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一般,他希望雷月辉有让他看得上的地方。

  果不其然,那脚步声走到门口便停了下来。

  “吱呀~~”门开了,几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门口的方向。

  几人都见过雷家的人,是以在他们心里雷月辉早就有了差不多的形象了,但是就这一眼,他们完全推翻了先前自己心中的想法。

  这是一个完全不像雷家人的雷家人。

  没有雷锋的魁梧身材,也不似雷鸣般纤瘦,甚至在他身上看不到雷老爷的样子,如果不是知道他和雷月柔是一母双生的兄妹,而他得眉眼间有些雷月柔的影子,他们甚至会觉得他是假冒的。

  一张妖娆的和诸葛启有的一拼的脸,白皙如凝脂的皮肤,高挺的鼻梁下,一双薄而性感的唇,同样的一双凤眼,只是诸葛启的略翘,而他得略平,眉不似男子般的那样粗而浓密,而是如女子般有些细而长。

  整张脸不同于诸葛启的有棱有角,却有另一种阴柔的美。

  六尺左右的身高,匀称的身材比例,一件象牙白的暗花长袍,掩住了他得几分邪魅,更显得他有几分飘逸。

  如墨玉般黑而带着光泽的黑发在头上随意的用一根碧绿的玉簪束着,没有丝毫凌乱,偶有几根发丝浮在脸边,却更加了一分灵动。

  这样的男子,很少有人看了第一眼能移开目光,和诸葛启一样他是天生带着光环的人。

  只是诸葛启的邪魅妖娆多了几分玩世不恭和雅痞的问道,而他的那丝丝邪气却是内敛的,带着些淡雅和飘逸。

  然而两人却同样都有一双勾魂摄魄的凤眼,那凤眼中仿佛有另一个世界。

  梅枫有些期待,诸葛启会怎么做。

  这男人一看就知道高傲异常,而且他太会包装自己,太会掩藏自己的情绪,看了就知道是个很难找到软肋的人,最后他会向他臣服吗?亦或者他能坚持多久?梅枫不知道,第一次他觉得这事对于诸葛启来说终于是有点难度了。

  诸葛启却是更加兴奋了,好久,他没遇到能让他有征服**的人了,这男子,看一眼,他就知道他又高傲的资本,而他也更加的肯定,他不单单如表面这样简单。

  屋子里唯一一个只是轻轻瞥了一眼就移开目光的人便是孟如画。

  雷月辉本来很满意他制造的效果,但是孟如画却让他有了一个不小的意外。

  三个男人都按照他的想法做出了反应,却是屋内唯一的一个女人对他视若无睹。

  要知道,他雷月辉不管走到哪里还从来没被女人无视过。

  但是他也不会智障的认为孟如画在娇羞,因为从她脸上那淡漠的眼神,他就知道,她对自己是真的无视。

  雷月辉第一次被一个女人无视了。

  “各位来的倒是准时啊。”雷月辉瞬间就掩去了自己一刹那的意外和某些失落,带着满脸春风荡漾的笑意走进了门。

  “不过雷公子,似乎倒是晚了些。”诸葛启并不在意他做得秀,仍是一脸邪笑的看着他。

  “诸葛公子莫怪,实在是俗事缠身。”雷月辉笑着微微点了点头,径直走到椅子上坐了下去,给自己到了杯茶,优雅的喝着,双眼却一直望着孟如画。

  诸葛启看着雷月辉的眼神,心中顿时气闷,他本想好好的和他玩玩的,不过既然敢如此对他老婆不敬,那就别怪他了。

  诸葛启的笑意变得更加妖娆,看着雷月辉的目光却更加清冷。

  雷月辉也感觉到了他的目光,毫不示弱的迎了上去。

  “雷公子,对我夫妇似乎很好奇啊,看完一个又一个,不过如此待客之道,似乎不是你这个身份该有的态度。”还没等诸葛启说什么,孟如画便抬眼看着雷月辉冷冷的说着。

  雷家是我的,包括雷家的人,即使你不服,也是一样,高傲,在我面前,你不配有。

  这就是孟如画通过这句话要告诉雷月辉的,雷月辉听懂了,其他的人也自然是听懂了。

  梅枫和钱紧不禁在心中默默的说,“老板娘果然比老板还猛。”

  雷月辉听了这话一愣,他没有料到孟如画会如此直接。

  晨光的特别,他不相信他们没看在眼里,他更不相信以他们的分析能力会不知道他与晨光有关系。

  他以为他至少有筹码跟他们谈赎回雷家的条件,但是现在,孟如画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让整个形势都改变了。

  特别是她那高傲的神情,浑身散发出的充满自信的霸气,让他一时间竟然也说不出话。

  “我不想浪费时间,我们来之前既然已经通知过雷公子,我相信雷公子也应该准备好了。

  这晨光是你的地方,今晚我们就在这住一晚,明天,我要知道所有关于冰族的事,现在你可以出去安排了。”孟㊣(5)如画完全没给雷月辉面子,冷冷的下了逐客令。

  雷月辉更愣了,何时有人用过这种语气和他说话,就连波罗国的国王都不曾有过。

  但是不稍片刻他的脸上却带着灿烂的媚笑站了起来。

  “姑娘说的有道理,再下这就去安排。”雷月辉意味深长的看了孟如画一眼,转身便往外走。

  “你可以叫我诸葛夫人。”孟如画的声音在雷月辉的背后冷冷的想起,雷月辉没有停下脚步,也没有出声,只是他唇边的笑意更大了,一双凤目中一闪而过一丝精光。

  这对夫妻也许真的可以给他无聊的生活添上一丝乐趣。

  至于冰族的事,他现在也很期待了,就不知道,他能否坐收渔翁之利。

  221神秘的圣山

  221神秘的圣山

  翌日一大早,雷月辉就在孟如画和诸葛启的门外等着了。

  而这每日清晨,看孟如画恬静的睡颜是诸葛启最大的乐趣。

  乐趣被打扰了,某人的脸色自然是难看,不过雷月辉却很高兴,有仇不报非君子嘛。

  “这份是去冰族的地图,至于冰族里面怎么样,我就不知道,我每次去最多也是逗留一天而已。”雷月辉开门见山的拿出地图递给孟如画。

  “地图就不必准备了,反正我们有你这个活地图就够了。”诸葛启斜斜的靠在椅子上,好似还没睡醒似地,及其慵懒的说着。

  “哦?既然如此,那在下也要去准备一下了。”雷月辉没想到诸葛启会带着他一起去,毕竟如果是他便不会随意相信任何一个人,不过即使他不带他去,他也会偷偷跟去的。现在这样的结果虽然在意料之外,但是却正和心意。

  “的确该准备一下,小梅,你就陪着雷公子一起去准备好了,也顺便学习一下,好好的看看雷公子都准备些什么。”诸葛启点了点头,笑眯眯的看着雷月辉说着,同时给了梅枫一个眼神。

  “那就有劳雷公子了。”梅枫起身,走到了雷月辉身边。

  “梅公子请。”雷月辉对着诸葛启和梦如画两人点了点头,带着梅枫走了出去、

  “对于这个人,你怎么看?”待梅枫和雷月辉走出去后,梦如画吃着碗中的清粥,淡淡的问着诸葛启。

  诸葛启也盛了一碗给自己,看了看门口,邪魅的笑了笑,“不简单,有能力,有魄力,有胆识,很聪敏,也高傲,也自大,善于伪装。”

  “所以呢?”孟如画知道诸葛启的话没说完。

  “所以,他有他的目的,我们是在利用他,他也同时等着利用我们,估计他和冰族之间应该有些问题。”诸葛启一边喝着粥一边说着。

  “嗯,那我们更要一切小心了。最近我的心里总是莫名的慌乱,这次去冰族,一定会有事发生。”孟如画似乎想给两人先打好预防针,很坦白的说出了自己感受。

  诸葛启和钱紧都点了点头,吃着自己的早餐。

  两个时辰之后,钱紧给诸葛启几人都易了容,将几人扮成雷家伙计的样子,几人混在送货的队伍中,向冰族出发。

  冰族,顾名思义他们生活在冰原之上。

  在波罗国有一个地方,那里四周都是终年积雪不化的雪山,而在雪山中间,则有一个冰原,冰族人就生活在那片冰原之上。

  那成片的雪山群一直被波罗人当成圣山来朝拜,皇室为了方便众人的朝拜,还在城市中心面对着圣山,能最大面积看到圣山的地方修建了一座广场,每年夏至以后,所有的博罗人,几乎都会到广场朝拜圣山,而圣山上每个十年都会飘来一股奇异的香气。

  那股香气不是每个人都能闻到,闻得到圣山上飘来的香气的人,都会被招入预言一族,成为神的侍从。

  在波罗那是个高贵而又受到万民敬仰的职业,只是有缘人不多,所以神的侍从,如今也不到两百人。

  而进入圣山的入口,从来都没有人去过,众人甚至都不知道要往哪个方向走才能到达圣山,因为整个波罗,你站在任何一个地方都能仰望圣山。而波罗的皇室早就颁布了发令,一切人不得靠近圣山,污浊了圣山的仙气,否则处以极刑。

  是以这么多年去过圣山的人,少之又少。

  雷月辉带着众人一路走向皇宫的方向。

  街上的人每每看到雷月辉,都一副惊叹的样子,特别是女子,更是个个脸上绯红,娇羞的看着他。

  雷月辉却仿佛习惯了一般,没有把任何一个人放在眼里,只管走自己的路。

  尽管如此,还是惹得众多女人尖叫。

  走着走着一群人竟然到了皇城周围,远远的能看见那府里堂皇的皇宫,和神圣庄严的预言圣殿。

  孟如画极力的隐忍着自己身上的痛楚,汗一滴滴的不住的往下流。

  “怎么了?又痛了?”诸葛启走到孟如画身边,看着她有些苍白的脸色,心疼的问着。

  “我没事,继续走。”孟如画低声说着,两人继续往前走。

  诸葛启紧紧的握着孟如画的手,任她的指甲插入自己的掌心,却连表情都没变。

  这皇宫是依山而建,高达的宫墙绵延十几里,将皇宫后的群山与城内完全隔开。

  到了皇宫的入口处,雷月辉示意诸葛启几人悄悄的脱离了队伍,他也在宫门处与守宫门的说笑了几句,便转身离开,押着货物的人,却继续往里走。

  不多时,不知道雷月辉是怎么做到的,又出现在了诸葛启几人身边。

  而此时五个人均在城墙边缘没有人注意的角落里。

  这里刚好有一块碑,放佛是记载这波罗国从立国之后的历史,这块碑成了几人的遮挡。

  雷月辉走到碑前,在不同的碑文上有顺序的轻轻按了几下,那碑后的地便缓缓移动,露出一条甬道来。

  几人二话不说,纷纷走了进去,那暗门慢慢的合上,仿佛没打开过一般。

  ……

  “爷爷,圣女到了波罗,为什么我的感觉反而变弱了很多,我感觉不到她在哪,甚至连大致的范围都感觉不到。”查雅走进预言圣殿,急急的对站在圣殿的语言坛上默默打坐的纳克尔说着。㊣(5)

  “雪山中有木魂族的圣物,圣女到了这里,气息就会变得与它越来越相近,而你从小生活在这里,对这种气息已经很习惯,感觉不到是很正常的。”纳克尔没有睁开眼,依然打着坐,幽幽的对查雅说着。

  “爷爷,那你快用麒麟的魂鳞占卜一下,我们可不能让圣女进入圣山。”查雅一听更急了,催促这纳克尔。

  “那是自然,我们预言一族守护圣山到今天,我决不允许语言一族的大业毁在我的手上。

  这一世的圣女,似乎很特别,好似并没有什么强大的力量,只要我们不让她进入圣山,绝对有机会杀了她,到时候,只要取了她的魂力,那么语言之王大人就能苏醒,到时候整个世界都将是预言者的天下。”纳克尔激动的睁开眼睛,双眼带着兴奋而又贪婪的光芒。

  “哼,还在这里说大话,圣女此时怕是已经进入圣山了。”突然一个气如洪钟的声音,响遍了大殿的每一个角落。

  给读者的话:

  今天加更一章,最近看到有亲说晓月的进度慢,所以稍稍加快了脚步~~

  222雪域冰原(一)

  222雪域冰原(一)

  “什么?”纳克尔惊恐的站了起来,急急的拿起自己的紫水晶权杖,拿出麒麟的魂麟就要占卜。〖〗 〖〗

  “不用在浪费功力了,我们几个已经启用了神圣水晶,进入圣地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说话间大殿中出现了十个人,均是一身白色儒袍,散发着淡淡的||乳|白色光晕。看上去威严,神圣而不可侵犯。

  “参见十大长老。”查雅立刻跪了下去,神情肃穆,恭恭敬敬。

  纳克尔也一样神色肃穆,恭敬的站在一旁。

  “看来这场浩劫是不可避免了,圣域的结界我们进不去,你们一定要在最快的时间内找到另一个入口,准备好一切。”为首的白袍人,一脸严肃的说完十人便瞬间消失在大殿之中,连空气都没有一丝波动。

  就这么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了。

  ……

  孟如画几人跟着雷月辉一路走过长长的秘道,近出口处早就准备好了要送去冰族的货物。

  对于雷月辉的精明诸葛启几人还是肯定的,至少他今日就展示了他的实力,估计这些货物是昨晚运到的,而且神不知鬼不觉,那么为何他却偏偏要今日白日通过这种方式带他们过来呢?

  目的不言而喻,他在展示他的实力,在展示他在波罗国的影响力,他是在向孟如画宣示他有平起平坐的资格。

  孟如画也确实在心中对他有一些认可,只不过她不想给他更嚣张的机会。

  “还是换回恒国的样子比较好,雪域里可不像波罗这么温暖如春,而且冰族人多少有些讨厌波罗人。”雷月辉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衣服递给几人。

  梅枫点点头,肯定了他说的没错,几人接过衣服换了起来。

  旁边的一个临时用木板搭起来的小屋子,看得出来是为孟如画准备的。

  对于雷月辉的细心,孟如画微微的点了点头表示谢意。

  几人准备好一切,雷月辉按下了机关,几人面前的石墙缓缓的动了起来了,前面出现了一段平滑向上的甬道。

  “走吧。”雷月辉率先向前走去,几人则推着一大车货跟在后面。

  甬道尽头还有另外一道石门,这石门平滑如镜,只是正中央有一个手印,雷月辉将自己的手放了上去,向里一推,似乎有齿轮转动的声音,那石门慢慢的向旁边移去。

  “这石门的机关是按照我的手型,和我发力时每个部位出力的不同而设计的,所以这个世界上,除了我没有人能打开。”雷月辉优雅的站在那里等着门开,顺口对诸葛启等人解释着。

  诸葛启一挑眉,赞赏的看了他一眼,他的头脑果然不简单。

  这石门一开骤然一股凉风卷着残雪漂了进来。

  走出秘道是一片银白的世界,入目所及没有别的颜色。

  凛冽的寒风呼啸着,割的人脸上发疼。

  “这里就是雪域了,但是要进入冰原还需要走一段路,而且这路上会有雪狼出没。”一走出秘道,雷月辉就严肃的对几人说了一句。

  几人都点了点头,继续前行。

  不是雷月辉啰嗦,而是他没说完整,这里的雪狼是不一样的。不过他不想说,他想看看,诸葛启到底有多大本事。

  “我很好奇,你是怎么认识冰族人的,又是如何找到这样一条路,避开皇家的眼线?”梅枫实在是好奇,他记得他离开这里的时候,应该是走的皇宫,既然那人都得经过皇宫出去,这条路应该是在他离开之后才有的。他甚至在想这路也许就是雷月辉弄出来的,但是他不懂,那人怎么会允许他进入冰原,又允许他挖了密道?

  “没什么,很巧合的情况下认识这的主人而已。”雷月辉淡淡的答着,似乎并不打算多说。

  “嗯。”梅枫点了点头,也没在说什么。

  孟如画也觉得似乎一到了这,梅枫整个人的情绪似乎一瞬间如同这空气一般降到了冰点以下,而且他身上的气质也都不一样了,变得异常的冷漠,却又与这里的一切出奇的协调,似乎他就是其中的一份子一般。

  诸葛启重重的拍了拍梅枫的肩膀,梅枫微微一笑,笑中却带着点苦涩。

  孟如画更不解,连钱紧似乎也感觉到了不对劲。不过碍于雷月辉的存在,两人都没说什么。

  “嗷呜……”

  “嗷呜……”

  “……”突然一阵阵的狼嚎声从四周传来,此起彼伏,似乎在互通信息一般。

  诸葛启瞬间靠近孟如画,”你身体不适,一会儿就不要动手了。”诸葛启宠溺的将她拉到自己身后。

  “我已经没事了。”孟如画淡淡的回了一句,转身背靠着诸葛启。

  其余三人也都聚拢在一起。

  梅枫觉得很奇怪,虽然当时他还小,但是他不记得跟踪那人离开的时候有遇到这种东西。

  转瞬间,只见四周不断有脚步声不向几人靠近,却没看到一个影子。

  但几人却又岂是普通人,看不见并不代表不知道。

  几乎是同一时间,几人飞身而起。

  诸葛启四人均是长剑出鞘,在空中翻转,一剑刺向雪地。

  只有雷月辉却是退后几步,轰出一掌。

  诸葛启四人的剑似乎都刺中雪狼,然而他们却感觉到了不对,因为他们的剑,难入半寸。

  诸葛启催动内力,用了近七成的功力,才㊣(5)觉得将刺了进去。

  一剑刺完,几人纷纷后退。

  伴着嗷嗷的叫声,从雪地中钻出近十头雪狼。

  只有诸葛启刺中的那只见了血,雷月辉一掌拍中的那只瘸了腿,其它的根本豪发无伤。

  诸葛启看了看雷月辉,嘴角上扬邪侫一笑,雷月辉也对着他挑了挑眉。

  他不怕他知道自己是故意的,他也相信这个

  唐先生家的贱母猪母女们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