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而且她的一番话说的实在精明,把两个国家的㊣(5)面子问题化为了女人间的比试,如此无论哪国输了,都不会太过于尴尬。

  “太后娘娘,小女倒是有一个提议,不知道可不可以说?”查雅走了出来,站在纳克尔的身边,看着太后问着。

  “小孙女不懂事,请太后见谅。”纳克尔拉了查雅一把,满是歉意的对太后说着。

  “无妨,年轻人的想法总是比我们多,多听听也有好处。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太后和蔼可亲的看着查雅,并为因为她的鲁莽而生气。

  “回太后,我叫查雅。”查雅大方的说着,也没有一点害怕的意思。

  太后也很喜欢查雅直爽的性格,笑着点了点,“那查雅,你就说一下你的提议吧。”

  查雅见太后答应了格外的开心,有上前一步,带着自信的看着诸葛信仁。

  同时心中的想法更加坚定,她定要找出木魂族圣女给他看看,让他知道,只有自己才能帮他完成大业,自己才是他绝对不能缺少的女人,才配做他未来的皇后。

  176查雅的努力

  176查雅的努力

  “既然是鉴宝大会,那自然不能只比宝物谁家的好,还要比一比这识别宝物的能力哪家的高,所以第一轮由每家拿出自己认为很珍贵的宝物三件,装到盒子里,按照自己心中的顺序放到这个空台子上,然后由两边分别派人一一打开、解说,最后由太后、太子和我爷爷三人定夺,两个中到底是哪个好,三局两胜。〖〗 〖〗

  第二轮,双方自由的挑出对方的三个人,在对方所带的宝物中,每人找出一件认为最好的宝物,同样是三局两胜,便比比谁的眼光好。

  第一轮胜了的人,可以在第二轮中从对方的阵营中挑三个人出来,而输了的一方则没有这个资格,对方则可以随意派出自己认为合适的。

  太后娘娘觉得怎么样,我的方法很简单的,既可以比试宝物的好坏,又可以比试人才的优劣。而且还有一点点小小的运气成分在里面,也可以增加娱乐性。”

  查雅说完笑着看着太后,一双灵动的大眼睛仿佛闪着金光,脸上的笑也很是自信。

  太后很是高兴的点了点头,这方法和她想的差不多,只不过是把各自派出三个人,变成了由对方选择,这也没什么,如果自己不答应,到反而显得自己心虚,仿佛恒国无人似地。

  “好,就这么决定吧,太子,你觉得呢?”太后转头又问了问太子的意见。

  太子,看了一眼查雅,见她偷偷的比着放心的手势,笑着回望着太后“全凭太后做主。”

  “好,那哀家宣布,鉴宝大会开始。”

  诸葛铭按照之前和太后商量好的将三样宝贝装在锦盒内,摆到了空台子上。只有拿到诸葛启带来的水晶葡萄时,那东西本来就装在盒子里的。

  诸葛铭嘴边得意的一笑,并没有打开看一眼,把整个盒子摆了上去。

  回身看了一眼诸葛启一脸鄙夷和j笑。

  孟如画和诸葛启同时望向他,诸葛启是满脸的戏谑,和媚笑。孟如画则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明显的厌恶。

  对于诸葛启的样子,诸葛铭早就习惯了,可是孟如画如此他还是第一次见,不禁让他一愣,这眼神他怎么好像在哪里见过?

  查雅亦带着人将波罗国的三件宝物准备好了,也都装在同样的锦盒内,是以,双方都不知道对方的宝物是按照怎样的顺序摆着的,哪个是最好的,这比试不仅仅要看宝物本身的价值,似乎还要看一点运气。

  诸葛铭很有自信的站在桌边,这一局自然是由他主持。

  “可以开始了。”太后见两人都准备好,看了看太子和纳克尔,见两人也都点了头,便宣布开始。

  诸葛启拿出第一个锦盒打开,顿时一阵||乳|白色的光晕散发出来,那||乳|白色的光芒甚是柔和,给人一种安定祥和的感觉,看着它似乎再焦躁不安的心情,也能历史安定下来。

  这一个赫然是一尊白玉观音,上好的白玉,发着柔柔的光,配上观音那慈祥的面容和大爱无边的笑意,让人觉得圣洁无比。

  “这是一尊观音像,用上好的白玉雕成,整个观音散发着柔和的光,寓意着观音普度众生,仁爱世人。”

  诸葛铭说完很自信的笑了笑,伸出右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查雅微微点了点头,亦拿出自己的第一个锦盒,那盒盖被她的小手一拿开,那盒子中就透出幽幽的绿光。

  将宝物从盒子中拿出来一看竟然同样是一尊观音像,只不过这尊观音像更为特别,羊脂玉雕成了整个观音,让这尊观音像光华内敛,仿佛更有内涵,而观音手中的玉瓶中插着的柳枝,却是用碧绿的翡翠雕成,做工异常精细,甚至能看出那树叶上的纹路,而发光的也正是这条柳枝,柳枝虽小,那绿光却异常的耀眼。

  “呵呵,四王爷,咱们的想法倒还真巧,我这尊也是观音像,只不过我这尊观音像却是用羊脂玉雕成的整个观音,我认为观音的仁爱和宽容是完全发自内心的,应该是内敛的,不是想做给任何人看的,而她用来拯救世人的时候靠的正式这一直小小的柳叶,所以这柳叶才该法力无边,是以真个观音像最应该发光的应该是这只柳叶才对,而且她才是观音施爱的最直接工具,它的光华月耀眼,也说明观音的爱意月宽厚,越博大。我说完了。”查雅说完,恭恭敬敬的看向台上的太后和太子,等着他们的评断。

  地下的众人一阵抽气,这两样东西太过相似,差距又那么明显,想偏袒都不行,恒国这一局很明显输了,众人看查雅的眼光已经不似刚才那般轻视,亦不再把她当成一个无知的小姑娘看待了。

  太后脸色虽然没变,但是一开门恒国就输掉了,多少还是让她心里有些不舒服,不过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女人,脸上还是带着温和的笑意。

  诸葛信仁见太后的手在茶杯上明显的动了一下,当下心中一阵,抬眼向查雅看去。

  查雅见到太子望过来的时候,脸上的得意更加明显。好似在说,我办事你放心。

  诸葛信仁此时真不确定昨晚自己将这些具体的安排都告诉了她到底是对还是不对。

  “这一局的确是查雅胜了。这尊羊脂玉观音的确比哀家收藏的白玉观音还要好。”太后点了点头,对下面的两人说了一句,看向诸葛铭的时候,暗暗用了提醒的眼神。

  诸葛铭微微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也不似刚才那般嚣张。

  “好了,拿出你们的第二件宝贝吧。”太后对着两人说了一句,示意这一次查雅可以先开始。

  查雅对着太后点了点头,伸手取出第二件宝贝。

  她眉目间的一动,别人似乎没有看到,但是诸葛启和孟如画却是看到了,因为强调公平起见,保证不会出现临时换位置的情况,两方的台子都是在对方的一边,是以诸葛启和孟如画两人离查雅最近。

  第一局她见诸葛铭拿出白玉观音的时候不紧张,他们倒是可以理解,毕竟知道自己的底,自然是不怕的。

  但是这第二局,才一开局她的表情似乎也没有一点紧张,而且再看她拿出的东西,很是平常的一个玉石枕头,若是平常也算是上等的货色,但是在这宝物到处都是的今天,甚至可以说很一般,她拿着这样的东西,也如此自信,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她在自信的是第三局,而这一局她本来就是会放弃的。

  诸葛启也知道恒国一方的宝物是何种顺序放的,刚才的白玉观音算是中等的,现在要拿出的水晶果篮才是王者,胜是毫无疑问的,关键是最后一个,太子拿出来的那白色的树状珊瑚礁,却是最弱的。

  依他所见,查雅的那尊观音应该已经是三个宝物中的极品了,而中间的最差,那么最后一个应该是中等水平才是,所以他此时很是担忧。

  然而不仅担忧他更觉得奇怪,她是真的就那么走运吗?

  孟如画也和诸葛启是同样的想法,这女子的淡定和自信太过于不正常了。

  但是两人都没有说什么,只是对望了一眼,互相知道了对方的想法。毕竟他们只是猜测没有证据,也不好说什么的。

  果然第二局什么都不用说,甚至连解释都免了,恒国胜绝对无疑。

  “太后娘娘,我活到这把年纪,看过的宝物也不少了,但是这,这太让我惊讶了,天啊,这果篮里的哪一样不是时间难求,如此纯净的水晶,如此精湛的工艺,简直就像真的一样,不对,应该是说,这简直就像九天之上的仙果,这一局不用再说了,我们认输,如果再拿我们的东西去和它比较的话,我都觉得那是对它的亵渎。”纳克尔满眼惊讶的看着那水晶水果篮,激动的对太后说着。

  太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皇后也笑的异常灿烂,只有太子,只是略微笑了笑,有些尴尬,接下来恐怕太后会被气得数不着觉了吧,不过还好倒霉的是诸葛铭。

  台下的众位大臣也都满脸骄傲,一个个挺着腰板抬着头。

  诸葛启和孟如画没什么特别的表情,一直暗暗的盯着查雅,果然她脸上闪过一瞬间的讥讽之意㊣(7)。

  “哈哈,大使过赞了,这是先帝留给哀家的宝贝,若不是大使来了,哀家可不会轻易的拿出来。好了,咱么进行第三局吧。”太后笑靥如花,挥手示意诸葛铭可以开始了。

  这一次诸葛铭将那白色的树状珊瑚拿了出来。

  “这叫玉树琼花,是在海底历经了千百年才形成的天然玉树,上面这自然形成的红色斑点便如红花一般,配着玉树,实乃一大奇观。”诸葛铭没有过多的解释,只是淡淡的说着,其实他心里已经明白他这次输了。

  其实过了第一局的时候他已经知道自己输定了,因为他自始自终都认为诸葛启根本不可能拿出完整的水晶葡萄,过,木魂族圣女如今还没有苏醒,她虽然算的出她在恒国,却不能算出她准确的位置。

  昨日她一刹那间感受到了木魂族的气息,有几种可能,一种可能当然就是木魂族的圣女就在人群中,第二种可能是,有人长期和她生活在一起过,第三种可能就是她刚刚和圣女有个接触。

  所以此时她要尽力找出带有木魂族气息最强的三个人。

  “她,第三个人是她。”突然查雅双眼瞬间亮了起来,指着孟如画大声的说着。

  178不受待见的如画

  178不受待见的如画

  孟如画看着那只指着自己的白玉般白皙的手,完全愣了,不是吧,她不会这么倒霉吧。〖〗 〖〗

  轻轻的向旁边挪了挪,她指的应该是诸葛启才对,那男人就是长的太妖娆了,被当成女的也不奇怪,更何况也有可能是这个女的犯花痴,见到诸葛启的女人一般都犯这毛病,这个她可以接受,没有什么好生气的,只要回去修理诸葛启她就会立即消气的。

  孟如画如是想着,觉得自己的推断绝对错不了,又不禁移了移位置,将诸葛启整个人露了出来。

  尽管孟如画已经很努力的把这件事和诸葛启扯上关系,可是不知为何,那手指就那么一直指着她,随着她的移动而移动。

  “你确定你指的人是她?”太后不可置信的看着查雅问着,脸上除了惊讶还有些不满。

  “是的太后娘娘,我选的人就是她,这个女子。”查雅对着太后肯定的说着,并未因太后的脸色而改变自己的目标。

  其实她并不知道孟如画的身份,昨日她作为波罗国的使者自然是在主桌上用膳的,而且当时她的整个心思都放在诸葛信仁身上,哪有时间去认真的记别人。

  当时孟如画又与一群女眷坐在副

  常夜之国小说5200

  桌上,是以她并没有注意到她是谁,也就更不知道曾经的故事,孟如画在众人的眼里,不过是个刚刚好起来的疯子而已,她的出现已经让很多人觉得丢脸了,更别提让她代表恒国,太后的脸色当然好不了。

  “这个人不行,你还是选别人好了。”太后断然的拒绝了,她怎么可能允许一个疯子代表自己的国家,除非她也疯了。

  当初让她与诸葛启成亲也是实属无奈之举,若不是诸葛铭施压,如不是她也想拉拢孟尚书一家,她怎么可能同意那样大的婚事。

  即使他们成婚之后,她心中还一直替他物色合适的侧妃人选呢,在她心里孟如画是无论如何都配不上诸葛启的。

  而孟如画也很清楚太后对她的鄙夷。她孟如画根本入不了太后的眼,就算是她不疯了,她在太后的眼中也永远难以翻身,有时候先入为主的观念真的很难改变,更何况看不上她的是这个世界上权利最大的女人,又有谁想去改变她的想法呢?

  但是这些都无所谓,那高高在上的太后,在她的眼中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女人而已,而且是个和自己没多大关系的人,她根本就懒得理会。

  查雅一听太后的语气,微微有些诧异,再看太后看孟如画的眼神中,尽是嫌弃和鄙夷,尽管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也很明显了,这就更让她感到不解。

  诸葛启自然也不想孟如画去趟这趟浑水,但是看到太后的眼光,他的心中顿时如火烧一般,皱着眉,眼光冰冷的向太后的方向看了过去。

  那寒意让太后虽然隔的那么远也不禁打了一个寒战,嫌恶的目光也有些收敛,却是对诸葛启多看了两眼,若有所思。

  孟如画却并不在意,眼中依然是那股淡漠的神情,太后嫌不嫌弃她都无所谓,但是与那两个可恶的女人一起,她是着实的不愿意,和他们一起,不仅要时刻应付对手,还要一直提防着他们,实在是太累了,不是不如他们聪明,也不是怕他们,而是真的嫌烦。

  “太后说的是,我的确不是适合的人选,请姑娘选别人吧。”孟如画顺着太后的话说了一句,侧身将后面的人都露出来,让开一条路给查雅。

  “可是我就是想选你,我的直觉不会错的,而且你要知道我是预言者,我说你会参加比试,无论你如何拒绝最后还是会参加,又何必做出一些没有意义的事呢?”查雅看着孟如画笑嘻嘻的说着,其实她这话也是说给太后听的。

  孟如画挺听完抬头很为难的看了看太后,仿佛她也是很委屈一般。

  “你不会是真的不敢了吧?”查雅有些挑衅似地看着孟如画。

  明眼人却一看都知道,她自始自终都是说给太后听的。

  太后握着椅子扶手的手又紧了一些,看着查雅的眼神也略显严肃和冰冷。

  “大使说话可要小心些,对本王的王妃用‘你’?似乎你还没那资格。”诸葛启突然上前一步挡在孟如画身前,看着查雅冷冷的说着,眼神中带着怒气,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