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到的几匹京都的丝绸,都是上等货色,和适合几位,要不要看看。”掌柜的一见诸葛启几人进门就知道四人定然是非富即贵,身上的衣料都是上好的丝绸,是以很会投其所好的将店中最好的丝绸推了出来,当然也是最贵的。

  “不用,我们想要四套波罗服饰,最好是可以马上就穿走的。”孟如画冷冷的拒绝了掌柜的热情,淡淡的说着。

  “有,几位这边走。”那掌柜的顿时满脸堆笑的带着孟如画四人走进里面一个小厅,看的出来这小厅里都是波罗国的服饰,衣服鞋袜样样俱全,而且都是上等货色。

  钱紧依然是皱着眉头,走在最后。

  “哎哟。对不起,对不起。”突然一个穿㊣(7)着灰布长袍的公子撞了钱紧一下,然后喋喋的说着对不起走了出去。

  钱紧一愣,看着那人离开的背影总觉得有些不对。

  习惯性的伸手去摸自己的腰间,顿时呆了,又摸了一遍,还是没有。

  “站住,你这个小贼。”钱紧大喊一声,向那灰布长袍的公子追了过去。

  那人已经走到门口,听见钱紧的叫声,回头对着他讥讽的一笑,一跃奔了出去。

  钱紧更是如一阵风一般跟了出去。

  孟如画一脸惊讶的看着钱紧的背影问了一句:“他什么时候轻功这么好了?”

  “老板娘,你不知道,他追别的追不上,追银子,哼哼,那银子肯定跑不掉。”梅枫满眼戏谑的看着已经没有了钱紧身影的门口,痞痞的说着。

  那掌柜的吓了一跳,客人在他的店里被偷,他也脱不了关系的,而且那人他还确确实实的认识。

  眼见着掌柜的额头就渗出了冷汗。

  “走,跟去瞧个热闹,反正闲来无事。”诸葛启邪里邪气的说了一句,拉着孟如画的手就往殿外走。

  那掌柜的只觉得眼前一晃,三人已经不在店里了。

  给读者的话:

  呜呜,我家小钱钱好可怜,丢了钱包包,亲们有木有捡到的? 推荐 咕嘟力作《神婆王妃》

  206比武招亲(一)

  2o6比武招亲(一)

  “喂,你要不要这么拼命啊,只有十两,还是些碎银子。〖〗 〖〗你追什么追啊,我都快被你追断气啦,哎呀不行了,歇一下,歇一下。”前面那灰衣公子停了下来,扶着墙边喘着粗气,边将手中拿着的钱紧的暗红色钱袋抖了抖,把银子抖出来倒在了地上,看着地上那几块碎银子,不可思议的问着,很无力的翻了翻白眼。

  “喂,你干嘛倒我银子,你有病啊,小偷还嫌偷得东西少?嫌少就快还给我。”钱紧气哄哄的没有停,一步步走过去。

  “停下。”那灰衣公子见钱紧就要走过来,突然蹲在地上,捡起那银子,塞在钱袋里。

  “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我就把这个扔了,到时候是谁捡到的你都不知道,我看你怎么找。”那灰衣公子作势威胁着,钱紧果然停了下来,却是怒气哄哄的看着他。

  “你要怎样才肯还我?”钱紧第一次对人如此冰冷的说话,那灰衣公子一愣,不禁皱了皱眉,看着钱紧突然生出几分害怕。

  不过他是谁,他怎么可能承认自己有错,怎么可能立于下风,即使是自己下风,他也要装作上风。

  “哼,本公子告诉你,本公子不缺你这点小钱,就是看不上你对人的态度,以后你要好好反思反思,这些,就当你交的学费了。”那灰衣公子抬着下巴高傲的说了一句。

  就在钱紧搞不清他什么意思,愣神的一刹那,他再次飞身而起,翻过高墙,跑了。

  钱紧刚想追,却被梅枫抓了回来。

  “你干嘛?快放开我,一会儿追不到了。”钱紧焦急的说着,腿上的动作都没停,那一脸的急色真的让梅枫有种无语的冲动,他真觉得刚才那男子说的对,十两,你至于吗。

  “现在你也追不到了,你看看这里,高墙迭起,不是普通人家住的地方,你这样跟着他贸贸然进去,到时候被当贼抓的一定是你,我看,你这学费交的值得。”梅枫说着,鄙视的看了钱紧一眼,见他不再挣扎,这才松了手。

  钱紧这才注意到周围的环境,这也不能怪他,刚才他满脑子都是银子,怎么有时间注意这些啊。

  “算了,十两碎银子而已,走吧。”孟如画淡淡的说了一句,转身往回走。

  诸葛启一挑眉看了那灰衣公子跃入的高墙,若有所思的跟着孟如画走了。

  被那灰衣公子这么一闹,几人没买到衣服,今日无奈只能住下来,找了一间不错的客栈,几人要了三间上房。

  “你们刚才都看见了,为什么不出手,你们出手,他肯定跑不了。”钱紧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的说着,语气中有淡淡的埋怨。

  “十几两而已,没有出手的必要,就当是付费看戏了,也很好。”诸葛启端着茶杯,优雅的喝着,邪魅的调笑着钱紧。

  “老大,你想看戏你跟我说啊,大不了我去怡红楼找几个姑娘,给你好好演演,也用不了一千两啊。”钱紧恨恨的说着,说完偷偷的看着孟如画的脸色。

  只见孟如画一脸淡然,没有任何改变,却是诸葛启的脸上那笑意更加邪魅惑人了。

  而通常这只有一种意思,就是有人要倒霉。

  见孟如画真的一点表示都没有,钱紧知道他这把没赌对,偷鸡不成蚀把米。

  “一千两是什么意思啊?小钱钱。”诸葛启挑着声问着,整个人慵懒的看着钱紧。

  他自然要找茬了,竟然敢在他的小画儿面前提什么怡红楼,他能放过他,他就不叫诸葛启。但是也不能那么明显的让人想到他是为什么啊,所以这一千两丢的真实时候。

  “啊……,我在钱袋的夹层里偷偷藏了一千两,就是这个意思啦。”钱紧哇哇的叫着,只顾着自己痛心,却没看见诸葛启眼睛都发光了,嘴边的笑是那么的得意。

  梅枫摇了摇头,径自喝着茶当做没看见。

  “既然,你弄丢了一千两,那么记得回去之后掏自己的腰包还一万两入金库啊。”诸葛启说完笑意盈盈的看着孟如画,“小画儿有没有兴趣去看看夜景,听说今晚有比武招亲。”

  诸葛启很谄媚,很八卦的看着孟如画,等着她的回答。

  “也好。”孟如画说完,起身跟着诸葛启走了出去。

  留下一脸看好戏的梅枫,和满脸痛苦呆愣的钱紧。

  “走吧,咱们也去凑凑热闹,说不定能找到那小贼也不一定呢。到时候你就不用还一万两了。”梅枫看够了,拉着钱紧也笑呵呵的往外走。

  钱紧一听也来了精神,比梅枫走的还快,去追诸葛启和孟如画的身影。

  ……

  这座城叫翠河城,因为这里有条河,河水碧绿晶莹,名为翠河,而在很久以前,这里的人都是靠着这条河生活的,所以这里就叫做翠河城了。

  而今日这比武招亲就在这翠河边举行。

  四个人慢慢悠悠的朝河边走着,一边欣赏着路边的夜景,尽管这么晚了,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晚有这比武招亲的节目,小贩们仍然满街都是,叫卖声络绎不绝,很是热闹。

  一个小摊边上,几个人停了下来,叫了四碗馄饨,坐在长凳上,四周打量着。

  “老丈,不知今日这是有什么事这么热闹?这么晚了人还很多啊?”梅枫温和的笑着,把身体转向那老板的方向,开口询问着。

  “几位是㊣(5)刚来的外地人吧?”那老丈一边包着馄饨,一边抬眼看了看诸葛启四人,很肯定的问着。

  “是啊,老丈眼力真好,所以我们不知今日为何这般热闹?只是闲着无聊,便走出来看看。”梅枫那一派温文儒雅的气质,让任何人都难以对他有什么戒心,这老丈自然也很喜欢面前的梅枫。

  “今天啊,是雷府的小小姐比武招亲的日子,瞧见没?就是那里,已经搭上擂台了,一会儿就会开始了。客官吃完,正好可以去凑个热闹。”那老丈指着远处一个高高的太子对梅枫说着,满眼带笑。

  207比武招亲(二)

  2o7比武招亲(二)

  比武招亲,看来还真有热闹看了,四人都颇有兴趣的看着那老丈。〖〗 〖〗

  “雷府的小姐?不知为何要比武招亲呢?”梅枫继续温和的笑着,随手将一锭银子塞到了老丈的手里。

  “哎呦,公子,我这小摊,可找不开你这银子。”老丈有些为难的看着梅枫,又看了看手上的银子。

  “您拿着吧,剩下的当时我想听听这雷府的事,给老丈的赏钱。”梅枫温和的说着,似乎饶有兴趣的又看了那擂台一眼。

  “那也太多了,客官,这我可不敢收。”那老丈推拒着,略带难色,却是满面笑意。

  “我耽误你这许多时候,也自然不敢让老丈白白的误了买卖不是。你就拿着吧,你说说这雷府的小姐为何要比武招亲?”梅枫没有收回,彬彬有礼的说着,完全没有让那老丈觉得尴尬或者他是高高在上的那种感觉,相反觉得他很亲近。

  “公子,我跟你说,这雷府可是我们这数一数二的家族了,雷府的大公子还在波罗皇宫中当差呢,是禁卫队长,武功相当了得,而且听说,波罗最伟大的预言师纳克尔大人,还想让他做孙女婿呢,他在波罗国的地位可不一般啊。”

  听那老板说道此处,四人同时交换了一个眼光,似乎对那比武招亲更有兴趣了。

  那老板见几人都很有兴趣,更加卖力的说道:“而这雷府更是商界的一霸,雷府是做布匹生意的,在全国各地都有自己的布庄,还有十几个织坊,雷家布庄是波罗最有名的布庄,连皇宫用的布料都出自雷家。

  雷家真可谓是贵族之家,但是这雷家的小小姐,唉,却真是让人不敢恭维。

  脾气异常的古怪,有的时候好的不得了,有的时候又莫名其妙的坏的不得了,而且经常惹是生非,要雷府的人给她善后。

  去年是小小姐及卉之年,也有不少的名门望族前来求亲,可是都被她整的很惨,谁又敢娶她,所以到了今年没办法,雷老爷才决定要给她比武招亲。

  虽然娶了雷府的小姐会一步登天,但是我看公子你并非普通人,还是不要凑这个热闹了,这女子,真是要不得。”那老丈一五一十的对梅枫说着,最后还悄悄的对他劝解着。

  “老丈多虑了,我家中早有贤妻。多谢老丈。”梅枫对那老丈行了礼,那老丈点了点头笑意盈盈的离开。

  “呦,梅枫,比该不会背着文西小姐乱来吧?”钱紧一副看好戏的八卦样,看着梅枫。

  梅枫却反倒笑意盈盈的看着他,然后对着诸葛启说道:“话说回来,老大,你也该为小钱钱的亲事上上心了,我们都有了自己的伴儿,就他一个孤家寡人多可怜,不如趁着这个机会给他寻门亲事好了。”

  “嗯,这提议不错,那就走吧,过去看看。”诸葛启说完摇着手中的玉边扇子,拉着孟如画开心的向那擂台走去。

  梅枫也大笑的跟在后面,推着钱紧。

  他就知道,诸葛启记仇,没那么快放过钱紧,果然推波助澜的事做了很爽。

  钱紧狠狠的白了他一眼,不以为意的跟着,反正他才不要什么女人呢,养个女人多费银子,不过看看热闹而已。

  四人来到擂台前,擂台上已经坐着几个人了,其中一个便是今日的主角,雷府的小小姐,一身淡绿色的丝绸褂衫和长裤,腰间系着一条嫩黄|色的丝质腰带,长长的垂下去,脚上一**白色的绣花鞋,简单而大方,整个人看上去就知道今天是来‘打’的。

  夜晚虽然亮着灯火,但是她侧脸坐着,几人也看不清楚她的样貌,只是却能感觉得到她是十分不愿意的。

  她的左右两边各坐着一个男人,一个五十岁左右,一个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估计是她的父亲与兄长,两人看上去都是功夫不弱,也隐隐有着看着她的意味。

  不多时一个青衣公子走了出来,众人顿时鸦雀无声。

  这男子眉宇间自有股不怒而威的威严,虽然不到三十岁的样貌,却有着比他年龄更为老成的稳重。

  “众位,今日小妹比武招亲,我雷府的要求不高,只要是十八岁以上,二十五岁以下的未婚男子,愿意以后对舍妹好的,就可以上台打雷,一旦打雷成功,三日后立时完婚,本公子会在暮城送一座府邸给二人作为新婚贺礼。

  现在我宣布比武招亲开始。”男子简简单单的说了几句,完全没有一句废话,看的出他平时就是个雷厉风行的人。

  梅枫听完就笑闹着推着钱紧让他上台,却在此时已经有人上去了。

  “再下松布,一直仰望雷小姐,今日望小姐赐教。”男子上台对着雷小小姐一拱手,手中一对长戟耍了个花样,立在那里。

  这男子虎背熊腰,上身只穿了一个坎肩,露出坚实的胳膊,一看就是个练家子,但是却有种山野莽汉的感觉。

  雷府的小小姐,无奈站起身来,气鼓鼓的走了过来,还没等那人套近乎呢,手中的长鞭啪啪的甩了出去。

  那男人没什么准备,愣是被抽了两边,两只胳膊上,一面一条泛着血色的鞭痕。

  “你……”那男子被雷小姐的无礼气得双眼通红,在看看自己胳膊上的鞭痕,不再管什么礼数,冲了上去,双手的长戟舞的虎虎生风。

  雷小姐轻灵如燕,并不与之硬碰硬,总是在台子上跳来跳去,长㊣(5)鞭不断的挥舞着,从各个方向招呼着那大汉。

  那大汉身形打,行动起来定然不够灵活,而且一看他便是属于力量型的,典型的有力无脑,被雷小姐耍的团团转。

  雷小姐看准时机,在大汉晕头转向之际,连环脚在他的背心猛踹了几脚,那大汉立时掉下台去。

  雷小姐,冷哼了一声站在台上,蔑视的看了他一眼,转身走回自己的位置。

  钱紧看着刚刚在台上的雷小姐,总觉得眼熟,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是以一个人低着头,想着。

  208比武招亲(三)

  2o8比武招亲(三)

  孟如画如看热闹一般的看着,诸葛启手中还拿着一包瓜子,时不时的递到孟如画身前,让孟如画吃着。〖〗 〖〗这对夫妻可真不侮辱这看戏之名。

  旁边那些着急的公子,想往前上的,看着这站着有利位子却如此浪费的两个人,恨得牙痒痒,但是每每接触到诸葛启那汉儒冰霜的警告眼神,却又不得发作。

  又66续续的有几个那人纷纷上台挑战,却都以失败告终,不是被踢飞下了擂台,就是被打趴下起不来,有的甚至干脆被打的求饶自己爬下去。

  累老爷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看着旁边那二十几岁出头的年轻男子,微微蹙着眉头。

  那男子低眉顺目的点了点头,悄悄的走了下去,不多时待那雷小姐刚好又赢了一局的时候,才又坐了回来,对着雷老爷点了点头。

  “让再下来会会小姐的长鞭。”就在这时,一声清亮的声音过后,一个一身紫色衣衫的公子跳上了擂台。

  这公子倒是一派儒雅,长相也不错,看那上擂台的一身轻功,也知道他定然不是前面的那些草包可比的。

  雷老爷似乎很满意的点了点头,旁边的雷公子也安心的笑了笑。

  只是这台上的公子却有一双带着邪气的眼睛让人有些反感,而且他不经意的扫向雷小姐胸前的那一眼,又恰好被孟如画看到了。

  孟如画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不过也没做什么,别人的事始终与她无关。

  这个男人的武功可以说很不错,至少不到雷府的小姐已然不可能向刚才那么投机取巧了。

  而且渐渐的她也有些吃力了,长鞭一甩却被那公子抓了个正着,那男子满眼轻佻的看着面前的雷小姐,眼神中充满了猥琐。

  雷小姐用力一挣,那公子嘴边突然泛起一丝诡笑,突然手中的长剑在那长鞭上一绕,就在雷小姐最用力的时候,他割断了长鞭。

  雷小姐顿时噔噔的后退着,已然是到了擂台边上,还是没有稳住身形,眼看就要掉下去了。

  她倒过来的方向恰好是诸葛启四人的方向。

  诸葛启赶紧护着孟如画,往旁边一闪,别人的死活与他无关,他的老婆大人才是关键。

  诸葛启这么一闪,梅枫和钱紧无奈只得伸手接人了。

  两人稳稳的拖住雷小姐倒下来的身体,让她的脚总算是没离开擂台,她还不算输。

  那台上的紫衣公子,一看皱着眉阴冷的看了梅枫和钱紧一眼,瞬间长剑刺了过来。

  雷小姐已经,不知该如何是好,往旁边看看两人,示意两人放手,虽然她不想嫁这人,但是也不愿无辜的人受伤。

  然而当她转头看向钱紧之际,她一愣,钱紧也一愣,“是你?”

  钱紧双眼突然气鼓鼓的看着她,说着就要把她拉下来。

  可是此时那紫衣公子已经到了眼前。

  孟如画对着诸葛启诡异的一笑。诸葛启立时明白,对着她邪魅的眨了眨眼。

  就是这么一个瞬间,那紫衣公子被一条长鞭卷住胳膊,整个人飞了出去。

  而当众人在回过头来看怎么回事的时候,雷小姐手中已经多了一条黝黑的长鞭。

  她一愣,却看见孟如画正对着她点了点头。

  她来不解谢,梅枫就一把把他推上了擂台。

  “你别跑,这个小偷,还我钱袋。”钱紧见雷小姐上了擂台,什么也没想,跟着就跳了上去。

  梅枫一副j计得逞的样子,对着诸葛启和孟如画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可是这对夫妻对望了一眼,又一脸无辜的看着梅枫,仿佛在说我们不懂,我们什么也不知道,不关我们的事。

  梅枫的表情僵住了,他是不是也被摆了

  姑息养夫 (女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