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药王很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丫头看人的眼光还不错。

  见孟如画将药吃下,阎君又倒了两颗自己吞下,然后将药瓶直接扔给冯路。

  很明显的告诉药王,这东西,大爷他要了。

  药王嘴角一抽,那可是他专门研究出来给自己吃的,用的都是绝世的好药材,只要吃一颗,他就可以走一天,都不带气粗的,就算是武功高强的高手也不见得能够如此。

  “神医?你和我的帐是不是该算算了?”阎君穿戴好衣服,看着药王,邪魅的一挑眉,嘴角带着点点戏谑的笑意,和过去仿佛没有什么不同,但是那双深邃的眼睛却更加深不见底,让人摸不透他的情绪。

  “当初是你答应为我试药的,这是我救她的条件不是吗?”神医也知道自己今天恐怕是终究难得善了,无所畏惧的抬头看着阎君。

  “哦?神医的记性不错?可是本君想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而在本君身上试药的又是什么人呢?难道是本君看错了,神医你竟然是个女子吗?”阎君的语调更加柔和,脸上的笑意也更加魅惑。

  可是神医的脸色却越加的青了。

  “哼,当初本君答应你的条件,也是为了让你救她,可是却再她身上下了另外一种毒?这又如何解释?”阎君的语气一转竟然冷了下来,但是脸上的表情却仍然是笑的。

  “那是因为你太狡猾了,我如果不那么做,你又怎么肯乖乖的到药神谷来?”神医也笑了笑说着。

  不过他笑的是自己,他太天真了,以为阎君今生绝对走不出药神谷了,也以为他为了那女人的命一定不敢让地下城的人来,却天算地算没算到那女人会亲自来,竟然还有那么大的本事,的确是他想的太简单了,阎君看上的女人又怎么会很一般呢?

  “哼,若不是本君信守承诺愿意来,你以为就凭你小小的手段能要挟本君吗?”阎君突然对着神医俯下身去。

  神医看着在自己面前不断放大的笑脸,不禁浑身发颤。

  “药王,你看看她中的毒你是否能解?”虽然面对这神医,说出来的话却是给药王的。

  “哦。”药王小心翼翼的上前,去搭孟如画的脉搏。

  这男人比这个女人更可怕,更危险,他的小心脏都快要吓抽风了。

  “嗯?你给她下了忘魂?”药王探完孟如画的脉不可思议的看着神医。

  神医没有说话,撇开头,正好错开阎君的目光。

  ㊣(5)“何为忘魂?可有解?”阎君回身温柔的看着孟如画,对着药王问着。

  “这毒死不了人,也不会对她的身体有任何伤害,只不过,只不过……”药王看着阎君的脸犹豫着不敢说。

  “只不过什么?告诉我,没事的。”阎君抬头看向药王,脸上的表情异常的柔和,仿佛诱拐小孩的大叔。

  药王嘻嘻一笑,他本来就小孩心性,单纯的很,看见人家给他好脸色,自然得意忘形了。

  “只是啊,这药会让人忘记最重要的人,她的脑海中谁对她最重要她就会忘记谁。而且至今我没研究出解药。”药王说着竟然坐到了阎君身边,摊了摊手,耸了耸肩。

  “会忘记最重要的人?”阎君已经,眉头紧皱,喃喃自语的一遍遍说着,不知在想着什么。

  166药神谷的消失

  166药神谷的消失

  “哎呀,你放心啦,这丫头对你这么好,当然最重要的人是你啦,这位置别人抢不走的,不用担心。”药王拍了拍阎君的肩膀,一副你放心的样子。

  但是当他看到阎君看他的冰冷目光,终于意识到自己似乎说错话,做错事了,然后以飞快的速度,躲到了冯路身后。

  冯路一愣,他干嘛躲自己后面。

  某药王却在心里想着,毕竟先看见这只的,应该算熟吧,不会被出卖吧。

  “我看我们还是先带她回去吧,这里毕竟终日不见阳光也不好。而且外面还有等着处理的呢。”冯路淡淡的说了一句,算是替药王解了围。

  阎君点了点头,抱起孟如画向外走去,动作小心翼翼的,极尽温柔,仿佛怀中的她睡着了一般,生怕一不小心将她吵醒。

  当阎君抱着孟如画走回前墓室的时候,所有人都愣了。

  鬼母更是不可思议的看着好好站在那里的阎君。

  “你,你怎么好了,你吸收了那些真气对不对,你变得更强了对不对?你就竟是怎么做到的,告诉我,告诉我?”为了逼问出救阎君的方法,萧逸解开的鬼母的哑|岤,所以她对着阎君疯狂的大叫着,显得异常的激动。

  “哼,是啊,本君不辜负你的所望,把你给的恩赐都吸收了,怎么样?你高兴吗?”阎君看着鬼母,扬起最邪魅得意的笑意,眉眼动处极尽妖娆。

  再加上他此时衣衫不整的样子,若不是他怀中抱着个人儿,恐怕那些女人会不顾一切的扑上去。

  “哈哈哈,哈哈哈,我成功了,我成功了,我终于成功了。哈哈哈,哈哈哈。”鬼母突然疯狂的大笑起来。

  “不过很可惜,本君不受你控制,而你,也永远都不可能让这种好事发生在自己身上,不过看在是你另本君功力大增的份上,本君可以饶你不死。”阎君笑意盈盈的说着,眼中却闪着狡猾的精光。

  “你真的可以饶了语儿吗?”神医突然激动的跑到鬼母身边抱着她,充满希望的看着阎君。

  阎君点了点头,很满意神医的表现,他就是要让他们充满希望,再彻底的失望,不然他怎么对得起怀里的女人。

  “当然,不仅如此,本君还会连你也一起放过,而且让你们双速双栖。”阎君那邪魅的笑意,突然让神医觉得好像哪里不对,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从心里发冷。

  “落日,去弄个小坛子过来,将他们俩的手脚都给本君砍了,然后将他们种在坛子里,以后他们可是地下城一景,不知道到时候会给地下城赚进多少银子。”阎君戏谑的说着,表情变得特别的开心,仿佛面前的两人已经变成银子了。

  “你,你敢侮辱伟大的鬼母,你放肆,你是我造就的,是我,我是你的娘亲,你懂不懂,来宝贝,到娘亲这儿来。”鬼母说着眼睛已经变得混浊,仿佛有些神智不清了。

  如今除了神医,已经没有人再为她求情了,药王心里很矛盾,他们是他的师弟和师妹,可是他们却杀了师傅,所以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再为他们求情。

  而石室里的众多女人,如今都用崇拜的目光看着阎君,那个他们曾经伺候的男人,她们此刻心中充满了希望,他那么强大以后一定会保护她们的,定会给他们解药,她们不在需要这个老太婆了,所以她的死活也和她们没关系了。

  而且她们恨不得她死了才好,她一直用毒控制着她们,对她们不是打就是骂,从来没给过好脸色。

  “把她的面纱拿掉,本君想看看这个不要脸的老女人,究竟长成什么样子。”阎君根本无视于鬼母的装神弄鬼,也无视于神医的惊恐,依然带着邪魅的笑意说着。

  萧逸也笑了笑点了点头,“本公子也想看看是不是一半人一半鬼。”说着萧逸就伸手去扯鬼母的面纱。

  “不要,不要扯掉,你们,你们竟然敢如此对我,我就算真的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哈哈哈,我绝对不会再允许你们侮辱伟大的鬼母。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侮辱我,没有。”说着鬼母张狂了起来,然后双眼突出的看着阎君,不多时,那高傲的头便低了下去,一滴滴黑血从她的面纱下面滴在地上。

  “语儿,语儿。”神医大叫着,眼中尽是痛苦和绝望,狠狠的将鬼母搂着怀中,然后从怀里掏出刚才的那一卷金针,扔给药王。

  药王伸手接着,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了语儿,你以为那一卷破金针有什么用,你以为我们拿了这个就是罪人吗,我告诉,真正的罪人是你最敬爱的师傅。

  我和语儿是真心相爱的,可是都是因为他我们本来美好的爱情没有了,那个善良的语儿也没有了。

  又一次他喝醉了酒,却趁机占有了语儿。语儿拼命的反抗,他却仗着自己武功高强,硬是,硬是霸占了语儿的身体。

  语儿不堪受辱,所以服了蚀骨散,她说她不想自己肮脏的身体再留在这世间。

  他呢,是,他是用九针回神**救了语儿,可是那又怎么样,那也弥补不了语儿心中的伤。

  他受伤,那是活该。

  语儿对我说,就是因为我们不够强大所以才会有这样的不幸发生在我们身上,我们必须要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以后才能永远高高的站在别人的头上,才会再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敢欺负我们。

  所以我们偷偷的练习制造幽兰丹,我们要提升我们的功力。

  可是却被那老不死的发现了,我们被逼无奈才烧了幽兰花田,才会杀了他。

  我们让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水幽兰,只有我们有那么几棵,这样才能保证我们才是永远的天下第一。

  可是天不从人愿,我们失败了,语儿也变得越来越暴戾,性情也变得时好时坏,这一切都是拜他所赐,只有你,整天傻乎乎就知道种药,做药,什么都不知道。

  他怎么骗你你都相信,今天我就是要告诉你,你心里那个神一样的师傅,他就是个禽兽,禽兽。哈哈哈,哈哈哈……”神医说完,大笑了起来,然后温柔的看着怀中鬼母的尸体,慢慢的闭上眼睛,扶在她身上,嘴角才慢慢的渗出同样的黑血。

  药王整个人都愣了,真的是他太迟钝吗?可是他真的宁愿那么迟钝,宁愿永远都不知道这样的事。

  阎君看了看死在一起的两个人,皱了皱眉,抱着孟如画迈步向出口走去。

  冯路等人也随后跟着。

  药王看了神医和鬼母两人的尸体最后一眼,摇了摇头,也跟在了后面。

  “相公,那我们呢?”一个看似年长一些的婢女看着阎君要离开的背影问着,满眼希望的望着他。

  阎君听了她的话,略一停顿。

  那女子顿时喜上眉梢,面带娇羞的说道:“其实我已经有了相公的骨肉,我也是今天才刚刚发现的,还没来得及说。”

  “哼,怀本君的孩子,你们不配。”说完,一枚黑色的五角形飞镖飞了出去。

  准确无误的在室内转了一圈,就在这些女子还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她们就永远的沉默了。

  直到最后他们倒下的那一刻,脸上仍是那一脸期盼和欣喜的表情。

  阎君连看都没看,直接带着孟如画走了出去。

  几人出来发现天早已经大亮了,感受着日光的照耀,阎君知道这都是怀中的这个女人给他的,以后他将会格外的珍惜,并且用她赋予自己的东西去永远的保护她。

  不多久,从那古墓处传来滚滚浓烟,接着是漫天遍野的大火。

  大火烧了整整三天三夜,从此以后药神谷再也不存在了。

  用整个药神谷来赔偿孟如画受的苦,他也嫌不够,所以药神谷唯一剩下的一个宝贝——药王,从此以后成了他的私人物品。

  药神谷外,早就有两辆马车在等着了,驾车的赫然红缨和夜狼,原来孟如画早有安排。

  直到众人出了药神谷,阎君把孟如画抱上孟如画为他准备的只有一张大床的马车,大家才看㊣(7)到孟如画七孔流血的脸。

  都是一惊,萧逸看阎君的眼神异常的冰冷,关节被握的咯咯直响。

  落日也紧皱着眉头,不言不语,眼中尽是担忧,也带着自责。

  红缨和夜狼更是整个人都懵了,他们的主子来寻前主子,前主子没事,主子倒是弄成这样,这叫他们如何理解?

  “回都城。”阎君不理众人的目光,直接放下马车的帘子,将众人的视线都阻隔在外。

  而他则用手帕沾了水轻轻的给孟如画擦着脸上的血渍,然后温柔的将她抱在怀中,他希望她一睁开眼就看到完好的自己。

  ……

  另一方面,梅枫和诸葛文西坐镇京都也同样烦恼不断。

  “王爷,宫里的李公公又来了。”秦嬷嬷走进书房,对着正在下棋的梅枫说着。

  梅枫挑了挑眉,满眼厌烦,却又不得不躺回到书房外的矮炕上,将手臂伸进厚厚的绷带里。

  “有请。”梅枫说着,声音听上满是虚弱。

  不多时一个公公摸样打扮的人走了进来。

  “参见七王爷,文西公主,王爷,太后让我带了上好的雪参来,让您补身体。并且让奴才通知您,十天之后波罗国的使节就会到达都城,到时候无论如何,希望王爷您的身体养好了。”那李公公说着将手中的雪参交给了一旁的秦嬷嬷。

  “好,本王知道了,本王一定会尽快好起来的,有劳公公了,秦嬷嬷送李公公,咳咳。”梅枫了一句。

  “好,那就不准备王爷的午膳了,估计太后会留王爷在宫里用的,毕竟好些日子你都没进宫了。”诸葛文西也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回答着,没有一丝异样。

  “嗯,不过我想带文西一起去,她也好久没进宫了,估计太后应该也想她了,你觉得呢?”梅枫放下碗筷,看着易容成孟如画样子的诸葛文西,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对不对,但是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