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在床上嘟囔着,一脸的无奈加郁闷,耍赖似得哭着。

  孟如画睨着眼悄悄的看着兰溪的样子,心中安心了不少,看来她没有被怀疑。

  兰溪正哭着伤心呢,感觉有人拽了拽自己的袖子,回身一看,孟如画的小脸正憋屈着,一脸通红,如胆小的老鼠般的轻轻扯着她。

  “衣衣,给我,乖乖。”孟如画喏诺的说着,眼睛偷偷的看着兰溪。

  兰溪大眼睛一瞪,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盯着孟如画,她家小姐啥时候能和人沟通啦?这算是沟通对吧?

  “小姐,你,你是说这衣服给你,你就乖乖的对吗?”兰溪小声的问着,一脸的不确定。

  孟如画微微点了点头。

  “啊……,真是太好了,小姐你这次死的太好了,真是死的太好了。”兰溪激动的一把抱住了孟如画。

  孟如画忍不住嘴角㊣(4)抽搐了一下,这丫头居然说她死的太好了?有这么形容的吗?

  “小姐,我太高兴了,这么多年了,小姐你终于能够让兰溪明白你想干嘛了,也许我们的好日子真的要来了,只要你乖乖的,在这王府中有兰溪一口粥喝,也就会有小姐的。”兰溪松开孟如画,激动的直掉眼泪,大大的感慨着,拍着胸脯保证着。

  孟如画心中不断的抽搐着,即使她那么冷静的人,听了这话也冷静不了了,这丫头该不会比她的主子好不了多少吧。这思维还真是异样啊?自己要是都没粥了能有她的?

  不过看着兰溪对她这样的爱护,孟如画心中还是暖了一下。

  “小姐,今天是你三朝回门的日子,可是刚才秦嬷嬷已经来说过了,王爷公务繁忙没时间陪您回去,王爷又体恤你行动不便,所以这俗礼也免了,也就是说,我们连唯一一次回尚书府的机会也没了。”兰溪说着一脸的落寞,起身去摆了碗筷。

  其实王府是拨了丫鬟和嬷嬷过来伺候的,只是兰溪一再要求她的起居一定要自己亲自负责,几次三番那秦嬷嬷才准了。

  兰溪总觉得别人看自家小姐的眼光异样,她看了难受,所以这日常起居还是只有他们主仆二人来的自在,而孟如画更是觉得兰溪这事办的最不错,省得她麻烦。

  至于这三朝回门嘛,不回更好,这样应该会给那女人一个机会了吧,孟如画掉进湖里的仇,她可还记着呢。

  三朝回门本是女子要带着女婿回娘家,要让娘家人看着自己过的很幸福,让家人放心的意思,却没想这主仆俩就这么晒着太阳,足不出户的在王府里一坐就是一天。

  008游戏开始了

  oo8游戏开始了

  日沉月升,今晚的月色格外的明亮,也格外的圆。孟如画依旧点了兰溪的睡|岤,然后只身潜出府外。

  同样的通道,同样的进入方法,孟如画这次进来的一派轻松。

  走过冗长的通道,进了十层狱,仍然是无比的繁华。

  大呼小叫的吆喝声,男男女女的娇骂声不绝于耳。

  孟如画闲庭信步的穿梭其中,她今天要好好的看看要如何能在这其中弄出一点名堂,她要腰牌,不同于自己的腰牌,那样,她才能好好的规划自己的路线,然后她才能真正的进入正题,找烈火堂谈买卖。

  孟如画冰冷的眼神和疏离的气场,在这个交易满天飞地方略微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引来不少人的侧目。

  依然是找个角落,独自坐下,她暂时没有接触任何人的意思。

  ……

  二楼的一间密室中,一个男子坐在宽大的椅子上,双脚叠加放在面前的宽大书桌上,蓝色锦缎的长衫下摆,悠然的垂在半空,一条同色的丝线编成的细带下挂着一个水蓝色的玉坠子,随着男子慢慢抖动的双腿,来回摇晃着。

  半块银色的面具挡住了男子的相貌,却难掩那凤眸中精明的眼神。性感的薄唇微抿着,右手中玉边的扇子合在一起,轻轻的点着椅子的扶手,似乎在考虑什么。

  “爷,那姑娘到了。”钱紧拿着他那从不离身的大算盘走了进来,微微的弯了弯腰,弱弱说了一句。

  “哦?到了?这次你确定吗?小钱钱。”男子放下手中的账册,身子慵懒的向后又靠了靠,凤目一挑,嘴角斜斜的上扬,一脸邪气的看着钱紧。

  语气充满戏谑,还带着丝丝警告的意味。

  钱紧一听这声小钱钱,那心颤的根本就是一个怪异的频率,几乎能让人窒息,脸上的冷汗刷的就下来了。

  抬起头眼中带着几分气愤和郁闷看着面前那邪魅入骨的男子。

  “爷,我姓钱,不姓小,怎么什么人到了您阎君大人面前都要改姓小啊。真是的。”钱紧不服气的回了一句。

  只见那男子突然笑的异常的妩媚,然后优雅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踱步来到钱紧身边,微微一弯腰,把头靠向钱紧的耳边。

  “本阎君的钱库只归姓小的管。还有,如果这次你还是看错人的话,你就不用姓小了。”说完向钱紧眨了眨眼,一脸笑意的走了出去。

  钱紧撅着嘴一声不吭的站着,握着算盘的手,紧了一紧,看着那算盘一脸的不舍,心中不断的腹诽抗议。

  就跟自己说一个蒙面的特别女子来了告诉他,就这么一句话,让他怎么可能一下子就认对人啊,这每日来地下城的蒙面女子,没有一千也有八百,特别?什么是特别?哪一个又不特别了?

  这根本就是明晃晃的玩儿人啊。难怪他一来梅枫和冯路都躲得远远的,可怜自己官小啊。

  阎君不再理身后的钱紧,站在二楼倚着栏杆,凤目向下扫了一遍。准确的停在了孟如画身上,果然是她。

  孟如画突然觉得自己的心漏了一拍,似乎有很不好的预感,而且她觉得昨日那怪异的眼光又出现了。

  抬头向二楼望去,果然,同一个地点,那面具男笑吟吟的站在那里,盯着自己。

  孟如画起身便走,心中气闷,脸上更是冷了几分,身上的气场也越加的冷冽,周围的人都奇怪的看着她。

  孟如画踩着诡异的步伐,在人群中快速的穿梭,速度之快,让阎君不禁惊讶了一下。

  然后嘴角上扬,带着些许期盼的眼神,飞身从二楼跳了下去。

  那宝蓝色的身影,如天神般优雅的下落,惹得楼下的众人发出一阵阵兴奋的尖叫。

  然而等他们反应过来,身边却只留下他的一阵虚影。

  孟如画听着楼下的这阵喧闹,心中越加的觉得讨厌,更加鄙视那面具男,一个男人居然如女子般献媚,真是让人怎么想怎么觉得恶心。

  更加加快了脚步,向里面走去。㊣(4)

  虽然这地下城人多的很,但是这个时间大多数人都在两旁的窑洞里参加着各色的赌局和各种声色服务,在大厅中交易的人并不多,而且越往里走,人越稀少。

  孟如画边走着,边观察地形,想要甩掉后面的阎君。

  前面两个大汉守着一扇门,似乎是通往下一狱的,她毫不犹豫的向那扇门走了过去。

  两个看门的大汉,看着孟如画的眼神相当不善,而且慢慢的向前迎了过来。

  孟如画心中一脑,正想向旁边移开,却见两个大汉似乎又回到了原位,对她视而不见。

  后面阎君已经追了上来,孟如画来不及细想,冲冲开了门走了进去。

  阎君走到门前停了下来,两个大汉微微侧了侧身,点了点头,阎君玉扇轻挥,两人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阎君望着那扇门,嘴角扬起了兴奋的笑,凤眸中透露出狡黠的光。

  游戏开始了。

  009阎君的玩具

  oo9阎君的玩具

  孟如画走进十一狱,整个人都愣了。〖〗 〖〗

  在她的正前方,人山人海,各个一脸兴奋,手中拿着类似于银票的东西挥舞着,口中喊着不知所以的名字。

  那众人前方一个巨大的台子上铺着猩红的地毯,四周拦着围栏,旁边一个凶恶的夜叉石像手中端着一个有些坡度的盘子,头,阎君这玩具挑的不错。

  010有钱能使鬼推磨

  o1o有钱能使鬼推磨

  孟如画一路跟着小厮走去,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放在那小厮的托盘中。〖〗 〖〗

  “姑娘有何事?”那小厮立刻眉开眼笑的问着。

  “告诉我腰牌的使用原则,和十一狱的规矩。”孟如画边观察着周围边问着。

  “地下城分十八狱,每一狱的腰牌都不尽相同,而且即使是同一狱从不同的入口而来的客人,腰牌也是不同的。高层级的腰牌可以进入低层级,但是低层级的腰牌却不能进入高层级。除非你是来参加活动的,每个层级的活动也不尽相同,赢了,就可以取得本层级的腰牌离开,输了,那可就不能随意离开了,到时候判官大人会给你一次出任务的机会,那也将是你最后的机会。而这十一狱的规矩就是’格斗’。”那小厮始终带着一脸笑意尽责的说着。

  孟如画算是听明白了,但是她却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想要越狱呢,上一层有什么吸引他们的?

  “为什么会有人想越狱?”孟如画继续问着。

  那小厮嘿嘿一笑,颠了颠手中已经空了的托盘,没有说话。

  孟如画一看,了然的从怀中又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托盘上。心想这还真是地狱,有钱能使鬼推磨,没钱寸步难行啊。

  “回姑娘,因为这里从十五狱开始就是烈火堂的地方了,想找他们谈生意的人多了,而这是唯一进入烈火堂的方法。也有很多人是专门为了赢令牌而参加各狱游戏的,然后再把令牌高价卖掉,每增加一狱,那令牌的价格都不止高出一倍,这十一狱的腰牌已经值一万两了。”小厮说着已经带孟如画到了办手续的地方。

  “姑娘,我看你为人豪爽就多送你一条信息,那台上最后一个女子,尽量避开她,她叫辣手三娘,是专门为别人打令牌的,来十一狱的不少人都死在了她手上。”小厮说完,对着那登记的人嘀咕几句,走了。

  那人看了看孟如画,伸手在一个小木牌上写下了一个号码,39。然后放到了那夜叉雕像手中的盘子里。

  孟如画被安排在了最后一个位置上。

  下面的人看着一个女子走上台,一个个一脸兴奋,很多人用手中的碳笔在自己类似于银票的单子上改着号码和注数。

  只见刚才那登记的人,扯了一下夜叉角上挂着的铃铛,铃铛发出一阵叮铃铃清脆的声音,预示着格斗正式开始,下面顿时又是一片欢腾。

  ……

  密室中,阎君喝着小酒,吃着花生,性感的薄唇勾着好看的笑容,一派悠然自得的欣赏着台中的一切,等待着他的新玩具给他带来惊喜。

  “你的玩具选的不错,我也买了几注。记得赢了把银子送给钱紧,记在我个人账户上。”冯路走了过来,黑着脸在阎君对面坐下,径自倒了杯酒,一饮而尽。

  阎君对于他的假公济私,只是挑眉,说了一句:“好。”就没了下文。

  偶尔让黑脸判官吃个憋再被他报复一下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而且那银子也不过是左口袋换右口袋,麻烦的又不是他。

  各怀心思的两人同时把目光转向场内。

  场中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正被一个精瘦,看起来不甚起眼的男子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口吐鲜血,眼看是动不了了。血顺着他的口中不断的渗入地毯中。

  孟如画此刻真的怀疑,她脚下的这块地毯原本是不是真的就是红色的。

  那夜叉石像旁边的人,再次打了铃,示意两个人将那倒地的大汉抬走,并在夜叉托盘里拿出了属于他的号牌,同时在另外一个号牌上画了一横,接着第二轮开始了。

  第二轮便是那辣手三娘和一个男子,果不其然,那辣手三娘果然手段毒辣,没有几个回合,那男子就抱着下身的命根子处,满地哀嚎打滚。

  那辣手三娘毫不在意的将手中的东西向台下一扔,惹来一阵尖叫,她还使劲的向下抛了无数个媚眼和飞吻,更有众多男人叫起了她的名字。一副恨不得吃了她的样子,完全没有因为㊣(4)她刚才的动作而觉得她有一点不对。

  辣手三娘比完一场,本可休息,却不料第一场赢了的精瘦男子红着眼冲了上来。

  看了眼那被抬下去,已经不醒人事的男子,回头恶狠狠的瞪着辣手三娘。

  “妈的,臭娘们,居然敢废了我兄弟的命根子,老子今天劈了你。”

  说着,一双鹰手向辣手三娘攻了过去。

  这本是不和规矩,可是下面的人更是兴奋,而辣手三娘也并不排斥,地下城的人也自是不会管。

  两人迅速的缠斗在了一起,这精瘦的男子倒是比刚才那男子强的多。辣手三娘也看上去比刚才认真的多。可是结果还是一样,一炷香以后,不过是又多了一个太监而已。

  辣手三娘两胜,已经可以直接离开了,但是当她路过孟如画的时候却停了下来,然后坐在了孟如画身边,盯盯的看着孟如画。

  一个矮个子男人突然跳到了台子中央。

  “丫的,你们还真能乱来,让帅小可我等了这么久,本公子是三八,谁是三十九啊?”那矮个子男人在场中大声的叫嚣着。惹得下面一阵哄笑。

  孟如画听见男子的叫声,悠然的起身走了过去。

  “哇,是个姑娘,都害本公子不好意思了,快来,快来。”那矮个子提了提裤子,一副猴急的样子,惹的下面的人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孟如画知道他是故意的,不过是在分散她的注意力而已,可惜他如意算盘打错了,她是一流的杀手,怎么会被随便的事情就分神呢。

  冷目微凝,一把长剑直接刺了过去。

  密室里,阎君一脸饶有兴趣的看着,黑脸判官冯路虽然仍是面无表情,却看的格外认真。

  011三八公子很无力

  酒神(阴阳冕)全文阅读

  o11三八公子很无力

  “你的玩具,身手不错,不过那男的也连续三个月了,就输过两次,而且我交给他的任务都完成了,他可是个专门卖牌子的,你确定你的玩具没问题。〖〗 〖〗”判官冷冷的说着,仍然没有什么面部表情,但是语气中还是有一丝的担心。

  因为他心中并不看好孟如画,虽然他也觉得孟如画各方面都不错,但是第一次见面,为了那点东西就吐了的人,他心中还是有些许不认可的。

  “不确定,我当然不确定,确定了,就不好玩了。不确定,那才好玩啊。”阎君邪魅的一笑,很是理所当然的回答。

  只是这回答多少让判官有些气闷,他就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主人,自己还真不该对他抱有任何希望啊。

  只见台上的两个人已经打的难解难分,出招的速度越来越快,台下的人已经分不清楚谁占上风了,一个个都没了声音,伸长了脖子瞅着,却也没有个所以然来。

  密室里,阎君突然笑了,然后优雅的起身,向外走去。判官不解的看了他一眼,再回头,台上的战斗已经结束了,以男子倒地为结局。

  孟如画的长剑指着那男子的咽喉,只要他稍微动一动,就会立刻死于剑下。

  台下的人都愣了,然后不知道是谁高喊了一声:”啊……我能赢了,能赢了,我下了五百注啊。”

  然后台下开始一窝蜂似得响动了起来,有叹气的,有后悔的,也有骂骂咧咧损爹骂娘的,当然也有和那男子一样激动不已的,只是那是少之又少。

  冯路看了眼自己手中的票子,微微沉思了一下,也走了出去。

  就在众人沸腾的时候,第一个被抬下去的男子居然又跑了回来。

  他还搞不清楚状况,看着台下的人,又看看台上剩下的两个人,辣手三娘和一个蒙着面的女子。

  他毫不犹豫的抬起手指指着孟如画,大声的说道:“接下来的一局,我要挑战她。”

  众人看了看一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