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155真相

  155真相

  翌日一大早昨日那绿衣人便出现了,看着灶间的狼狈样,只是略微惊讶了一下,却什么都没有说,便带着四人,向山里继续走去。〖〗 〖〗

  一路上慢慢的可以看到即使是路边也长出了一些平常会用到的草药,而且是整片整片的。虽然没什么规矩的长着,但是却不是杂草丛生,看上去也应该是有人料理。

  四人估计这里离神医的住处不远了。

  果不其然,四人跟着那绿衣人走了没有多久,一座不大的小山出现在四人的视野之内。

  这座小山不大,仿佛遗世独立,看上去与其它山峰毫不相连,只有背坡的一面才仿佛连着后面的群山,但是也感觉离的好远。

  小山上没有花,没有草,除了有些树木之外就都是药材。这里可以说是一座药山。

  绿衣人带着四人顺着林间的小路一路向上走去。

  到了半山腰处,一座不大的小房子出现在众人眼前。

  这房子虽然不大,但是与前面的茅屋相比却是天壤之别。

  这房子用的都是上等的材料建成,就是房着,同时拿眼睛瞟了瞟旁边的冯路。

  孟如画也想到了,神医不可能不认识冯路,所以带冯路来她自然还有另外一个目的,试问一个人认定了他的最大敌人,又怎么会再将旁边的虾米看在眼里。

  “神医说笑,本公子也是无奈,这判官大人可不好请,若不是在下与地下城的以为朋友有些交情,恐怕判官大人也不会亲自出马。”萧逸老神自在的回答着,丝毫没有被神医揭穿冯路身份后该有的尴尬。

  神医冷哼了一声,对于萧逸的回答不以为然。

  萧逸也毫不在乎,他怀疑或者不怀疑都是他的事,既然他来了,他就得按照药神谷的规矩帮他那个忙,其他的自己也管不着。

  “神医是不是该履行承诺了。”萧逸无视于神医的冷脸,带着笑容谦逊的问着。

  “帮你炼药可以,不过我神医谷现在并没有水幽兰,甚至连一颗水幽兰的种子都没有,所以公子你只能等着,如果我可以找到水幽兰的话,我一定帮你炼。”神医脸色不甚好看的说着。

  药神谷没有代表药神谷的药材,这是一件非常丢脸的事情,但是没办法,当年她毁了那片水幽兰药田之后,药神谷就再也没有水幽兰了。

  他本来认为他没有本事来的,却不想他竟然来了,想来自己派出去的人的确一个都没回来。

  萧逸一听这话脸上瞬间变了眼神,神情甚是冰冷和讥讽。

  “药神谷没有代表药神谷的水幽兰,神医,你说这话你以为我会信吗?

  虽然面外早就在传言药神谷没有了神药草水幽兰,但是,我却一直坚信那不过是神医你迷惑世人而散播的传言罢了,如今你却用同样的调调对我说,神医,该不会是你自己想要用那神药吧,我记得没错的话,药神谷的规矩可是不得自用水幽兰的。”萧逸看着神医极尽讽刺的说着,眼中的轻蔑更甚。在人人口中的神医,此时在他的眼中仿佛就是一个骗子。

  “你……”神医气的浑身发抖,脸色苍白,看着萧逸的双眼冒着红光。

  萧逸却不以为然,依然老神自在的坐着,冷冷的看着神医。

  “好,你们先回山下小屋,后天再上来。”神医努力的压抑着自己说了一句,便敲了敲书桌上的一个铃铛。

  不多时那个绿衣人又走了进来,将四人带了出去。

  整个过程中孟如画和落日没有说一句话,因为他们真的是一头雾水。而冯路却一直紧皱着眉头,看萧逸的眼神更加怪异了。

  ……

  夜色下,萧逸独自一人仰望着星空喝着闷酒。

  那绿衣人今日倒是有些人性,发现了他们没有人会下厨之后,竟然一日三餐都送了吃的来,好酒好菜。

  孟如画走出小屋,看着院中站在那里仰望夜空,喝着闷酒的萧逸,竟然一时间觉得他很悲凉。

  对于水幽兰她听落日说了,那东西能翻倍的增强功力,但是却很危险,弄不好会筋脉尽爆而死,她想不通萧逸究竟为什么要那东西,以他的武功在江湖上恐怕也没有多少对手了。

  “为什么?”毕竟是曾经的大师兄,有十几年的情谊,孟如画还是无法全然无视,忍不住问了出来。

  “是你?还没睡?”萧逸看着旁边的孟如画,苦笑着说了一句,又狠狠的灌了一大口酒。

  “为什么?”孟如画不许萧逸逃避,又问了一句,语气冷冷的,却带着一丝关心,眼神淡漠,其中却又有一丝担心。

  这种眼神更像极了聂冰,萧逸整个人都懵了,呆呆的看着孟如画愣在那里。

  “冰儿。”不自觉的呢喃着唤出了聂冰的名字。

  孟如画浑身一阵,赶紧撇过头去。

  “聂冰已经死了。”冰冷冷的吐出这句话。

  萧逸伸出去的手,停顿在半空中,无力的垂了下去,是的她不是聂冰,聂冰已经死了,被自己亲手杀死了。

  又狠狠的灌了一大口酒,萧逸望着空中朦胧的月亮,眼角已经微微湿润。

  “是的,冰儿已经死了,是我害死了她,曾经我说过要一直照顾她,照顾她一辈子,可是我却没能做到,我以为我可以保护她,可是最后她还是因为我而死,我以为只是让她睡一下,让那人看看,便给她服解药,让她醒来,可是却没想到被人换了毒酒,她永远都醒不过来了。”萧逸痛苦的说着,似乎是说给月亮听,说给孟如画听,也是说给自己听。握着酒壶的手咯咯作响,一口口的将酒倒入口中。

  看着萧逸那孤独的身影,听着他那略微有些哽咽的声音,特别是听到萧逸说的这些话,孟如画如被雷击一般,如何也动不了。

  他竟然不是想杀自己,那么想杀自己的是谁,他又为什么必须要服从他的命令,要让自己假死,而那个换了毒酒的人又是谁?

  孟如画承认自己的心乱了,这样的原因是她从来都没有想到的,她甚至已经对他完全失望了,可是却在这个时候让她知道了真相,如今她已经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接受了另外一个身份,爱上了另外一个男人,这叫她要如何面对。

  “那你又为什么要那水幽兰?”孟如画强装镇定的问着,现在她更不能坐视不理了,她更不想他走上错路。

  “师门被灭的大仇不能不报,师傅那夜竟然被那人三招就杀死了,而且我查了这么多年都查不到,他定然不是泛泛之辈,所以我必须要变得强大起来,比我的师傅更强,那样我才能有一线希望,只要能报了仇,我就可以安心的去找冰儿了,再无牵挂。”萧逸又狠狠的喝了一口酒,愤恨的说着,双眼泛着血丝。

  今日他听到神医的话,就知道神医也未必可以练出那幽兰丹,他的希望被一瞬㊣(7)间捏得粉碎,他的心情压抑到了极点,看着这个和冰儿酷似的女子,不知为何他就将自己埋在心底多年的秘密这么轻而易举的说了出来。

  孟如画如今已经完全无法思考了,两行清泪顺着面具流着,身体发颤,双拳紧握,不可思议的看着萧逸,又是心疼,又是愤恨。

  心疼他这么多年竟然一个人背负了这些,愤恨他竟然瞒她瞒的那样久,以至于她不明不白的死去。

  萧逸说完心中突然觉得轻松了不少了,尴尬的转头去看孟如画,却发现孟如画正满脸泪痕,满眼悲伤的看着自己。

  那种悲伤愤恨的眼神,真的和聂冰一摸一样。

  两人就这么互相望着,仿佛又回到了那一刻。

  只是他们太过于专注,以至于他们没有看到茅屋门口冯路的眼神阴郁又可怕。

  给读者的话:

  郁闷??一天了 到现在才发现凌晨更的这章居然一直没出现??这也太抽了吧

  156布置

  156布置

  望着孟如画的眼泪,萧逸的心一阵阵的揪痛,情不自禁的抬起手来,想去擦干她脸上的泪痕。〖〗 〖〗“冰儿”萧逸的眼前有些模糊,聂冰的脸慢慢的出现在面前。

  “逸公子,你认错人了。”孟如画慌张的向后退了一步,躲开了笑意得手。

  萧逸愣愣的看着他,眼中尽是迷惑。

  “不过,我想聂冰若是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她会原谅你的。但是那幽兰丹我看你还是放弃吧,报仇有很多种方法,不是一定要如此的,太危险了,若是你也出了事,恐怕就再没有人能报你们的灭门之仇了。

  等我们此行的目的达到以后,我会想办法帮你查查看的。”孟如画完全像一个局外人一样分析着,不是她现在真的有这么冷静,而是她不得不冷静。

  “你会帮我,真的吗?地下城的情报组织一直以来都是我想合作的,但是这件事非同小可,所以我一直都在犹豫,如今有你在我就放心了。”萧逸眼睛突然亮了起来,看着孟如画,眼中是满满的信任。

  “谁说她说的话,代表地下城,逸公子,我想你是搞错了。”冯路一步步的从茅屋走了过来,冷冷的打断了两人的谈话,本来就冰冷的脸上,更阴沉了几分。

  “是,我代表的本来就不是地下城,但是并不代表我查不到。”孟如画不知道冯路站在那多久了,也不知道他听到了些什么。但是他那种怀疑的目光让她很讨厌,是以语气也不是很好。

  萧逸当然知道冯路肯定是看到什么误会了,而且估计该听的他都听了,所以合作是势在必行了,否则这事传扬出去,恐怕他这个师门仅存的一人,也将很快就不存在了,那样他的仇真的就永远都无法报了。

  “判官何必下这么早结论呢,我想地下城应该是愿意帮本公子这个忙的。”萧逸潇洒的一笑看着判官,刚刚的那种情绪在他身上已经完全找不到了,现在的他仿佛一个贵公子一般,充满自信。

  冯路没有说话,挑了挑眉,也同样看着他。

  萧逸没说什么,看着孟如画皱起的眉头,给了她一个安心的表情,然后从怀中拿出一个红木雕刻的精致小盒。

  “这里是水幽兰的种子,我相信它不管你们此行的目的是什么,拿他去交换一定可以。而它也是我和地下城交易的酬劳,不知判官大人觉得如何?”萧逸拿着那红木盒子幽幽的说着,虽然判官的脸色依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他还是扑捉到了他眼中的一丝诧异,他很自信的笑着。

  “你怎么有这东西?”冯路收回在盒子上的目光,看着萧逸冷冷的问着,这东西他找了多年了,以为世界上再也不会有了,他几乎放弃了,却没想到今日它就在自己的面前。

  “用我的半条命换的,不过据我所知这是唯一的一颗了,所以要或者不要?”萧逸越发的自信了,整个人一脸轻松的面对这冯路。

  “好,成交。”冯路简单的回答了一句,便伸手拿过那红木盒子。

  萧逸也没有不给的意思,他相信他既然答应了,就不可能会反悔。

  “如果这东西真的能让他回来,即使是我死,也一定帮你查到真相。”孟如画看着萧逸淡漠的说着,语气却意外的坚定,眼神也格外的清明。

  萧逸和冯路同时一愣。

  萧逸一听到她说那个死字,不知为何,心竟然那么痛。

  而冯路更觉得不可思议,他刚刚甚至在怀疑她对阎君的心,可是她如今的坚定却让他不得不信。

  “我决定今晚上山去。”抬头看看时辰,觉得差不多是时候了,孟如画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上山?”

  两人异口同声的问着,都很不解的看着她。

  “对,我不明白神医为什么约我们的日子是后天,而不是明天,不管他有没有水幽兰,那幽兰丹都不可能是一日两日能做好的,所以他大可当时就说,让我们等些日子。或者假设幽兰丹是本来他就练好了的,那样就算他不想当着我们的面拿出来,也可以是明天,为什么是后天呢,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所以我觉得明天一定有古怪。我怕,神医是去对付他了,这几日我越发的心神不宁,但是白日想再神不知鬼不觉的接近那里就太难了,所以,我想今晚去。”孟如画将心中的疑虑和分析都说了出来。想到阎君脸色难看了几分,眼中的焦急是那么明显。

  冯路此时完全相信,她绝对不会背叛阎君。

  “好,我们一起去。”萧逸点了点头,说了一句,看着孟如画是完全赞同的目光。

  “不行,只能我一个人去,你和判官都是神医的主要目标,你们必须留在这里,牵扯住那些人的目光,我相信神医不可能不派人盯着我们。虽然他们不敢离的太近,但是定然也不会太远。”孟如画看了看四周,虽然百步之内她感觉不到有人,但是不能排除有高手,更不能排除百步之外没有,而且,明日定会有人不断的前来探查,她相信神医定会这么做。

  “那让落日和你一起去。”冯路冷冷的说着,已经准备起身去叫落日。

  “不行,落日有更重要的任务,我已经派他去了,他不在这里。”孟如画喊住了冯路,有些尴尬,她瞒着他们这么做自有她的道理。

  冯路和萧逸一听,果然心中有些微恙,但是也都没说什么。

  “这㊣(5)个你带着,必要的时候,也许可以用得上。”冯路将那红木盒子和另外一个檀木盒子交给孟如画。

  孟如画伸手拿过那个红木盒子,却没有接檀木盒子。“我们也要留一条退路,我相信,那东西放在你那,我们都更安全。“孟如画看着冯路点了点头,将红木盒子揣入怀中,跃身而去。

  轻灵的身影,矫捷的消失在夜色中。

  萧逸和冯路看着那消失的身影久久不能回神,想着见过她的种种画面,两人不禁在心里同时的问道:她究竟是个怎样的女子?

  然而两人心里也都明白,无论如何,她已经不是他们刚遇到的时候的那个样子了,如今的她已经一步步走向更高的地方。

  157不入虎|岤焉得虎子

  157不入虎|岤焉得虎子

  就在众人布置好一切,孟如画慢慢接近那山的时候,诸葛启却又在忍受着新一轮的折磨。

  神医一运功,将阎君的身体从药缸中抛出,直直飞到空中,不断的在他身体的各大要|岤点着。并且随手不断的将一些药粉丢到空中,那些各色的药粉仿佛长了眼睛一般,不断的渗入阎君的身体内,阎君的身体开始一阵阵的痉挛,仿佛有些气流在他的身体里游走。

  他们从阎君身体的不同部位出发,每每相撞,阎君都会痛苦的大叫,额头上的汗珠如同雨滴一般的不断滑落。

  突然那些气体仿佛要争夺什么一样,疯狂的冲向阎君的胸口位置,全部碰撞在一起,将阎君的胸口涨的老大,甚至好似马上就要破裂了。

  阎君突然间睁开双眼,眼球突出,不满血丝,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黑色的眼仁,已经完全看不到了。

  神医一看不好,七只银针出手,打中他的七大要|岤,那些气流慢慢的从那银针处喷射出来,阎君胸口的凸起才慢慢消失,最后阎君已经完全昏迷了过去,身体毫无硬度的垂了下来。

  神医缓缓的控制着他,将他放入到药缸内,他已经脸色惨白没有一丝生机。

  神医赶紧在他口中塞入一个白色的药丸,然后试了试脸上的汗水,开始给他把脉。

  ……

  “他今天的状况怎么样?”鬼母走进一间石室,看着依然坐在药缸内,紧闭着双眼的诸葛启,问着旁边给他把脉的神医。

  神医摇了摇头,紧皱着眉。“不知道,他的体内现在非常的奇怪,你强行逼入他体内的那些真气,根本完全融合不到一起,而你晚上又让人给他服那么烈性的蝽药,陪着他夜夜**,他的体力根本无法恢复,他能支持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了,我想这世界上再也没有比他更好的药人了。”

  “哼,好,有什么用,一个不字。哈哈哈,哈哈哈。”鬼母得意的说着,大声的笑了起来。

  神医的心微微的一颤,他真的不知道他这么做是对还是错,面前的这个女人还是不是他二十年前爱上的那个女人。

  鬼母好似看出了神医的疑惑,媚笑着,走到神医身边,将他推到在矮炕上,然后欺身骑了上去。

  “这些日子真是辛苦你了,今夜就让我好好的陪陪你吧。”说着鬼母摘掉了脸上的面纱,对着神医吻了上去。

  神医慢慢的抱紧了鬼母,用力的埋首于她的身上,这个让自己又爱又恨的女人。

  密室内慢慢传出令人耳红心跳的声音,而阎君却毫无知觉的坐在一边的药缸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