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微凌乱,胸襟稍稍敞开,露出白嫩的肌肤,脖子上挂着一条及其特殊的项链,脸上有两朵红云,眼神有些迷醉,步伐有些摇晃,可是手中一把长剑,却舞的游刃有余。

  一会儿如灵蛇匍匐,一会儿如游龙在天,刚柔并济,再配上那略微摇晃的步伐,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小梅的酒量似乎进步了呢?今天貌似喝了三杯才开始的吧?”阎君用慵懒的声音问着冯路,眼中闪着发现了新大6般的光芒。

  “嗯,是进步了,确切的说是两杯半就不行了,不过还是进步了半杯。”冯路依然是冷着一张脸,有板有眼的回答着。

  阎君一听这无比精确和认真的话,嘴角抽动了两下,有些埋怨似的看了冯路一眼。

  “小路路啊,你现在还有必要那么死板吗?跟自己兄弟还如此,你多算他半杯又能如何?真是的,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下次给他喝第四杯了。”

  冯路一愣,然后有些尴尬的答了一句:“习惯了,难改。不过我可以当做没看见。”

  接着又是一杯桂花酿入喉。

  而卖力的舞着剑的某人,完全处于无意识状态,根本就不知道那两个人正邪恶的讨论着如何让他更醉的事。

  看着梅枫这个样子,阎君郁闷的心情也大好了起来。就连从来都没有过表情的冷判官冯路脸上也略微变换了一下,很久以后孟如画见到他这个样子的时候,才在阎君的解释下知道那叫做笑。

  阎君和冯路一杯杯的干着,看着一直不停的舞着剑的梅枫,好像又回到了从前,那真的是很久以前了。

  若不是梅枫酒量如此的浅,他们也许还没那么容易成为兄弟呢。每次想到阎君是如何胁迫梅枫的,冯路都觉得这世上没有比阎君更可恶的人了。

  四个大男人就这么喝着酒到了天亮。他们的友谊是不会分什么身份的,正如梅枫不知何时已经枕着阎君的大腿睡着了,而他的脚却直直的仍在冯路身上。

  然而那两人也睡的很香,似乎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如此这般众人都过了一阵子表面平静的日子,阎君依然每日到地下城报到,却始终没有再见孟如画的身影。

  转眼一个月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去了。他已经淡定了很多,可是心中却依然隐隐有着某种期待。

  ……

  这一日孟如娇早早的起来,就不请自来的来到了诸葛启的院子,守门的侍卫知道诸葛启好像还没有起身,脸伺候洗漱的丫鬟和老妈子也都还站在门外等着,并没有打算放她进去。

  孟如娇将两锭金元宝悄悄的塞在两个侍卫手中,却没想那侍卫突然一身凛然之气的看着她,连刚才的那几分尊敬也没有了。

  孟如娇赶紧将金锭子揣进怀里,柔柔的对着两人一笑。

  “看来外面的传言不假,王府的侍卫们果然都是对王爷忠心耿耿的,这次我自己试过了也算是放心了,我姐姐虽是王妃,但是却有些特㊣(5)殊,我这做妹妹的不得不多替姐姐分忧,还请两位见谅。”

  两个侍卫一听,立刻脸色有所缓和,也都表示理解,恭敬的退了半步,一躬身说了句不敢。

  “王爷昨晚多喝了些酒,怕事醉了,姐姐不能来亲自伺候着,我算是姐姐的代表了,难道也不行吗?这王爷的院子难道是连王妃也不得随意入的吗?”孟如娇先礼后兵这一招,倒是真叫两人不知如何是好。

  这若是不让她进吧,好像是忤逆王妃的意思,让她进吧,可是她却不是王妃,两人都面露难色。

  孟如娇一见他们此时的样子,就知道这事不难了。

  立刻摆出一副高贵的样子,略皱了眉头,好似有些生气。

  “好了,这里我照顾着,若是王爷醒了怪罪下来,自有我担着,与你们无关。”

  说完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两个侍卫面面相窥,但是也没有再出手阻拦。

  22如此姐妹

  22如此姐妹

  孟如娇屏退了所有的侍女,独自一人留在诸葛启的房中,坐在床边默默的看着他。〖〗 〖〗

  她猜想他这么晚了没起身,不是病了就是醉了,男人嘛,又没有美女相伴,除了这两种也没什么别的理由懒床了,而她很庆幸自己蒙对了。

  一双灵巧的小手拧了帕子,敷在诸葛启头上,很细心的将诸葛启两边的碎发往脸的两侧拢了拢。

  诸葛启其实从孟如娇一进门的那一刻起就已经醒了,只是他倒是想看看她究竟是想做什么所以没有动而已。

  孟如娇只是乖巧的坐在床边真如一个称职的妻子一般,照顾着。

  诸葛启此时心中已经完全明白了,这孟如娇怕是看上他了。

  诸葛启微微动了一下,然后慢慢的睁开凤目,用深邃的眼神望着孟如娇。

  孟如娇正如痴如醉的看着他,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快醒过来,突然与他对视,让她来不及转头,愣在那里。

  “王爷,你醒了。头痛吗?”孟如娇一见避无可避,脸上虽染上了一丝绯红,但是聪明大方的转移了话题。

  “本王没事,到是二小姐怎么会在我房里?

  来人。”诸葛启半撑起身体,依着床边,向外面喊了一声。

  从被子里出来的上半身,衣衫微开着,让孟如娇立刻羞红了脸,起身到椅子上去坐了,毕竟她还是个云英未嫁的大小姐,被人看见她主动坐在一个男人的床边,终究是不好。

  “王爷。”过不多时一个丫鬟走了进来,看见自家王爷那似乎有些奇怪的脸色,微微一愣。

  “去请王妃过来。”诸葛启如是吩咐着,又看着孟如娇微微一笑,笑的那叫一个妖娆。

  看得孟如娇简直不能思考。

  过不多久孟如画被秦嬷嬷和兰溪簇拥着向诸葛启的房间走去。

  孟如画脚步走的是不能再慢了,而且她一直在寻找着机会,看看能不能赖过,可是无奈,秦嬷嬷和兰溪左右夹攻把她看的死死的。

  这是孟如画第一次在白日里光明正大的走出自己的院子,也是她第一次走进诸葛启的生活。

  王爷的院子果然不一样,这是孟如画的第一感觉,这里守卫果然够森严,还好她出府从来都没走过这个方向。白日里暗位就不少于十个,到了夜晚就不知要多上几倍了。

  诸葛启的院子很大,曲曲折折的长廊很多,屋子也很多,孟如画一边呆呆的走着,一边观察着地形。

  终于还是进了诸葛启的屋子,这第三次见面,虽然她其实每一次都没有与他真正的见过面,但是她还真有些紧张。

  呆愣的抬着头,看着屋子里的人,虽然看不清长相,但依然能看得出,床上此时正做着一个衣衫不整的男人,再看看那一脸娇羞的孟如娇,孟如画只觉得脑门充血。

  这个孟如娇实在是太过分了,想害死孟如画还不算,现在没把人害死,居然又来勾引别人老公,实在是可恶至极,让人都不忍心放过。

  而孟如娇看着走进来的孟如画脸上闪过了一丝嫉妒的情绪。

  这王府的生活还真好,让她原本骨瘦如材的身体倒是圆润了不少,而且似乎也白了,打扮起来还真算是绝色。不过这些都是没用的,因为她就是个傻子。这些也只会让自己更讨厌她而已。

  但是当着诸葛启的面,她还是要做一个好妹妹的。

  “姐姐,你来了,今天感觉好吗?”孟如娇乖巧的起身走到孟如画身前,亲切的拉着孟如画的手,让人看了还真觉得她是个对姐姐很好的乖妹妹。

  孟如画正愁着没办法脱身呢,而且她的仇还没报呢,现在机会终于来了。

  “啊……,鬼啊。”孟如画甩开孟如娇的手,大喊着往外冲。

  秦嬷嬷和兰溪好似早有准备似的拦住了她。

  诸葛启也瞬间来到了她的身前,一把将她抱在怀里。

  “如画乖,告诉我谁是鬼,什么鬼?”

  孟如画只觉得自己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耳㊣(4)边也传来一阵温柔的声,让她惊恐不已。

  这个情况是她没料到的,她怎么也没想到她居然被诸葛启给抱了,虽然这个身体是他的王妃不假,可是她这个灵魂却不是啊,这让她真的很难接受,心中顿时羞怒交加,不知如何是好。

  而她此时又很被动,因为她不能用内力。凭诸葛启的功力,只要她稍加使用内力,肯定就会马上被他怀疑。

  孟如画很是无奈的被抱着,偏偏她的脸还恰好贴在诸葛启裸露出来的胸膛上,强烈的男性气息冲击着她的大脑。

  但是毕竟是一直冷冰冰的一个人,对着的又不是自己喜欢的男人,虽然有些尴尬,但是更多的是气愤,而她把这账都算到孟如娇头上了。孟如画如是想着,更是决定绝对不会放过孟如娇了。

  “鬼,水鬼,她水鬼,推我,怕怕。”孟如娇惊恐的喊着。

  秦嬷嬷没听懂是吗?那她还可以说的更清晰些,反正这里是王府,又没有人见过以前的孟如画是什么样子。

  唯一会觉得她不同的怕是只有兰溪和孟如娇,兰溪是高兴还来不及呢,而孟如娇吗?她不怕。

  果然她这话一出,所有人的表情都变了。

  都以一种怀疑的目光看着孟如娇。

  而孟如娇则是惊恐的看着孟如画,她什么时候能说这么多话了。

  “小姐,小姐你是说,推你落水害你差点死掉的是二小姐?”兰溪非常适合时机的给大家解释了一番。

  这回连诸葛启也皱着眉头看着孟如娇,好像在等着她的解释。

  心中却乐开了花,这回这孟尚书定是他的囊中物了,看来这姐妹俩,还真是好用的棋子。

  23再入地下城,已成热门人物

  23再入地下城,已成热门人物

  “我没有,姐姐你再说什么呢,我是如娇啊,我怎么会害你呢,你莫不是又胡乱的做梦了吧?”孟如娇委屈的说着,又向孟如画走了几步,想要伸手抓她。〖〗 〖〗

  孟如画立刻很配合的反应更加激烈了起来。

  “不要,水鬼,水鬼,不要。”孟如画口中不断的喊着,使劲的想挣脱诸葛启的怀抱,甚至狠狠的在诸葛启的胳膊上咬了一口。

  诸葛启一痛放开了她,她猛的就冲了出去。

  兰溪也管不了许多了,跟着走了出去。

  秦嬷嬷微微向诸葛启福了福身,也退了出去。

  孟如娇看都没看孟如画一眼,惊恐的上前拉住了诸葛启的手,向孟如画咬的地方看去,已经见了血。

  “来人,快宣太医。”孟如娇焦急的吩咐着,声音都有点颤抖。

  而诸葛启却皱着眉头,望着孟如画离开的背影。

  他居然被女人咬了,而那女人咬他的目的就是为了挣脱他的怀抱,那个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怀抱,她用华丽丽的行动证明了她有多么的不稀罕,即使她是个傻子,他也不能原谅。

  心中不禁又出现了那一双清冷的眸子,诸葛启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最近魅力减了,居然被两个女人嫌弃了。

  太医恭恭敬敬的给诸葛启包扎好,退了出去,而孟如娇却泪眼汪汪的望着那伤口。

  “都是我不好,王爷,是我害得姐姐失控,伤了你,你可千万不要怪罪姐姐,要怪就怪如娇吧,但是请王爷相信如娇从来都没有想要害过姐姐,从来都没有。”孟如娇说着跪了下去,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流了下去,显得格外的楚楚动人。

  “二小姐,可千万不要如此,这府中下人看到了,若是以为本王欺负了你,玷污了二小姐的名誉,那本王可就罪过了,倒时候可要如何是好,总不能让你因为这缘由嫁于本王不是?”

  诸葛启扶起孟如娇,用让人非常误会的轻柔动作,为孟如娇擦着眼泪。

  孟如娇呆呆的任诸葛启捧着自己娇美的小脸,没有一丝抗拒。

  “来人,送二小姐回府。”就在孟如娇呆愣的时候,诸葛启已经下了逐客令。

  孟如娇也没有再说什么乖乖的走了,因为她心中已经有了别的计较。

  孟如画你等着吧,你的好日即将结束了。

  ——

  另一边,孟如画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连兰溪也不得入内,虽然她很奇怪自家小姐居然能自己栓门,但是当秦嬷嬷问她的时候,她还是说了孟如画以前便是如此,她内心当然还是希望大家对自家小姐不要太鄙视才好。

  孟如画在房中,㊣(3)独自一人生着闷气。

  对于未来在王府中的生活也有了些担心,本想着,一个疯子应该不会被注意到,更不会和那高高在上的王爷有任何交集,应该能够平稳的生活,待她寻得一个合适的时机离开王府,却不想这才没几天就出现了这种事。

  看来那七王爷还真是个大色狼,居然连傻子也不放过。

  孟如画看着铜镜中自己绝美的容颜,她想着,是否她不在有这一脸容貌,麻烦就会少了呢?

  “小姐,你开开门啊,二小姐已经被王爷送走了,你不用怕了。”兰溪在门外拍着门喊着,她不知道就是她这一句话成功的阻止了孟如画已经拿起来的剪刀。

  孟如画一听“二小姐”三个字,突然清醒了,她是嫉妒自己的容貌是吧,这恐怕是这个身体过往唯一比得过她的地方吧,也许她真的不该为了自己擅自做主毁了真身体的东西,也许老天爷只是给她一个报仇的机会,最终她还是要将这身体还回去的。这样想着,孟如画最终放下了手中的剪刀

  ……

  孟如画再次出现在地下城已经是一个多月以后的事情了,仍然是由第十狱进入,因为上次的狼狈,走的匆忙也并没有好好去找十一狱的出口,而是慌慌张张的从第十狱的原出口走了出去。

  再进入地下城,孟如画突然感觉有种久违了得放松感觉。面纱下得嘴角不自觉的上扬了一点,自己果然还是杀手的本性,适合在黑暗中生活。

  孟如画依然是由第十狱和第十一狱之间的那道门进入十一狱的。

  她没有注意到从她进入第十狱开始,就已经有无数个伙计奔走相告了,而她一进入十一狱,那门守着门边的大汉随即就消失了一个。

  孟如画看着和上次没有什么不同的十一狱,还是找了个视野好的位置,开始观察了起来。

  24人间炼狱

  24人间炼狱

  密室中,冯路一听说孟如画来了,连一向冷静的他,也不禁心中有些澎湃了,一个多月了,夜夜陪阎大爷泡酒坛子,连一向喜酒的他,也都有几分觉得厌。

  “告诉罗刹人来了。”冯路向旁边知会了一声,继续坐着。完全符合冷判官的风格,对任何事都没有十分的上心。

  正在十三狱非常苦恼的梅枫一听这话,二话不说的亲自前来,他一定要好好的看看是何许玩具能让他家阎君大人如此惦记,能让他近一个月的生活都是水深火热。

  梅枫第一次以超风的速度冲进十一狱,虽然他极力掩饰自己的激动了,但是他还是得到钱紧一个超级鄙视的眼神。

  梅枫也不甘示弱的回了一个,他还不是一样,同样的距离,还不是比自己来的更早。

  “冯路,就那个蒙面的女子?”梅枫一脸激动的问着,一双大眼睛死死的盯着孟如画。

  冯路点了点头算是回答。

  梅枫也不介意,更是起劲的看了起来。

  “貌似看不出什么特别啊,身材是不错,可是也不算是中有来无回的炼狱居然用一个白面书生守门,真是强烈的反差啊。

  不

  女白领的私生活sodu

  过这倒印证了一句话,凶的不可怕,恶的不可怕,笑里藏刀的才最可怕,而她完全相信这白衣男子是那种人。

  孟如画虽然心中想着,可是脸上却仍是没有什么表情,眼中仍是一片清冷的跟在梅枫后面。

  虽然孟如画做好了一切准备,但是当她真正踏入十二狱,看到第一眼,她就完全懵了。

  这里是所谓的人间炼狱吗?这里是㊣(4)所谓有去无回的凶恶之地吗?怎么她倒是觉得这里是花天酒地,歌舞升平的欢乐世界?

  放眼望去,这里一片繁华的景象并不输于前面的任何一狱,而且高台上,舞者那曼妙的舞姿美的让人如痴如醉,更是与邪恶沾不上一点边。

  下面虽然宾朋满座,却个个都似乎是有身份的人,就连旁边陪同的女子,亦是有着大家闺秀的风范。

  这些人就像是在看一场很美的歌舞,在参家一个很雅致的聚会,根本闻不到一点血腥的味道。

  这与辣手三娘给她形容的完全是天壤之别,没有一丝相像的地方。

  孟如画看着这歌舞升平的十二狱,她真的不知道如果这里算是人间炼狱的话,那么这世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