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笑意,引着太子向大帐走去,独独留下一脸铁青的诸葛铭。

  ……

  等孟如画睡到自然醒,已经是日上三竿了,起身见诸葛启不在,自顾自的梳洗了一番,觉得有些饿了,又拿起桌子上点心吃了些,诸葛启却还是没有回来。

  百无聊赖,孟如画决定自己出去看看,反正这里人又不多,也大概这几天都知道她是谁了,自己出去应该也没问题,只要小心些就好。

  当孟如画一步迈出大帐,却傻眼了。

  这个驻地到处都是人,似乎那些空着的帐篷一时间都住进了人,新来的士兵没有一万也有五千,各个手持兵器,不断的在各地巡视着。

  孟如画知道这定是太子到了,但是奇怪的是诸葛启竟然没叫她,虽然不解,倒也乐得清静,反正她也讨厌这样人多的地方。

  转身想往回走,却恰巧碰上了向这边走来的诸葛铭。

  真是冤家路窄,孟如画不得不在心中感叹。

  抬步装傻似的左看看,右看看,向着偏离诸葛铭的方向移动。

  诸葛铭却眼尖看见了她。

  “站住,怎么七王妃见了本王竟然连招呼都不打就走吗?”诸葛铭晃动身形,一个瞬间就来到孟如画身边。

  “王妃,王爷,王妃,王爷。”孟如画傻傻的说着,打着圈的找着,好像她不知道什么是王妃,什么是王爷一般。

  “哈哈哈。”诸葛铭大笑了起来,“这就是七王爷日夜恩宠的王妃,果然够聪明啊?”

  诸葛铭对着身边的一对侍卫,嘲笑的看着孟如画说着。

  那群侍卫不敢太过于明目张胆的笑,却也都各个捂嘴扭头偷笑着。

  孟如画根本毫不在意,她现在只想离开,她对这个男人厌烦透了,看一眼都烦。

  孟如画不理他们,径直一边找着一边走。

  “哎,七王妃,何必这么急着离开呢,本王还有事要问你,只要你答的好,本王可是有很多好吃的好玩的给你。”诸葛铭挡住孟如画的去路,满脸邪气的看着她。

  孟如画退了几步,皱着眉,撅着嘴,很不高兴的看着诸葛铭,心中却想着脱身之法。

  “诸葛启,今早为什么不让你出现?他是不是有什么秘密?只要你告诉我,我就把这个给你好不好?”诸葛铭说话间,从怀中掏出一个碧绿色的珠子,递到孟如画面前晃了一下。

  孟如画只能装傻,伸手够了一下却没够到,然后装出很委屈的样子。

  周围的人越来越多,都开始对着她指指点点,孟如画本来性子冷漠,别人说什么她根本不会在意,但是听着众人口中对诸葛启的侮辱和贬低,她突然间就觉得很厌恶。

  孟如画表面上继续装傻的任诸葛铭戏耍,实则心中,却早已经将他划入了仇人的行列。

  诸葛铭,今日你戏耍于我,害诸葛启也失了名声的这份‘恩情’,孟如画记住了,他日定当附上利息奉还。

  诸葛铭越玩越高兴,孟如画心中的气氛简直就到了爆发点。

  此时远处一个士兵打扮的人朝着两人走了过来,孟如画本没注意,但那人竟在百步之外用了不过三四步的时间就到了眼前。

  孟如画很故意的瞥向他,不禁心中陡然一震,竟然是萧逸,而他是扮作士兵打扮,这诸葛铭想做什么?

  孟如画心中正想着,萧逸依然站在诸葛铭身后。

  “王爷,晚膳时间快到了㊣(5),您该回去准备一下了。”萧逸如同士兵一般行了军中的礼节,在诸葛铭身后幽幽开口。

  诸葛铭听出是萧逸的声音,也知道定是有事,于是不再戏耍孟如画,放下高举的手臂,向后转身。

  也就在这一刹那,孟如画猛的冲过去,抢过诸葛铭手中的珠子,往大帐的方向跑去。

  诸葛铭冷哼了一声,满眼鄙夷的看了一眼,便迈步离去。

  萧逸看着那跑走的背影,若有所思的瞧了一眼,总觉得刚才她的动作,不像个傻子,摇了摇头,也追着诸葛铭而去。

  而他们三人都没有注意到另一个身影,一个一直躲在帐帘内看好戏的身影。

  耶律梦心中终于舒畅了,病也好似去了一大半,她想她已经找到了踢走孟如画的办法。

  给读者的话:

  嘻嘻,从今天开始每日更新7ooo,亲们会满意了吧,么么谢谢大家的支持!!

  130怪只怪不该动他的女人

  13o怪只怪不该动他的女人

  孟如画回到大帐,将那碧绿的珠子随意的丢在桌子上,然后从怀中掏出一块令牌,上面赫然的刻着靖王令三个字。

  看着这块令牌,孟如画的脸上闪过一丝冷意。

  ……

  当诸葛启从太子的帐中回来的时候,发现孟如画正坐在桌子边摆弄着那颗珠子。

  诸葛启走过去,对着那珠子仔细瞧了一番,然后做下去,拉着孟如画的手,让孟如画对着他,柔声的问道:“你遇到上次在皇宫遇到的那个坏人了是不是?”

  孟如画在心中对诸葛启的聪明赞叹了一番,她正纠结着要怎么告诉他,她被诸葛铭欺负了,正好他如此问,正适合她这个疯子回答。

  孟如画委屈着,用力的点了点头,还一副怕怕的神情,却双手紧握着那颗珠子,仿佛怕被人抢了一般,诸葛启看着瞬间就猜到了他做了什么。

  “如画放心,本王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欺负如画的人,本王一定会把如画受的委屈加倍的欺负回来。”诸葛启摸着孟如画的头,柔柔的说着,却带着一脸邪佞的笑意,眼中尽是狡猾。

  孟如画心中也偷笑了一下,有的时候诸葛启这种表情倒是也挺有意思的,只要倒霉的不是自己就好。

  孟如画发现自己真是越来越近墨者黑了。

  明月高空,云淡风轻。整个营地都被火把照得犹如白昼。

  大帐中,上位坐着诸葛信仁,左右分别坐着诸葛铭和诸葛启。

  诸葛启身边坐着孟如画和诸葛文西,

  诸葛启毫不掩饰她对孟如画的娇宠,一只手臂轻拥着她,丝毫不在意他人的眼光。

  孟如画却不同,别的事她可以不在乎,但是这种事,她还是有些尴尬的,毕竟是个女子不是?

  耶律梦坐在对面,是右边的第二个位置,她的父亲丞相耶律阮晗坐在身旁。她此刻看着孟如画就如同眼中钉肉中刺一般厌恶,却又不得发作。

  一杯杯的浓酒入喉,脸上染了绯色,却犹不自知。

  耶律丞相怎会不知自己女儿的心思,暗自拍了拍她的手,耶律梦抬头向他望去,他无奈的向耶律梦点了点头。

  耶律梦突然眼睛一亮,立刻笑逐颜开,耶律丞相也笑了笑,却是很无奈。

  若不是为了这宝贝女儿,他真的不愿去惹那阎王一般的人物。

  “太子殿下,臣有个提议,不知太子殿下可否应允。”酒过三巡以后,歌舞也看得差不多了,耶律阮晗站了起来,对着台上的太子诸葛信仁拱手问道。

  “丞相有何提议?”诸葛信仁放开搂着旁边李美人的手,笑着问着。

  “太子,这次捕猎,太子可以说是为皇上完成祖宗留下来的规矩,可谓是孝心一片,我想定能感动上天,让皇上的龙体早日好起来,所以臣提议,不如借着这次机会由所有在场的女眷完成老祖宗留下来的拜神式,以祈求上苍庇佑我恒国,庇佑皇上。”耶律丞相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说的极其诚恳。

  太子听完当下为难,那拜神式他是知道的,阵势极其复杂,主事之人必须要极其聪明,反应灵敏,做事要相当谨慎才行,否则只要做错一步,那就只有被砍头的份,是以皇家子弟没有十足把握,谁会让自家的女人去做这样的事,所以已经有很多年恒国都没有举办过这样的仪式了,甚至太子诸葛信仁也是从书上知道的,并未亲眼见过。

  如今这大帐之中,能担当主事人的只有她身边的李美人,而这李美人正是他的宠妃,他怎么忍心送她到断头台上。

  但是若是不答应,也万万不可,打着为皇帝祈福的名号,叫他如何能够拒绝。

  诸葛信仁一时间很是纠结,看了看诸葛启问道:“两位皇叔的意思呢?”

  “那自然是要举行,丞相说的很对,皇上的健康当然是最重要的,虽然皇上今年不能亲自来主持秋猎,但是我们若是在这里祈福,那便如同皇上亲临一般,岂不更好?”诸葛铭先诸葛启一步站了起来,对着太子说道。

  “皇叔说的是,父皇的健康当然最重要,只是这阵势繁琐复杂,掌事之人实在是……”诸葛信仁说着摇了摇头。

  诸葛启起身看着太子笑了笑。“太子殿下,臣倒是有一个人选推荐。”

  “哦?何人,王叔快说来听听。”诸葛信仁一件诸葛启起身,而且脸上的笑意还是胸有成竹的,心中终于踏实了不少。

  “便是耶律丞相之女,耶律梦。”诸葛启说着一双凤目微微眯起,唇边带着一丝媚笑看向耶律梦。

  耶律梦一惊,瞬间站了起来。

  “小女无才,不敢居首,更何况小女并非皇家子孙,也并不和规矩。”

  “唉,耶律小姐无需过谦,耶律小姐乃京城第一才女,放眼京都哪还有比耶律小姐更优秀的女子?至于不是皇家人一说,太子殿下,臣也有个主意。”诸葛启诡异的看了耶律梦一眼,转身望向诸葛信仁。

  “王叔请说。”

  “耶律小姐才貌双全,也只有我皇家子弟才配得上她,而且我与耶律小姐从小就是旧识,所以嘛……”诸葛启停顿下来,在众人脸上扫了一圈。

  大臣们一个个脸色迥异,耶律相爷和耶律梦虽然惊讶,但是却难掩兴奋,耶律梦更是一脸娇羞带着惊喜和期盼。

  诸葛文西满脸不解,他不觉得诸葛启会娶耶律梦不然早就做了,可是他说的话,却不得不让人怀疑他的意思。

  孟如画则一脸呆愣,眉头却是不经意间皱到了一起。

  诸葛铭和太子却看着他继续等着下文,也许整个大帐之内也只有他们两人很肯定诸葛启要说的话,绝对不是表面上能看出来的那么简单。

  “所以嘛,我是最了解什么样的男子才能配上耶律小姐。而这首选之人就是三王兄家的小王爷诸葛文轩。三王兄征战沙场多年,为国捐躯,他的儿子也到了该婚配的年龄,而且本王知道他仰慕耶律小姐多时,如果能成其美事,倒也不失为一段佳话,太子以为如何?”诸葛启说完看着诸葛信仁,满脸j笑。

  “好,很好,王叔说的对,文轩只小我一岁,也的确到了该娶亲的年纪了,三王叔护国有功,他又继承了三王叔的王位,倒是也配得上耶律相爷的千金,这是好事,是好事。我想父王也一定会同意的。”太子说着,哈哈笑了起来。

  底下的人,亦开始一个个向耶律相爷道喜。

  “只是文轩现在还在驻守边关,所以这成亲一事怕是要耽搁些时日,不过本宫会立刻召他回京的,然而近日这拜神式,当如何是好?”诸葛信仁有些为难的看着耶律相爷,诸葛铭和诸葛启三人。

  “这拜神式当然要做,但是却不可在今天,今天是阴厉八月初九,是单日,不甚吉利,本王看不如等他们大婚给皇上冲冲喜,也许比这拜神式效果还要好呢?你说是不是四哥?”诸葛启说着,媚笑的看着诸葛铭。

  诸葛铭无奈的嗯了一声点了点头,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去,歌舞又重新开始。

  给功勋卓越的三王爷的儿子挑老婆,这事还有人敢破坏吗,莫不说现在诸葛文轩手中有多少兵马,单是三王爷的旧部就几乎遍布各地军中,而且此时也都身居要职了。

  这人情被诸葛启卖的好,他的确甘拜下风,不过人一日没回来,他都有去争取的空间,若果又是个挡路的石头,他也绝不会手软和畏惧,挡路者,杀!

  耶律梦此时此刻再也听不见一声仙乐,再也看不下一段歌舞,她整个人都呆了,心里滴滴答答的在淌着血。

  透过歌舞伎,她愤恨的看着诸葛启,这个她为他做了那么多的男人,不但一次次的拒绝她,竟然还真的将她推给了别人,而原因只是为了身边的那个疯女人,她真的不甘心,很不甘心。

  诸葛启感受到了耶律梦的目光,冷冷的看了回去,眼中的怒气是那样明显,冰冷的寒气似乎顺着那目光射到耶律梦的身上,让她的心更是瞬间破碎。

  诸葛启对着耶律梦冷冷的嗤笑了一下㊣(7),然后低头去夹菜放到孟如画的碗中。

  不要怪他无情,怪只怪她不该想动不该动的人。就他们那点小心思他会看不透?哼,无知。

  孟如画也一晚上似乎都飘在云端,她不得不承认,诸葛启说出给你耶律梦选人的前半句的时候,她以为他说的是自己,她犹如堕入地狱般冰冷,心中的酸涩之感,让她很无力,很难受。

  但是当她听了后半句之后,她却犹如步上云端,整个人都轻飘飘的了,然后在他的一番照顾之下,她就更是飘在上面下不来了。

  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从来没有得到过这样的关怀和重视,或者说爱怜,所以特别的渴望,但是她如今觉得她真的不像原来的聂冰了,她真心的承认,她真的爱上了这种被他宠着,被他保护着的感觉。

  再强的女人也有需要保护的时候。

  131飞上天空

  131飞上天空

  艳阳高照,今日是个响晴的天气,真个天空湛蓝湛蓝的,没有一丝云彩,纯净的就如同孩子纯真的笑颜。〖〗 〖〗

  擂鼓声声震天响,壮士雄姿撼大地。

  以太子为首,所有人都骑在搞头大马上,手中握着弓,马背上搭着箭,随时准备着冲向前方。

  “禀报太子,所有的兽物都已经在林中散开。”一个士兵从林中本来,跪在太子脚下恭敬的报告着。

  “好,出发。”太子大喝一声,手中明黄|色的旗帜一甩,众人瞬间喝马冲了出去。

  皇室的秋猎是一年一度最盛大的节日,这一日不管老少,不论尊卑,打到最多猎物的那个人就是胜利者,可以得到皇家最高的嘉奖,黄马褂一件,穿上黄马褂,就代表着如皇上亲临一般,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誉,而且再恒国,这黄马褂就如同免死金牌一般,关键时刻可以就你一命,只要你有时间将它穿上。

  今天诸葛启没有放孟如画一个人在大帐之内,而是带着她驰骋在这‘战场’上。

  第一他不希望孟如画再无法反击的情况下面对危险,毕竟她现在是个疯子,很多时候,根本保护不了自己。

  第二他也想让她见识见识自己的英勇雄姿,当然这个才是非常重要的原因。

  孟如画也很开心,这种驰骋的感觉,她好久都没体会过了,而且她昨天并没有看到萧逸出现在诸葛铭身边,他们一定是要在围猎期间做什么事,所以她也必须跟着,她想看看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进入林子深处,所有人都四射散开,各自寻找自己的猎物。

  恒国的围猎场和别处不同,非常的大,所以即使这么多人,也未必会和多少人碰面。

  而且秋猎的规矩是一整天,直到日落之前再回到营地,晚上大家会将所有打到的猎物拿出来烧烤,围着篝火跳舞,喝酒,吃肉,也只有这一天不分尊卑,普天同庆。

  所以今晚是每个人都盼望的夜晚,白日里也自会非常卖力。

  诸葛启带着孟如画在林中催马前行,那马儿跑的很好,既快又不会太颠簸,驮着两人也似乎不费什么力气。

  孟如画认得这路,这是向那条瀑布去的路,她也不明白诸葛启为什么会选择这条路,但是好像来这条路上的人很少很少,她甚至觉得似乎只有他们俩。

  马儿的速度很快,两人很快就到了瀑布附近,诸葛启和孟如画下了马,诸葛启拉着孟如画走到潭边的一个树林后面藏了起来。

  诸葛启搂着孟如画,在她耳边轻轻的说道:“看潭边。”

  孟如画一动不动的顺着诸葛启指的方向望去,却什么也没有。

  虽然疑虑,但是还是那么望着。

  突然一声嘹亮的叫声响起,两只雪白的仙鹤从远处飞来,在那水潭的上空盘旋了一阵,缓缓的落在潭边。

  孟如画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看着那两只绝美的仙鹤,雪白的羽毛,额头上那一点樱红,纤细的脖子,长长尖尖的喙,正在水中捉着鱼儿。

  两只仙鹤来回踱步,好不惬意。

  诸葛启看得出孟如画喜欢,又看了一会儿,见时机已经成熟,拉气孟如画飞身向那两只仙鹤奔去。

  孟如画一惊,那两只仙鹤也已经,展翅欲飞。

  但是当那仙鹤发现他们两人的时候,诸葛启已经带着孟如画到了仙鹤身边。

  诸葛启将手中早就拿着的那水怪长鞭一甩,牢牢的绕在了一只仙鹤的脖子上,然后顺势抱着孟如画飞身落在那仙鹤的背上。

  那仙鹤在远处看着还没这么大,上了仙鹤的背才知道,这仙鹤大的出奇,背上竟然能坐下他们两人。

  仙鹤已经腾空飞起,丝毫不因为两人的重量而减慢了速度和高度。

  孟如画惊奇的看和这一切,她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

  这种飞的感觉和用轻功不同,而是仿佛自己真的是一只鸟儿在飞,而且是越飞越高。

  看着下面渐渐变小的事物,孟如画第一次有种万物皆在我脚下的感觉,仿佛所有的一切都变得不重要了,能主宰自己的,牵绊自己的都握在自己的手中,只有她自己而已,心中无限宽广。

  孟如画真心的笑着,回头看了看阎君,就又看向远方。

  一对绝美的仙鹤,一对璧人,迎合清爽的秋风在天空自由飞舞。

  差不多到了瀑布之上的地方,诸葛启放开那仙鹤,带着孟如画飞身跳了下去。

  那高度根本不是轻功所能企及的,掉下去必然会粉身碎骨,但是这一刻孟如画相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