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爆炸,那样的环境,他们侥幸的认为,也许圣女已经死了,他们的威胁已经解除了。

  但是文西公主大婚的消息,无疑说明这一切都是他们的妄想而已。

  作为诸葛启的妹妹,若是孟如画出了事,她还能在这么快的时间内大婚吗?这显然是不可能。

  “大长老,圣女一定还活着,我想她定然是不会放过我们的,依我看这次是一个几乎,不如我们利用波罗国王室……”纳克尔眼中闪耀这狡诈的精光,看着今日坐镇的十大长老之一的大长老说着。

  “波罗的皇室?哼,如果我们能成功除掉圣女,这波罗国也就不再需要这些无能的皇室了,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不过要注意分寸,最好是再派人和恒国方面联系一下,他们不是刚刚新帝登基吗?我想他也不希望有这么一个强大的威胁存在吧。”大长老那张看上去慈眉善目的脸上,却是阴损的笑。

  “可是,上次查雅在恒国为了查出圣女,弄出的乱子,恐怕这位新帝不会那么好说话。”纳克尔有些担心的说着,眉头紧皱,上次查雅的失手,也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麻烦,虽然最后恒国因为新帝登基,没有给波罗国施加什么压力,但是这梁子也定然是结下了。

  “哼,这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据我所知,那新帝已经微服到了岳城,你以为他为什么来?

  好了,抓紧时间去办吧。”大长老说着挥了挥衣袖,纳克尔恭敬的退了下去。

  岳城,并非有多繁荣,却贵在和谐。

  人们脸上洋溢的笑容,就可见这里的人幸福感是很高的。

  甚至整个岳城不见任何一个乞丐。

  曾经的岳城也是这样的,乞丐也是没有的,但是原因却不同,那并不是因为如现在这般都过的好,而是都很穷,又向谁去祈祷呢?

  但是只从诸葛启接手了岳城之后,这里就开始改变了,一点点的,经过了几年的时间,岳城就完全不同了,还是那个资源贫乏的岳城,但是商业和贸易也都很发达了,再加上他在波罗和恒国的特定地理位置,经过有心人的运作,两国间的有些贸易自然都转到了这里来做。

  并且这里还出现了一个人人称道的组织——民生会。

  民生会顾名思义就是为了解决岳城人的生活而成立的,专门针对那些没有生计来源,无法生活的人。

  那么民生会一定会给你一个以劳动换取饭吃的机会。

  但是如是是自甘堕落的,岳城的城规就会将其驱逐,并且永不许踏入岳城。

  因为据说这民生会神秘的领导人说过,没有劳动**的人,只想坐享其成的人,是没有资格享受岳城的一切的。

  岳城越来越好,在岳城生活是免除一切赋税的,也就是生活毫无负担,只需要每年按能力大小捐助一定的城建费就好了。

  所以在岳城居住的人除了衣食住行,根本没有任何压力,又怎么会不开心。

  “皇上,这诸葛启的确不简单啊,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被他搞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完全是自成一国了,根本不按照我恒国的法令来做,这明显是对皇上的不敬啊,皇上,依奴才看,这诸葛启恐怕早有反叛之心了。”一个干瘦的小太监,在诸葛文轩耳边阴声阴气的说着。

  “我看不见得吧,若是如此,那七王爷为何当初不让王妃说这命天子是自己,而说皇上呢,反叛之心,我到是不觉得,不过他才能过人,不能为朝廷所用倒是可惜了。”旁边一个明显是女扮男装的女子完全不同意他的说法,摇着头略微可惜的表情,看着周遭的一切。

  “踏月郡主,你这就说的不对了,当时他都已经不知道能不能活了,王妃再笨也不可能说他是未来的皇上啊,那样的话,恐怕没有一个人会相信。

  而且我觉得那王妃对皇上也是一个威胁,她随便说谁是就是谁,那她以后说别人怎么办?皇上,您可要深思啊,奴才可全是为了皇帝着想。“小太监撇着嘴说着,分析的似乎头头是道。

  诸葛文轩自始至终没说一句话,只是那不甚好看的脸色,说明他还真是听进去这小人的谗言了。

  “哼,狗奴才,竟然敢胡说八道,还不知道你平时都在皇帝哥哥面前说什么,看我今天不为了天下百姓杀了你。”说着踏月公主手中的长剑已经抽了出来,气呼呼的看着那小太监就要砍上去。

  “好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胡闹什么?先回客栈,看看王公公回来没?接连几天都不见宫里的人,这诸葛启的胆子确实不小。”诸葛文轩说着依然没有了逛街的冲动,转身想客栈走去。

  “哎呦。”突然一个人迎面同踏月撞在了一切,而且还夸张的跌倒在地,一脸无辜的看着踏月。

  “公子,你没事吧?”踏月看着地上被撞到的人,二话没说便上前来扶。

  “多谢公子㊣(5),是再下不小心,只顾着想心事了,撞到公子,是再下该赔礼才是。望公子海涵。”说着这白衣公子竟然对着踏月深深的作了一揖。

  踏月愣了,哇,这里的人要不要这么有礼貌。而且还是这么帅气的男人。

  一张妖娆的脸,白皙如凝脂的皮肤,高挺的鼻梁下,一双薄而性感的唇,一双带着单纯的温柔的凤眼,眉不似男子般的那样粗而浓密,而是如女子般有些细而长,有一种阴柔的美。

  六尺左右的身高,匀称的身材比例,一件纯白色长袍,让他显得有几分飘逸。

  如墨玉般黑而带着光泽的黑发在头上随意的用一根碧绿的玉簪束着,没有丝毫凌乱,偶有几根发丝浮在脸边,却更加了一分灵动。

  这样的男子,很少有人看了第一眼能移开目光,是天生带着光环的人,但是他那双带着些许羞赧又带着些许焦急的双眼,却让人觉得他似乎很可怜似地。

  地上已经有些开了包的药粉洒了出来,男子赶紧蹲在地上小心翼翼的将剩下的药材好好包好。

  而踏月正愣着,虽然离的很近,但是依然没有发现这男子低头时眼中闪过的那一抹狡猾。

  275岳城迷局(二)

  275岳城迷局(二)

  “我,我赔给你吧。〖〗 〖〗”踏月已经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结结巴巴的说着。

  “怎敢劳公子费心,是我自己不小心,公子不介意便好,倒是公子没有被再下撞伤吧?白衣男子说着反手扶着踏月,拧着眉认真的在她身上看了一圈。

  踏月被他这么一看,脸早就红了,虽然是男装打扮究竟还是女子不是?

  “我没事,没事。”踏月推开了男子的手,向后退了半步。

  “哦,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男子说着仿佛真的放心了,脸上露出雨后朝阳般温暖的笑意,让踏月再次傻了眼。

  “那么再下还有事,就先告辞了,后会有期。”说着那男子拿起药包对着踏月行了书生之礼,然后疾步向远处走去。

  “喂,你叫什么?”踏月看着男子远去的背影,来不及细想大声的问了出来。

  “雷月辉。”男子只是淡淡的答了一句,并没有停下脚步,就急速的向远处走去。

  看着那焦急的背影踏月突然觉得有种失落的感觉,自己也不知为何。

  旁边的小公公鄙夷的看了她一眼。

  诸葛启文轩一直看着雷月辉的背影消失,眉头紧紧的皱着。

  “让人去查查这男人,恐怕不简单。”简单的向旁边的小太监说了一句,又冷冷的看了看踏月,便继续向客栈走去。

  踏月仿佛丢了魂儿一般的跟在后面。

  ……

  拐角处,一处民房,房门开了又关。

  钱紧看着雷月辉笑的异常的邪恶。

  “雷小坏,你这名字不错啊,果然有做坏男人的本质,这美男计实在是成功了。不过东西呢?到手没?”钱紧看雷月辉得得瑟瑟的伸出了手。

  雷月辉对着钱紧一挑眉,手中一变,赫然的出现了一枚小巧的令牌。

  “这东西到手了就好,我们赶紧回去吧,看看冯路他们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不知道得手没?”钱紧见东西依然到手,两人快速的离开了那农家小院。

  ……

  孟如画幽幽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幔帐,不禁一愣,想要起身,才发现自己还是没有多少力气。

  此时正巧一个妇人走了进来。

  “你醒了,是不是没力气啊,你想要什么,我帮你。”那妇人见孟如画起身都很吃力,迅速的走了过来,扶着孟如画靠在床边。

  “你是谁?我在哪?”孟如画冷冷的问着,手中一把匕首已经抵在了妇人的脖颈上,身上散发的杀气说明她并非试探,而是真的有可能随时出手。

  那夫人竟然脸色没变,反倒看着孟如画笑了笑。“我儿子的眼光果然与众不同,你在这么虚弱的情况下也能这么机警,看来我是不用担心以后你会成为他的累赘了。”

  妇人看着孟如画似乎很满意似地,尤其是那一双丹凤眼给人似曾相识的感觉。

  “吱呀……”门开了,诸葛启从门外走了进来。

  “小画儿,不得对母妃无礼。”诸葛启快速的走了过来,拉开了孟如画握着匕首的手,嗔怪的说了一句,可是那眼神明明没有责怪的意思。

  孟如画呆愣愣的看着两个人,脸刹那间爆红。

  她为人凄子,没见过公婆,没给公婆奉过一盏茶,在世人眼中恐怕已经是很不孝了,还竟让,竟然第一次与婆婆见面就拿着匕首威胁对方的生命,这让她的脸往哪搁啊?

  “我,我……”孟如画我了半天,还是说不出一句话,只是看着自己的婆婆很抱歉的点了点头,然后撇开头不知该如何是好。

  与家人相处是她最不会做的事。

  “哈哈,好,启儿,你这王妃不错,娘亲很喜欢,她也很配你,我去吩咐厨房多做些营养的东西来,刚刚醒来身子还弱,而且也不能不让我的小孙子饿到了不是?

  你啊,就在这里好好的给她说说咱们岳城的情况,免得她不知如何处世。”妇人说着看了孟如画一眼走了出去。

  在自己刚刚那么对她之后,她说喜欢自己,还说自己不错,配得上诸葛启,这婆婆也真够了特别的,不过不怪她就好。

  但是最后她的那句话孟如画也是听懂了的,毕竟是皇帝的妃子出身,又生了这么优秀的儿子,骄傲自然是有的,她也会乖乖寻个机会说句对不起的,她想刚刚她最后的不满,估计是对她不说话的不满吧。

  诸葛启任孟如画胡思乱想着,只是认认真真的看着她,仿佛好久没看到了一般。

  待孟如画回过头来,与他深邃的目光相遇,她才知道她给了他怎样的一份担心。

  两人默默的相拥。

  “我的小画儿瘦了,看来为夫要早早的学会煮饭才行,以后才能把我的画儿养的白白胖胖的。”诸葛启抱着孟如画,在她耳边轻轻的说着。

  孟如画的脸更红了,这好像是她应该去学才对吧。

  正当两人温馨的时候,敲门声那么不懂事的响了。

  “谁?”诸葛启有些不悦的问着。

  “老大,大家都回来了,在大厅等你。”外面赫然是钱紧的声音。

  “嗯,你先去,我马上来。”诸葛启答了一声,钱紧的声音便不见了。

  “怎么了?”孟如画这才想起来问问,似乎她睡了很久了吧,这都到了岳城了。

  “没什么,为了咱们儿子的健康成长,为夫要送两国一个大大的礼物而已。”诸葛启调皮的捏了一下孟如画的鼻子,嘴角边那邪魅的笑意,让孟如画又找回了久违的感觉,似乎冰原一战的紧张情绪这一刻全部都没有了。

  “和波罗有关的话,我也去吧,有些事情还没有解决呢。”孟如画掀开被角就要下地,但是多日未进食,她的身体还是有些虚弱的,毕竟木魂族的神力已经完全消失了。

  “好,不过你先吃点东西,不然为夫可就要抱着你去了。”诸葛启邪魅的一笑,仿佛他很乐意似地。

  孟如画狠狠的白了他一眼,乖乖的等着。

  这男人太了解自己的死|岤了,看来以后想舒舒服服的过日子,还要好好调教才行啊。

  儿子,你可要站在娘亲也一边啊。

  孟如画抚摸这自己隆起的小腹在心中腹诽着。

  待两人来到大厅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时辰以后的事了。

  众人看见孟如画的出现,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一个个脸上那邪恶的光芒,代表着他们此时的思想。

  “老大,老板娘身体还弱着呢,你可别太贪婪了啊?”钱紧一副猥琐的样子,看了看诸葛启调笑着。

  “哦?小钱钱啊,你最近是不是赚的比较多啊,也是,地下城最近的生意似乎好了很多,诸葛文轩还不错,短时间内就让朝廷运转正常了,而且斗争也都渐渐的稳了下来,你的生意自然是好得多了,所以,本君决定让你做些贡献,如画这次醒来药王可是有功之臣,我看他那套器具也不甚好,不如换套,你不能,你做不到,你是害人精,害人精。

  “文西,文西……”梅枫坐在角落里,双手揪着自己的头发,将脸埋在双膝之间,痛苦的呢喃着,隐隐的已经有了哭腔,脚下的地渐渐被什么润湿了。

  远处诸葛启一脸怒气的站在长廊上,看着紧闭的门扉,冷哼一声离开。

  “你打算怎么做?”孟如画默默的走在他身边,淡淡的问着。

  “如何做是他的自由,不过,文西我是绝对不会托付给这种人的,四日之后,婚礼照样举行,只要在司仪喊出礼成二字之前,他出现我都会让他成为真正的新郎,否则,这婚礼也会是真的,只不过文西会嫁进陆家,当时候即使是大罗神仙,也不会让我改变决定。”诸葛启冰冷冷的说着,孟如画看得出他是真正的生气了。

  回头深深的看了一眼,梅枫所在的那个偏院,孟如画

  继父

  也不禁皱起了眉头。

  “王妃,前厅有人求见。“一个小丫鬟从远处走来,恭恭敬敬的对孟如画说着。

  孟如画与诸葛启对视一眼,两人均想不出是何人和来求见孟如画。

  “可知道姓名?”孟如画对着丫鬟问着,淡淡的略带着疏离的清冷声音,让那丫鬟下了一跳。

  遭了,她只想着不敢怠慢王妃的事,竟然忘了问了。

  “回王妃,不知。”丫鬟恭敬的答着,身体都吓得有些发抖了。

  “嗯,那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孟如画努力想着会是何人找她,并没有注意到丫鬟的样子。

  不过那丫鬟却为此松了一口气。

  虽然只是两天光景,但是整个王府都知道,这女主人似乎不好相处,整日冰着脸,从来不苟言笑,就连对王爷都是清清冷冷的,而且据说,还曾对自己的婆婆不敬,这样的主子,谁敢惹,谁敢不好补伺候。

  丫鬟战战兢兢的对走了,孟如画才和诸葛启来到了前厅。

  走进前厅一看竟然是一身劲装的萧逸。

  “师兄,你怎么来了。”孟如画看着萧逸不可谓之不惊讶,她以为他应该会一直留在阙玥才对。

  “蓝日收到消息,会配合地下城在都城及其周边地区实施清朝行动,我想你们是回来了,所以就过来了。你还好吧。”萧逸看着孟如画已经隆起的小腹,有一丝欣喜也有一丝苦涩。

  自从孟如画当初离开京都告诉他,她就是聂冰时,他除了惊讶就是惊讶,但是这些日子,他的心中渐渐由惊讶变成了心痛。

  每每想起自己的疏忽,想起冰儿再也不可能属于自己了,他的心就不可抑制的痛。

  “我还好没什么,既然你来了就留下吧,我有话要告诉你。”孟如画走到主位上坐下,最近她肚子越来越大了,没想到没了木魂神力的她,身体也比一般女子好不了很多,竟然站久了就会觉得腰酸。

  “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