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无关。”阎君见梅枫不出声,语气已经有些冰冷。

  “我配不上她,和我在一起,她只能受更重的伤害,我没有把握一定能保护她,她若一直是恒国的公主,他们便不会动她,她若与我扯上关系,我不知道结果会如何,你知道明年又是他出来的日子了,我不敢肯定,他会不会再来找我。

  我不是因为内疚才想照顾她,我从来都没有过那样的想法,但是我……”梅枫内心很矛盾,很挣扎,他无法形容心中的感觉。

  “有些事,不去试一试永远都不知道究竟自己可不可以,况且,感情的事不是能用常理推断的,我想即使最后结果不如人意,她也不会怪你,因为她毕竟开心过,总比如此凄凄哀哀的过一生好。

  而且,还有我们,这次既然要去,我想这些事情都一起解决掉。我们没有必要都一直坐以待毙。

  文西就交给你了,三天后出发,到时候,我希望看见她是一张笑脸。”诸葛启说完,起身向外走去。

  梅枫独自躺在那望着石室的屋着。

  “近墨者黑,认识你之后就如此了。”孟如画淡淡的说了一句,转身往地下城走。

  “嘿嘿,那也没什么不好,为夫就是喜欢你这小狐狸的样子,不过今晚你要好好犒劳为夫一番,今日为夫和梅枫打了一架可是很累的。而这一切都似乎为了让你的计划得以实施啊。”诸葛启追着孟如画的脚步走进地下城,在她身边小声的说着,带着丝丝威胁,也带着一丝丝的不怀好意。

  孟如画突然停下脚步,转身看着诸葛启,脸上的笑容是那么勾魂摄魄,伸出一根手指,向诸葛启勾了勾。

  诸葛启得意的把脸伸了过去。

  孟如画娇羞的看了看两边,轻轻的向诸葛启的脸靠过去,诸葛启心里乐开了花,美滋滋的等着。

  然后就听见孟如画在诸葛启的耳边说道:“为妻可是在为夫君的妹妹奔波,夫君可不要忘了给为妻一笔奔波费哦。”说完,笑着继续往里走去。

  阎君一愣,嘴角忍不住抽了抽,摇着头,追了上去,却听见前面飘来一声,“要黄金。”

  ……

  梅枫一路带着诸葛文西出了城,两人策马奔驰,顺着官道一路前行,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天色也渐渐晚了,诸葛文西心中有些慌乱,她不知道梅枫是怎么了,这是要把她带去哪里,虽然贪恋他怀里的温暖,但是她知道,那不是她可以奢求的东西。

  “梅枫,你要带我去哪?”诸葛文西在梅枫的怀里,弱弱的问了一句。

  梅枫一听,突然一愣,其实他只是想和她出来走走,想找个无人打扰的地方,安静的和她把事情说清楚,但是她柔软温暖的身体在自己的怀中靠着的那一瞬间,他就不想停下来了,只是单纯的催马前行,贪恋着她的气息。

  “吁……”梅枫拉了马缰,让马停下,抱着诸葛文西飞身下了马。

  看了看周围的环境,拉着诸葛文西向树林里走去。

  诸葛文西的心砰砰乱跳,其实她不想多想的,但是这气氛实在太怪异了。

  不知两人是怎么走的,这树林深处竟然有个小湖,还有个看似猎人偶尔休息的小木屋。

  梅枫拉着诸葛文西走了过去。㊣(5)

  “有人吗?”梅枫敲了敲门,等了半晌,不见有人应声,便推门走了进去。

  屋里只有简单的一个土炕,旁边连着一个灶台,上面有一口小锅。地中央有个木头做的简易桌子和两个长凳,桌子上已经布满了灰尘,看似好久都没有人来了。

  “你先找地方坐,我生上火,一会炕就热了。”梅枫柔声的对诸葛文西说完,便走去屋外,他刚刚有看到这屋后似乎还有些干柴。

  诸葛文西满屋子转了转,看见水缸里还有水,便打了一盆出来,拿出了帕子,洗净拧干,走到土炕上去,擦着炕上的席子。

  突然间她很想笑,所以擦着炕就笑了出来。

  梅枫走进来的时候,就看见诸葛文西边擦着炕边傻笑。

  202吃了,很香

  2o2吃了,很香

  “你怎么擦起炕了,水多冷,一会儿我烧了水我来擦不就好了。〖〗 〖〗”梅枫看着诸葛文西懂得有些发红的手,有些不悦的说着。

  “嘻嘻,因为小西是个野孩子,不怕这些的。”诸葛文西调皮的对着梅枫吐了吐舌头,傻笑着说着。

  梅枫听了她的话一愣,抬头看着她的笑脸,手中的干柴掉了一些。

  “我今天是小西,好吗?”诸葛文西看着梅枫的样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了一句。

  梅枫愣愣的点了点头,也带着笑,拾起掉在地上的柴火,在锅底生了火。

  两人忙乎着,等炕烧热了,水烧好了,两人终于可以坐在热炕头上休息了。

  “咕噜噜~~”

  “咕噜噜~~”

  两人的肚子同时发出了声音,两人这才发现,已经晚上了,他们俩的肚子在唱空城计了,而且还是那边唱来,这边和。

  诸葛文西听着两人肚子咕噜噜的声音,突然开怀大笑,丝毫没有形象。

  梅枫也摇着头,笑了起来。

  因为这意外的声音,两人间刚刚那不知要怎么面对的尴尬完全不见了。

  诸葛文西下了炕,满屋子的转悠着。

  “你找什么?”梅枫不解的问着。

  “通常猎人们应该会在屋里放些红薯什么地,以防万一没打到猎物的时候填肚子,我们应该不会那么倒霉,连红薯都没有吧。”诸葛文西一边回答着,一边找着。

  “有了,找到了,嘻嘻,五个呢,够吃了。”诸葛文西笑着拿着红薯屁颠屁颠的走到锅底坑旁,拿了旁边的烧火棍,在锅底坑里扒拉着,将红薯埋了进去。

  “好了,一会儿就能吃了。”诸葛文西用手抹了抹脸上的汗,笑着对梅枫说着。

  梅枫看见诸葛文西那满脸锅底灰的样子,强憋着笑,对她招了招手。

  “过来这里,你脸上有东西。”

  诸葛文西上了炕,把脸对着梅枫,把沾湿了的帕子递给他。

  梅枫细细的帮诸葛文西擦着,温柔又带着些宠爱的问道。

  诸葛文西也羞红了脸,垂着眼睑,长长的睫毛一下下的微微颤动。

  脸已经擦干净了,可是梅枫的手却不舍得离开,她那细嫩的肌肤,似乎有魔力一般的吸引着他。

  梅枫尴尬的收回自己的手,为自己的想法而有些略微的尴尬。

  “小西,我有话跟你说。”梅枫突然郑重其事的看着诸葛文西。

  诸葛文西一愣,脸上的神情有些暗淡了下来,她知道她想逃避的事情还是要来了,不过她是绝对不会让他为了那莫名其妙的责任感而被自己牵绊的。

  “好,我听着呢。”

  “我们成亲吧。”梅枫深吸了一口气,对着诸葛文西认真的说着。

  诸葛文西脸上露出一丝讥笑,轻轻挣开了梅枫握着自己肩膀的手。

  “不必,我说过我的毒与你无关。”诸葛文西脸色已经完全冷了下来,语气也是冰冷的。

  “我想娶你,与你的毒无关,我心里一直有你,从以前到现在。”梅枫幽幽的说着,眼中是浓浓的爱意。

  看着梅枫的眼神,诸葛文西能感觉到那里面的真诚,但是她不相信,当初他的拒绝是那么断然,现在又如此说,还是在他知道了自己的毒没解之后,这会不会太巧合了,她不信,如何也不能信。

  “别说了,我想回去了。”诸葛文西,依然冷冷的说着,就要穿鞋子下炕。

  “小西,我是认真的,过去我拒绝你是有原因的,因为和我在一起只能害了你,你中毒就是因为他知道我喜欢你。”梅枫拉着诸葛文西的胳膊,一字一句的说着,诸葛文西能听出那语气中的无奈和内心的挣扎。

  “你的话是什么意思?”诸葛文西回过头,看着梅枫,满眼呢不解。

  “其实给你下毒的人是我的父亲,我母亲是他的一个妾室,她一生都没爱过他,而是爱着我的叔叔,他强娶了我的母亲,还强犦了她,她因为怀里我,才没有马上去死,可是我生下来的第二天,她就死了。

  所以他恨她,更恨我,从小我就活在他的皮鞭下,每次和师兄弟们比试,输了他会生气的把我打的死去活来,赢了,他会开心的拿我练练鞭子,他说过,每天没在我身上抽上两鞭子,他的心里就不痛快,不过可惜他却只有我这一个儿子,他虽然姬妾成群,却各个都生女儿。

  在我十七岁的那年,我偷偷的跟着他走出了那鬼地方,逃了出来,就再没回去过。

  遇到你的时候,也是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遇到他,他让我回去,我不肯,他还让我杀了你,他说我和我娘一样,不配得到爱,所以他就在你身上下了毒,等我发现去找他的时候,他已经不见了,回来后神医说你没事,我也就信了。

  又怕他知道你没事了,会再回来,所以,所以我才对你说了那些绝情的话。”梅枫艰难的说着,没多说一句,眉头就会皱的更深。

  诸葛文西完全愣了,她没想到会是如此,她能感受到,梅枫是在揭开自己的伤疤在和自己说着,他每多说一句,他的心都会多流一滴血,她的泪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起身跪坐在梅枫身边,抱住他,将他的头紧紧的搂在怀里,她能感觉到他说到那人的时候,身体还在颤抖。

  “以后不会有事了,你不需要回去,你只是梅枫,和那人没有一点关系,和我一起回岳城好不好,母妃一定会喜欢你的。”诸葛文西搂着梅枫,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背,像哄孩子一样的柔柔的说着。

  “不,我要带你回去,不管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会让他解开你的毒,我不要你每次都那么痛,更不要你离开我,如今让我放手,我已经做不到了。”梅枫拉开诸葛文西,握着她的肩膀,让她坐下看着自己,很坚定的说着。

  “可是……”

  “没有可是,相信我,我要你做我的妻子,一直到我们都白了头发,然后生个高大的宝宝,把你皇兄欺负我的那些闷气,都从他们孩子的身上欺负回来,好不好,嗯?”梅枫说着,嘴角扬起一点笑意,期待的看着诸葛文西。

  诸葛文西羞红了脸,低下了头,轻轻的“嗯”了一声。

  梅枫放大了脸上的笑意,看着诸葛文西满脸娇羞的样子,忍不住慢慢靠近她,在她的唇上吻了上去。

  诸葛文西只觉得自己的心砰砰的乱跳着,不知该如何是好,两只手也不知该放在哪里,只能一动不动的任梅枫将她拉入怀中。

  两人双双跌在热炕上,此时他们的身体,他们的心,比这热炕头更热。

  “小西,以后要永远都做梅枫的小西。”梅枫在诸葛文西的耳边轻声的呢喃着,轻轻的咬着她的耳垂,换来她一声嘤咛。

  那一声嘤咛就如同催魂的音符一般,让梅枫再也把持不住。

  从她的脖颈开始,一路向下,秘密麻麻的落下自己的细吻。

  那种疼痛又有些酥麻的感觉,让诸葛文西已经完全不能思考,既想逃跑,又想要的更多。

  渐渐的诸葛文西的衣衫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梅枫拨了个干净,雪白的肌肤裸露在外面,上面已经带着点点斑驳的红色。

  诸葛文西已经完全迷失了自我,双手搭在梅枫的肩膀上,微微有些用力,梅枫也感觉到她的紧张。

  其实他也很紧张,不仅她是第一次,他也是。

  慢慢的让自己的身体靠近她,感觉她已经准备好了,才让自己与她完全融合。

  诸葛文西被一阵仿佛被撕裂了的疼痛感惊醒,睁大了眼睛看着梅枫,泪从眼角流下。

  梅枫没有动,轻轻的问着她的眼,直到感觉到她放松了,才慢慢的任本能驱使自己,一点点的动了起来。

  屋内不断的传出娇喘的声音,羞走了窗外的月,柔柔的白雪,慢慢的飘洒了下来,似乎也想帮忙掩住那一室春光。

  翌日清晨,阳光照在白白的雪地上,反射出强烈的光,照在两人身上。刺痛了两个人的眼睛。

  诸葛文西朦朦胧胧的睁开眼,入目的是梅枫也有些红润的笑脸。

  诸葛文西突然想起昨晚的事,脸立刻如煮熟的虾子一般的红,猛的起身,两人的额头哐的一声撞到了一起。

  她捂着额头,看了梅枫一眼,脸上带着羞笑,下了炕。

  梅枫的外衣一直盖在她的身上,如今掉在了脚边。

  诸葛文西低下身子去拾,却发现自己现在还真是腰膝酸软,脸上就更红了。

  迅速的捡起衣服丢给梅枫,不敢再看他跑了出去。

  一推开门,满眼白白的雪,那种洁白,那种纯净,那种净化人身心的力量,让她忍不住惊叹。

  一阵凉风吹来,让她整个人的头脑都清醒多了,身上、脸上的燥热也都退了下去。

  “跑什么,以后再也不许从我这跑开了,不管你跑多远,我都能抓到你。”梅枫亦走了出来,从后面抱住诸葛文西,将下巴放在她的肩上,在她耳边轻轻的说着。

  诸葛文西甜甜的一笑,默默的点了点头,心底是满满的幸福,就算她的毒解不了,她也觉得这辈子没遗憾了。

  “我们回去吧,昨夜一晚上没回去,王兄会担心的。”诸葛文西弱弱的说着,有些不好意思,她真的不知道一会儿要怎么面对众人。

  “哼,你的好王兄和好王嫂,如今肯㊣(8)定庆祝完了,正开开心心的等着回去欺负我呢。”梅枫语气酸酸的说着,满是委屈的样子。

  其实他只要认真想一想就明白了,他被人摆了一道,只不过这次他很庆幸自己上当了。

  “那怎么办?”诸葛文西没了主意,淡淡的问着。

  “小西想不想堆雪人?”梅枫突然问着,拉着诸葛文西走到空地上,冷不丁的从地上抓了一把雪,向诸葛文西丢去。

  “啊……”诸葛文西被雪团打到,叫了一声,抬眼惊讶的看了看梅枫,看见他那一脸贼笑,她也半眯着眼睛笑了起来,那样子还真有几分像诸葛启。

  于是乎,两个失踪的男女,竟然字啊深山老林里快乐的打起了雪仗,完全不管那翘首以盼的人们。

  给读者的话:

  没想到我v5了一把一万二了嘻嘻,画画和启爷要去波罗国了,那里有着关于木魂族的千丝万缕,还有梅枫的身份

  203此时无声胜有声

  2o3此时无声胜有声

  梅枫带着诸葛文西回来的时候,本以为定是要接受万般询问的,两人心里都做足了准备,却没想到,进了地下城,那几个人一个都没有出现。

  两人在地下城转了几圈,竟然也都不在,就连一步都不离开钱库的钱紧也不见人影。

  诸葛文西多少有些担心,他们应该不会全部出动去找他们了才对,更何况她也隐约觉得王兄和王嫂有故意的嫌疑。

  但是现在这种诡异的气氛,着实让两人摸不到头脑。

  两人安静的在地下城的阎王殿中等着,心里的焦急和压抑怎么也缓不过来。

  ……

  七王府今日大门紧闭,谢绝一切访客。

  画园内,满桌子的山珍海味,众人围坐字啊一起,觥筹交错好不热闹,完全就没有紧张某两个人的气氛。

  “老大,没有梅枫舞剑,这酒喝的似乎少了点滋味啊。”钱紧又干了一杯,一脸失望的对诸葛启说着。

  “他竟然有胆子拐走我家的宝贝妹妹,还想有酒喝?这天下哪有那样的好事,哼。”阎君不以为意的哼了一声,嘴角却忍不住挂着邪魅的j笑,明明就是一脸j计得逞的样子。

  “老大你笑的很邪恶哦?”钱紧已经有些微微醉了,走到诸葛启身边,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痞痞的说着,若是平时他定然不会这么做的。

  “想着自己要受罚,做好了准备,回去却发现一个人都没有,你说梅枫会怎么样?”冯路今天的心情似乎也不错,淡淡的点播了钱紧一句。随即又面无表情的继续喝酒。

  众人听他这么一问都忽然恍然大悟,一个个都忍不住的笑了起来,为梅枫的命运感到悲哀。但是却更多的是幸灾乐祸。

  “啊?那种滋味很恐怖的,就跟一万只蚂蚁在心尖而上爬一样的难受。

  成田离婚帖吧

  当年我犯了错,师傅让我等着他从外面回来再领罚,结果师傅走了一个月,我一个月都没怎么睡过,每天都在想师傅会拿我怎么样,会不会这样,会不会那样。

  等师傅回来的时候,我的精神都差点崩溃了呢,于是我第一件是就是去要求他马上惩罚我。即使当时师傅让我下山挑十旦水上山,我都觉得很开心,心里的那种恐惧感和罪恶感才消失。”药王听了冯路的话,第一个站了起来,满脸的感同身受,一边喝着酒,一边给大家说着他的往事。

  可是众人却是越听他说,越幸灾乐祸,越喝的开心,他自己也仿佛找到了和自己同样悲苦的知己而终于心里平衡,大喝了起来。

  一个个都有些微醉,挣着要明日一早看梅枫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