子殿下还没到,猎物当然还都没有放出来,几只野生的小兔子也没什么威胁性,反倒给这户外添了几点生机。

  诸葛启就带着三个女子在这偌大的林子中转着。

  秋高气爽真是说的一点都不错,看着蓝蓝的天,高高的挂在头着,手掌在孟如画面前摊开,手心中一颗红色中间带着一道白纹的圆形小石子躺在那里,特别的可爱。

  孟如画扬起头傻兮兮的对着耶律梦笑了笑,伸手去拿那小石子。

  耶律梦将手握成拳,收了回去。

  “这可不行,这个是梦儿找到的,可不能给你。”

  孟如画听着,撅着嘴满眼委屈的看着耶律梦。

  耶律梦对着孟如画一笑,然后指了指那瀑布的方向轻声的靠在孟如画的耳边说道:“那里有好多,还有很多其他颜色,很美丽的彩虹色哦,王妃若是想要,就要自己去拿哦。”

  孟如画傻笑着点了点头,兴冲冲的起身,向那瀑布的方向走去。

  她当然知道耶律梦准没好事,不过她就是好奇,这女人究竟能做到什么地步,反正她的生活正无聊,又整天被诸葛启欺负无处发泄,说不定正好可以借题发挥一下。

  孟如画深一脚,浅一脚的在岸边走着,越来越紧紧那瀑布,耶律梦一直跟在后面,还时不时的拉着孟如画看着旁边的风景,口中说出感叹的诗文。

  一个疯子能听懂你说的那些高深的诗文?孟如画在心中冷笑着,她这明显就是做给远处的那两人看的,估计她就要下手了。

  果然不出所料,就在孟如画乖巧的顺着她手指的方望过去的时候,就在孟如画背对着耶律梦的时候。

  耶律梦突然抓住孟如画的双手,推向自己的身上。

  “啊……,不要。”耶律梦高声喊了一句,仿佛拉着在孟如画的手,实则很用力的推了她一把。然后自己反向很用力的跌坐在地上,甚至侧身倒下,还用手中的一块石头在自己的额头一角砸了一下。

  原来就是这种伎俩,孟如画并没有去稳住自己的身形,任自己向后倒去,心里鄙视着这个看上去温婉贤淑的大小姐。

  耶律梦继续卖力的叫着,眼神中却带着些得意的冷色。

  在耶律梦高叫的第一声,诸葛启就听到了,整个人如离玄的箭一般,飞速的窜了出去。

  就在孟如画掉入水面的一刹那,诸葛启飞身来到孟如画身边。

  看着诸葛启带起孟如画飞身到岸上,耶律梦呆了,她已经把人带的很远了,她没想到诸葛启竟然能这么快就到达眼前,她想的是,等诸葛启过来的时候,人应该已经冲到瀑布下面才是。

  耶律梦愤恨的看着诸葛启怀里的孟如画。

  孟如画其实根本没有任何事情,但是现在好戏才刚刚要开始,她还得再装一会儿。

  耶律梦起身,跑到孟如画身边,对着诸葛启和孟如画跪了下去。

  “启哥哥,都是梦儿不好,梦儿不该让王妃看什么小石头,让她激动的非要跑到潭里去,梦儿还没拦住她,才让她出来事,都是梦儿不好,启哥哥你罚梦儿吧。”耶律梦说着,眼泪已经如断线的珍珠一般滑了下来,眼中透着满满的担忧和委屈。

  诸葛启皱着眉头没有说话,只是不断的拍打着孟如画的脸颊。

  孟如画感觉时机已经成熟了,而且诸葛启其实拍的还很痛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