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这小妞了,好心帮你,你怎么还不高兴了,今夜你可以好好享受一下了。”那小个子男人,挑着眉,一脸滛荡的对着萧逸滛笑着。

  “你,你们。”孟如画说着气息不稳,跌坐在地上,看着萧逸,眼中尽是寒意。

  134解毒也是要征求意见滴

  134解毒也是要征求意见滴

  “啪~”清脆响亮的一声,那小个子男人飞了出去。

  诸葛启却已经到了孟如画身边。

  看着跌坐在地的孟如画,和身后不省人事的诸葛文西,诸葛启周身杀气顿涨。

  孟如画听见远处似乎已经有脚步声传来,忍着身体的不适想要站起来。

  “别动,你中毒了。”诸葛启扶住孟如画将她半搂在怀中。

  萧逸和那小个子男人也听见了吵杂的脚步声传来,互相看了一眼,分别向两个方向窜去。

  诸葛启看着两人俩开的背影,眼神冷冷,随手甩出两镖。

  “她,没事,只是被我点了|岤道,把我放到树上,别让别人看到我。”孟如画勉强的对诸葛启说着,她觉得自己现在很奇怪,似乎神智也越来越不清楚了。

  “嗯”诸葛启点了点头,飞身上树,将孟如画放到了一颗茂密的大树上。

  然后抱着诸葛文西向林外走去。

  “王爷。”赶来的士兵,见诸葛启满脸铁青,浑身散发的冷气都不敢太靠近他。

  “七王叔,出了什么事。”说着太子从人群后面走了出来。

  “有人想劫持文西,这宫女是内j。”诸葛启冷冷说着,眼带杀气的看向诸葛铭。

  诸葛铭却顺着诸葛启的目光望了回去,一挑眉一副挑衅的态度。

  “来人,查查这宫女是负责哪的人,马上封锁围场,一个人也不许离开,给本宫彻底的搜。”太子立刻吩咐左右士兵去做事,然后上前一步看了看诸葛启怀中的诸葛文西,好似并无大碍,才放了心。

  “七王叔可见到那匪人,可有线索。”

  “人是跑了,不过,本王却捡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不过本王要先带文西回去,这件事明日再说。”说着诸葛启不再理任何人,抱着诸葛文西大步向大帐走去。

  如今他倒是不担心怀中的诸葛文西,他知道她只是被点了|岤睡着了,他更担心树上的那个。

  当诸葛启飞身上树接孟如画的时候,孟如画整个脸已经如火烧一般的红了。

  “小茹儿,醒醒。”诸葛启看着满脸通红,眉头紧锁似乎异常痛苦的孟如画,心中一紧,拍拍她的脸颊叫着她。

  “嗯?”孟如画嘤咛了一声,微微抬起眼皮看着诸葛启,脸不自觉的在诸葛启的手上蹭了蹭。

  她现在觉得自己的整个身体都好热,而诸葛启的手是那唯一沁心凉的来源。

  诸葛启看着孟如画这动作一时傻了眼,然后他整个人瞬间怒气暴涨,一双眼睛都泛着红丝。

  他知道他们给她下了什么毒了,诸葛铭,如果说曾经他还念及手足之情,从未想要置他于死地的话,如今却再也没有给他生的理由。

  抱着孟如画滚烫的身体,飞身下树,借着月色向林子深处走去。

  月色下的瀑布碧潭无疑是更美的。

  这个山谷异常的幽静,自从白日里这里出现了两只老虎之后,这里更是被封锁了起来,没有人会靠近一步。

  诸葛启用尽十成功力去感受着,确定了周围的确没有任何人存在,才带着孟如画向潭边走去。

  孟如画觉得身体越来越不舒服,她真的好热,头好胀。

  不断的用自己的小手扯着身上的衣服,脑袋不住的在诸葛启的胸前蹭着,想找到刚才那一丝清凉。

  诸葛启苦笑着,低头在她的额头上吻了吻。

  这个抓心的小狐狸,不知道她现在的样子有多诱人,而他又忍的有多痛苦。

  孟如画感觉到额头上突然传来那冰凉的感觉,好舒服,仰头想那冰凉处找去。

  红唇不经意的碰触到了诸葛启的下巴,真的好凉快,她好不犹豫的顺着那里吻了起来,一路找到了诸葛启的脖子,满意的将整张脸在诸葛启的颈窝处蹭着,丁香小舌还时不时的轻舔着。

  诸葛启浑身一震,感觉自己的心狂乱的跳着,好像就要破身而出,而身体的某个部位也不自觉地涨起,异常的难受。

  “你这磨人的小狐狸,再闹小心我真吃了你。”诸葛启在孟如画的耳边轻轻的说着,声音有些嘶哑,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她的耳垂。

  “嗯~~”孟如画似乎很舒服的嘤咛了一声,头更是想诸葛启的颈窝里蹭了蹭。

  “哦,天啊,我真是自作自受。”说着,不再慢步走着,而是飞身几个跃步来到潭边,然后一步一步的走进潭水里。

  深秋的夜晚,潭水何止是清凉,简直就有些冰冷入骨,但是两人却都觉得舒服了一些。

  冰凉的潭水泡着孟如画的身体,让她的神智也瞬间恢复了一些,睁开眼,看着那看着自己苦笑的诸葛启,她的脸更热了。

  “放我自己在这里。”孟如画娇羞这别开脸,喏诺的说着。

  “不用了,我想我也需要冷静一下。”诸葛启看着孟如画委屈的说着,欲求不满的神情,实在是太明显了,即使孟如画不懂这男女之事,也看得出来。

  她不知该如何说,她只希望这冰冷的潭水可以让她快点好起来,好脱离这尴尬的情况。

  可是慢慢的她觉得她好像适应了这潭水的温度,身体又慢慢的热了起来,喉咙干涩男人,看着诸葛启的眼神也越来越朦胧。

  诸葛启也发现了孟如画的不对经,他没想到这药竟然这么厉害。㊣(5)

  “让我帮你好不好?”诸葛启趁着孟如画还算清醒的时候,看着她很认真的问着。

  “不要,不要,你走。”孟如画摇着头,艰难的说着。

  诸葛启看着她那难受的样子很心疼,而她的拒绝更让他难受。

  “你有妻子,你不记得吗?你现在难道不是爱上你的妻子了吗?你不该如此,不该。”孟如画费力的说着,她知道她不是不能接受他,只是在纠结着她到底爱谁,而她觉得他不管爱的是谁都对自己是一种背叛,她把自己关在一个漩涡里走不出来。

  “小茹儿,听着,我是爱我的妻子,孟如画,但是我也爱你。因为我知道我爱的是同一个女人,如画,我知道是你。”诸葛启扳过孟如画的身体,看她看着自已,一字一句的对她说着。

  孟如画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然后她看到诸葛启的脸在自己的面前慢慢的放大。

  一双冰冷的唇,带着丝丝的舒爽感碰上了她的。

  两个互相渴望的灵魂,两个互相渴望的身体,一个碰触之下就一发而不可收拾。

  孟如画的眼神越来越迷离,她已经不知要怎么矜持,她只知道,她要不断的碰触他的身体,才能感觉到那种让自己舒服的凉意。

  诸葛启嘴角带着媚笑,将孟如画抱到岸边,放到平整柔软的沙地上,再也不想忍受着痛苦,欺身附了上去。

  两人不断的探索着对方的身体,不断的将自己心中的爱意释放,当诸葛启感觉到孟如画终于准备好了的时候,挺身而入,将两人融为一体。

  孟如画痛苦的嘤咛了一声,却被紧接着的幸福感完全淹没。

  给读者的话:

  身份让人给揭穿,还让人给吃了,唉!我家如画真惨,就不知清醒了会是何反应啊?别笑,我都看到了,小色女们

  135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135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晨间伙头军已经开始煮饭,一阵吵杂的声音让诸葛启和梦如画幽幽醒来。

  微微一动浑身的酸痛感立时传来,昨夜的欢爱画面放佛间又回到了孟如画的脑海中。

  她的脸突然间爆红,偷偷的看了看四周才发现,自己已经在大帐之内,而她身边正有一个非常‘邪恶’的目光在看着她j笑。

  孟如画迅速的低下头,将自己的脸埋在被子里,心跳的异常厉害。

  她真不知该如何面对头上的男人,他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而且他们昨夜还发生了那样的事情,虽然她本就是他的妻子,虽然他说了爱她,可是,这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了。

  她真的害怕他接下来会问自己的事情。

  “怎么?我的小画儿这么喜欢看夫君健壮的身体,这一大清早的就钻进被子里了?难不成昨夜夫君的努力不够?”诸葛启看着孟如画娇羞的样子就忍不住想逗她,一副邪魅的口吻说着。

  孟如画一听脸上更热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慢慢的后退,然后悄然的想要转身,却在一转身的一刹那,被一只大手一捞,直接贴上了一副光滑的身体。

  孟如画这才意识到两人竟然都未着寸缕。

  “你……”孟如画抬头睁大了眼睛看着诸葛启。

  “怎么?你想对夫君说什么?我的小画儿。”阎君手臂微微松开一点,让孟如画可以仰头看着他的眼睛。

  “昨夜,昨夜,之后,我们不是从潭边整理好了回来了吗?怎么,我……”孟如画实在是说不出口,但是她真的不记得自己的衣服怎么又不见了。

  “因为你夫君我觉得娘子你好似非常喜欢为夫的身体,所以为夫就很大方的满足娘子你的要求了。”阎君说着嘴角上扬,笑得异常得意。

  就是这个得意的笑,让孟如画觉得最为讨厌,每次他都是在欺负她之后,带着这种笑容,让人看了就气愤难挡。

  反正木已成舟,再如何也改变不了,不如趁机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孟如画突然眼神一转,很是妩媚的看着诸葛启,一双翦水双眸中,温柔如云,然后一仰头,主动送上了自己的红唇。

  诸葛启一愣,但随即开心的一笑,大方的附上那两片红唇。

  一双大手缩在锦被之中,在孟如画的酥胸上游走,慢慢点燃她身上的火苗,也点燃了自己的。

  孟如画只觉得自己的气息越来越混乱,似乎有些快要窒息了,意思也渐渐模糊,仿佛只有身体似乎在一刹那间苏醒了,想要的更多。

  但是她可不是想做这件事啊,她是要引诱他,趁着他不注意的时候,点了他的|岤道,然后才要为所欲为的。

  将嫩滑的小手慢慢顺着诸葛启的胸前,一路向下抚摸,诸葛启眉头一皱,离开了孟如画的红唇,看着她,满眼**。

  孟如画见她眉头皱着,以为他是发现了自己的异常,眉目一低,轻轻的推了推诸葛启,那欲拒还休的样子,让诸葛启再无犹豫,埋首于她的颈间,一路吻下。

  虽然孟如画觉得自己就快沦陷了,但是她还是凭着最后一丝理智,伸手在诸葛启的腰间一点,然后她感觉到了他的重量完全都落到了自己的身上。

  “如画,你想做什么?你这样为夫要如何努力呢?还是你想再主动一点?你和为夫说就好了,何必如此呢?为夫定是会依你的。”诸葛启趴在孟如画身上,虽然身体动不了了,但是嘴可没闲着,一副痞痞的口吻说着。

  心中却恨的牙痒痒,她竟然敢在这种时候打扰他,看他一会儿怎么折磨她。

  孟如画面上一羞,更是红了一大截,伸手推开诸葛启的身体,嘟着红唇,送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然后忍着浑身的酸痛起身。

  看着自己洁白的身体上,大大小小的红印一片,孟如画赶紧拿了衣服将自己全身裹了个严严

  实实。不敢再接触诸葛启的目光,只身下了床。

  诸葛启看着她的动作更是觉得可爱,忍不住就又张了尊口。

  “我家如画的身材就是好,再加上为夫一夜努力的结果,真是更诱人了,娘子,你这样引诱

  为夫,可要负责灭火啊,不然为夫万一欲求不满而亡,娘子你就是谋杀亲夫的凶手。”诸葛启调笑着,仿佛委屈似的口吻说着,却满脸的j笑。

  “闭嘴。”孟如画听着实在是受不了了,红着脸狠狠的白了他一眼。

  在屋子里转了一圈,突然看到案上的胭脂水粉,孟如画想了想,然后回头对着诸葛启挑了挑

  眉,调皮的一笑。

  “如画,为夫堂堂男儿,你可不要乱来。”诸葛启看着她又露出那狐狸般的笑意,浑身忍不住一冷。

  孟如画却不再管,将所有的胭脂水粉都拿到了床前,伸手点了诸葛启的哑|岤,然后j笑的看着他,开始在某人的脸上作起画来。

  大概一炷香的功夫,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已经坐在了床上。

  虽然自己不是什么打扮的高手,但是在兰溪的熏陶下,还是小有成就的,至少看上去绝对像个女人,只是样子嘛……。

  身上一件藕荷色的薄纱长裙虽然勉勉强强把某人高大的身体装下,虽然后背处是某女用剪刀剪开了才进去的,但是至少从前面看,还是很不错的。

  头上的云髻有㊣(5)些歪,插着的珠花有些摇摇欲坠,脸上的脂粉略厚,唇上的红色太艳,两颊上的腮红更是堪比猴子的某个部位。

  但是孟如画却非常满意自己的杰作。

  看着诸葛启的样子她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然后伸手拿了桌上的铜镜,送到诸葛启面前。

  诸葛启看着铜镜中的人,眼睛睁的大大的,是孟如画从未看见的惊恐摸样,一翻白眼,就差点气急的晕过去。

  孟如画好心的将他扶好,还在耳边悄悄的来了一句:“大娘子是哪家的,过会儿本小姐送你回去可好?”

  气的诸葛启眼冒火星,却又对她无可奈何。

  最多只能拿眼睛威胁她一下,却毫无效果,孟如画只顾着欣赏自己的杰作,根本对他的眼神视而不见。

  136不杀你,先断你的胳膊

  136不杀你,先断你的胳膊

  就在此时,帐外一个太监的声音响起。

  “王爷,您昨晚吩咐的洗澡水已经准备好了,是否要现在送进来?”

  孟如画看着诸葛启的样子憋着笑,然后捂着嘴装着男子的声音说道:“嗯,送进来吧,记得多放些热水,还有准备两只浴桶。”

  “是。”那太监答应了一声,慢慢的走开了。

  诸葛启用眼神示意孟如画该玩够了,一会儿宫女们该进来了。

  可是孟如画却一转脸,自顾自的倒着那暖炉上温着的茶,品了起来,一副没看见的样子。

  诸葛启自然是被嘲笑了,虽然那些宫女太监不敢太过放肆,但是那憋笑的样子,更让诸葛启火大。

  于是乎某个女人倒霉了。

  待两人沐浴完,待孟如画终于在被诸葛启又摧残了一遍,严重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之后,两人才出现在用膳的大帐之中。

  只是从他们进来的那一刻,所有人看诸葛启的目光都不一样了。

  那隐忍着的笑意,怎么也藏不住,他们还真是没想到,这七王爷竟然有这样的爱好。

  诸葛启冷着脸,扫视了四周,身上的怒气让所有人都感觉到身上一寒,众人都各自低下头盯着自己面前的食物,仿佛很饿一般。

  诸葛启转头看了看身边的孟如画,那警告的意味和他的气愤是那样的明显,孟如画觉得诸葛启的眼神中此时正写着四个字‘你死定了’。

  “王叔应该也饿了,快快入座吧。”太子适时的说了一句,解了大家的围,众人这才在诸葛启的冷光中和自己内心的憋笑中,完成了这一顿迟来的早饭。

  ……

  太子的大帐中,各个官员都是满脸谨慎之色。

  诸葛启则有意无意中看了看身边的诸葛铭,眼带杀气。

  所有的女眷也都被请到了大帐之中,看着上位太子一脸严肃的表情,和旁边地上那具躺在那里的宫女尸体,各个胆颤心惊。

  诸葛文西早在过来之前,诸葛启已经详细向她讲明了事情的始末,此时她正一脸委屈的看着太子。

  “李美人,这宫女可是你带来的?”太子冷声的问着,吓了李美人一跳。

  太子一直对她宠爱有佳,何时用这样的语气和她说过话,立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向前一步站了出来。

  “回太子殿下,这宫女是臣妾宫中的,不过昨夜臣妾与众位大臣的女眷一同饮酒,很是尽兴,一直到很晚,这宫女何时不见的臣妾真的不知道,这次带来的宫女不少,臣妾一时也没察觉。”李美人大大方方的说着,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她看上去却一点也没有虚心的感觉,反倒是一脸疑惑。

  太子很满意的点了点头,至少她看上去应该没有参与,这一点他还是很欣慰的。

  “嗯,虽然本宫也相信你与此事无关,但是这宫女毕竟是你宫里的,她差点害小皇姑被歹人掠走,你也要付一部分责任,本宫就罚你回宫后禁足一个月,还有好好的跟小皇姑陪个不是。”

  “是,臣妾遵命。”李美人应着,一点也没有不满的意思,当下就很抱歉的看了一眼诸葛文西,然后安静的立于一旁。

  既然确定了他的枕边美人没份,其他的也不需要再拐弯抹角了,太子直接看着诸葛启问道:“王叔不是说,昨夜在那林子里捡到了非常重要的东西吗?不知是何物,可与那歹人有关?”

  “回太子殿下,就是这枚燕尾镖。”诸葛启将怀中的一枚黑色的燕尾镖交给旁边的太监,呈给了诸葛信仁。

  孟如画本是将从诸葛铭那里顺来的令牌交给了他,让他将那令牌拿出来,让诸葛铭百口莫辩,但是诸葛启却深知诸葛铭的狡猾,他定然不会轻易承认,所以还不如打一个开不了口的,让他先失去一个左膀右臂的好。

  这叫不杀贼人,却要先让他痛上一痛。

  “燕尾镖?这东西本宫倒是没见过,皇叔可是认识?”太子拿着那燕尾镖看了看,一头雾

  嗨,我的男人sodu

  水的看着诸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