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摇头,没有也摇头,那到底是有还是没有?你是什么意思?”孟如画也用很不善的语气说着。

  “那是不知道的意思。”钱紧大声的一千两吗?”

  梅枫和冯路也抬头看着钱紧。

  钱紧大摇大摆的坐回自己的位置,理直气壮的说着:“你来了,我没赢到五百两,又要拿出去五百两,这不就是一千两吗?我有说错吗?”

  三个人无奈只能一阵翻白眼,跟守财奴算账,永远都算不明白。

  “你们都知道他去哪了是不是?”孟如画看着梅枫和冯路问着,满眼焦急。

  “我们……”

  “不会有人告诉,如果你想知道就自己想办法,阎君早就有交代,这件事,地下城帮不了你。况且,一个只会靠别人,只会依赖别人的女人,配不上阎君。”梅枫只开口说了两个字,冯路就开口冷冷的打断了他。

  听着冯路的话,孟如画的脸瞬间变得惨白,睁着眼睛冷冷的望着他。

  但是冯路仿佛没有任何感觉一般,仍是一副冷脸,没有一点变化。

  孟如画握紧自己的拳头,努力抑制着自己发抖的身体,指甲深深的插入手心,但是她却一点也不觉得痛。

  “好,我知道了。”孟如画说完,冷冷的转身,走了出去。

  看着她消失的背影梅枫有些不忍。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阎君走之前一定要把你这冰块从大漠弄回来,你果然够狠,够冷,对着我们几个就算了,对老板娘你还如此,说不定阎君回来会扒了你的皮。”梅枫没好气的讽刺了冯路一番。

  钱紧也觉得冯路刚才对孟如画说的话的确过重了,也不赞同的看了他几眼。

  “无所谓,正好可以练练身手。”冯路依然没有任何表情,说完,背着手走了出去。

  梅枫无力的重新坐在椅子上,看着冯路离开的背影摇了摇头,颇有感触的说道:“除去武功,我们四人,论计谋,狡猾没有人是阎君的对手,论耐力和毅力㊣(7)没人赢得过你,可是论冷情却没人比得上这冰块。难怪阎君走了要让他来坐镇,也的确若是没有他,怕是我们俩最终还是会把真相说出来。”

  “是啊,大漠那么热都没把这块冰烤化,怕是咱们真是遇上千年寒冰了。”钱紧说着,也抬头看向冯路消失的地方,撇着嘴摇了摇头。

  ……

  孟如画一路慢慢悠悠的走回王府,今夜她注定无眠,不知是冯路的话彻底伤了她,还是那只是一个到货锁,其实早在她心里面自己就有了这种鄙夷自己的想法,总之那句话挥之不去,不断的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一个只会靠别人,只会依赖别人的女人,配不上阎君。”

  仔细的回味着这句话,孟如画渐渐觉得也许冯路是对的,她应该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锻炼自己,这样以后她才可以成为诸葛启前进的动力,而不是阻力。

  也许诸葛启给自己阙玥的意思也是这个吧。

  虽然她现在还没有拥有木魂族的预知神力,还没找回属于木魂族的记忆,但是按大漠飞鹰所说,诸葛启的确最有可能是那个统一天下的人,所以自己一定要变得强大起来,只有那样有一天当他站在世间之巅的时候,她才配站在他身边。

  给读者的话:

  加更会通知的大家莫急啊!咱们启爷走了,冰块大人却回来了,还一来就给如画一个大大的打击,如画会如何呢?

  145文西的担忧

  145文西的担忧

  诸葛文西走进画园左看右看也找不到诸葛启和孟如画的身影,心中觉得很是奇怪,他们应该每天中午这个时候不是出去就是在院子中晒太阳的才是,刚才她明明问过门房了,今天应该都在府里的,可是却不见半个人影。〖〗 〖〗

  王府中的一切都井井有条,甚至画园中的丫鬟们竟然也比前些日子更加的卖力的干活了,没有一个偷懒的。

  诸葛文西忍不住猜着两人不会还在行闺房之乐吧?

  “参见公主。”一个丫鬟端着一大摞的大大小小的账册,晃晃悠悠的走着,看见诸葛文西停了下来,微微福了福身。

  一动身形,那一大摞子账本差点散掉,吓得她一阵脸白。

  “你在做什么?拿这么多账本去哪?”诸葛文西赶紧帮忙托住她手中的账本,将她扶好,也顺便收回了自己的思绪。

  “回公主,这些都是王妃昨晚看好的,吩咐我送回账房去,上面几本还是有王妃批注的,若是掉到地上散掉了,丢了一张,那就麻烦了,公主是来找王妃的吗,她在书房。”那丫鬟说着又搂了搂怀中的账本,仿佛拿的很吃力。

  诸葛文西也知道和她说了太久了,抱歉的笑了笑,向画园的书房走去。

  “公主,王妃是在王爷的书房,不在这里。”那丫鬟见诸葛文西是向画园书房的方向走,回头又说了两句。

  “好,知道了,你快去吧,小心点。”诸葛文西停住脚步,对着那丫鬟点了点头,目送那丫鬟离开,看着她拿着的那一大摞账簿,诸葛文西带着疑惑向诸葛启的书房走去。

  自家王兄是不是转性了,看他每日对王嫂的态度,竟然让她晚上看账簿而不是拉她上床,真是奇世界之大怪。

  而自己王嫂那种淡漠的好像全世界都和她没关系的个性,竟然看账本,也非常的不正常。今天这王府整个就一个字,怪!

  当诸葛文西带着疑惑走进诸葛启的书房的时候,她愣住了。

  厚厚的一大摞一大摞的账簿将孟如画整个包围在书桌前,此时她正认真的一页一页的看着。而她的身边却并没有诸葛启的身影。

  孟如画感觉到有人来了,以为是兰溪那丫头又来催她进餐了,没有抬头对着门口说到:“兰溪,我再看一会儿,东西你先温着就好,我看完了这本再吃。”

  “王嫂,难道你现在了还没用午膳啊?”诸葛文西惊讶的问着走了进来。“王兄呢?”

  “文西,怎么从宫里回来也不说一声,吃东西了吗?我让兰溪去准备。”孟如画一听是诸葛文西抬起头来,看着她关心的问着,同时也掩饰着心中突如其来的慌张,她不知道诸葛启失踪的事要不要和她说,毕竟是他的亲妹妹,她想不在乎也不行。

  “好,那我们一起去吧。“诸葛文西来到孟如画身前,拉着她往外走。“不过王兄呢?他跑到哪里逍遥去了,竟然人心让你弄这些。真是很过分,待我见了他,定为王嫂讨回公道。”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出了书房。

  孟如画看着诸葛文西一副努力要维护自己的样子,心里很暖,她也曾经幻想过会有这样的家人,所以她就更不忍心伤害她了,她想她还是瞒着她诸葛启失踪了的事才好。

  “雪耳豆沙更,我最喜欢吃了,兰溪你手艺越来越好了,都快超越府里的大厨了,干脆让王兄把你调到厨房去做大厨算了。”诸葛文西拿着兰溪为她盛的雪耳豆沙羹,调笑的说着。

  “公主殿下,你可真会开玩笑,我只会做小姐喜欢吃的那么一两样,剩下的这些可都是厨房做的,再说,去厨房哪里比得上跟着我们家小姐好,你这是想提拔我还是想害我啊?”诸葛文西一边给两人布菜,一边嘟着嘴,不高兴的说着。

  诸葛文西咯咯一笑,然后狡黠的看和兰溪,“那你可要在我以后每次回来的时候做这个雪耳豆沙羹给我吃,牢牢堵住我的嘴才行。”

  “好,公主殿下,来我再给你盛点,还有很多,随便吃。”说着兰溪真的又添了一勺给诸葛文西,而诸葛文西也开心的接着。

  看着两个开心的说笑,看着诸葛文西脸上孩子气的笑靥,孟如画更加肯定自己的做法没错。

  “王嫂,王兄呢?怎么这么半天也没来,是不出去了吗?”诸葛文西放下手中的碗筷,向门外张望着,因为前些日子下来雪,如今外面还是白白的,有些耀眼。

  用手挡了挡白雪地反出的光,诸葛文西继续向外看着,伸长了脖子,仿佛有些着急。

  “文西,你是不是找你王兄有事啊?”孟如画感觉诸葛文西很奇怪,就算诸葛启不在王府也很正常,可是她却放佛非常急着想见到他。

  “啊,也没什么特别的事。”诸葛文西被孟如画这么一问,尴尬的缩回了伸长的脖子,低头做在位置上,愁眉苦脸的似乎在想着心事,手中的一块锦帕被她不断的揉搓着,都已经满身皱纹。

  “文西,有话你就告诉我,如果你王兄今天不回来,那你不是白跑了吗?而且,我看得出你恨着急。”孟如画拉过诸葛文西,让她抬头看着自己,很严肃很认真的说着。

  诸葛文西想了想,点了点头,脸上却红了,带着几分娇羞。

  “我,我想请王兄帮我,我不知道怎么才好了,耶律百玺每日来宫里找我,而且太后也总是让我陪他㊣(5)在宫里转转,我怕,怕太后最后会寻个机会突然下旨,那我,我……”诸葛文西说着眼睛都红了,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

  “你是说那耶律百玺对你还没死心,而且太后似乎也很赞同这门亲事?”

  孟如画也很惊讶,她以为那日诸葛文西拒绝了耶律百玺之后,他应该会知难而退了,而且诸葛启还用了耶律梦即将成为皇室一员的身份,提升了诸葛文西的辈分,以此来压他。没想到他还没放弃。

  而且若是太后也插一手的话,事情就真的不好办了。

  146酝酿着一石二鸟的计谋

  146酝酿着一石二鸟的计谋

  孟如画考虑着,如此诸葛启失踪的事情也就瞒不住了,到时候各个方面的压力传来,第一她未必能话。

  梅枫知道她定有事,“灵儿,照着这样子继续练习,过几天熟练了就可以开始了,去吧,自己练习去。“

  梅枫放下灵儿,灵儿对着孟如画甜甜的笑了笑,孟如画伸手从怀里拿了一定银子给她,她笑呵呵的跑了出去。

  147帮手

  147帮手

  “老板娘今天光临寒舍,不知有何贵干啊?”梅枫起身走到孟如画对面坐着,痞痞的说着。

  “来找你谈个买卖,顺便卖个消息给你。”孟如画淡淡的说着,拿起桌上的茶壶,为自己倒了杯茶,一副打算长谈的样子。

  “哦?买卖?买卖好,地下城就是做买卖的,但是卖消息给我,这就有点不合适了吧,我堂堂地下城情报堂的堂主,跟老板娘买消息,传出去多丢人。”梅枫说着,一副你很不了解行情的样子看了眼孟如画

  hp我不是宠物吧

  也给自己倒上一杯茶。

  “无所谓,你不想买那我们的买卖也不需要弹了,反正文西的事,我知道你也未必感兴趣。”说着孟如画喝了最后一口茶,起身准备离开。

  “等一下。”梅枫从呆愣中回过神来,叫住了孟如画。

  孟如画背对着梅枫的脸上,扬起一抹自信的笑意。

  “罗刹还有何事?”没有转身,孟如画冷冷的问着,似乎很不耐烦,仿佛一秒也不想多呆,马上就要离开。

  “什么交易我答应你。”梅枫说了一句,很正经的看着孟如画,脸上再无一点调笑的味道,满脸正经。

  “好,……”孟如画对着梅枫小声的说了一边,然后老神自在的看着他慢慢变了颜色的脸。

  “竟然让公主去做饵,你就不怕她有危险吗?”梅枫说着站了起来,冷冷的看着孟如画,身上的凌厉气势顿盛。

  孟如画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梅枫,心想,这还有点罗刹的样子。

  “不然你直接告诉我诸葛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也省得麻烦。”孟如画不惧他的冷色,冷哼了一声,看着他淡淡的说着。

  “……”梅枫无语了一阵,深吸了一口气,又恢复那副万世不恭的样子,委屈的问道:“那为什么要我去找小钱钱,而且银子还要我出。”

  “因为消息我已经卖给你了,而且还帮你想好了对策,更重要的事帮你处理了情敌,人还是我出,我想不出你还有什么不出银子的理由。”孟如画很认真的想了想回答着。

  “咳咳,什么情敌,老板娘你误会了,我和公主之间没有任何事,只是主子和奴才的关系。”梅枫突然变得很尴尬,脸色也真的愣了下来,淡淡的说着。

  孟如画一听皱了皱眉,他对诸葛启都可以没大没小,却偏偏好像更在意诸葛文西的公主身份

  还自称奴才,他们之间的为题也许就出在这里,可是眼下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孟如画只能暂时将疑虑压在心底。

  反正来日方长。

  “只要你别忘了按时出现就好。”孟如画说完转身离开。

  ——

  翌日,是一个艳阳高照的日子,难得在隆冬腊月里能有一个这样的天气,街上的人放佛也比平日多了许多。

  “主人,一切都准备好了。”庞舒走进来,对着正在窗边看着街上的孟如画恭敬的说了一句。

  “嗯,知道了,告诉他们抓紧时间,这是地下城的腰牌,找两个人混进去,我相信地下城不可能没有一点有用的消息。”孟如画说着,伸手从怀中掏出两块腰牌,向后一抛扔给庞舒,没有回头,依然注视着下面的人群。

  “是。”庞舒应了一声,慢慢的退了出去。

  孟如画就那么坐在异风酒楼的二楼一直盯着下面的人群。

  不多时,远远的走过来两个人影,难得英俊高大,女的娇俏可爱,两人衣着华丽,一看就身份非凡。

  那男子事事让着女子,极尽讨好。

  “公主,这眼看就到午时了,你要不要吃些东西,这里有个大漠风格的酒楼,听说不错,别有一番风味,你要不要进去尝尝。”耶律百玺指着异风酒楼笑着对诸葛文西说着。

  诸葛文西好似从来不知一般,抬头打量着这里。

  身后一个小贩正好挑着箩筐想异风旁边的胡同走去,很不经意的,扁担刮了诸葛文西一下。

  诸葛文西一个不稳,向前踉跄了几步。

  耶律百玺,赶紧伸手接住她,恰好诸葛文西跌进了他的怀里。

  耶律百玺一愣,脸上顿时红了,身体有些僵硬,扶着诸葛文西的手不知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