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刚才有一阵凉风吹过,你感觉到没有?”

  孟如画摇摇头,表示自己没有任何感觉。

  药王听了更害怕了,拉着孟如画就急急忙忙的往前走。

  “我每次来这里都没事的,不知道今天为什么觉得阴风阵阵啊,其实我偷偷告诉你,这里真的死过很多人,所以,我怕他们是来索命的,我们快走,㊣(5)可千万别做了倒霉鬼,那东西很可怕的。”

  “哦。”孟如画任药王拉着往前走。

  背后三人站了出来,彼此看了一眼,互相点了点头,将瓷瓶中的药丸拿了出来,吞了下去。

  药王算是通过了他们的考验,如果药王当时毫无发觉的话,那么他们可以肯定他是装的。

  落日非常故意的让自己的气息被他感觉到,如果他还是装作没有感觉的话,那么他一定是武功非常高,只是一直在欺骗孟如画而已,如今看他的反应才应该是真的不会任何武功,所以三人也放心的吃了那瓷瓶中的药。

  就这样,四个人跟着药王慢慢的向那鬼谷走去。

  只是不知道阎君是否还可以撑那么久。

  160进入鬼谷

  16o进入鬼谷

  鬼谷果然配的上这个名字,一走近山后的这条峡谷就感觉阴风阵阵,而且周围的植物都长的及其丑陋,更别提能否看见花草了。〖〗 〖〗

  “药王,你带的是什么人?”一个娇媚的女子从旁边窜了出来,很不善的看着孟如画,上下打量着,问着药王。

  “嘻嘻,碧琪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啊,来这是我新配的胭脂,送你啊,每次来看到你能用我配的胭脂变的更漂亮,我就更加的高兴。”药王很献媚的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盒,塞到那女子手中。

  “嘻嘻,那就谢谢药王了,不过,你还是要告诉我他是谁才行。”那绿衣女子拿了东西好像非常开心,看孟如画的眼神也没那么凌厉了,但是还是没有放行的意思。

  “他,是我给语儿找的药人啊,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平时我对你也不薄啊,那老家伙找来了药人讨好语儿你都不告诉我,幸亏我偷听到他的心腹讲话,不然,我不是要输一大截了,哼。”药王小声的对着碧琪说着,表现的似乎很是埋怨她。

  碧琪有些尴尬的一笑,看向孟如画感觉她眼神呆滞,似乎不太精明,而且也好似没有听到他们的讲话,才更加放低声音对药王说道:“这我也是没办法啊,鬼母不让我们说出去,若是有人说出去,那只有死路一条,我怎么敢啊,不过现在你既然你都知道了,还送了这么好的东西给我,我自然也不会再亏待你了,我听伺候他的那些姐妹说,那药人啊,就快死了。现在晚上给他吃两份回春,他都不怎么行呢,她们也很难怀上他的孩子,鬼母天天发脾气,她们也都日日胆战心惊的,所以,你这次带了新的来,鬼母肯定高兴的不得了。”

  孟如画听着碧琪的话心中咯噔一下,要死了是什么意思?回春又是什么?怀上他的孩子又是怎么回事?诸葛启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他现在被放在哪?”药王一听,来了精神,又小声的问了一句。

  “你问这个干吗?”碧琪一听警惕的看着药王。

  “哼,反正他要死了,我就想推波助澜一下而已,到时候我的药人不是更值钱了,放心,好处是不会少了你的,你上次不是说身上的皮肤也有松弛的现象吗,我已经在给你研究那个了,不过要不要,就看你了?”药王说着,一副你不要拉到的神情,很是得意。

  那碧琪一听,眼睛都放光了,“要,怎么会不要,他就住在鬼母的房间右边隔两个屋子。”

  药王点了点头,对着碧琪笑了笑,“等我的好消息,我保证用了我的药膏,那神医老头的那小弟子,一定更爱死你,绝对发现不了你已经三十岁了。哈哈哈。”说完带着孟如画往里走去,留下一脸向往的碧琪。

  就因为她这一脸向往加迷糊,另外三人很轻易的就绕了进去。

  神医见碧琪已经看不见他们了,凑到孟如画的身边,悄悄的对孟如画说道:“一会儿你能不能打完那臭老头之后,顺便帮我去把那药人搞定啊?我不想他活着,让那臭老头邀功。”

  孟如画一听心中一喜,她正在想着如何要找到那丫头说的地方呢,药王就自动送上门来了。

  “可以是可以,不过,我对这里又不熟,根本不知道那地方怎么走,怎么能帮你的忙?”

  “没关系,我知道,我可以带你去。”药王一听孟如画答应了,高兴的说着。

  孟如画摇了摇头,叹着气看着药王:“到时候,我和神医动了手,你自然是不便出来了,不然他不就知道我和你是一伙儿的了,所以你不能让他们知道你认识我,否则我杀了那药人,你的语儿还不生你的气吗?”

  “对啊,还好你想的周到,那怎么办?”药王搓着手想着,“哦对了,我有地图啊,等一下啊。”

  说着药王在他的破背篓里面一顿搜索,终于找出了一块已经发黑了的破布,然后他蹲在地上摊开,嘻嘻一笑,“还好还可以看清楚,就是这里啦。”说着他把背篓里的一根药草拿出来,挤出一滴药汁点在那地图上,那破布上立刻多了一个绿色的标记。

  “给你,这是我第一次偷偷进语儿房间的时候,绘制的地图,后来想毁掉又觉得是一份甜蜜的回忆所以没舍得,就一直和我的这些宝贝放在一起了,现在我就把她给你了,你也不用谢我,帮我办好这件事就好了。”药王说着,一副我给你的恩惠你也不用还了的意思,大方的一笑,继续向前走。

  孟如画忍不住眼角抽搐了两下,她第一次觉得有人脸皮的厚度能和诸葛启一拼。

  不过她也没有再多想,又将这块破布留给了后面的三人。

  她的任务就是拖住神医和鬼母,救人就靠他们三个了。

  她相信她一定可以做到。

  又走了一会儿,天色已经完全黑了,药王突然向前小跑而去。

  孟如画看着药王那兴奋的样子,就知道他们到了。

  看着面前的东西,与药王说的房子完全不是一回事,这里根本就是个大墓,难怪这里要叫鬼谷,而药王口中的语儿要叫鬼母,墓里住的不是鬼又是什么呢?

  墓门口一样由两个女子看守者,估计因为外面有药神谷这一层保障的原因,整个鬼谷的守卫并不严,除了门口的那个女子,看守的也就只有门口的这两个人了,而且还是很轻易的就放了他们。

  当然这是㊣(5)在孟如画成功的装呆滞的前提下。

  进入墓内,到处都是阴森森的,可见这鬼母有多怪异。

  墙上用来照明的夜明珠都被一层薄薄的绿纱包裹这,发出幽幽的绿光,看上去真有些地狱鬼火的味道。

  通道逐渐由窄变宽,包着那夜明珠的绿纱也渐渐的变得更薄,直至没有,两人已经来到一处宽阔的大厅。

  孟如画脑海中回忆着刚才看过的地图,她知道,他们已经到了前墓室了。

  突然两个身影极快的从不同的两个方向,飞了出来,在孟如画面前一个交叉,落在了两人的不远处,看着孟如画。

  孟如画也抬眼向两人看去,其中一个赫然是神医,而另一个自然就是鬼母。

  161与鬼合作

  161与鬼合作

  孟如画就如她和药王约定的那样,将匕首放在药王的脖子上,然后冷冷的打量着鬼母。

  鬼母也同样打量着孟如画,孟如画可以看出她似乎在自己的胸前停留了一会儿,然后眼神变得异常的恶毒。

  孟如画很难想象,这个一半丰满,一半几乎是骷髅的女人竟会让神医和药王两个男人神魂颠倒。

  “你究竟是谁?”神医看着孟如画眼中突然充满了杀机,冷冷的问着。

  “一个无意间发现大秘密,来和你做买卖的人。”孟如画眼中带着淡淡笑意,看着神医。

  “什么买卖?”神医才不信孟如画说的话,她和萧逸一起来的,她有问题,萧逸自然有问题,现在他很担心,另外三个人是不是已经在这谷中了。

  从昨天看到判官他就猜到了他们的目的绝对不单纯,定是为了阎君而来。

  “本来我只是拿钱办事,来保护那逸公子一趟,谁知道,却从神医你的口中得知药神谷如今已经没有水幽兰的存在了,真是吓了我一跳,不过也是我幸运,我这里却有一粒水幽兰的种子,不知道这个能不能和神医做交易呢?”孟如画悠然的说着,可是她说的话,却让神医和鬼母同时一惊,鬼母眼中更是露出了贪婪的光。

  “你不是让我……”药王一听孟如画要用水幽兰和神医做交易,急了。这可是她答应给他让他讨好鬼母的。

  孟如画知道他要说什么,出手点了他的哑|岤,和周身的大|岤,药王顿时昏了过去。

  “我是说了要让你走,不过不是现在。”孟如画很阴险的对着药王说了一句,然后将药王的身体放在自己身边。

  脸上的表情做的真切,绝对不会让人怀疑到他和药王是串通好的。

  “说,你想要的是什么?只要我能做到,我都答应你如何?”鬼母突然开了口。那声音极尽媚态。

  眉目间不断的向孟如画暗送秋波。

  “你不必再装了,你既然已经看出我是女子,又何必如此呢,你以为我真的会掉以轻心到让你得手吗?”孟如画看着鬼母的样子讽刺的说着,眼中尽是嘲笑。

  鬼母一听果然瞬间变了脸色,一双灵眸突然露出狠厉的光。

  “那你到底想要什么?”鬼母厉声的问着,恨不得用眼神杀了孟如画。

  “我要什么?哈哈哈,我要看你炼药人的方法,我要知道你怎么让功力增强十倍甚至百倍,我要和你分一杯羹。”孟如画表情异常的邪恶,看着鬼母和神医,一字一句的说着。

  她已经感觉到了这周围又多了许多人的气息,而且她有一刹那感觉到了落日的气息,这是他们约定好的,若是没有找到阎君,就以这种方法给她暗号,所以她不得不这么做,这是她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办法。

  “她……”神医觉得孟如画的目的肯定是诸葛启,想要开口阻止鬼母,可是鬼母却抬手示意他不要说话。

  “你什么意思?”鬼母很认真的看着孟如画,似乎想看出她到底是说真的还是假的。

  “很简单,变成武林第一谁不想,甚至我想变成整个大6的王者,可是我空有这水幽兰的种子却不得其方法,这已经是最后一颗,我已经不能失败了。

  实话和你们说吧,这药神谷我是一定要来的,萧逸那傻男人不过是我的一枚棋子而已,这天底下的男人哪个不好色,只要我做的好,他还不是一样乖乖的听我的话。

  所以我拿出水幽兰的种子和你合作,而你则告诉我用它的方法,到时候我们究竟谁能最后成为唯一,再看各自的本事好了。”孟如画j笑着,对鬼母说着,那种野心,那种将一切都不放在眼里的高傲,让鬼母对她信任了几分。

  “哈哈哈,好,说的好,谁说女人不如男人,将来这世界就是要由女人来统治才对,我答应和你合作。”鬼母似乎很开心,放纵的大笑着,甚至有些癫狂。

  神医在旁边皱着没有看着孟如画,眼中尽是厉色。

  孟如画轻蔑的看了他一眼,似乎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甚至对他有些厌恶的感觉。

  鬼母虽然癫狂着,却悄悄的观察着孟如画,看到孟如画看神医的样子她相信了,这女人果然有野心,而有野心的人也往往最好控制,因为她对那种人太了解了,就像了解自己一样。

  “既然你同意了,那几拿出来点诚意吧,我听说你练了一个药人,我要看看成果,你是否值得我拿这么珍贵的东西合作。”孟如画嚣张的看着鬼母,冷冷的说着。

  面对鬼母这样的野心家,就要表现的比她更有野心,更嚣张,她才能相信你,因为她所相信的人性就应该是贪婪的,也只有和她同样贪婪的人,才入得了她的眼,或者说在她看来才是真实的。

  “好,就让你看看,不过,这个时辰,可能在表演些特殊的节目,你看了,可不要脸红心跳才好,哈哈哈,哈哈哈……”鬼母笑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想墓中走去,孟如画也笑着点了点头,从后面跟着。

  神医则一直全身关注的盯着孟如画。

  虽然孟如画表现出一派潇洒的样子,其实她的心中异常的紧张。

  就要看到他了,她不知道如今他已经被他们折磨成什么样子了,她真的很害怕,到时候,自己会把持不住自己,坏了大事。

  孟如画在鬼母的带领下㊣(5)慢慢的向中墓室的方向走着,一路上有许多小的墓室,孟如画集中精力注意着,用心去感受诸葛启的位置。

  直到走到一面墙壁的附近,孟如画突然感觉到诸葛启似乎就在附近,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心中又出现了那种感觉,有些慌乱。

  鬼母看了一眼孟如画,带着几分邪气,似乎等着看好戏一般。

  孟如画不以为意,一挑眉,看着鬼母,也是一脸的挑衅。

  鬼母点了点头,在墙上敲了几下,然后那面什么都没有的墙竟然轰隆隆的移开了。

  孟如画抬眼望了进去,虽然她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她的心还是被重重的击打了一下,几乎不能保持冷静。

  给读者的话:

  先更这三章,今日加更,一会还有啊,争取更一万,大家先想想如画看到了什么呢?

  162濒临崩溃的如画

  162濒临崩溃的如画

  密室内,一片雾气弥漫,冰冷冷的气息在石门一打开的一刹那就冲了出来,让孟如画异常的清醒,所以她绝对相信自己没有看错。

  此时那一片雾气之后,仿佛有两个人,一个男子躺在床上,而另一个女子却坐骑在他的身上,而且在有节奏的上下律动着。

  虽然因为雾气,孟如画看不到他们的表情,但是不知为何,在八宝玲珑塔中的那些幻想又出现在了眼前,放佛阎君此时正用那种鄙夷的眼神看着她。

  孟如画相信自己,你不能乱的。

  她在心中告诫着自己,用力的保持这脸上的表情不变,甚至挤出一丝笑意。

  可是藏在袖子中的手,却紧紧的握着,任指甲折断,任它插入肉里。

  “鬼母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练药人的方法就是这种?”孟如画转头看着鬼母,讽刺的问着。

  “当然不是,只不过这药人身体实在是特殊,若是我的婢女你怀上他的孩子,我会从小培养他,那将来可是一件极好的杀人工具。”鬼母异常邪恶的说着,满脸的得意。

  孟如画心中已经气到极点了,她感觉自己就快要爆炸了,恨不得马上将面前这个变态的女人杀掉。

  而密室里,那女子突然嘤咛了一声,然后趴在那男子身上,那嘤咛中似乎带着极大的满足。

  孟如画知道这是什么,心中更是滴着血。

  突然一枚黑色的四角飞镖飞了出去,那速度极快,穿过三人,直接没入那个趴在阎君身上的女子头部。

  一丝血腥的味道瞬间伴着冷气充满了整个屋子。

  鬼母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就要伸手去关闭那密室。

  可是孟如画哪里允许她这么做,他们好不容易才找到他,好不容易她才能撑到刚才的那一刻,等到那女子完事,等到鬼母松懈,等到萧逸出手,她绝对不允许再有人把阎君带离她的视线。

  手中握着一把精光的匕首,毫不犹豫的向鬼母刺去,隔开了鬼母摸向那墙角的动作。

  并且回身将墙角那一点突起,削了下去。

  这匕首是诸葛启送的,削铁如泥,何况是石头。

  冯路,萧逸和落日三人也纷纷现身,孟如画不再管其他的事,奔进了密室。

  密室中温度异常的低,进去了之后才发现,四周竟然都是冰块,这里简直就是一个人造的冰窟。

  而阎君此时正躺在冰床上,那个女子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趴在阎君身上。

  孟如画狠狠的一掌将那女子的尸体拍飞出去,撞到墙上,立时成了一滩烂泥一般,虽然知道她本就死了,但是似乎只有如此才能发泄她心中的怒火。

  再向阎君看去,他好像根本就毫无意识,紧闭着双眼,生命的迹象非常微弱。

  孟如画的泪瞬间就夺眶而出。

  伸手将旁边的衣服拿起,给他简单的穿上,背起他向门外走去。

  门外鬼母和神医对冯路、萧逸和落日三人。

  虽然神医和鬼母的功夫都不弱,但是毕竟冯路等人更是个中高手,两人已经被打的灰头土脸。

  冯路见孟如画已经救了阎君,不再与他们周旋,身形非常诡异的一闪,在众人还没发现是怎么回事的时候,鬼母已经一掌被他拍飞了出去。

  萧逸虽然在冯路出手的时候也没反应过来,但是在鬼母飞出去的时候,他也飞身而起,就在鬼母落地的一刹那,他的长剑也落在了她的脖子上。

  而那边落日也成功的制服了神医。

  众人来到刚才入口处的前墓室,却看到里面有二十几个女子,而且他们正在想办法给药王解|岤,却好似都没办法。

  其实众多婢女仿佛也听到了打斗声,因为中墓室以内他们不得随意进入,而鬼母也的确经常在里面发脾气,是以他们都没敢进去,只是在前墓室焦急的等着。

  而药王虽然被点了|岤道昏了过去,却是安然无恙的躺在那里,所以他们更不确定是不是真有什么事,更何况自从她们来到这的那一天气,这里就从来没出过事。

  所以最后大家还是一致认为多半是鬼母又在发脾气了。

  但是当看到孟如画四人,和被压着的鬼母和神医时,她们都是已经,纷纷拔出了手中的剑。

  “你们还以为你们

  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