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你走前面,有浊气之灵你就告诉我。”孟如画点了点头,淡淡的说完,便率先走了出去。

  小皮球嗖的一声冲到了前面,在那里耀武扬威的飘着。

  诸葛启看着那小皮球的样子邪魅的一笑,想借他女人的风姿狐假虎威,这小皮球倒是还真有点头脑,不过它的那点小聪明太容易被发现了。

  有了小皮球怪的加入,大家紧张的气氛都被它的搞笑打破了,竟然一个个的都放松了下来。气氛也缓和了很多,每个人都更多了几分信心。

  “画儿,你没事吧,别太累自己了。”诸葛启与孟如画并肩而行,有些不放心的对她说着。

  现在有了小皮球,孟如画也不需要时时刻刻用她的万木之眼了,除了把握大的方向时用一次以外,大多数都是靠小皮球了。

  此时也正是劝她多休息的好时候,诸葛启自然是当仁不让的变成了监察史。

  “我真的没事,不用担心,在这里我的功力恢复的速度比平时快了许多,刚刚我也只是耗费了过多的灵力,补充就行了,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我还有药王炼的那一大堆丹药呢,怎么会有事?”孟如画轻描淡写的说着,似乎她并没做什么似地。

  “总之答应我,以后要以你自己为重,知不知道,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比你更珍贵。”诸葛启第一次感觉到孟如画的身份也让她身边多了太多的危险,郑重的对她说着。不让她再打马虎眼。

  孟如画无奈,对着诸葛启温柔的一笑,点了点头。

  “你们差不多快走到圣山三分一的地方了,过了这里我们浊气之灵就不敢过去了,所以浊气之灵估计会大批的过来了,所以你们要小心点,而且记得千万要打赢哦。”小皮球突然停滞了一下,回身坚定的对孟如画几个人说着。

  孟如画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一个跃步跳到小皮球身边,手中也多出来两把匕首。

  果不其然,过了不久,孟如画强大的精神力,果然感觉到了强大的冷意和战意。

  “准备,来了。”简简单单的四个字一出,所有人都立刻屏气凝神,全身心注意着自己身体周围的变化。

  那冷意越来越大,压力也随之而来,雨惜和雨柔虽然脸上已经香汗淋漓,但是谁都没有退缩。

  有了之前的经验,再加上小皮球怪的讲解和提醒,众人对于防御他们的攻击和如何找到他们都有了不同的程度的理解。

  “攻击。”孟如画冷冷的下了命令,整个人瞬间暴跳起来。

  她这瞬间的暴跳带起了淡淡碧绿色的光芒,虽然还很淡,但是其中却闪耀这星辰一般的光辉。

  只是白天,那光又很淡,是以大家都没注意到,而为一有感觉到就是那小皮球了。

  它暗暗自喜,以后跟在她身边,只要她修炼的时候让他在身边捡点渣儿,他想他未来就还可以进化,最后也变成一个强大的存在。

  孟如画这一记跳击同时也运用自己的灵力带起周身的灵力形成一个漩涡,卷走了很大一批浊气之灵。

  她每次攻击都恰到好处,刚刚好,自己的匕首在每个浊气之灵上擦过三下,迫得他们不得不现身。

  待众人同她一样作了这样的事之后,才发现这浊气之灵竟然有近百个之多。

  然而孟如画却强烈的感觉到还有一个异常强大的,他们都没有找到。

  而此刻那强大的浊气之灵却完全没有了气息。

  孟如画再次开启她的万木之眼,碧绿色顿时染满了她整㊣(5)双眼眸。

  扶在树干上的那只手也已经完全变成了晶莹剔透的绿色。

  在周围巡视了一周,孟如画发现在她的头法,在他身上已经不适用了。

  因此众人也都清楚她是遇到强敌了,但是却没办法,因为他们连看都看不到,更是帮不上什么忙了,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保证这些小东西不会去给她添乱。

  “接着。”诸葛启将自己手中的长剑扔向空中的孟如画。

  孟如画瞬间收起自己的双匕首,并接住了长剑。

  顿时那长剑在她手中,龙气顿生,甚至由于她现在身体里特殊的真气注入,那银白色的剑气中,甚至带了点点碧绿色的斑点。

  银龙剑法一出,孟如画的气势暴涨,如君临天下色王者一般,带着强势而来。

  “龙吟。”孟如画不想恋战,一上来就发动了银龙剑法中颇为强悍的攻击。

  因为她发现这团浊气竟然会吸收那些被杀死的浊气,而且孟如画感觉得到,他似乎又要进化了,所以在他进化之前,必须将它击杀。

  剑身轻颤,一声声嘹亮的龙吟之声,由孟如画的剑中发出。

  龙自古以来都是神物,它的神圣气息不是一般的黑暗之物能抵挡的。

  虽然孟如画这龙吟剑法是用自身的灵力催动如同龙临一般的气势,并非真正的龙临,但是这一声龙吟还是在灵魂上给了那浊气之灵不少的震慑。

  那团浊气身形一顿,也就是这时候,孟如画已到了他身前,长长的银白剑横劈而出,在那团浊气身上,狠狠的划过。

  那浊气扭曲了一下,却瞬间就跳开了。

  他狰狞的看着孟如画,那表情已经表现的非常真实了。

  他的脸上甚至已经隐隐的出现了人的五官,而且孟如画也刚刚看清他的长相,至少他那张脸上已经出现了一双人的眼睛,而不似皮球那般,只是一对豆。

  那浊气之灵似乎也感觉到了孟如画的强大,他知道他只是一味的跑,已经不可能全身而退了。

  立时改变了方向,向孟如画冲了过来。

  他的速度异常的快,甚至比孟如画还快,而且他是一团雾气,即使在冲锋的过程中,依然可以随意的变换形状和改变方向。

  所以在孟如画看来,冲向她的是无数个影子,并且一瞬间就到了她眼前。

  来不及细想和细看,孟如画长剑画出,不断的在空中翻飞,以银龙剑法对战那浊气之灵。

  银龙剑法异常的霸道凌厉,攻时如游龙在天,以凌厉之势掠杀对手的一切要害。守时那剑气将自身完全的裹在其中,如在世玄武,无懈可击。

  但是那浊气之灵胜在速度,银龙剑虽然对他有一定的影响,但是毕竟不是真龙,没有经过酝酿气势而出的龙吟剑法,也不能对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他就抓住了这一点甚至硬生生的挨了孟如画几剑,然后整个局势翻转了,他似乎总是能够洞悉到孟如画出剑的大致方向,而躲开她的攻击,并且同时在孟如画的防御未形成之前找到空隙,发出自己的攻击。

  那浊气之灵的攻击很强悍,和皮球那种偷袭已经完全不同,他手中的浊气凝刀,甚至可以与孟如画的长剑对抗,而且并不会涣散,从孟如画的角度来看,她每一次和他交锋,她都感觉那种碰撞是真实的。

  那浊气之灵放佛顿时信心大增,竟然以更快的速度主动攻击孟如画,而且通过不断的吸收掉那些死去的浊气,他的速度变的越来越快,攻击也越来越凌厉。

  孟如画身上的多处已经被他的气刀所伤,伤口虽然并不会见血,却泛着冰冷刺骨的寒意,似乎正在一丝丝的侵入她的身体中。

  诸葛启等人依然在击杀那些浊气之灵,而且孟如画在他们面前就仿佛与空气对战一般,他们根本就看不到她现在的真实情况。

  可是尽管如此孟如画的心中也没有一丝慌乱,反而更加的冷静,灵力在她体内不断的被压缩,以更强劲的势态被灌入到长剑之中,不断提升着银龙剑的威力。

  就因为她如此的压缩自己的灵力,空中圣山的那些灵气骤然的全速向她的体内凝聚而去。

  然而她的专注令她并没有多大的感觉,而其他人更是感觉不到。

  但是那浊气之灵却注意到了,他的双眼泛红,攻击更加的凌厉,试图打断那些朝孟如画聚集的灵气。

  突然间孟如画觉得自己的脑海中冲进来一个㊣(5)什么东西,然后瞬间在脑中炸开。

  孟如画瞬间放弃了所有防御和攻击,举起长剑在头,自从父母失踪了的那一刻,就是一种最大的奢侈了,唯一的一次就是在那山巅之上,看着下面被瞬间冰冻的海洋,她将自己所有的脆弱都埋在在那里。

  而今天,这是第二次,梅枫的出现,不知为何让她突然间就有种终于可以松口气的感觉。所有的压抑都瞬间爆发,她想控制也控制不住。

  “你真的是我们的哥哥吗?”雨露也走过来,天真的看着梅枫,和雨惜差不多的面容上是满满的好奇和惊喜。

  “嗯。“梅枫点了点头。

  “哥,太好了,你回来了,我又多了一个亲人。”雨露也冲上去抱住抱在一起的梅枫和雨惜,三个人抱在一起,有笑的,有哭的,有感动的,他们这一刻都是幸福的。

  “他不仅是你们的哥哥,还是冰族的族长。”雨意凡的声音就在这一刻又响了起来,而且他表情严肃,语气中是不容忽质疑的宣布。

  所有人都看向了他,就连梅枫也不禁看着他。

  “拥有冰魂珏,你就是冰族的族长,从此冰族的一切事物由你打理。”雨意凡再一次坚定的说着,眼神中的执着仿佛不容改变。

  “我现在是梅枫,和冰族没有任何关系。我对你们那个族长也不敢兴趣。”梅枫冷冷的说着,语气也是异常的坚定。

  “可是冰魂珏在你手上,冰魂珏就是冰族的象征,你带了它二十年,你还能说你和冰族没关系吗?”雨意凡眉头㊣(5)紧皱着,语气也有些冰冷的跟梅枫说着。

  梅枫一时无语,如此说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是他的脸色更冷了。

  “不管你心里怎么想,对冰族有多少的不满,有多少的恨意,甚至你有多恨我和你的父亲,但是冰魂珏在你的手上,你就是冰族的族长没有人能够改变,你自己也不行。

  这是冰族最高的秘技和心法,按照你从前的修为,即使这么多年没有练习,也能很快补回来。”说着雨意凡手中多了一卷羊皮,抛给了梅枫。

  梅枫伸手接了,那卷羊皮握在手中,却犹如一把利刃,硬生生的剖开了他的伤疤,从前自己修炼的那些苦,在冰族艰难度日的那些痛,都一幕幕的回放到眼前。

  246冰魂珏(二)

  246冰魂珏(二)

  “哥。”雨惜似乎也想起了一些片段,感受到了梅枫身上散发的悲痛和冷意,伸出自己的小手,握住了梅枫,轻轻的唤着他,语气中有温暖也有担心。

  “我没事。”梅枫转头对雨惜淡淡的笑了笑,将那羊皮卷收入怀中。

  他不能再让雨惜去扛那些东西了,他希望雨惜能和雨露一样开心,快乐,他作为他们的哥哥也是有责任来保护他们的,不为了别人,就为了她们俩,他也无法拒绝了。

  雨意凡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下来,说实话,他也怕梅枫不接,怕他再次离开冰族,那样的话,他这辈子就太愧对他的母亲。

  诸葛启和雷月辉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完全如一个旁观者一样看着这一切。

  这样的突发事件是众人没有料到的,但是这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