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又继续喝着。

  “我,我也不知道啊,那毒药又不是我配的,而且,而且这种毒其实不用吃药也能好的。”药王委屈的说着,不敢看众人的目光。

  “你说什么?自己能好,这是什么意思?”钱紧也忍不住问了一句,而且声音奇高。

  可以自己好,不用吃药,那他折腾这么多天,让他花了那么多银子,买了一大堆的破东烂西是为了什么,那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啊,就被他换了一大堆的破药罐子,要不是他以孟如画的的毒为要挟,他休想从自己这掏走一文钱,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难道自己上当了。

  钱紧狠狠的盯着药王,面色很是难看,仿佛见了杀父仇人一般。

  阎君也紧紧的盯着药王,眼神中满是探究。

  “哎呀,你们都看着我干嘛,我就实话告诉你们吧,这种药是我师傅发明的,想给谁吃我也不知道,而且怎么会落到我师弟手上的我也不知道,但是这药基本无解的,除非,除非……”药王一副慷慨就义的样子挺胸抬头的说着,可是说到最后还是不敢看阎君的眼神,低下了头。

  “除非她忘情弃爱,除非她不再爱本君对不对?”阎君站了起来,看药王一字一句的说着,一步步走了过来。

  “是啊,原来你都知道,就是这样,只要她忘情弃爱,永远不再爱你,那么她就不会忘记你啦,自然还是你老婆,嘻嘻。”药王见阎君都已经说了出来,一副轻松的随即复合了两句。

  “不可能,我告诉你,在她将本君全部忘记之前,你给我想出办法来,否则我就让世人都忘了有个你。”阎君突然瞪大了眼睛,满眼泛着红光的看着药王,冷冷的说着。

  浑身杀气外泄,那杀气将药王整个人笼罩在内,让他只能惊恐的看着阎君,却一点也动弹不得。此时他心中真的冉冉升起了一丝对死亡的恐惧,脸色越来越青。

  “阎君。”梅枫见阎君的样子异常奇怪,轻轻的唤了他一生。

  此时阎君身上的气息让他陌生,甚至他可以感觉到那其中有一点邪恶,仿佛他要走火入魔了一般,他真怕阎君下一刻就会失去理智,真的出手杀了药王。

  阎君也感觉到了自己身体里的真气似乎很马蚤动,而他也隐隐有种控制不住心中杀念的感觉,幸好梅枫出声打断了他,瞬间清醒过来,收起身上的杀气,冷冷的走了出去。

  望着他离开的背影,几个人都很担心。

  ……

  王府内,孟如画依然没有睡,坐在矮炕上看着书,等着诸葛启。

  桌上一直放着一个暖炉,一壶热茶,放佛时刻为诸葛启准备着。

  当诸葛启从外面走进来的时候,就看见这一幕,心中顿时有些酸楚。

  走上前去,一把拉起孟如画抱在怀里,紧紧的。

  兰溪立刻笑着走了出去,将房门轻轻的关好。

  孟如画被抱的莫名其妙的,而且诸葛启的身上此时冷冰冰的不禁让她打了一个寒颤,随即打了一个喷嚏。

  诸葛启这才意识到自己身上还染着雪呢。

  “小画儿若是感冒了,可是为夫的错了,不如我们进房去,为夫给你暖暖如何?”诸葛启放开孟如画,又是一脸邪气的说着。

  他即使心中再苦涩,也绝对不想孟如画担心。

  孟如画脸上一红,狠狠的白了他一眼,转身继续去看她没看完的书,她才不是故意等他的呢,她心中想着。

  看着孟如画手中竟然拿着的是一本医书,而且上面是一副人体的图像,诸葛启突然觉得灵光一闪。

  “小画儿,我们来画画好不好?”阎君坐半蹲在孟如画身边,仰着头看着她,一脸的兴奋。

  “画画?”孟如画有些疑惑,这大半夜的画画?他该不是真冻坏了脑子吧。

  想着,伸手探上了诸葛启的头。

  诸葛启神秘的一笑,然后起身拉着孟如画往书房走去。

  孟如画看着自己面前的文房四宝一愣,让她写字还好,画画,说实话她真的不会。

  “我不会。”孟如画看着诸葛启耸了耸肩,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起身,对着诸葛启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好,那为夫今天就给你露一手,让你看看什么叫做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作,娘子你可否为为夫泡一杯好茶来?”诸葛启对梦如哈眨了眨眼,邪魅的说着。

  孟如画被他的样子逗的一笑,微微对他福了福身,软声细语的说道:“是相公,请稍后,娘子我这就去。”

  “哈哈哈哈……小画儿也有如此幽默的一面。”阎君被孟如画的样子也逗的开怀大笑。

  孟如画一仰头,一脸得意的走开了。

  诸葛启突然变得十分的认真,开始慢慢的画了起来。

  他要将他们相识以来的每一个瞬间都清清楚楚的画下来,这样即使以后她忘了,他也可以把这些画拿给她看。

  即使她依然不记得自己,他也会让她再次爱上他。即使一遍遍周而复始他也不会忘记。

  孟如画煮了茶回来的时候,诸葛启正在认真的画着,她不敢打扰他,轻轻的走到他身旁,拿起旁边已经画好了的画,细细的瞧着。

  那画中是一个很热闹的,看似很嘈杂的地方,一个带着半张银色面具的妖娆男子正天而降,落向人群,所有的人似乎都在狂喜,在尖叫,只有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整个人冷冷的看上去与环境格格不入,对着他露出了嫌恶的表情。

  孟如画一愣,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他的情景,当时她真的从心中讨厌他,孟如画看着仿佛又回到了当时。

  接下来的一副,主角依然是他们二人,这画的正式孟如画扶着诸葛启大吐特吐的情景。

  孟如画又是一囧。

  再接下来的,亦都是两人共同经历过的一切,有一同在地下城闯关,他抱着发烧的自己,给自己温暖。

  有一同到大漠去寻找大漠飞鹰遇到水怪时的坦诚相见,有跳下飞鹰帮地洞时的两人紧紧相拥,生死相随。亦有在狩猎场内两人共同翱翔天际,和她中毒后他为她解毒时两人的紧紧相拥。

  甚至连在药神谷发生的一切,他都画的惟妙惟肖,仿佛他亲眼看见一般。

  总之一个晚上,他将他们见面的所有经过都画了出来,是那样的细腻,那样的真实,孟如画看到那一张张画,仿佛就能想起他们在一起的每一个瞬间,当时的感觉仿佛一下子就会回到心里。

  孟如画真的很感动,他没想到他对于他们在一起的每一个时刻都记得那么清楚,而且他的画,让她可以从中感受到他的感情,他对自己的爱一点点的加深的过程。

  她想,即使有一天她老了,变得糊涂了,忘记了很多事情,可是当她再次看到这些画的时候,她都一定会记起曾经的幸福。

  “喜欢吗?”诸葛启轻轻的问着,眼中带着浓浓的深情。

  “嗯,喜欢。”孟如画淡淡的回答着,对那些画爱不释手。

  “那你来为每幅画题几个字好不好?”诸葛启拉着孟如画做到椅子上,帮她研着墨。

  孟如画想了想,提笔在画上写了起来。

  每张画都写了一首小诗,恰如其分的写出她当时的心情。

  诸葛启细细的品味着,也从她的诗里面读出了她的深情。

  特别是她在药神谷的那一张上的题诗,让诸葛启亦感动到了心里。

  离别苦,相见难,唯有鸳枕在身边。

  山也高,水亦险,万水千山难阻情坚。

  用心计,费心机,只因思念君颜。

  生也好,死也好,怎能不见任流年。

  ……

  这一日,两人没有出现在皇宫,诸葛启让人送了消㊣(7)息进宫,说是身体不适。

  鉴宝大会的事,最后终究是恒国略胜一筹,太后心情大好,更何况经过昨日的闹腾,今日波罗国大使亦想只是参观一下皇宫便好,是以太后也并没有要诸葛启必须出现,太子诸葛信仁一路陪着,还跟着几位亲信大臣也就足够了。

  而诸葛启此时正抱着美人补眠。

  两人昨夜画了一夜的画,写了一夜的诗,吃过早饭才去休息,而且孟如画又被诸葛启狠狠的爱了一番,自然是睡的更加的香甜。

  “万物复苏,以木之神力唤我真神回归。”孟如画的睡梦中,不断的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在不停的念叨着这句话,而且她每多念一遍,她的头就仿佛多痛一分,但是她却无力反抗,她想动,却怎么也动不了。

  想用力去看清那女子的容貌,却总是觉得自己面前,大雾一片,看也看不清楚。

  “为何还是不行?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已经出现了不是吗?为什么我的神识还是醒不过来,究竟是为什么?”那女子的似乎在迷茫着什么,声音渐渐的变弱,一点点的远去。

  孟如画这才觉得,自己身上的那股束缚消失了,她仿佛又可以动了。

  “喂你别走。”大叫了一声,伸着手在空中乱抓着。

  诸葛启被她的叫声惊醒,起身看着她,原来是在做梦。

  诸葛启又重新躺下搂着她,默默的看着她的侧脸。

  第一次他感觉到如此无力。

  给读者的话:

  今天虽然晚了,但是加更了一章哦,疯妃参加原创大赛了,疯狂求评分,用电脑的亲们晓月的请求,你们懂得~

  182再一次的意外

  182再一次的意外

  “王爷,孟尚书求见。”

  就在诸葛启准备再次入睡的时候,秦嬷嬷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诸葛启一愣,自从他向外宣布如画的疯病已经彻底好了之后,孟府也只派人送来了一次补品,和一封问候的书信,再没有任何的表示,他不在的那段日子,亦没有听说孟府的人有来过,这次的来访实在有些奇怪,而且还是孟尚书亲自前来。

  这从他们成亲以来都是第一次。

  “让他在前院候着吧,我马上就来。”诸葛启对秦嬷嬷说了一声,已经毫无睡意,打算起身。

  想了想,诸葛启还是觉得该叫醒孟如画才对,毕竟是她的父亲。

  “小画儿,醒醒来,再不起来,为夫要动武喽。”诸葛启轻轻的捏着孟如画的鼻子,在她耳边温柔的唤着她。

  孟如画正在梦中纠结着,被诸葛启这么一闹,那梦境完全消失了,她心中顿时气闷,摇了摇头想甩开诸葛启的手,却并没有成功。

  猛然的睁开眼睛,孟如画怒目瞪着在自己上面,正一脸坏笑看着自己的诸葛启。

  而活不说伸手就是一掌,诸葛启这次仿佛已经有了准备,虽然脸上仍是变了颜色,但是反应倒还算灵敏,一跃从床上跳了下去。

  孟如画二话没说,一跃而起,随即跟着跳了下去。

  噌的一声从墙上抽出宝剑,毫不犹豫的刺向诸葛启,眼神中尽是冷意,似乎对诸葛启没有一丝印象,仿佛他现在在她眼里就是登门入户的采花贼。

  诸葛启也没有想到孟如画竟然没有立时清醒,他还以为她会如同那天一样,会在第一时间醒过来。

  “如画,醒过来。”诸葛启焦急的叫着孟如画,身后拿起了身旁椅子上的衣服,一抖送过去,缠住了孟如画刺过来的剑。

  恰好诸葛启拿起衣服的时候,昨日两日画的一大摞画,被诸葛启的长袍带起,飞到空中散落下来。

  那些画一张张的在孟如画的眼前落下,一个个影像仿佛活了一般冲入孟如画的脑袋里。

  “啊……”孟如画大叫一声,扔下手中的剑,双手捂着头,蹲着下去。

  她的头仿佛被什么东西撕裂了一般,疼痛无比。心口的位置也隐隐作痛,她无力的倒在地上蜷缩成一团。

  “如画,如画。”诸葛启不断的叫着她,抱着她冰冷而颤抖的身体,他的心也同样的痛。

  过了好一会儿,孟如画渐渐的平静了下去,整个人都已经被汗水打湿了。虚弱的瘫在诸葛启的怀中。

  睁开眼,朦朦胧胧的看着面前的诸葛启,满眼迷茫。

  看向四周,看到满地的画,还有那被诸葛启长衫卷着的剑,突然间她似乎想起了刚才的那一个瞬间。

  她的泪刹那间顺着眼角流了出来,闭上眼,皱着眉,死死的咬着自己的唇。

  她知道自己很不正常,上次她就已经感觉到了,她看到诸葛启身上的那个掌印,刚刚他们缠绵的时候,她悄悄的比对过,那个就是自己的掌印,所以一看到地上的长剑,她就知道了,那定是自己的杰作。

  所以她不忍心再看,她怕她会从诸葛启身上看到伤口,看到血。

  诸葛启也感觉到了孟如画的变化,她没有像上次一样问他,她定然也发现了自己的不对劲。

  “如画,没事的,你只是做梦而已,改天我们找药王拿几副安神的药吃了就好了,你父亲来了,还在前厅等你呢,我帮你梳洗好不好?”诸葛启柔声的对怀里的孟如画说着,仿佛她真的还在梦中一般。

  孟如画在诸葛启的怀中微微的点了点头,诸葛启将她抱起,走向梳妆台。

  两个人出现在前厅额时候,孟尚书仿佛已经的了很久了,面色焦急的在厅中来回踱步走着。

  “父亲来王府可是有事?”孟如画走进大厅并没有与孟尚书有任何寒暄,淡漠而直接的问着。

  “参见王爷,王妃。”孟尚书转身对着诸葛启和孟如画微微弯腰施了礼,并未有半分逾越。

  诸葛启微微点头,孟如画则如同没看见一般,直接走到主位上坐下。

  “孟尚书有话不妨直说。”孟如画再一次冷冷的直奔主题,连父亲二字都换成了孟尚书,既然他称自己为王妃,与自己拉开距离,那么她就更不会再对他也多半分的情感。

  “王妃,你妹妹如娇失踪了。”孟尚书对着诸葛启和孟如画说了一句,看着孟如画的双眼很复杂,让人分不清那其中都藏着些什么?

  “然后呢?孟尚书难道觉得是我绑了她?”孟如画的语气更加冰冷,眼神凌厉的看着孟尚书,嘴角上的冷笑带着丝丝嘲讽,是对孟尚书也是对她自己。

  “老夫不是那个意思,老夫只是想也许你妹妹是来你这了。”孟尚书赶紧做了澄清,眼神也比刚才清明了不少。

  他其实真的曾经怀疑过她,毕竟他不知道她清醒后对从前的事记得多少。自从她清醒后她从来都没有回过孟府,所以他心中还是认为她记得的几率更大些,这也是他不敢轻易来来王府的原因。

  她曾经在孟府过着什么样的日子,他很清楚,也不敢奢求她的原谅,只要能井水不犯河水就好,可是这次孟如娇的失踪,不知为何,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有可能是她的报复。

  但是刚刚看见她不屑的眼神,和对自己的㊣(5)嘲讽,他知道这件事不是她做的。

  他也觉得很奇怪,这个疯女儿疯了这么多年,自己不闻不问,可是就在她醒来的这短短时间里,就在他们仅仅见过几次面的情况下,他就是可以笃定,她定然是不屑于说谎的,她若是真做了她就一定会承认。

  “那你的意思是要王府帮忙找人?”孟如画冷冷的问着,眼中更是满满的轻蔑。

  他以为她会怎样,会主动说帮他找人吗?还是会做出虚伪的关系的摸样,想找人帮忙,又不想搭上人情和脸面,他以为她还是可以随意欺负的人吗,可笑。

  诸葛启自始至终都喝着自己的茶,没有说一句话,这件事帮与不帮他完全会让孟如画自己决定。

  她要帮,他会义不容辞,她想置身事外,他会保证孟府的人绝对不可能再来打扰她,她若是想落井下石,他都会帮她找到那块最大的石头。

  这个世界,只要是她想要的,想做的,不管对错,他只会无条件的支持。

  是以孟尚书看向诸葛启的时候,诸葛启却如同没看见一般,只是一派清闲优雅的样子,喝着自己的茶。

  给读者的话:

  孟如娇失踪了,她是活是死?她的命运的转变又会对孟如画有什么影响~~

  183主动

  183主动

  孟尚书深深叹了一口气,他觉得让自己求这个女儿,真的比让他开口求诸葛启更难,可是目前的状况来看,今天他这张脸是丢定了。

  “是,还请王妃帮忙。”孟尚书艰涩的说着,对孟如画低下了头。

  孟如画微微一笑,很高贵的站了起来,“既然父亲大人都来求我了,我自认是没有袖手旁观的道理,我也有些想娘亲了,也该会孟府去看看了,等一下我就随你回府吧。”

  孟如画高傲的说着,仿佛高高在上的女王一般。施舍的看了一眼孟尚书,便迈步向外走去。

  诸葛启也随后跟了出去,只留下一身无力的孟尚书。

  “为什么要回孟府?我让冯路去查就好。”诸葛启随后跟上孟如画,陪她慢慢的往画园走着。

  “好久没去看娘亲了,估计他来定是二夫人逼的,他们一定认为是我抓了孟如娇,还不知道会怎么折磨我娘呢,我不放心,所以回去住几日。

  另外冯路应该是在全力追查冰芙蓉的下落吧,梅枫估计在地下城每日陪着文西,也没什么时间了,这件事就别烦他们了,不过是件小事而已,我让落日他们去查就好。”孟如画淡淡的说着,根本对孟如娇的事一点都没放在心上。

  “也好,那小画儿就回去住几日吧,不过不要太久哦,为夫可是会夜夜难眠的。”诸葛启委屈似地,对着孟如画说着,搂着孟如画盈盈的腰肢,走进画园。

  满室的狼藉已经不见,兰溪早就收拾好了一切,正哼着小曲,在擦着铜镜。

  她心情就是莫名的好,刚才那一室的狼藉只被她当成了两人激动时留下的证据而已,更证明了他们的感情有多么好,她正在那美滋滋的想着,什么时候能添个小王爷给她照顾呢。

  官太太的男保姆全文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