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子不要侮辱再下。”雷月辉厉声的说着,脸上红红的,比大苹果还红,那俊逸不凡的相貌在这红色的陪衬下更多了几分妖娆。

  踏月和小安子同时看着诸葛文轩,想得也是同一个问题,他们的皇上难道看上了这公子?

  其实诸葛文轩自然不是那个意思了,他手中拿着那本书,就说明了他只想招揽他而已,但是雷月辉的表情却硬生生的误导了两个人。

  就连院子外面的侍卫都有不少惊吓不已的。

  诸葛文轩此时倒是为自己一时的决定后悔了,看来这人虽有报国之心,可是这智商估计和妹妹没多大区别,他一个正常的大男人,虽然登基时尚短,又忙于国家稳定的大事,没有广充后宫,但是那侍寝的也少说有十几位吧,这帮人都什么脑子!

  就在众人纠结于这个问题的时候,突然大批的黑衣人闪进了院子内,外面也传来了打斗的声音。

  黑衣人冲进了院子内二话没说就向几人动了手。

  这里除了诸葛文轩意外每一个会武功的,雷月辉当然暂时也属于不会一族了。

  为首的黑衣人直接挑上诸葛文轩。

  诸葛文轩在腰带中央的玉石上一按,腰带一端便自动弹出一个手柄,一拉一把软剑握在了手中,冷冷的看着对面的黑衣人。

  两人瞬间出招打在了一起。

  其余黑衣人仿佛事先约定好了一般,竟然没有一点帮那头头的意思,直接想那群啥都不会的弱势群体走去。

  “好啊,好啊,打架,打架。”雨露拍着手笑着,叫着,好似很开心。

  踏月看着雨露简直是无语了。

  雷月辉抱歉的笑了笑,一把拉过雨露搂在怀里。看着那黑衣人向踏月走去,另一只手也把踏月拉了过来。

  踏月心中一动,在这生死存亡之际,他竟然还想着她,是不是,是不是也对她……

  踏月正想着,雷月辉轻轻的靠在她耳边说道:“公子,一会我冲过去,你趁机拉着我妹妹往屋后跑,后山树林多,你们藏起来,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不,不要,要死就死一起。”踏月倔强的看着雷月辉,仿佛已经把自己当成他的人了。

  可是这小妞没注意到,人家还叫她公子呢。

  “这……”

  “你们还商量个什么劲儿啊,人家都将咱们包围啦。”小安子气哄哄的对踏月吼着。

  踏月这才看到他们还真是被包围了。

  “大人,他们能跟在那人身边自然身份不凡,不如一起捉回去,到时候,恒国想不投降也不行。”其中一个黑衣人大声的说着。

  诸葛文轩自然也听到了,想威胁恒国,这些人是谁?

  手中的招式更加凌厉的,对方肯定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

  “你们,你们别乱来,我,我……”小安子看着逐渐靠近的黑衣人,已经不知道要如何说了,只能一步步的后退,而后面的黑衣人也围了上来。

  “……”小安子左右看了看,直接晕倒了。

  踏月鄙视的看了他一眼,狠狠的踹了他一脚。

  “都怪这个死太监,不然我早点买下你的玉佩,我们就不会到你家来,也不会连累你了。”踏月看着雷月辉抱歉的说着,眼中都带着泪水了。

  “我是当朝国舅府的大小姐,你们抓我吧,放了他们俩,他们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踏月向前踏了一步,仰着头,看着那些黑衣人。

  “不过在死之前,本郡主能不能知道你们是谁啊,至少也让我死个明白吧。”踏月仿佛毫无畏惧的问着,事实上她在想就算是死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哼,你没资格。”那黑衣人冷哼一声,一甩袖,一个金黄|色的小牌子从他的袖子中甩了出来。

  那牌子恰好落到了雷月辉的手中。

  “你,你们是波罗国的预言者?”雷月辉看着那小牌子惊恐的说着,仿佛不相信一般,随手一丢。

  这一丢又是那么恰好的落到了诸葛文轩的面前。

  诸葛文轩长剑一挑,那金色的令牌在他的长剑上㊣(5)饶了一圈,刚刚好看了一周,上面赫然有波罗国的象征,一匹双翼骏马,而另一面则是一个拿着权杖的女人,赫然是预言一族的象征,也就是素雅的雕像。

  诸葛文轩看着黑衣人的眼神变得更加的灵力,黑衣人冷哼一声,在诸葛文轩停顿的一刹那,以非常诡异的身姿近了他的身。

  无奈诸葛文轩只能越开,而那金色的小牌子已经落入到了黑衣人的手中。

  周围的打斗声好似都停止了,诸葛文轩的表情变得肃然,看了看被围起来的踏月几人,眉头皱的更紧了。

  院外很明显是敌人胜了,否则他的侍卫不可能现在还不出现,而这院内的情况也不甚乐观。

  若是他一人脱身,还不是完全不可以,但是踏月的存在他也不得不考虑,一时间竟然有些两难。

  280岳城迷局(七)

  28o岳城迷局(七)

  外面越来越多的黑衣人冲了进来,诸葛文轩神情一凛,手中的招式加快,慢慢的向房子的后方移去,后面好似是座山,只要能进入山内,他就有逃走的希望。〖〗 〖〗

  现在他已经顾不得踏月和小安子了,作为一国之君,他的安危不只是关系到他自己,还关系到一个国家,他绝对不允许恒国在自己手中出一点差错。

  手中的招式越来越凌厉,他已经使出了看家的本事,因为他发现了,面前这黑衣人好似并未用全力,此时他再不脱身,恐怕就走不了了。

  黑衣人看着诸葛文轩的动作,眼中的神情一冷,一丝讥笑在眼中闪过,诸葛文轩快一点,他便比他再快一点,但是却有不会胜他很多,完全是在玩猫捉老鼠。

  诸葛文轩一国之君竟然被然玩弄于股掌之间,心中的怒气渐渐从他的剑上体现了出来。

  这时那黑依然神色一变,出剑的速度顿时提升不知多少倍,剑影已经成一片虚影,根本看不出他出了多少剑。

  只看到不过是片刻的时间,那长剑已经搭在诸葛文轩的脖颈上了。

  “要杀便杀,你若是想用我去换什么的话,我看你是妄想。”诸葛文轩干脆扔了手中的长剑,闭目以待。

  黑衣人蔑视的看了他一眼,一个手势,一群黑衣人变将众人绑了,当然也包括雷月辉,雨露一直闹个不停,直接被敲晕了。

  五花大绑,眼睛上蒙上一块黑布,一大群脚步声伴随这众人,不知走向何方。

  “他们不会带我们回波罗国吧?”踏月小心的向雷月辉的方向挪了挪,小声的问着。

  虽然她看不见,但是雷月辉身上那种干净的味道,她一下就能辨认出来。

  “应该不会,我们这么多人,他们不可能随便就可以将我们带出城去,王爷一定会来救我们的。”雷月辉也悄声的说着,不过这些话恰好也落入到了诸葛文轩的耳朵里。

  “哼。”诸葛文轩冷哼一声,好似很不屑。

  不知道走了多久,周围寂静的不像话,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只听将似乎有水流过的清脆声。

  “到了,你们给我乖乖的待着,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众人被推入的大牢,接着黑衣人的脚步声渐渐远离了他们。

  诸葛文轩迅速的挣脱了系在身上的绳索,拿下了眼睛上的黑布,才发现自己并非与其他人关在一起。

  仔细打量起这个地牢,诸葛文轩都觉得震惊,这里似乎是一个山洞,但是四周又非常平整,最重要的是,这地牢里既不阴暗也不潮湿,而且墙上用来照明的东西竟然是夜明珠?

  每个牢房也还都有桌有椅,有床有褥,甚至桌子上还摆好的热茶和糕点,看来对他们的待遇还真好。

  不过那牢门却是拿玄铁铸成的,不可能被弄断,诸葛文轩皱着眉头在桌子前面坐了下来,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另外一边,雷月辉和踏月两人,背对着背,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手上的绳子解开,三个人这才恢复了自由。

  “你妹妹不在?”踏月环视一周都没见雨露,惊恐的看着雷月辉说着。

  雷月辉也焦急的看了周围,才发现雨露竟然也单独一间,安然的躺在隔壁的床上,好似睡着了,显然是被点了睡|岤。两人这才放心。

  一时间几个人都安静了下来,这里的不同寻常他们也感觉到了,是以诸葛文轩不语他们三人也都安然的坐着,雷月辉显然是知道了他们的身份,有些拘谨。

  ……

  “办好了,看来诸葛文轩并没有怀疑什么,那雷公子的演技果然了得。”一个黑衣人走进王府的大厅,摘下了自己脸上的黑巾,露出了本来的面目,赫然是萧逸。

  “的确不错。”冯路在旁边冷冷的说了一句。

  诸葛启一挑眉望了过去,冯路夸人?少见。

  冯路没有管诸葛启异样的眼光,依然安然的坐着,看着怀中睡着了的灵儿,表情柔和了很多。

  正是因为听说青菱竟然自作主张的将灵儿接到了这里,他才临时从雷月辉那里出来换成了萧逸。

  “既然演的好,那便一直演下去就好了。在朝中多个人,好像也不错。”诸葛启眼中闪过一丝算计的意味,邪魅的一笑。

  “那接下来要如何做?”萧逸看着上面的孟如画问着。

  “先别管他们,后天大婚那天再让他们出来便是,这两天就让雷月辉和他们相处一下,说不定,诸葛启说的事倒是可以成功。”

  孟如画也仿佛突然想通了什么似地,脸上竟然也难得一笑。

  “对了,波罗那边的动静如何?钱紧怎么还没回来?你们重点要留意他们,那十大长老竟然隐藏的这么深,绝对不是泛泛之辈,别叫他们发现了破绽,我累了,先去休息会儿。”孟如画说完,起身向后面走去。

  顺便叫丫鬟抱了灵儿,冯路对着孟如画微微点头算是谢过了。

  前厅成了三个男人的天下,他们开始研究大婚当日具体的细节。孟如画则带着丫鬟走入后院。

  诸葛文西的绣楼安静的矗立在那,孟如画有问过,最近诸葛文西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没哭过,没闹过,甚至能吃能睡,只是据说一整天也从不出房门半步,更是不曾与下人说过一句话。

  孟如画站在楼下凝眉注视了一会儿,淡淡的对下人说道:“你们先带灵儿小姐下去,好好照顾我过会儿就来。”

  “是,王妃。”下人恭敬的退了下去。

  孟如画缓步走入诸葛文西的绣楼。

  “参见王妃。”两边的侍卫和丫鬟见孟如画走进来,都恭敬的见礼。

  “嗯,公主今日怎么样?”孟如画看着静悄悄的整座楼问着。

  一个丫鬟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还是一样,一切正常,只是不说话,不哭不闹的,按时吃,但是奴婢总觉得,那不是文西公主似地,从前文西公主是很活泼的,很爱笑。现在,唉……”

  孟如画点了点头,推门走进了楼内。

  上了二楼,一阵轻柔的声音传来,仿佛正是从文西的房间里传来的。

  孟如画纳闷便没出声轻声的走了进去。

  “宝宝,爹爹今天又没来看你,你说他为什么还没有来?他是不是真的不要娘亲和你了?不过宝宝别怕,就算爹爹不要我们了,娘亲是不会让宝宝委屈,认别人做爹爹的,娘亲会带宝宝去一个很好很好的地方,那里的人都不会这么冷酷无情,那里啊到处都是洁白的,人们都是善良的,那里没有七情六欲,宝宝如果在那里长大,以后就不会像娘亲一样为情所困了。

  宝宝,你会支持娘亲的决定的对不对,你看,娘亲已经找到了打开那扇门的钥匙。”诸葛文西的声音异常的轻柔,一只手扶在自己的肚子上,慢慢的抚摸着,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另一只手中拿着一个褐色的小瓷瓶,眼中有痛苦也有解脱。

  孟如画一惊,推开门冲了进去,瞬间来到诸葛文西身前,在诸葛文西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一把夺过了她手中的瓷瓶。

  诸葛文西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捂着自己的肚子,后退了一些,惊恐的看着来人。

  待发现是孟如画之后,表情才缓和下来。

  不过冷冰冰的,只是瞟了她一眼,便倚着自己的床边眼神呆滞的望着前方。

  孟如画皱着眉头看着诸葛文西,许久也都没有出声,这不像诸葛文西吗?恐怕不是,这种倔强,那种眼神,和自己的婆婆倒是有几分相像,怕是也是个烈性子的人。

  若是梅枫最后真的没有来,恐怕她也不会委身嫁与他人,这瓷瓶怕是就是她想给自己的归宿。

  孟如画重重的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走了出去。

  “看好公主,每半个时辰进去看一次。”孟如画冷冷的说完,疾步向院子深处走去。

  劝人不是她所擅长的,但是她想也许她可以解开梅枫的心结。

  ……

  梅枫的住的院子里诸葛文西住的院子并不远,中间就㊣(7)隔着一个小花园,若是两人愿意甚至打开窗就能遥遥相望,可是这么多日以来,两人却从未如此做过。

  孟如画打开梅枫的房门,一股刺鼻的味道传来,让她忍不住咳了两声。

  大白日的,窗子竟然都用帘子挡的严严实实的。

  “来人。”孟如画运了内力大喝一声,她如今是真的动气了。

  过了没多久一群丫鬟和侍卫跑了进来。

  “参见王妃。”众人跪了一地,本来就有些怕她,现在见她脸色更难看,每一个都战战兢兢的。

  “把这屋子给我彻底打扫。”孟如画只是冷冷的说了一句,然后便如风一般的掠进屋内。

  过了没多久手中拎着梅枫就又走了出来。

  速度飞快,在众人面前一闪身就不见了。

  丫鬟们一愣,他们的王妃一个大肚子的女人竟然有如此伸手?还能拎走一个大男人?果然是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一群人瞬间反应过来,快速的开始做事,不敢怠慢一点。

  孟如画自从从冰原回来以后就一心养胎,已经很久没有做如此大的动作了,一时间不竟然有些气息不稳。

  赶紧盘膝而坐,气运丹田,过了好一会儿,才渐渐舒服了。

  抚着自己的肚子微微一笑,孟如画才抬眼去看梅枫。

  梅枫似乎很不适应这阳光,坐在地上蜷缩在一起,手抱着头,埋在双腿之间。

  孟如画冷冷的看着他,掏出怀里的瓷瓶,扔在他面前。

  给读者的话:

  今天两大章,嘻嘻~~

  281岳城迷局(八)

  281岳城迷局(八)

  “这里是毒药,文西决定带着宝宝走了,我看不如你也去好了,省得他们孤单。〖〗 〖〗”孟如画冷冷的开口,没有一丝表情,语气也没有一丝温度。

  “文西,文西……”梅枫惊恐的坐了起来,晃晃悠悠的想要站起来,心中所想甚至不敢问出。

  孟如画毫不犹豫的伸腿一脚,狠狠的踹在了梅枫身上,让他刚刚起来的身体,瞬间又倒了下去。

  “你想做什么?你要怎么做?你知道一个母亲为了自己的孩子会如何吗?那就是宁愿自己死,也要让他好好活着,除非她对这个世界都绝望了,她才会决定带着自己的孩子一起离开。

  而文西现在却要带着孩子一起离开,这绝望是来自哪里你不会不知道吧?”孟如画踢飞了梅枫,紧接着略有些激动的说着。

  现在她身体里的小家伙慢慢长大,她也渐渐有了做母亲的感觉,那种血肉相连,想要把一切最好的都给他的感觉,她想所有的母亲都是一样的,而文西竟然想带着宝宝一起死,这是怎样的伤害才会让她做出这样的决定,孟如画恨梅枫,这一刻恨不得杀了他。

  “我,是我,我害死了娘亲,现在还害死了宝宝和文西,我不是人,我是魔鬼,谁靠近我,我就会伤害谁。我应该躲起来,不再害人,不能再害人。难怪他不让我靠近任何人,难怪以前没有人愿意靠近我,都是注定的,注定的。”梅枫呢喃的说着,抓着药瓶的手颤颤的发抖,眼神疲惫而又伤感,像只受伤的麋鹿。

  “哼,荒谬。你以为就你的经历悲惨,不能接受吗?

  我告诉你,我的父母是因我而死,我的师门是因为我被灭,上下几百人也都是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