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愤着朝药王走了过来。

  接着,整个士兵的队伍,有超过三分之二的人都撕下了脸上的人皮面具,并第一时间制服了身边诸葛铭仅存的真正几个侍卫。

  “药王,先看看他的伤怎么样了。”孟如画没有管其他,第一时间让药王给诸葛启看伤。

  几人也都看得出诸葛启伤的不轻,是以也不再说闹,将他和药王围在中间,一个个看着周围的那些人,恨不得扒了他们的皮,尤其是太子。

  诸葛铭看着这一切,眼睛气的都要凸出来,嘴角不住的抽搐着。

  身边的几个亲信,也都互相不信任的,离彼此远了一点。

  “你们以为如此,本王就拿你们没办法了吗,哼,幼稚,本王从来不会只做一种准备。”说着诸葛铭的手伸向天空,一枚信号炮竹对着天空轰了出去。而他的脸上扬起了自信的笑容。

  “四王爷,如果你是在等那偷偷进京的五万精兵,就不用等了。”突然间一个很色的身影从天而降,那冰冷的声音比这冬日的寒风更让人觉得刺骨。

  冯路好不将众人放在眼中,直接走到了孟如画身边,和所有人一样,看见诸葛启的样子,他亦抬头看了看太子,只不过脸色比别人更冻了十倍不止。

  太子的心一直在颤抖着,就没停过,而太后却看着这些人,若有所思,渐渐的将太子移至她身后。

  这是她嫡亲的孙子,若是真让她在太子和诸葛启之间选一个的话,她也只会选择太子。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诸葛铭惊恐的看着冯路,恶狠狠的问着。

  “没什么意思,只不过告诉你,那五万人来不了了,如此而已。”冯路依旧冷脸说着,语气冰冷而平淡,听不出什么特别,也看不出什么特别。

  “你。你们……”诸葛铭气急在胸,突然一口鲜血从他嘴角溢出。

  “今日若是本王会死,也一定要拉你们陪葬。”诸葛铭说着如同疯了一般,想孟如画等人冲了过去,而他的亲信也同时动了,今日注定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然而他们这么多人,却只有冯路、萧逸和孟如寒三人冲了出去。

  其他人则是动也不动的保护着诸葛启。

  冯路的恐怖众人今日终于见识到了,且不论真气的深浅,单单是力量就是惊人的,他的一拳打上去,就算不用真气恐怕也要骨折的,而他也仿佛根本是拿这些人出气一般,基本上都很少用到真气,只是一拳一拳的结结实实的打在他们身上,而且不打要害,只是看着他们一个个自己疼的使不出力气。

  萧逸则是不管其他人,直接找上了四王爷诸葛铭。

  诸葛铭虽然平时好似从来不舞刀弄枪的,但是竟然也属于一流的高手。

  两人打的难解难分。

  孟如寒本是有意帮忙,不过一看这形势,打了两下觉得无趣便退了下来。

  “妹妹,我今天发现做你哥哥很有压力啊。”孟如寒走回孟如画身边,左右看了看,摇着头很是郑重的对孟如画说了一句。

  孟如画一愣,但是随即笑着摇了摇头。

  “究竟灭我师门的是什么人?”萧逸缠着诸葛铭,不断的问着,他不下手立刻下手杀他就是这个原因,他追查了这么,一点蛛丝马迹的偶没有,只有诸葛铭曾经和他说过的几句话,让他一直相信他是知道一些的。

  “哼㊣(5),就算本王死,本王都不会告诉你,你这个叛徒,本王就是要你一辈子都不知道。”诸葛铭嚣张的说着,甚至有些癫狂。

  “你……”萧逸气得双眼通红,却无可奈何。

  “师兄,杀了他,我们已经找到线索了。”孟如画听着两人的对话,突然对萧逸说了一句。

  萧逸听着这一声师兄一愣,但是却没有时间多想,尽然已经有了线索,便毫不犹豫的对着诸葛铭使出了杀招。

  诸葛铭见大势已去,避开萧逸的招式,突然仰天长啸一声,然后挥剑自刎。

  直到死,他的目光还是一直看着金銮殿的方向。

  196恒国易主

  196恒国易主

  “太后,太子,皇上即应驾崩了,请您节哀顺变,但是首先我们必须要选出继承大位的人选,否则明日又会是多事之秋啊。〖〗 〖〗”耶律丞相为百官之首,此时正是他该出面的时候,他也当仁不让的走了出来,看着太子的目光充满恭敬和期待,态度已经表现的很明白了,马屁拍的很是到位。

  众人也都没有什么异议,似乎太子这位置是坐定了,毕竟唯一一个抢皇位的四王爷也死了。

  但是就在太后也想宣布太子即将等位继承大统的时候,孟如画却冷冷的开了口:“恒国的新帝是惠王爷诸葛文轩。”

  众人听见孟如画如此说尽是一愣,一个个都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同时下面炸开了锅一样的议论着。

  诸葛文轩也没想到孟如画会说出这句话,更是完全不相信的看着她。

  只有地下城的人对于这件事一脸想偷笑的表情,算是很不给面子。但是他们实在是没办法,就知道孟如画不可能不报复太子,但是却没想到这么狠,这么直接。

  然而当事人孟如画,却始终泰然自若仿佛她只是说了一件很平常的事一般。

  “七王妃,这是朝政,自古女人不得干政,你修要胡言。”太后冷冷的看了孟如画一眼,很生气的说着。

  “太后既然说女人不得干政,那太后似乎也不该对这件事发表太多的意见才是,更何况我并非以七王妃的身份说这句话,而是以木魂族圣女的身份。”孟如画毫不畏惧的看着太后,一字一句的说着。

  众人完全愣了,刚才在天牢发生大的事他们并不知道,只是看见太后听完孟如画所说的话,那一脸苍白和无奈,他们知道这事情肯定不简单,是以这些老j巨猾的大臣们都一个个低着头站着,没有一个出声的。

  “是的,七王婶说的没错,七王婶是木魂族的圣女,是可以预言未来的人,刚刚是本太子亲眼所见,她在天牢中神力**,已经语言了,我恒国将出现统一天下的明君,是以她所选的人一定不会有错的。

  而且本太子已经决定了,从此将终身礼佛,不问世事,以赎今日之罪。”太子从太后身后走了出来,面对这所有人大声的说着。

  说完对着孟如画抱歉的点了点头,便站在一边不再说话。

  大臣们一看,太子都主动让位了,现在再说什么都晚了,更何况对于耶律相爷来说,耶律梦既然已经被封了王妃,那么等惠王登基之后,她便会成为皇后,耶律府就会成为皇亲国戚,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他还有什么好反对的呢。

  “恭迎圣上,吾皇万岁,万万岁。”耶律相爷第一个对着诸葛文轩跪了下去。

  “恭迎圣上,吾皇万岁,万万岁。”接着众大臣高呼着跪了下去。

  “恭迎圣上,吾皇万岁,万万岁。”最后所有在场的人都高呼着跪了下去。就连太子亦是如此。

  只有太后和孟如画等人没有任何表情。

  诸葛文轩再次看了看孟如画,想确定自己成为恒国的皇帝是不是真的是她的预言,但是孟如画却没再看他。

  这便宜给了他,纯属意外,以后他有没那个本事享受,那就不关她的事了,所以自然是不要把事情揽上身的好,更何况她只是说她是木魂族圣女,她说预言两个字了吗?没有啊,别人自己愿意那么想的,和她有什么关系?

  诸葛文轩见孟如画没有什么表示,也知道这事不管如何,今日他是骑虎难下了,更何况他也有信心能做好,是以他抬着头,向前迈了一步。

  “众卿平身。”诸葛文轩气宇轩昂的高声喊了一句。那气势还真有些一国之君的风范,虽然还稚嫩,但是却不得不承认它的存在。

  ……

  恒国易主竟然不过是一晚上的事,甚至在很多人还在睡梦中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他们第二日醒来要朝拜的人就不一样了。

  朝中自然是有些人会不服的,而且后宫的一大堆女人,还有前皇后,前太后和前太子,每一个都不是简单的问题,还有耶律相爷发现了耶律已经死了之后,又会支持诸葛文轩多少?这一个个问题都需要诸葛文轩去解决,但是这些已经不再是孟如画等人要考虑的问题了,如今的孟如画关心的只有诸葛启。

  “他为什么还没醒,他什么时候会醒过来。”孟如画看着诸葛启虽然不那么苍白,但是仍然没什么灵气的脸,皱着眉头问着药王。

  “丫头,我是药王不是神医,他能不死已经不错了,至于什么时候醒,说实话我也不知道。

  他浑身的五脏六腑基本都有不同程度的震伤,虽然用了我的神药,但是也可能需要很久才有可能重新长上,或者再也长不上。这些都是不能预料的,和他自身的毅力也有关。

  不过丫头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幸好当时你护住了他的心脉,才给了他一线生机,否则他早死了。”药王看着孟如画那短短一夜就消瘦了的脸庞很是心疼,不伦不类的安慰着。

  孟如画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也累了一晚上了,去休息吧,我想单独陪他一会儿。”孟如画幽幽的说着,语气中充满了哀怨。

  药王,也觉得有些心酸,默默的退了出去。

  一出门门就被门外的一大堆人包围了。

  “怎么样?怎么样?”门外的一大堆人问个不停。

  “不㊣(5)知道,看情况吧,反正现在是没死。”药王很是无力的说了一句,越过众人直接走人。

  众人一愣,但是随即又跟了上去。

  孟如画听见众人都离开的脚步声,才允许自己的泪掉下来。

  那眼泪一对一双的,如河口决堤了一般,怎么掩也掩不住,而孟如画心酸的很无力,心中一阵阵的抽痛,憋闷的她似乎就快窒息了。

  轻轻的俯下身子,贴在诸葛启的胸口,认真的听着他那若有如无的心跳声。她的泪流的更凶了。

  “诸葛启,你一定要醒过来,我还有好多话要跟你说,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而且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好想你,好想你。求你,别让我们没机会一起看到他好吗?”孟如画一句句凄凄哀哀的说着,眼泪不断的流到诸葛启的胸膛,湿了他的衣衫,可是他却毫无知觉。

  197引狼入室

  197引狼入室

  〃王妃,宫里来人了。〃

  诸葛启昏迷的第五天,秦嬷嬷带着一个小太监走了进来。

  孟如画把头从医书上抬了起来,淡淡的看了那小太监一眼。

  〃何事。〃孟如画冷冷的问着,看上去有些被打扰的不悦。

  〃回王妃,皇上让奴才来问问,王爷的伤怎么样了,需要什么药材,会派人送过来。〃那小太监恭恭敬敬的回答着,没敢抬头。

  孟如画听了小太监的话,半晌没出声。好似在想着什么。

  〃王妃。〃秦嬷嬷在旁边唤了她一声,以为她又走神了。

  〃秦嬷嬷,去把药先生请来。如果钱先生也在,就让他也顺便来一趟。〃孟如画没有理会他二人的想法,径直对秦嬷嬷说着。

  秦嬷嬷走了出去孟如画依然低着头看手中的医书,那小太监动也不敢动的站在那,心中却是大大的不满。

  他现在可是皇上身边的人,这几天他到哪去宣旨,不是被人捧着,唯独今天来这七王府,竟然被罚了站,心中很是不愿意,可是又无法说,只能气闷的站在。

  不过虽然孟如画没有抬头看他,但是他的呼吸变化,却全然没有逃过她的感知。

  过了不多久,孟如画就听见两个吵吵闹闹的声音由远处传来。

  〃喂,你懂不懂尊老,你跟我抢什么,而且你别忘了,现在这家是我们主子说了算,在得瑟我让主子把你扫地出门。〃药王的声音提的高高的,听起来要多嚣张有多嚣张。

  〃哼,笑话,这王府的主人是姓诸葛的,更何况我和王妃的交情比你深多了,凭什么我让你?不过让我让也不是不行,只要你把欠我的银子先还了,另外再给点让路费,本公子就让你先。〃钱紧双眼冒光的看着药王,诱惑的说着。

  药王看了看他,一噘嘴,后退了半步。〃我让你先,你记得扣去五十两啊。〃

  钱紧忍不住嘴角抽搐,愣是被药王先推进了书房。

  〃丫头,你找我干吗?〃药王一进门就笑嘻嘻的凑到孟如画身前。

  〃你们两个跟这位公公进宫一趟,皇上特许王爷要用的药材都可以去御药房取。〃孟如画对药王和钱紧淡淡的说着,并且指了指站在那的小公公。

  〃皇宫,御药房?〃两人一听都乐了。药王是一脸向往,钱紧则是一脸贪婪。

  孟如画看到钱紧的样子尤其满意,嘴角微微的扬了扬,眼神如狐狸一般。

  那小公公看着三人的表情觉得冷汗直流,他几乎可以肯定皇上的这句话就是引狼入室,定然会损失惨重。

  〃好了,走吧走吧。〃药王等不及了一般,拉这那㊣(3)小公公往外走。

  〃去御药房一次不容易,你们可要把药材拿全了。〃孟如画淡漠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那小公公背一僵,额头都见了冷汗。

  钱紧抬手给了孟如画一个你放心的手势,和药王两人架着那小公公潇洒的走了。

  光明正大的抢劫,这种事他最喜欢了,一想到小银和小黄要蹦入自己的钱包,他就兴奋的浑身充满干劲儿。

  孟如画见三人已经远走,才向画园走去。

  盘膝坐在诸葛启身边,孟如画开始做每天的功课。

  闭上眼,摒弃外界的一切干扰,她开始慢慢的运气,渐渐的感觉腹部开始变暖。

  每日这对于孟如画来说都是一个神奇的过程,她觉得如此就好像是在和肚子里的孩子在沟通一般,而她一定要选择在诸葛启身边,则是因为,她希望在这个孩子成长的每一时每一刻,他们都能尽量的陪在他身边。

  而且也只有在他身边她才能够完全安心。

  孟如画全身心的投入到其中,并没有注意到,每日她打坐的时候,身上那木魂族的至宝,生命之树都会发出柔和的碧绿光华,那一丝丝光华会一点点的流入诸葛启的体内。

  完成了今天的一切孟如画觉得自己的心情平静了许多,看着身边安详的躺在那里的诸葛启,嘴角微微的扬起一丝笑意,随后在他的身边躺了下去。

  将诸葛启的一只手慢慢的放在自己的腹部上。

  然后安心的闭上眼睛,呼吸渐渐变得均匀。

  198搬空了御药房

  198搬空了御药房

  地下城,梅枫看着接连几天都如同泪人一般的诸葛文西,真的很无奈,他不知道要如何去安慰她,更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 〖〗

  自从那日她知道诸葛启发出了事,悲伤之下,竟然引发了体内的毒。

  那一刻梅枫才知道,原来多年前,她的毒根本就没解,她根本就是在骗自己。

  看着寒毒侵体,看着她的眉眼都染成白色,看着她的身体变得僵硬,他恨不得替她受苦。

  药王说的没错,这毒不是没解,只是谁下的毒就一定要谁来解。

  原来她这么多年,为了自己,竟然一直在忍着,在用另外一种毒药压制着。而那毒药的剂量也越来越大,她的身体早就难以承受了。

  若不是当初自己自私,为了和那人永远都不要再有任何关系,为了永远脱离那个地方,如今她也不至于这么痛苦了。

  梅枫心里懊悔着,看着诸葛文西那赢弱的身体,他知道他必须回去一趟,不管代价是什么,他都必须拿到解药。

  “文西公主。”梅枫走进去叫了诸葛文西一句,接着就不知道说什么了,尴尬的杵在那。

  诸葛文西赶紧侧过身去,背对这梅枫擦了擦自己的眼泪。

  “小梅,你来了,我王兄怎么样,我想回府去看看他。”诸葛文西满脸期盼的看着梅枫。

  “公主,你现在人应该在岳城的,如果你现在出现,恐怕不妥,新帝刚刚登基,对王爷究竟是什么态度,现在还不能肯定,这帝王位,太容易改变一个人了,王爷的实力我想新帝已经完全了解,他怎么看,真的说不准,这些日子,他天天派人到王府,以待帝看望的名义,去察看王爷的病情,不知是真的关心,亦或者是别的,所以公主还是不要出现的好。”梅枫分析着如今的情况,对诸葛文西说着。

  “好,我知道了,对了,等王兄好了,我就打算回岳城了。”诸葛文西起身,给梅枫到了一杯茶,也给自己倒了一杯。

  “回岳城?”梅枫不知为何,听到她说回岳城这几个字,他的心痛了一下,好似有什么会发生一般。

  “是,我想母妃了,想好好回去陪陪她。”诸葛文西说着,脸上扬起一抹灿烂温和的笑容。

  梅枫呆了一下,似乎很久以前的一个画面又回来了,那天他也是看见她这样的笑容,才帮了她,才认识她,才有了这一生最开心的那段回忆。

  “阎君醒了之后,应该是要去波罗国,你想不想去见识见识?”梅枫没有经过深思熟虑,那话就脱口而出,说完了他却仿佛松了一口气一般。

  诸葛文西惊讶的抬起头看了看梅枫,突然笑容加大,仿佛笑的很开心。

  但是她却微微摇了摇头,“不了,我还是不去了,我若是去了岂不是会惹很多麻烦,而且还会打扰王兄和王嫂的甜蜜,那我可就是千古罪人了,我看还是算了。”

  “我可以照顾你,不会麻烦到他们。”梅枫一听诸葛文西说不去,心中一急,话就那么说了出来。

  说完两人同时一愣,诸葛文西的脸渐渐暗淡了下来。

  “梅枫,我知道你的意思,不过真的不用了,当初我救你是我自愿的,与你无关,也与任何人无关

  妃常农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