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不敢信任我,不敢告诉我,不敢让我和你共同分担危险。

  现在我已经在改变了,我会变得越来越强,你一定要等我,等我找到你,等我有资格和你并肩面对一切。

  孟如画今夜不知为何就是心绪不宁,放佛诸葛启出了什么事一般。

  给读者的话:

  呜呜~~两万字我还是没完成,就先传一半了,一万字更新啊,亲们也因该满足了吧!!启爷正在受苦中~~

  150有消息了!

  15o有消息了!

  另一边,诸葛启此时正光着上半身坐在一个大药缸里。〖〗 〖〗

  紧闭着双眼,额头上不断的滴着汗珠,整个身体被一种白色的烟雾包围着,整个房间中充满了药味。

  不远处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坐在那里正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女子穿着一件黑色的随身长裙,外面是一层同样黑色的蕾丝,给她凹凸有致的身材更加上一层神秘的妩媚。

  脸上挂着一块黑色的蕾丝面纱,只露出两只泛着精光的眼睛,眼角的几丝皱纹虽然很浅,却放佛见证了她过去的岁月。

  宽大的衣袖中伸出两只完全不一样的手,一只是骨瘦如柴,几乎只剩下皮肤和骨头,另一边却非常的洁白光滑,放佛十七八岁的少女的手。

  两只手在桌子上的瓶瓶罐罐中翻找着,时不时从那些瓶罐中拿出些东西,放到一个药臼里,然后拿药杵不断的倒着。

  直到将这些药物都捣成了碎末,然后将这些药物都倒入了诸葛启坐着的大药缸里。

  这些药物加入药缸之后,只听见缸中的药汁滋滋作响,不断的冒着气泡。

  那白烟陡然像受了什么刺激一般,疯狂的向诸葛启的身体中冲去,从各个|岤位进入诸葛启的身体。。

  诸葛启猛然的睁开双眼,眼珠突出,布满了血丝,大叫一声,口中喷出一股白烟,然后丝丝白气不断的从他的头着。

  “上面属下已经具体标好了如何进入药神谷的路,但是进去之后是什么样子,属下就不得而知了,那里终年大雾弥漫,进去容易出来难,所以属下就先回来了。”

  孟如画听到落日说起大雾,突然想起自己的梦境,不知是不是巧合,心中却更加笃定了去药神谷的想法。

  151神秘的血昙花种子

  151神秘的血昙花种子

  “他是为了我和神医有交易对不对?”

  地下城的密室中,只有孟如画冯路两个人。〖〗 〖〗孟如画看着冯路严肃的问着,虽然是疑问,但是语气却是相当的肯定。

  听见孟如画的问题,冯路脸上出现了难得的惊讶。

  “没想到你这么快就知道了。所以你打算如何?”

  “去药神谷。”孟如画也不罗嗦,淡淡的回答着,语气异常的坚定。

  “好,我陪你去。”冯路想也不想随即说了一句。

  这回孟如画倒愣了,她今天来和这个冰块求证就是为了再次证实一次自己的想法,她不能冒一点找错的风险,因为时间真的已经不多了。

  可是他竟然说要陪她去,这让她一时无法反映过来,在她的记忆了这冰块应该是恨不得她离诸葛启远远的才是,怎么今天转性了?

  “怎么?为难?”冯路抬眼望去,看着孟如画纠结的表情问着,仍是那张冰脸,让人看不出情绪。

  “你随意。”孟如画想了想也不再矫情,多一个人机会大些,而且她相信冯路的实力应该不弱。

  冯路点了点头“来人,笔墨。”冷冷的对着空气中说了一句。

  不多时,真有一个小斯端着笔墨走了过来,冯路拿起笔在纸上写了几个字,然后折好交个了那个小斯。简单的说道:“把这个给财神。”

  “是。”那小斯拿了信笺退了回去。

  “好了,走吧。”看着那小斯离开,冯路对孟如画说着一句,迈步朝孟如画走来。

  “就这样,你不需要和钱紧交代一下吗?”孟如画觉得这也过于简单了些吧!毕竟整个地下城现在如果连他也走了的话,就剩下钱紧一个人了。

  而且就他刚才写的那几个字,她看得清清楚楚,‘有事离开,勿找’。根本如同什么都没有交代一样。

  “不需要,地下城从来都不养闲人,就算我们都不在,地下城也一样可以运转,这里从来都不只是靠我们而已。何况财神还在。”冯路说着已经来到孟如画身边,按下机关,两个人消失在地下城里。

  孟如画当然知道一个这么大的组织不可能单单只靠几个首脑,但是对于冯路的潇洒她还是觉得很佩服。也更加佩服诸葛启的管理能力,能将地下城运作到这一步实属不易。

  就这样,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借着月色三人踏上了去药神谷的路。

  ……

  龙门镇是离京都不远的一个小镇,这是京都南去的毕竟之路,也是南来的商客进入京都之前的最后一站,有人说商场如战场,那么龙门镇就是上战场之前最后一个轻松一刻的地方。

  所以这里又有另外一个别名叫做小天堂。

  今天的龙门镇格外的热闹,因为今日是龙门镇一年一度最重视的一个节日,冬至。

  在这一天,所有的人都会穿上新衣,放下手边的工作,准备好各色的食物,拿到街上早已准备好的摊位上摆好。

  到了夜晚,整条街都会被点上灯笼,照的有如白昼一般,然后大家可以在街上自由穿梭,选择自己喜欢的事物,一边吃一边赏灯,有钱的达官贵人门有时还会自掏腰包出钱请舞狮队,舞龙队,为节日助兴。

  当然这样的一个盛世之日,也有许多男女会趁此机会互相表达爱意。

  三人来到龙门镇上的时候,已经差不多过了晌午了,大街小巷已经开始忙碌起来。

  街上的人个个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当三人走进镇子的时候,却让镇中那些正在忙碌的不可开交的身影,足足的呆愣了一阵。

  在他们眼中,这是三个气质不一却同样让人侧目的男人。

  中间一人一身银白色的长袍,极其简单,没有任何花色,腰间系了一条同色的腰带,也只是用银线滚了一个花边,其他的一样什么都没有。

  脸上带着一张银色的面具,将脸的下半部分完全遮挡了起来,只露出上半边较为饱满的额头,和一双冷漠的眼睛。看上去淡漠出尘,自有一股仙姿。

  左边同样是一个男子,他一身水蓝色的长袍,看上去有些单薄,略宽的袍子随着寒风沙沙的抖动着,更加昭显着男子的瘦弱。面色虽过于白了些,却是浓眉大眼,煞是好看,脸上一直带着若有如无的微笑。一看之下完全是一个风流倜傥的翩翩公子。

  但是他却一样步态轻盈,以同样的速度与另外两人同行,丝毫没有落下一点,而且细心的人会发现,他有一双异常精明凌厉的眼睛。

  右边的男人,更是别有一番风味,这男子比旁边的两人都高大很多,整个人都被黑色所包围,

  一身黑色的贡缎长袍,好似堪堪能将他的身体裹住,他每动一下仿佛都能清晰的看到那肌肉的纹络。

  他的脸上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表情,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冷得让人发寒。却又不得不说他有棱有角的俊脸,同样英俊的让人不忍移目,即使看久了会冻伤,也有人偏偏就是无法动弹。

  三个气质完全不同的男人,却又让人觉得站在一起那么和谐。

  三个人完全不理会众人的侧目,继续向镇子里走去。

  他们现在只想好好的休息一下,然后拿了该用的东西之后,晚上好赶路,争取能在明日到达药神谷。

  其实三个人的脚程都㊣(5)很快,就算是日行千里的俊马也比不了三人,两日内赶到药神谷当然并非难事,只是用轻功也有一点不好,就是白日里遇上这样的镇子就只能停下来了,毕竟不能太过于吓到平常百姓,而且要去药神谷,他们一定要在这里拿到一样非常重要的东西才行。

  按冯路所说有了这样东西,也许他们可以不用费那么大的力气就能换出诸葛启。

  三人绕开人群,顺着弯曲的大路,拐进了旁边的小路,然后再一路向南,向着他们的目的地而去。

  就在三人刚刚离去不久,一个一身白衣的男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望着三人离去的背影,如有所思的想着,然后悄然的跟了上去。

  152欲闯药神谷

  152欲闯药神谷

  望阙楼,一个龙门镇最有名的客栈,也算是个酒楼。〖〗 〖〗

  前面一座楼叫做月阁是一座酒楼,里面的‘华妃探月’这道菜非常出名,是这里的镇店之宝,由店主人亲自烧制,每个商旅到此处都必点此菜,但是能不能吃到却要看机缘,因为店主不是经常都心情那么好。

  当然其他菜色也堪称人间美味,难得一尝,而且这里的服务又真的称得上宾至如归,所以这里每天每天几乎都是高朋满座的。

  后面一座楼是阙阁,也是一个客栈,专门接待来往的商旅,服务和舒适自是不用说了,但是价钱也贵的吓人,但是如此昂贵的价格却偏偏吸引了更多的人,甚至在各地的商旅中已经形成了一个不成为的标准,入住这里就是他们身份和财力的象征。

  而当地的一些商户选择同样生意的时候,也是要到这望阙楼问一番声誉的,声誉好的自然生意也就好了。

  三人来到望阙楼,抬头看了一眼头上的牌匾确定没有走错,迈步走了进去。

  这三人一出现立刻引起一阵马蚤动,大厅中坐着的大多是经常来的常客,而进门的三个人他们却没一个认识的,而且三人的衣着用料和气势一看就并非凡人,所以他们第一时间施展了商人的本性,小心翼翼的盯着,一旦看准机会就出手,很多人的心里都暗暗笃定能和这三人做一笔买卖,那一定是大买卖。

  “客官,上边雅间请。”一个伙计打扮的小哥走过来,直接指着楼梯准备领着三人上楼。

  若论识人,他早就成精了,又怎么会看不出三人的金贵呢?是以什么都没问就打算领着三人去超级豪华雅间了。

  为主人赚钱是他身为店小二的责任,从有钱的客人身上将钱掏出来就是他作为金牌店小二的本事了。

  “不用了,小二哥,三间上房,准备些酒菜送到房里就好了,有劳了。”落日笑着打断了小二的话,一锭银子放到了小二的手里。

  孟如画和冯路看都没看一眼,直接向后院走了。

  “嘿嘿,三位客官,不好意思,本店客满了。”那小二急跑两步拦住孟如画和冯路的脚步,陪着笑脸说着,然后又陪着笑将银子还给落日。

  落日一挑眉收回银子放入怀中,看了看孟如画,等着她的指示。

  “三间上房,早有预定,叫你们老板出来。”冯路冷冷的对着那小二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块青色的玉,递到那小二眼前。

  小二一看那玉愣了一下,然后恭敬的将三人引去后楼,脸上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嬉笑打滑之像,一派认真与发自内心的恭敬。

  “天字号上房有客人来了,三间。”那小二率先进了阙阁对着门口柜台内的掌柜的小声说了一句,那掌柜的激动的抬起头,看了看三人,恭恭敬敬的对着三人点了点头,从柜台内走了出来。

  和那小二一起带着三人往楼上走去。

  孟如画和落日相互对望了一眼,带路需要两个人吗?这里面一定有古怪,两人都全神贯注戒备着。

  冯路却好似无事一般,仍然是那副冰山脸,毫无情绪的走在店小二后面。

  这客店果然是客似云来,一层到三层层层爆满,虽然空间足够大,但是依然感觉得到人真的很多,而且各个都锦衣华服,估计这客栈每年的盈利又不会是一个小数目。

  不知为何孟如画脑海中突然出现了梅枫拿着算盘流着口水的样子,摇了摇头,甩掉那些想法,依然全神戒备着。

  她想她是在地下城待太久了,以至于看见这些都不自觉的想起那里。

  小二和那掌柜带着孟如画三人走到三楼的近处,一个通往四楼的楼梯处有两名护院守着,那小二和掌柜的各自拿出一个腰牌,那两人看完了之后,才让五人上去,同时恭恭敬敬的对着孟如画三人施了礼。

  三人大摇大摆的走了上去。

  “三位爷,这里的客房每日都有人打扫,三位请随便挑喜欢的地方用,我这就去请店家过来。”那小二恭敬的对三人说完,和掌柜的一同下了楼。

  三人同时进了挨着楼梯口的第二间房,屋内果然一尘不染,而且桌上糕点和热茶都有,仿佛随时等着客人一般。

  不多时三人听见一个脚步声咚咚咚的从楼梯处传来,他们知道是这里的店主来了,但是三人依然各自喝着茶,没有一丝的在意。

  “属下参见判官大人。”一个紫衣女子走进房来,看着冯路跪了下去。

  孟如画和落日都自顾自的喝着茶,仿佛没看到此人一般,表情悠然自若,没有一丝的惊讶和尴尬。

  “紫衣,把那颗血昙花种子拿来。”冯路对着地上跪着的女子冷冷的说着,语气没有一丝温度,也没有让她起来的意思。

  “判官大人,那水幽兰的种子如今还没有找到,拿这颗有何用?”那女子很疑惑的抬头看了看冯路,又拿眼神瞟瞟孟如画和落日,轻轻的问着。

  “无须多问,取来便是。”冯路没有解释,依然喝着茶。

  倾蛇

  “判官大人,这血昙花的种子一旦见了日光就没用了,如今水幽兰的种子没找到,将它拿出来是不是太冒险了?”紫衣好似很不甘心的继续问着,眼中有着浓浓的担心。

  “你想知道?”冯路冷冷的问了一句,一双眼无情无绪的看着紫衣。

  “属下不敢,只是这东西关乎青菱的性命,所以属下才会多嘴,请判官见谅,属下这就去拿。”紫衣被这一眼已经吓得脸色苍白,赶紧喏诺的解释了几句,然后起身退了出去。

  孟如画抬头看了冯路一眼,眼中有许多的不解。

  落日也觉得很奇怪,挑着眉看了可那孟如画,见孟如画也是一脸迷惑的神情,又看向了冯路。

  冯路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喝着茶,等着。

  不多时紫衣再度回来,手中多了一个精致的檀木盒子,恭恭敬敬的交给冯路。

  “嗯,好了你下去吧。”拿到了盒子冯路挥了挥手,紫衣退了出去。

  “这东西真有用?”孟如画待紫衣走了好一会儿之后,看着那檀木盒子疑惑的问道。

  “也许,神医曾经向阎君提出过多次交换,阎君都没同意,神医应该是很想得到。”冯路微微点了点头说着,看着那檀木盒子微微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是孟如画和落日都看到了。

  但是他们什么都没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他们都不是多事之人,只要这东西有用就足够了。

  三人吃过东西,休息了两个时辰,便悄悄的离开了望阙阁。

  就在他们离去后不久,一个白色的身影,也从望阙阁三楼的一个房间内窜了出去,追着三人的脚步而去。

  此时龙门镇整个镇子都热闹了起来,大街上到处都是人,舞龙舞狮好不热闹。根本没有人发现什么时候来了四个人,又什么时候少了四个人,更没有人去注意他们是谁。

  但望阙楼的月阁内,却依然有那么几个人正伸长着脖子等着孟如画三人的出现,梦想着他们的大生意,甚至不惜错过今晚冬至节。

  只是他们左等右等也不见半个人影,到最后他们甚至都怀疑是不是自己眼花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