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就在此时,外面响起了许多脚步声。

  “大哥,爹,你们怎么来了。”雷鸣不可思议的看着走进来的雷峰和雷老爷。

  旁边站着梅枫和钱紧。

  211她都算计了谁?

  211她都算计了谁?

  “梅公子,深更半夜带我们来看二弟赏月就是你说的雷府奇事吗?”雷峰有些不悦的对梅枫说着,眼神冰冷的看着他,似乎在等他的一个交代。

  “老板娘,人带来了,你是不是也该出来了,我可不知道你想干嘛啊。”梅枫没理雷峰的怒气,对着屋子高喊着。

  门吱呀的一声被推开了,众人都寻声向门口望去,却见孟如画、诸葛启和雷月柔三人站在门口。

  而此时雷月柔穿着中衣,披着自己外衣,冷冷的看着雷鸣,满眼不解和心痛。

  在场的人都愣了,包括钱紧和梅枫在内。

  “这是怎么回事?”雷老爷冷冷的看着雷鸣问着,语气中不难听出极力压抑的怒气。

  “爹,我也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刚从外面回来,看见今晚月色不错,就在外面站了一会儿,想看看月亮,之后你和大哥就过来了,然后妹妹竟然从里面出来,我也很纳闷啊?月柔,你是不是梦游啊?还有这两位,不请自来,这大半夜的似乎也不太妥当吧?”雷鸣一脸无辜的看着雷老爷,仿佛他真的不知道一般。

  “你,你还装,你说,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做,我可是你亲妹妹,你,你竟然找人想要侮辱我,还要嫁祸给无辜的人,你到底是不是人啊,为什么?”雷月柔见雷鸣一点害怕或者后悔的意思都没有,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气的激动的跑上去指着他的鼻子,大声的呵斥着他。

  “你在说什么,月柔,你是不是被他们灌了**药,糊涂啦?”雷鸣闪躲着雷月柔的目光,此时心中才有一点害怕。

  “想把我迷昏的是你们才对吧,只可惜老天有眼,有人帮我,我不到那没昏,还全都听见了,你们在屋子里的话我都亲耳听到了。”雷月柔一边哭着,一边对着雷鸣大喊着,激动的身体不住的颤抖。

  雷峰上前一步将雷月柔搂在怀中,冷艳看着雷鸣。

  雷鸣此时脸色已经青了,才感觉到害怕,一步步的后退着。

  “雷公子想退到哪啊?”诸葛启邪魅的声音在雷鸣的背后响起,满脸邪笑的看着他,眼中尽是鄙夷之色。

  孟如画也皱着眉冷冷的看着他,被亲人背叛的感觉她最清楚,那种痛,比死还痛上不止百倍。所以她此时也觉得雷月柔和可怜,更觉得雷鸣可恨。

  “爹,大哥,我错了,我是被逼的,你们原谅我,我再也不敢了。”雷鸣见大势已去,而且前后都有比他高不知多少倍的高手,他是定然跑不了了,所以,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向雷老爷和雷峰求着饶。

  “你这个畜生,整日在外面鬼混,做尽坏事,现在竟然连自己的妹妹也不放过,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做,你说。”雷老爷气愤难当,伸脚狠狠的踢在雷鸣的身上,一脚将他踢的远远的。

  “爹,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雷鸣捂着胸口继续求着。

  “来人,把二少爷关进地牢。

  这辈子你就在里面给我好好反省吧,我不会再让你出来害人。”雷老爷冷冷的说着,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目光中带着决绝。

  “我不要去地牢,又是地牢,我娘死在地牢里,所以你也想我死是不是?你们都想我死是不是?”雷鸣突然发疯了一般的站了起来,看着雷老爷大声的咆哮着。

  “就因为我娘是个小妾,所以就要受到污蔑,无辜的惨死,而我呢,你们都当我是废物,雷家这么大的产业,你宁愿让最小的月辉去管,也不让我插手,为什么?我才是哥哥,为什么什么好事都没我的份啊,还整天闲有游手好闲,你不给我事做,我当然游手好闲了,我不去赌,我还能干什么?

  还有你,好好的一个小姐,不在家里呆着出去乱转什么,若不是你说你看见了当天杀死公主的那贼人的背影,我怎么会对你出手,你以为我想吗?

  都是你们逼我的。”雷鸣看着雷家的三人,眼中带着满满的愤恨,指着他们一个个的骂着。

  “公主是你杀的?”雷峰看着雷鸣,紧皱着眉头,不可思议的问着。

  “是,那又怎么样,那个笨公主,就知道每天对着你犯花痴,见你有了心上人当然很生气,还叫我帮她下药,事成之后不但没有安排我入朝为官,还就给了那么点钱就想清关系,见我被黑赌坊的人追杀也不肯掏钱,见死不救,她就该死。

  瞧不起我的人都该死。”雷鸣激动的指着雷峰的鼻子骂着。

  雷峰完全没想到他会变成这样,只是冷冷的看着他。

  他却趁着雷峰不差,一掌拍在了他肩膀上,顺势将雷月柔扯了过来,手中也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匕首,架在雷月柔脖子上。

  “你们都别过来,否则,我就让她陪葬。”雷鸣j笑的看着雷家的三个人,得意洋洋的说着。

  雷月柔却是完全不反抗,任由雷鸣累着他的脖子。她真的不敢相信,那个平时只会讨好她的二哥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孟如画冷冷的看着雷鸣,心中一团怒气是如何也下不去。

  伤害了家人,还死不悔改如此理直气壮,这样的人根本不配活在世界上。

  “畜生,放手,你要抓就抓我好了。”雷老爷气氛的上前一步,恶狠狠的对雷鸣说着。

  “你当我傻瓜啊,我抓的住你吗?”雷鸣对雷老爷嗤笑着,拿着刀的那只手指了指雷老爷。

  就在他的刀离开雷月柔的一瞬间孟如画出手了。

  手中一粒碎银子,准确无误的打在雷鸣拿着匕首的手腕上。

  匕首掉在了地上,雷鸣一愣,钱紧看准了机会,第一时间从正面出手,接住那锭银子的同时,一个错身,将雷月柔搂在了自己的怀里,顺势将雷鸣甩了出去。

  雷鸣的身体向后一退,又恰好遇上诸葛启的飞腿。

  诸葛启一脚踢在雷鸣的背心上,用足了功力。

  雷鸣没有动,也没有被踢飞,仿佛诸葛启那一脚完全没有用力一般。

  众人都不解,向雷鸣望去,却见雷鸣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身体突然发出咔咔咯咯的声音,不多时整个人便如一滩烂泥一般堆倒在地,却没有一滴血流出来。

  雷峰抬眼向诸葛启望去,满眼惊讶,这个男人的内力已经恐怖到如此地步了吗?只一脚,他竟然可以将自己的内力完全封在对方体内,然后在让内力从里到外炸开,将敌人的每一寸筋骨都折断,让敌人的身体完全变成一滩烂泥,最恐怖的是,他竟然能将内力控制的如此精准,不会多一点也不会少一点。

  诸葛启这一招的确惊艳了全场,连梅枫和钱紧都觉得他的功力不是精进了一点那么简单,他们已经彻底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了,他的恢复能力实在是太恐怖了,每次他出事,不但不会退步,反而会精进一大截,甚至都让他们觉得嫉妒了,但是他们也深深的知道,每一次他也都付出了常人难以忍受的代价。

  “折腾了大半夜也累了,夫人,我们先回去休息吧,今晚你可以睡个好觉了。”诸葛启完全没理会众人讶异的目光,搂着孟如画往院外走去,连一句解释都没有。

  梅枫望了钱紧一眼,满眼调笑,也跟着走了出去。

  这时候钱紧才发现此时他的怀里还抱着雷月柔。

  他赶紧尴尬的松开手,跟着梅枫的背影而去,脸上却觉得热热的。

  雷月柔也看着钱紧离开的背影愣了一下。

  翌日,午时四个人如约而至的被佣人带到了练武场。

  雷家不愧是武术世家,练武场异常的宽大,而且十八般兵器样样齐全。

  四人到了的时候,雷老爷和雷峰都已经到了,而且似乎还等了一会儿了。

  “诸葛公子,各位,快请坐。”雷老爷异常热情的将四人引到座位上。

  “诸葛公子在比武之前,老夫要为昨日的事郑重的向你说声谢谢,还有尊夫人,若不是你们,小女可能……,唉,家门不幸,让几位见笑了,几位的大恩,我雷府记得了,以后若是有用得到雷府的地方尽管说,我雷府定义不容辞㊣(7)。”

  雷老爷言辞恳切的对诸葛启说着,诸葛启也点了点头。

  “好,但是比武就是比武,我亦不会允许峰儿手下留情,请诸葛公子见谅。”雷老爷果然是学武之人,对比试仿佛异常的执着,一板一眼的说着。

  雷峰却是暗自摇了摇头,他怎么会手下留情,他恨不得希望自己的功力能一晚上就突飞猛进,好让自己不至于输的那么难看。

  “诸葛公子请。”雷鸣起身站在了练武场内,对诸葛启用非常恭敬的语气说着。

  诸葛启不以为意,潇洒的走到练武场内,嘴边带着一丝邪笑对着雷峰点了点头。

  雷峰也毫不客气,首先出手,而且就是杀招。

  雷峰的招式偏重于力量型,每一招带起的拳风,都能让在场的人听的清清楚楚。

  诸葛启却是一直都没动手,只是满眼邪笑的看着雷峰,每次雷峰的拳头要到他身前时,都会发现偏偏还差那么半步。

  两人在整个练武场中飞来飞去,雷峰却从未能近诸葛启的身,而诸葛启也似乎从未还手。

  “老板娘,老板在干嘛?”梅枫凑近孟如画小声的问着。

  诸葛启这种诡异的武功,他从来没见过,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会,如今更是猜不透他的心思。

  “哼,一个自以为是的高手,要打败的不仅仅是他的武功,还有他的骄傲,只有这样,他才能为我所用。不然,我要一个没忠心的雷家有什么用?”孟如画和着茶,眼神淡漠的看着场中的一切,淡淡的说着。

  梅枫听懂了她话中的意思,却觉得这对夫妻越加的可怕了,简直是太黑了。

  突然间他想起了一件事,“老板娘,昨晚你不会是故意拿银子当飞镖的吧?”梅枫试探性的看着孟如画问着。

  只见孟如画脸上的笑意更加的高深莫测。

  212我要的雷家,包括雷家的人

  212我要的雷家,包括雷家的人

  就在两人说话之际,不知诸葛启是如何出手的,只见雷峰的整个身体都飞了起来,在空中翻了两个翻,狠狠的向旁边的大鼓上撞去。

  雷峰也绝非草包,双腿借力在大鼓上一蹬,整个身体化为剑形,打着转,向诸葛启冲了回来。

  这一招叫做人剑合一,是雷府的祖传密诏,雷家如今只有雷峰一人练成,速度奇怪,而且威力要大上平时十倍不止,却消耗自身内力很少,一般的高手都不可能躲过。

  就算诸葛启躲过了这一招,雷峰也相信,他绝对躲不过他将变化的那一招——追魂。

  诸葛启面对着雷峰的招式,突然玉扇一收,邪佞的一笑,他就是要他出这一招。

  将玉扇在腰间一别,双手运气,一股强大的气流,如同一个漩涡一般,顺着雷峰的整个身体缠绕了上去。

  雷峰顿时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不控制了一般,赶紧运起全身功力抵抗。

  不过功力再雄厚他也无法变换招式,这漩涡就仿佛把他融化了一般,他感觉自己的气力完全受漩涡的控制,跟着漩涡的方向和速度在运动,自己根本无法掌握。

  为什么会这样,雷峰不得不惊恐,他的祖传秘籍,迄今为止还从来没有遇上过对,也正因如此,他才坐上了波罗国的皇宫禁卫军统领的位置,可如今面前的这个男人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就破解了他的招式。

  刚刚他还天真的以为,他躲不过,却怎知,他根本就没想过躲。

  雷峰在心里一遍遍的嗤笑着自己,果然天地之大,他不过就是个井底之蛙而已,这一战,他输了,也输的心服口服。

  诸葛启感觉雷峰已经基本放弃挣扎了,受了自己的真气,让他的身体渐渐地停止了翻转,慢慢的落了下来,毫发无伤。

  诸葛启嘴角带着邪笑,看着雷峰,什么都没说。

  雷峰似乎很无奈,却也是真的服了,苦笑着走到诸葛启面前,“我输了,雷家是你的了。待会儿我会把雷家所有的生意都交给你。”

  “不用,雷家继续由你们管,一切都不会改变,因为我要的雷家,是包括你们所有的人在内。”孟如画突然站了起来,冷冷的看着雷峰,傲然的说着。

  雷峰也嗖的一下站了起来,他可以输了武功,可以输了雷家,却不能输了尊严。

  “诸葛夫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虽然我输了,但是并不代表,你可以随意的侮辱雷家的人。”雷峰亦语气冰冷的孟如画说着,气愤的双拳已经青筋暴起。

  “侮辱?我只是拿回我赌赢的东西,这叫侮辱吗?”孟如画冷笑了一声,淡漠的说着,仿佛她真的只是在做该做的事。

  “雷家的一切我说了会给你们。”雷峰再次强调了一次刚才的话,他不信她没听清。

  “赌注雷家,可是没有雷家人的雷家,还能叫雷家吗?”孟如画淡漠的抬起眼看着雷峰,冷冷的问着。

  雷峰一愣,雷老爷也一愣,雷家?是啊,她要的是雷家,他们怎么没想到,没有了他们的雷家,又怎么算雷家,而且看他们的样子就知道,他们并非普通人,又怎么会只看到雷家表面的财富。

  雷家真正的财富,是雷家的人,确切的说是他的两个有本事的儿子,这个女人究竟想要做什么?雷老爷不禁有些担心。

  “你……。”雷峰被孟如画气的说不出话来,狠狠的瞪着她。

  “你不服气是吗?我给你机会,三年之内,你若是长了本事,随时可以来挑战,打赢了,雷家还你,不过,在你赢回雷家之前,若是雷家敢在暗地里耍花样的话,雷家将在一夜间不复存在,我说到,做到。”孟如画看着雷峰一字一句说着,语气异常冰冷,说完便挽着诸葛启的胳膊走了。

  雷峰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他知道他别无选择,他相信他们真的可以办到。就凭那块令牌,想让雷家消失也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不过他真的不懂,他们到底要雷家做什么?

  雷家就这样易了主,不过是两天的事,只是外面没有一个人知道,就连雷家的下人们都不知道,雷家表面看上去还是雷家,但是雷峰知道雷家已经完全不同了。

  看来,他要赶紧告诉月辉才行。

  ……

  地下城在波罗并不是没有分堂,但是他不想用,因为用了地下城的力量,他们想掩饰身份就不容易了。

  毕竟未来他们将要面对的是整个波罗,在他们办完其他事情之前,还是不让波罗国的人知道他们已经到了波罗为好。

  他们一直相信查雅不可能没有回波罗,虽然波罗一再的否认,但是,鬼都不会相信,他们真的会愿意失去一个预言者。

  预言者在波罗的地位可是举足轻重的。

  如今有了雷家就不一样了,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如虎添翼,只要利用得当,他们不但可以知道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更很有可能,可以暗中接触到预言者一族。

  孟如画没有忘记,那馄饨摊老板的话,纳克尔可是有意要雷峰做查雅的夫婿的。

  对于孟如画和诸葛启的步步算计,梅枫和钱紧真是自愧不如。

  不归钱紧也很开心,不用去解决那个骄横跋扈,又偷他银子的大小姐了。

  ……

  三天,孟如画和诸葛启用了三天的时间熟悉了雷府的所㊣(5)有业务,雷峰也没有一点隐瞒,甚至将雷府在几国内暗暗开设的分店也都告诉了诸葛启。

  “雷公子,确定没有遗漏的地方了吗?”诸葛启邪魅的一笑,将手中的账册丢到红木大桌上,慵懒的倚着椅子背,淡淡的问了一句。

  “启爷,我不明白你的意思。”雷峰皱着眉头问着,有些不高兴,他已经如此了,他竟然还用怀疑的语气问他。

  “冰族用的东西,我想不是出自别家吧?”诸葛启依然邪魅的看着雷峰,带着淡笑,很肯定的问着。

  “你,你知道冰族?”雷峰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诸葛启。

  就算在波罗除了很少数的人之外,没有人知道冰族的存在,再加上皇室有意的封锁消息,即使无意间知道的人,恐怕也没剩下几个了。

  更何况他怎么知道冰族和雷家有联系,这件事连波罗皇室都不知道,他究竟是不是无意间来到雷家,还是,他本就是冲着雷家来的?

  雷峰觉得这一次,他们似乎都太鲁莽了。

  213吃顿好的

  213吃顿好的

  看着雷峰不可思议的神色,诸葛启笑的更加妖娆,慵懒的坐在那里,直直的望着他。〖〗 〖〗

  “所以,你觉得你只得我信任吗?而不值得我信任的雷府,有存在的必要吗?”诸葛启虽然笑着,语气却是带着阴冷,凤目更是充满鄙夷。

  雷峰的脸色顿时暗了下去,略带羞愧与惊慌之色,但是不过转瞬间,他的脸色又恢复了正常,而且还一脸的凛然。

  “没错,冰族的确与雷家有往来,但是冰族的事属于国家机密,我作为波罗的皇宫近卫队队长,对这件事做保密并没有什么不对,但是我承认从雷家的角度来说,我是雷家的人呢,你是雷家的主人,我隐瞒了雷家的事,是我不对,我甘愿受罚。”雷峰说着,单膝跪在了诸葛启面前。

  诸葛启什么也没说,只是淡淡的看着他,仿佛没有一丝情绪。

  雷峰却觉得更加紧张,汗不自觉地顺着脸颊流着。

  旁边孟如画和梅枫的一盘棋已经下完了,诸葛启却仍然没说话。

  孟如画起身走到了雷峰身边,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你不是说今天布庄会有一宗大生意吗?我想去看看,我们走吧。”

  说完赞赏的看了诸葛启一眼,走了出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