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要准备准备明天上路的事。”孟如画说完也不管躺在床上东倒西歪的诸葛文西,拉着诸葛启就要往外走。

  “阎君,老板娘,那你们叫两个宫女过来照顾吧,我看公主她似乎不太好。”梅枫看了看诸葛文西滚的已经有些凌乱了的衣裳,别开头,对着阎君和孟如画说着。

  “这么晚了,宫女也要睡觉啦,更何况,有宫女在万一出了什么事,你的身份不是就要被发现了,不如你就勉为其难的照顾一下吧,我和诸葛启都相信你的实力。”孟如画说完j诈的一笑,硬是拖着不放心的诸葛启离开了。

  “我的小画儿变坏喽!”诸葛启回到大帐,调笑的看着孟如画。

  “哼,你别说你觉得梅枫会逾越礼数,他可是你的手下。”孟如画径自坐下倒了杯茶,喝着,冷冷的看了阎君一眼。

  “当然,本王是很相信梅枫的,但是小画儿你,明知如此还非要让梅枫去照顾文西,你的意图可就只得研究了啊?”诸葛启笑眯眯的凑近孟如画的脸,一副探究的目光看着她。

  饶是孟如画再冷静,如今也有些感觉被看穿了的困窘。

  “咳咳,我哪有什么意图?你想多了,我累了,先睡了。”孟如画被口中的茶水呛了两口,然后冷着脸掩饰了一下自己的尴尬,径自走向床边。

  打死她,她也不会说她就是知道梅枫不会做什么才故意让他去做看得见吃不得的差事的,她才不承认她这是在报复了,毕竟那两个人一个是他妹妹,一个是他的兄弟,谁知道他会帮谁?

  诸葛启见孟如画上了床,也随后跟了过去,大手一挥旁边的烛火就灭了,接着床上传来你推我推的声音,不过一会儿就和谐了。

  另一边梅枫可就没那么幸运了,诸葛文西是彻底喝醉了。

  他越是让她躺好,她就越是躺不好。

  他越是让她别扯开被子,她就越是扯开被子。

  他越是让她好好的穿着衣服,她就越是嚷着要脱掉。

  梅枫实在是被她弄得一个头两个大,无力的看着她那任性又撒娇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他刚认识她的时候,她就是这个样子,那么任性,那么随性,但是又善良到有点迷糊,让人很不放心,也许就是因为这样,他的目光才会慢慢的追着她,想保护㊣(5)她,直到后来知道她竟然是诸葛启的妹妹,看着她作为公主的温文婉约,他知道那样她是在隐藏自己的个性,她很累,可是那确实她不可能逃离的命运,而他才觉得那些日子不过就是梦一般。

  “好了小西乖,乖乖的睡觉,不然明天你王兄会抓你去吃那些难吃的药了。”梅枫把着诸葛文西的肩膀,温柔的连威胁加哄着。

  “嘻嘻,小西不怕,小梅会保护我的,对不对。”说着诸葛文西伸手抱住梅枫的腰,搂着他,头在他的腰间蹭了蹭。

  梅枫彻底无语了,话说他也是个正常的男人好不好。

  140和自己的老婆也要偷欢&神医

  14o和自己的老婆也要偷欢&神医

  “小西,乖快点睡觉啊。”梅枫耐心的温柔的哄着诸葛文西。

  其实他可以点了她的|岤道,让她昏睡,但是他舍不得她痛一下,下不去手。

  “好,可是你要讲故事给我听。”诸葛文西在梅枫的腰间摇着头,耍赖似地说着。

  “好,乖,来先躺下。”梅枫见她总是有了妥协的意思,伸手拉开她,将她放到床上。

  讲故事又有何难,他又不是没给她讲过。

  谁知诸葛文西用力一拉,将梅枫也顺带带到了船上,躺在诸葛文西身边,诸葛文西很自然的搂着他,在他的怀里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窝着说了一句:“小梅,你可以开始了。”

  梅枫一动不敢动,想了想开始幽幽的说了起来,还是他从前给她讲的故事。

  诸葛文西闭着双眼,眼泪不断的从她睫毛的缝隙中流出来,她努力的咬着唇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

  今天她是喝醉了,可是她却异常的清醒,那耶律百玺的举动突然让她意识到作为皇家的一员,她的亲事早晚都会被作为一项交易,今天是王兄替她解了围,可是王兄又能帮她多少次呢?连他自己的亲事都不是他能做得了主的,何况是自己。

  而且她的身体她也清楚,最近她吃药的时间渐渐缩短了,那代表什么她很清楚。

  这一夜,她就想这样,躺在梅枫的怀里,回想着过去的种种,听他再讲一次,那讲过许多遍的故事,她真的怕以后她会再也没机会听到。

  翌日整顿之后众人上路,诸葛文西仿佛不记得昨夜发生了什么事一般,其实她是到天明也没睡去,她知道梅枫在天明之前就离开了她,但是她已经很满足了。

  孟如画看着完全没有任何不对劲的两个人,有些微微的失望。

  再次回到王府,孟如画觉得轻松了很多,仿佛这里真的就是她的家了。

  “小姐,小姐你总算回来了,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有没有被欺负?”兰溪看着远处走来的孟如画想也没想就冲了上去,那满眼的担忧,让孟如画心中一暖。

  但是回到了王府,在她人眼中,她还得是她的疯妃,所以她也不能有什么过多的表示,只是从身上摸出连个野果子,递给兰溪,笑着看着兰溪。

  兰溪一笑,很是感动的接过两个野果子,虽然她家小姐比不了别人的聪明,但是她能看到她还能留两个果子给自己,她就知道她没事。

  主仆两人多日不见,兰溪可是有一肚子的话想说,也不管孟如画是不是想听拉着孟如画就噼里啪啦的说了起来。

  孟如画躺在矮炕上听着听着就睡着了,兰溪在旁边看着孟如画竟然睡着了,有些生气,给她拿了被子盖上,替她理了理乱发,突然如发现新大6般的凑近她的眉间看了又看。

  这小姐的眉怎么好似和从前不同了?不会是被王爷给……了吧?她曾经听孟府里的老妈子们说过,有了男人的女人,眉毛会变得和从前不同,难道小姐真的被王爷宠幸了?

  兰溪傻了眼,呆呆的往外走,不行她得去请秦嬷嬷来看看才行。

  于是翌日王府内神乎其神的传说这,疯妃被王爷推到了传言。

  对于诸葛启是没什么,反正又不会有人敢在他面前说什么。甚至他还很高兴,那样他就不会被如画赶出门,更不用理会她的禁令了,反正府里的人都知道。

  但是孟如画就不同了,众人都不知道她是清醒的,所以说话根本不避讳她,那些听都没听过的话全来了。

  “你说王爷宠爱王妃的时候会不会很温柔啊?”

  “你说王妃会不会不懂男女之事取悦不了王爷?”

  “你说王爷和王妃在闺房之中谁是主动啊?”

  “说不定是王妃吧,反正她脑子不清楚,当然不会害羞啊,以后喜欢上了自然要主动啦。”

  “……”

  “……”

  听着这不堪入耳的种种,孟如画真想掐死这些丫头,可是无奈她最多只能选择避开,而她们却偏偏喜欢一边看着她一边说,眼神中还充满了研究的味道。

  ……

  画园孟如画的卧房内。

  诸葛启搂着孟如画柔美的身体躺在床上,贪恋着这一天的最后一丝温暖。

  “喂,诸葛启到时间了,你该走了。”孟如画闭着眼睛再一次催促着从后面抱着自己的诸葛启,她最近被他夜夜折腾,觉得天大的事都没睡觉来的重要。

  “小画儿,我们一定要这么偷偷摸摸的吗?半夜才准来,天还没亮就得走,为夫没够,很痛苦。”诸葛启在孟如画的耳边委屈的说着,大手又要爬上她的酥胸。

  “走,或者以后再也别来,你自己选。”说完孟如画继续睡着,不再理他。

  诸葛启果然起身穿上衣服,借着夜色猫着腰走了出去。

  ……

  “姐,小姐,快出来,神医来了,神医来了。”兰溪兴奋的跑进孟如画的屋子,拉起正在打盹的孟如画就往外跑。

  孟如画差点没被兰溪拉扯倒,瞬间醒了神,跟着兰溪快步的走出卧房,走进大厅。

  大厅中诸葛启,诸葛文西还有秦嬷嬷和院中的丫鬟嬷嬷站了满屋子都是,看着她进来都一脸兴奋。

  孟如画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这才发现诸葛启的身边还坐了一个人,一个有些瘦弱的老人。

  花白的山羊胡子长长的垂在胸前,头上带着着。

  “有劳神医了。“诸葛启笑着接过药瓶,对着神医点了点头。

  “不过嘛,这药费可是不便宜啊,总共是……”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个手掌大的金算盘,两根手指在上面噼里啪啦的打了起来。

  众人都不禁怀疑他是不是神医,竟然那么小的算盘也打的这么快,说他是账房,倒是更让人容易接受些。

  孟如画一看他打算盘的样子,顿时了然于心,只是没想到他这易容术倒是真不错,完全看不出来。

  阎君却已经是满脸黑线,看着钱紧的目光如同要吃人一般。

  钱紧却完全没感觉,以为的沉浸在自己算盘中,脸上的笑容不断扩大。

  “算好了,各种药材和手工一共是一千八百两。”说完将算盘收起来,抬头看着诸葛启双眼冒金光。

  这才发现诸葛启的冷脸,但是他还是小心翼翼的弱弱的补充了一句“黄金”。

  众人只听见大厅中诸葛启的手握成拳,一阵骨节响动的声音,都深深的吸了口气,看着钱紧的目光无比同情。

  这假神医招摇撞骗谁不好,偏偏是自家王爷,他真是理死期不远了。

  连门口偷看的侍卫都随时准备着进来拿人。

  却不想诸葛启突然全身轻松,看着那神医邪魅的一笑。

  走到主位上坐了下去,慵懒的靠着椅背,手中拿着茶杯抿了一口,凤眸轻眯,魅惑的看着那‘假神医’来了一句:“来人,带神医去账房取钱。”

  “是。”秦嬷嬷不解的看了看诸葛启,见他没有更改的意思,只得上前去请钱紧。

  钱紧仿佛看到了成堆的元宝就放在面前,嘴上扬起痴㊣(7)迷的笑。

  “对了,秦嬷嬷,差人去盛世钱庄去多一倍的钱放进王府账房,否则下次再请神医来,我王府要被掏空了。”说完,不再看他们,带着孟如画往房中走去。

  孟如画匆匆瞥了一眼,虽然很短暂,但是她还是看到了钱紧抽搐的脸,和不可思议的眼神。

  钱紧已经听不见秦嬷嬷叫他几遍了,他只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盛世可是他手里最小的一个钱庄,而且他最近又刚做了笔大买卖,把大部分的周转用的银两都投了进去,账面上根本没有那么多钱可以支取,但是诸葛启却有一个在所有钱庄都可以随意支出任意数个的令牌,也就是说,他若是不拿自己的私房钱补上,那么他的盛世就要倒闭了。

  诸葛启你太狠了,实在是太狠了,他这买卖陪了,不但一分钱捞不到,还要倒搭,他的命太苦了。

  紧紧捂着自己荷包的位置,钱紧欲哭无泪。

  秦嬷嬷看着他的样子,还以为他是骗了钱激动的,对他更加的鄙视,不再理他,独自向前走去。

  钱紧无奈只能快步跟上,这银子他还得要,他可不认为他不要,阎君就会让这老太婆不用去取,若是不要,恐怕损失的更多。

  窗边看着钱紧悲苦离去的某对夫妻,满脸j笑的开心对饮着。

  141礼物&就要离开

  141礼物&就要离开

  三日后,孟如画作为一个完全清醒的王妃出现在大家面前。

  虽然她表示对他们都没有印象,但是还是有几个丫鬟有些心虚害怕,他们几个就是那口无遮拦,总是在孟如画面前嚼舌根的那几个,孟如画自然是在心里记得的。

  兰溪虽然耿耿于怀于孟如画连她也不记得,但是她还是从内心里为她高兴,那一日她把孟如画打扮的如天仙一样美丽,扶着她游遍王府的每一个角落,惊艳了王府中的每一个人。

  孟如画被神医治愈了的隔日,诸葛启就大摇大摆的将自己的随身家当都搬到了画园。

  用他的话说就是王妃刚刚痊愈,还是呆在自己熟悉的环境中比较好,所以他这个王爷就大驾光临了。

  从此王府中对于诸葛启的大度更是传的神乎其神了,而他对于孟如画的宠爱也成了全都城茶余饭后最热门的话题。

  就连茶馆中的说书先生都会时不时的来上一段,以供娱乐。

  不知不觉中又过了十几天,离波罗国使节到京都的日子更近了,孟如画看得出来诸葛启很忙,去过地下城几次,看着他忙碌的身影却总是帮不上忙,杀手的工作她是熟,可是他却不让她做。

  这一日诸葛启戴上了银色的面具,孟如画也戴上了面具,两人走在街上,都是男装仿佛回到了在大漠相处的那段日子。

  诸葛启带着孟如画走到一间门前挂着蓝色幌子的酒楼前停了下来,孟如画看着这很特别的酒楼很是不解。

  别的酒楼都是红色的幌子,幌子越多代表酒楼越高级,可是这蓝色的幌子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是什么地方?

  抬眼看着诸葛启一挑眉询问着,诸葛启神秘的一笑,带着她走了进去。

  一进门孟如画就发现不一样,这里的布置都和大漠中的布帐内一样,矮桌矮凳,盛酒的器具也都换上了刻着大漠里常有的那种图文的大碗。

  掌柜的和小二也都穿着大漠人特有的服饰。

  “这是?”孟如画不可思议的看着诸葛启,她也很怀念他们在大漠的那几日,虽然时间短,但是就是那些日子,她才慢慢的了解他是什么样的人,他才慢慢的走进她的心里。

  而且在那里他们曾经生死与共。

  只是这京都什么时候有这么一间酒楼,她还真是不知道。

  “怎么样,喜欢吗?”诸葛启在孟如画身边悄悄的问着,

  孟如画抬眼看了看他,不自觉的睁大了眼睛。

  “你的了。”诸葛启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张纸给孟如画。

  孟如画接过来一看,赫然是这里的地契和经营契约。

  她感动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这男人竟然就为了他们之间的那一个曾经竟然这么大手笔的做这样的一件事,而且还是给她的。

  “你,钱紧没哭吗?”孟如画激动的真的不知该说什么,最后只能说出这么一句。

  “哼,那些钱都是本君的,本君想用就用,关键是讨夫人欢心,就是血本也得下不是。”诸葛启说着一脸献媚。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楼上的雅间,诸葛启对着小二说了两句,那小二便恭敬的走了不去。

  不多时一个矮胖的那人走了进来,身上穿的却不是大漠的服装,但是看着那腰上的牌子,就知道是这店里的掌柜。

  “参见主人。”那矮胖的掌柜对着孟如画跪了下去,行了一个大礼。

  “这……”孟如画一愣,对着阎君看了过去。

  阎君对她点了点头。

  孟如画虽然一头雾水,但是还算是镇定。

  “好了,起来吧,先出去吧,一会儿有事我再叫你。”

  “是。”

  那矮胖的掌柜恭敬的退了出去。

  “诸葛启,我想你该跟我说清楚。”孟如画看着诸葛启认真的说着,满脸严肃。

  “如画,过几天我要离开一段时间,整个王府就由你来管理,秦嬷嬷会帮你的,另外有事你也可以去地下城找梅枫他们。

  这个是我送你的礼物,这是我除了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