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三千两能解决的?”阎君一脸略带委屈的看着孟如画,好似真的被欺负了一般。

  尽管孟如画不觉得自己理亏,却也觉得那补偿似乎确实少了点。

  “多少,你说。”孟如画依旧清冷,言语简练,但是语气已不似刚才那般厌恶。

  阎君伸出一只手,五根手指朝着孟如画晃了晃。

  “五千两?”

  “黄金。”

  孟如画愣了,她还以为他居然狮子大开口,两件衣服就要五千两纹银,却不想他更离谱,居然要黄金。

  孟如画给了她一个大白眼,仿佛对待白痴一般,不再理他,继续向门口走去。

  然而不知他是怎么办到的,但是就在孟如画接近门口的一刹那,他却先一步出现在了门口,倚着门,环抱着胸,一脸邪邪得看着她。

  “我这两身衣服,可不是普通的织物,而是月纱所制,价值连城,就是皇帝一年也不过才能有那么一两件。而姑娘你直接毁了本公子两件,你说本公子要你五千两黄金,可是要多了?

  何况,你还占了本公子的便宜,连最重要的部位都给摸了,本公子都还没要求你负责呢?”

  阎君一脸坏坏的,痞痞的说着,调皮的看着孟如画,一脸你赚了的表情。

  孟如画的脸色从青色变成了紫色,由紫色又变成了红色,最后由红色变成了黑色。

  ㊣(4)这男人果然还是纨绔的登徒子一个。

  “如果你笑够了就请让让,别逼我出手,三千,你就值那么多,多一文都不值。”

  阎君的笑容僵在脸上,嘴角忍不住的抽了抽。

  第一次,一个女人拿钱来衡量他,而且还就是区区三千两,还说他多一文都不值。他骄傲的心,真的是受了狠狠的打击。

  他发誓,他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女人。

  “好,这钱我收了,就算姑娘赔我的药费好了,至于衣服吗?就赔本公子一件就好。”说着阎君绕着孟如画转了一圈,和孟如画过了三招,都是虚晃一下,并非实招,让孟如画一头雾水。

  然而当阎君大摇大摆的走出房门之后,孟如画才发现,她身上的外衣不见了,只有一地的扣子和碎布片,狼狈不堪的躺在那里。

  而当她抬起头满眼怒火的望着门外时,阎君连个背影都没留下,迎目闯进来的却是辣手三娘的身影。

  015姓小的一家人

  o15姓小的一家人

  辣手三娘看着孟如画这一身中衣,和那满地的碎布,眼神中闪过一丝丝暧昧,反手关上了门。〖〗 〖〗

  满是了解似得神情,让孟如画真有种第一时间想出手杀了她的冲动。

  “说出你的事,然后离开,别逼我想杀你。”孟如画冷冷的说着,真的散发出浓浓的杀意。

  “好,我要你帮我拿到阎王令。”辣手三娘说完,扔下一张纸在桌上,然后真的第一时间消失了。

  孟如画拿起桌上的纸看了一眼,然后一用力一松手,那碎纸削顺着指缝滑落。

  无奈孟如画只得扯下半边幔帐,叠成斗篷的样子,围在身上走了出去。

  今夜,孟如画注定失眠,而她是被气得,即使出任务受了伤,感觉自己快不行了,她都没觉得如此屈辱过。

  心中的怒火久久难以熄灭,阎君的身影不断的在她脑海中浮现。

  面具男,咱么的梁子算是结下了,下次再见,我孟如画必将向你讨回公道。

  而此时在地下城中,却坐着四个相当沉默的男人。

  这里是地下城的最深处,是地下城最为神秘的地方——十八狱阎王殿。

  空旷的大殿,昏暗的烛光,各种露着獠牙的怪物比比皆是。

  正中央一个铺着纯白色毛皮垫子的躺椅上,斜斜的半躺着一个男子,

  那男子一身银色的长褂,腰间系着一条同色的腰带,腰带上镶着一块透着||乳|白色光泽的猫眼石。长衫的下摆微微下垂,露出里面同样银色的长靴,修长的双腿,叠加在一起,放在躺椅一边的扶手上,无比的休闲。

  墨色的长发用一根象牙簪子束在冠内,银色的面具下有一双充满灵光的眼睛。

  手中把玩着一个半透明的羊脂玉酒杯,杯中是略显红色的液体。

  轻轻抬手将那酒杯送到唇边,抿了一口,那红色的水珠留在唇上,让他的唇染上了异常妖艳的红色,整个人也多添了几分邪气。

  凤眸半眯,一副极其享受的神态。

  下位上坐着另外三个男子,都是极俊的模样,但气质却各不相同,此时的表情也各不相同。

  为首的男子一身纯白色的君子服,干净利落。浓眉大眼,鼻挺唇薄,自带着一股文人雅士的气息。

  可此时他的脸上却挂着一副极其受不了的神情,身体微微后斜,似乎下一刻就想跑掉。

  旁边的男子恰好与他相反,一身贡缎黑衣,裹着着金丝边。手腕处紧紧的束着,一身江湖武士的劲装。冰着脸,直直的看着上位的男子,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似乎正在和他较劲。

  两人对面,独自坐着另一个男子,手中握着一个金色的大算盘,就是此时依然在噼里啪啦的打着,眉头微微的皱着,让他俊美的脸上,添上了一股子哀愁的味道,仿佛初恋的少年,正苦恼着什么。

  四个人就这么相对安静的坐着,中间也只有那不停歇的算盘声。

  “嗯,这么做的话,成本要高了许多啊!你们看,要在一天内改建完成,人力的成本就大大升高了,这就需要多花上大约五千两左右。另外还要将原本的设施拆除,再加盖新的东西,这需要的银子就更多了,你还要什么舞姿呢!”

  就在梅枫的一只手马上就要触上那开关时,那邪魅的声音响了起来。

  梅枫的整个身体微微的抽了两下,深深的吸了口气,调整好自己的表情,一回身已经是一脸优雅。

  “不知阎君大人有何事?”

  “本来,我还真怕你不答应,却没想到你答应的这么快,你真是本君的好兄弟,改建后的十二狱由你来管着,本君就放心了。”阎君一副委以重任的模样,看着梅枫。

  “啊……?”梅枫愣了,他说什么了吗?他说要管十二狱了吗?貌似十五狱才是他的地盘啊,他怎么有种被算计的感觉呢!!

  16初次惊艳

  16初次惊艳

  “既然如此,那我没有意见,今晚我会将所有事物和梅枫交代清楚。〖〗 〖〗”一直默不作声的冯路终于出了声,难得能从他的声音中听出了一点变化,而那变化让梅枫真真的委屈了一回,因为那一点变化是轻松。

  梅枫很是无力的看着冯路,把烂摊子扔给他,所以他轻松了是吧?多年的兄弟啊,就这么狠狠的把自己给卖了。

  冯路没有多说任何一句话,微微向阎君点了点头,转身离开,路过梅枫,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拍。

  钱紧也跟着出去了,一副‘你自求多福’的眼神看了看梅枫,摇了摇头。

  “这……,这……。”梅枫还没说出什么,整个大殿里已经只剩下他和阎君两个人了。

  而阎君正一副胜利者的目光看着他。

  梅枫此时就觉得自己是那砧板上的一块肉,被人剁了还貌似不知道咋回事。

  “阎君大人,那十二狱是冯路的地方,为啥这改建之后让我管,这貌似不公平啊?你该不会是因为他脸黑,所以就挑我这好说话的打压吧?”梅枫一副你绝不会这样的表情看着阎君。

  可惜阎君眉头一皱,一脸委屈的回看着他,然后非常认真的对他说道:“小梅,果然还是你心疼本君啊,本君的痛苦之处还是你最了解,看来这件事拜托你就对了。”

  梅枫不可置信的瞪着一双大眼睛,说不出一句话。

  “如果你想在这里沉思的话,记得走的时候关好门啊,本君就先行一步了。”阎君非常认真的说完一闪身不见了。

  梅枫看着这空空如也的阎王殿,无比郁闷,貌似他昨晚做的梦不好。

  ……

  孟如画感觉自己的身体一直被摇晃着,本能的伸手扣住了对方的手腕。

  然后猛的睁开眼睛,眼中精光必漏。

  可是入眼的却是熟悉的幔帐和兰溪惊恐的面容。

  孟如画突然起身,眼神直直的走下床,在地中央转了一圈,然后蹲到床边,抱着自己的身体,闭上眼睛好似又睡着了。

  兰溪这才松了口气,心想着原来是梦游。

  “小姐,你醒醒,现在可不是能梦游的时候了,二小姐来啦,今天可是咱们扬眉吐气的时候啦,现在你是王妃,已经身份不同了,他就算是尚书府的小姐,那也得对咱们低头哈腰,今天兰溪一定替你讨回公道。”兰溪边说着边继续摇着孟如画。

  孟如画心中觉得的好笑,这个小丫头对她这个傻主子倒是真好,只是有点过于唠叨了,如果她真是以前的孟如画她这么唠叨又有何用?她一句也不会听懂啊!真不知道她这常年唠叨的毛病是怎么养成的。

  孟如画慢慢的睁开眼睛,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看着兰溪,单纯的眼神,看不出任何情绪。

  兰溪二话不说,开始给她梳洗打扮。

  一个时辰之后,孟如画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完全不敢相信,如果现在旁边没有人,她一定会尖叫。

  她知道自己现在的这个身体长的确实不错,除了脸色有些蜡黄,身体有些单薄以外,也算是美女了。可是她却没有想到稍加装扮的她竟然会美到这种程度。

  经过这些日子她有意的修养,这身体已经算是健康了,甚至可以说身体状况好了很多,脸色也不再蜡黄而是白里透红,粉嫩嫩的。一对新月细眉,一双翦水秋瞳,一张性感丰润的红艳小口,尖尖的下巴,略施胭脂的粉嫩小脸。

  头上绾了一个简单大方的云髻,一身桃红色的贡缎水烟裙,外罩同色薄纱外罩。腰间系着一根红色丝绸的宽腰带,垂着三条金色的丝绳。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完好的体现出来,让她看上去更加纤细轻盈。

  兰溪似乎很满意这身装扮,不住的晃着头,赞叹着,然而不稍片刻却又是一脸愁云。

  “小姐若是再精明几分,眼中有些神韵,我想这王府女主人的位置就是一万个人来赶你,怕是也无能为力啊,只可惜……唉!”

  孟如画没理兰溪,只是呆呆的看㊣(4)着铜镜中的自己,一时间还处于震惊中。

  “王妃,尚书府的二小姐来了。”两人正各自想着心思,秦嬷嬷推门走了进来。

  兰溪赶紧收拾好自己的心情,扶着孟如画往门外走去。

  秦嬷嬷也是第一次看见孟如画如此精致的打扮,也不禁一愣,心中有些觉得可惜,对她也更多了几分怜惜之情。若是以这等姿色那配七王爷倒是也可谓是郎才女貌,只可惜却是个傻子。

  秦嬷嬷默默的跟在孟如画身后,不管如何,现在她是自己的女主子,她就必须要在适当的时刻保护她。

  17王府里的第一个鬼

  17王府里的第一个鬼

  厅中,孟如娇正在喝着茶打量着整个屋子。〖〗 〖〗

  就连孟如画走了出来她亦不知。

  秦嬷嬷干咳了两声,孟如娇这才回过神来,一脸欣喜的笑容朝着孟如画走来。

  虽然她脸上的表情转变的非常快,但是那眼中的占有和不屑两种神情,依然没能逃过孟如画的眼睛,当然还有秦嬷嬷。

  “姐姐,看见你真的太好了,昨个你没回来,你都不知道大娘有多担心,虽然王爷派人送了书信过来,但是儿在外,母千里担忧,大娘还是不放心你,这不,今天就派我来看你了。”

  孟如娇说着已经来到孟如画身前,孟如画突然惊吓似地躲到兰溪背后,嘴中直嚷嚷着:“鬼,鬼,怕怕,怕怕。”

  孟如娇一听,那灿烂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尴尬的瞟了一眼秦嬷嬷。

  心中很是生气,依她所见,这老嬷嬷怕是才是诸葛启的心腹,她可不想给她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

  “姐姐,你在说什么呢?这白日里哪能有什么鬼啊?就是有,妹妹也一定会保护你的,来,到我这里来,我可是带了好多你喜欢的东西来哦。”孟如娇只是愣了很短暂的一小会儿,就立刻又笑意盈盈的哄着孟如画,不知何时手上还真多了个哄小孩子的小摇鼓。

  “啊……,怕怕,兰溪,怕怕,鬼,水鬼。”孟如画更加紧张的躲在兰溪身后,慌乱的喊着。

  厅中的一干丫鬟听了,都一阵不解,一个个用探究的眼光看着孟如娇,就连一直毫无表情的秦嬷嬷也用不确定的眼神看了看孟如娇。

  孟如画一直低着头,躲在兰溪身后,嘴边泛起一丝丝轻蔑冰冷的笑意。即使简单的话,聪明人一样会想的很多,例如秦嬷嬷。

  据她所知秦嬷嬷早已经从兰溪口中探知了自己前不久落水的事情,她就不相信她这句水鬼,不会引起她的联想。

  孟如娇,你别以为一个傻子你就可以随便利用,随意欺负。

  “小姐别怕,鬼是没有影子的,你看那鬼不是鬼啊,那鬼是二小姐。二小姐是有……”影子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兰溪就愣愣的盯着孟如娇的脚下,大家也都一致的看了过去。

  “哇,二小姐,你没有影子啊,你你你……”兰溪故意大声的说着,惊恐的拿手指着孟如娇,还拉着孟如画后退了几步,好像孟如娇随时能变成吃人的恶鬼向他们扑来似地。

  众人来不及思考也都多少后退了一些,看着她的样子有些奇怪,就连身边跟来的两个丫鬟也都不自觉的微微离他远了些。

  孟如娇气得红了脸,又向前走了几步,身后映出了长长的影子。

  “哼,你这死丫头,没事乱说什么,难道这不是影子吗?刚刚不过是被房梁的阴影挡住了罢了,本小姐怎么可能是鬼。”孟如娇气哄哄的对兰溪大声呵斥着。

  兰溪故意小心翼翼的向孟如娇身后瞄了瞄,然后嘿嘿一笑。

  “原来有啊,唉,这王府的房梁也是的,什么人的都不挡,偏偏挡了二小姐你的,让你白白做了回鬼。你还真是我们这王府来的第一个鬼呢!”兰溪很天真的说着,但是却每次都在鬼字上重重的加重。

  惹得众人想笑又都不敢笑,这回她们都知道了,兰溪是故意的。

  孟如娇的脸色已经成了猪肝色,紫的不能再紫了。

  “哼,王府的家教可真好啊,连一个小小的丫头也敢戏弄本小姐。”孟如娇一脸怒气的说着,那眼神明显飘向秦嬷嬷,她就不相信,扯上王府的名声,她还能任由着主仆两个闹下去。

  可是秦嬷嬷却如没看到一般,转开了头。

  兰溪却在此时转向孟如画跪了下去。众人都很是不解,纷纷把目光投了过去。

  “请王妃惩罚,兰溪不懂事惹了孟家的二小姐,连累王府被人侮辱说成没家教。这就等于往王爷的头上扣屎盆子啊,这都是兰溪的错,请王妃责罚。”兰溪拉着孟如画如是说着,满脸自责。

  众人一听这话,一㊣(4)个个都皱着眉,冷了脸,却没有对着兰溪,而是有些不高兴的看着孟如娇。

  孟如娇三人顿时有种浑身如针刺的感觉。孟如娇本人更是气结难疏。

  孟如画呆呆的看着兰溪。就在众人对这傻疯妃再不寄托一分希望的时候,孟如画却开口了。

  “兰溪好人,鬼坏人,鬼走。”

  直接,如此直接的赶人,不仅众人还真没想到,就连兰溪都没想到。

  孟如娇更是气愤难耐,从怀中掏出一封信,直接递到了一直没有出声的秦嬷嬷面前。

  “这是家父给七王爷的信函,还望嬷嬷代为转交。”

  “好,二小姐先请客房休息一下,我这就送去给王爷。”秦嬷嬷说完命人带了孟如娇向客房走去,之身出了院子。

  孟如画呆呆的跟着兰溪去了院子里的凉亭晒太阳,这是兰溪每日都要带她做的功课,她从兰溪的自言自语中得知,这叫晒晒更健康。

  孟如画躺在躺椅上,闭着眼,将一切情绪掩于眼内。

  这孟如娇如此高调出现,又带着孟尚书的信函,怕是不会那么轻易就走了,看来最近一段日子这王府内是不会平静了。

  18画园

  18画园

  书房内,诸葛启斜躺在椅子上,微闭着双眼,嘴角带着一丝邪笑,不知在想着什么,手中一把玉边扇子来回缓慢的扇着,缓缓的微风让一头墨发款款而

  仙界修仙下载

  动。〖〗 〖〗

  朱红色绣着蟒文的衣衫一丝不乱,那暗红不似大红般妖娆,去给他整个人添上了几分邪魅的霸气。

  秦嬷嬷扣了门走了进来,恭敬的将孟尚书的书信放到桌上。

  “王爷,孟家的二小姐来了,带了孟尚书的亲笔书信。”

  诸葛启睁开凤眸,微微一挑眉眼角,一副惊讶的神情,拿起了那封信。

  看着信,嘴角不断的上扬,变成绝美的弧度,凤眸微眯露出一丝戏谑的光。

  “带孟二小姐去光华苑住下,好生伺候着。”诸葛启吩咐完,将手中的信笺折成一只燕子,修长的玉手在半空一抖,那燕子优雅的飞了出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