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悠然自得的看着外面热闹的‘风景’。〖〗 〖〗

  冯路依然冷着脸坐着,目光也看向外面。

  钱紧正努力的扒拉着手中的算盘,打的啪啪直响。

  只是片刻,众人却觉得似乎过了很久,阎君好像终于想通了什么,一张臭脸瞬间转换成一张笑脸。

  “小梅啊,你是故意的对不?本君可是记得要让你认真的安排这场比舞,本君要的可是她,而不是让她过关,这事儿,你可否为本君解释一下?”

  阎君又恢复了本来的面目,众人也都各自松了一口气。

  梅枫笑意盈盈大大方方的站了起来,坐到阎君身边,优雅的一笑。

  “阎老大,我可是按你的吩咐很认真的做了,我还特意派了巧儿亲自上阵,而且这输赢我让巧儿自己判断,你还让我怎么认真啊?怪只怪巧儿太认真啦,居然当场承认自己输了,我还真没见过如此实事求是的人啊。”梅枫一脸无辜的摇着头说着,不知不觉中,把这责任都转嫁给了巧儿。

  只是说完这些,又在心中悄悄的补了一句,灵儿的帮忙那叫意外。

  “哦?你可真是认真啊,那你的意思是说那剑舞和你没关系喽?”

  “咳咳,那个嘛,呵呵,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如此聪明是不?”

  梅枫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阎君脸上这表情他太熟悉了,这可是超级危险的信号啊。

  “好,很好,既然你办事如此不利,那本君自当赏罚分明。从明天开始这十二狱整个舞者的训练由你亲自指导,一个月后,本君要看到一个十人的剑舞舞蹈,要和你喝醉了的状态一模一样。”阎君媚笑着对着梅枫一字一句的说道,然后嘴角更是扬起了美丽的弧度。

  “你你你,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吧,我可是为了地下城着想,才让灵儿去提醒了她一下的,我这是为了地下城的未来发展好,你怎么能如此公私不分,公报私仇。”梅枫站了起来,义正言辞的说着,剑眉微触,倒是真的有一点凛然的味道。

  “为了地下城,你是如何为了地下城的,你说说。”

  “哼,你自己看中的女人就该自己凭自己的本事去得到啊,干嘛用这么没水准的手段啊,而且地下城现在难道缺杀手吗?”梅枫说着看向冯路。

  冯路想了一下,一本正经的摇了摇头,

  “那缺银子吗?”说着又看向了钱紧。

  钱紧迅速的点头如捣蒜激动的说道:“缺,当然缺。”

  “你看着很明显吧,多留一个杀手就会多一项开资,可是多留一个客人,就会多一份收入啊,我看她那么执着的想和烈火堂做交易,她需要的东西肯定不一样,到时候我们肯定会财源滚滚,你说,我这还不是为了地下城好?你要是还惩罚我,那就是公报私仇。”梅枫说完一脸得意的看着阎君。

  “哈哈哈,果然不错,小梅,你这次想的倒是很周到啊,还懂得拉上小路路和小钱钱,不过你难道不了解本君吗?本君,就是公报私仇,你又能如何?一个月后,我要痛痛快快的看一支剑舞。”

  阎君根本完全不买账,梅枫愣在当场,冯路和钱紧一副我们尽力了,是你不识时务,不吸取教训的结果,与我们无关的表情,可怜的看着梅枫。

  正在梅枫无限憋屈的时候,小斯已经带着孟如画走了过来。

  冯路和钱紧自动由密道消失在石室中,而阎君却依然坐的纹丝不动。

  梅枫用眼神示意他,该走了,却没想到阎君走了几步从主位上走了下来,却又做到原本冯路的位置上。

  “告诉她接下来的关卡,她要与本君合作,两人都通关,才算是过关。”在孟如画进来前,阎君说了这最后一句话,便不再看梅枫,一双眼闪着精光,看着孟如画来的方向。

  孟如画完全没有想到,面具男居然也在这里,但是她只是瞟了一眼,仍然冷着一张脸来到梅枫的面前,将手中那个小巧的牌子递了过去。

  “明天我来参加下一关。”说完转身欲走。

  “等一下。”梅枫看到孟如画如此冰冷的表情和几乎不近人情的做事方法,不禁微微叹了口气,叫住了她。

  “我还是先告诉你明日的内容吧,你也好回去仔细的琢磨琢磨。明日你要与这位公子搭档,进入炼狱关卡,只有两人都成功才算是胜利,这可是我们地下城的阎君大人,在刚刚特意安排的环节,你要好好的琢磨啊。”

  孟如画听见梅枫说完,连一次头都没回,感觉梅枫说完了,又抬起脚步继续走了出去。

  这罗刹是在提醒她有人在故意针对她吗?但是她似乎不该有什么仇家在这里才对。

  该不会是那面具男使出的阴招吧?面具男的出现果然带不出好事来。

  尽管如此想着,孟如画仍是面无表情额点了点头,走出石室。

  既然是不可违逆的事实,再去争论原因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阎君看着那自始至终把自己当透明人的孟如画,心中有些憋闷,他就不信他征服不了这个女人。

  梅枫对于阎君的表现十分的开心,终于也有一个人也能让伟大的阎君尝尝挫败的郁闷,感觉可真是好极了

  躲在暗处了冯路和钱紧看着阎君一直没离开过孟如画的双目,都略有所思。

  ㊣(5)孟如画再次踏着月色返回王府,这一夜对她来讲收也算是不小,她离自己的目标又进了一步。

  只是她此时却有一个苦恼,若是那关卡进去之后,一天无法出来,那就很麻烦了,自己白天是要出现在王府的,如何才能避开众人的目光,特别是兰溪,成了她最大的问题。

  孟如画回到王府已经是三更天了,不知为何眼前总是出现那面具男的脸,让她觉得有些烦闷。

  走出房间,孟如画看着院子中皎洁的明月,回想着近几个月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觉得甚是不可思议。

  她从一个人变成另一个人,从一个杀手变成一个疯子,从一个云英未嫁的少女变成有夫之妇,这一切的转变似乎就是一瞬间,让她都没有时间去思考,一切就已经到了眼前,不得不接受。

  孟如画想着,再一次意识到,即使上次被诸葛启抱了个满怀,但是似乎还是没有去看他的长相,反正睡不着,孟如画索性放轻了脚步向诸葛启住的主院走了过去。

  29刺客

  29刺客

  孟如画隐藏了自身的气息,如鬼魅般的接近诸葛启的院子,越走近诸葛启的院子她越发现这里的守卫真的是绝对的森严。〖〗 〖〗

  明着不断的有护院巡视,暗地里至少也有不下十几个暗位,唯一有可能潜进去的地方居然只有连着后院的一个水塘。

  而那水塘里一层层茂密的荷叶几乎将水塘封死,塘内究竟有什么也不得而知。

  孟如画小心翼翼的接近水塘,她在想,是否有可能从荷叶上掠过而不被发现。

  就在此时,一个熟悉的身影竟然从远处疾奔过来。左顾右盼似乎在找什么。

  孟如画黛眉微触,她没想到秦嬷嬷会这个时间走过来,只好放弃夜探的行动,转身向画园奔去。

  “来人,有刺客。”秦嬷嬷突然大喊了一声,接着就听见各方响动,不多时整个王府就都亮起了火把。

  孟如画心中一惊,没想到这秦嬷嬷眼神竟如此凌厉,她已经极力掩藏了,却还是被她看到了。

  巡视四周,孟如画考虑了一下,毅然决然的跳入湖中,然后拼命的喊了起来。

  果然四周的侍卫均寻声而来,秦嬷嬷也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王妃?”秦嬷嬷讶异不已,命人赶快将孟如画从湖里拉了出来。

  孟如画抖着身体,脸色发青,眼神涣散,一副被吓得不轻的模样。

  “来人,快送王妃回画园,其他人继续寻找刺客,他定跑不出王府,那刺客右臂已经被打伤,大家注意地上有没有血迹。”秦嬷嬷说完带着几个人带孟如画向画园走去,其他侍卫也都分散开来。

  孟如画此时只觉得自己真的是很头晕,意识也好像越来越模糊,她只知道,当她一入水的那一刻,心头忽然袭来一阵强烈的恐慌之感,而且好像有一个声音一直在耳边喊着什么,震得她头痛欲裂。

  不过她还是听到了秦嬷嬷的话,她没想到这王府里真来了刺客,而且她还倒霉的自愿做了替死鬼。

  慢慢的孟如画的意识越来越不清楚,竟然真的昏死过去。

  然而由于孟如画的这一闹,那刺客真的侥幸逃脱了。

  当诸葛启回到王府的时候,孟如画正发着高烧,安安静静的躺在画园的房间里,如同死人一般的安静,没有任何动静,就连呼吸都及其微弱。

  诸葛启皱着眉,脸上一脸冷色,周身散发着浓浓的杀气。

  “知道是什么人吗?”诸葛启冰冷的声音犹如二月的寒冰,寒冷刺骨。

  秦嬷嬷知道此时的诸葛启是真的怒了,而且这怒火不见血是不可能会熄灭的。

  “回王爷,我和那人交手时,发现他右臂上有个鹰形的刺青。”秦嬷嬷恭敬的回答着,不敢多说一句,虽然让刺客跑了有孟如画的一些原因,但是不管如何都是她的疏忽,结果都是一样。

  “鹰形刺青吗?我知道了,你下去吧。还有她突然出现在花园绝不寻常,加强画园的戒备,给她的药,你亲自监督,现在还不能让她死。”诸葛启嘴角泛起一丝嗜血的笑意,不知在想着什么,眼中闪着如狐狸般算计的精光。

  ……

  孟如画觉得自己的身体正轻飘飘的慢慢浮起,整个身体似乎都不由她控制了,好像就要离开这个身体似地,而且似乎正有个力量将她向外推,虽然那力量很小,但是对于现在的她来说,仍然很危险。

  孟如画心中一惊,这感觉她曾经有过,就在她喝了大师兄给她的那杯毒酒后,她就产生了这种感觉,难道她再一次要死了吗?

  不,这绝对不行,她还没有知道原因,现在她决不能放弃这个身体,她不甘心。

  孟如画用尽她所有的力量,努力的冲回那床上的身体。

  这一冲虽然真的冲了回来,但是也真的是用尽了全身的力量,她再次失去了意识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回王爷,王妃脉搏已经平稳了,高烧也已经退了,现在只是睡着了,不会再有生命危险了,下官这就去开个安神补气的药方,㊣(4)只要按时服药,很快就会恢复。”薛太医恭敬的对诸葛启说完,退了出去。

  诸葛启屏退了所有的下人,也包括一直泪眼汪汪的兰溪。

  他看着床上安然入睡的孟如画,眼神中充满了疑惑。

  那刺客会是为她而来吗?

  是要杀她,还是带走她?

  若是要带走她,一个疯子又会有什么用处呢?

  又或者,这事与他无关,那么她又是如何出现在那里?

  还是说她身上有什么特殊的秘密?

  诸葛启觉得心中有无数个疑问,可是却没有一点头绪。

  30小阎阎

  3o小阎阎

  当孟如画醒来的时候,王府内似乎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她躺在熟悉的床上,身边兰溪已然累的趴在她的床沿上睡了过去。〖〗 〖〗

  孟如画看着床头的案几上放着的一碗已经凉了彻底的药,硬是皱着眉头喝了下去。

  然后伸手点了兰溪的|岤道,支撑着身体下了床。

  换了衣服,戴上面纱,将门窗划好,才强忍着身体的不适走了出去。

  今夜这地下城她必须去,尽管她知道她现在的状态不好,但是这得来不易的机会,她不想错过。

  孟如画踏入十二狱的那一刻,她已经完全掩饰好了自己的状态,又恢复了以往那个清冷的孟如画。

  一个小厮早就在门边等着她了,见她来了二话不说,便带着她想十二狱深处走去。

  孟如画这才发现,这十二狱能见到的地方只是小小的一部分而已,进入密道她才有种感觉,这里才是真正的炼狱。

  刺骨的寒气丝丝侵袭着身体,阴森的环境,让她真的有种进入了地狱的感觉。

  宽广的通道两边只有墙壁上偶尔镶嵌的夜明珠透出丝丝暗淡的光亮。

  时不时的出现在墙壁上的各种凶恶雕像,让这里看上去更多了几分邪恶的气息。

  渐行渐远,一路向下,空气似乎变得有点稀薄,本就感染了风寒的孟如画此时真有种透不过气的感觉。

  微微拢着眉头,双手紧握,强制自己清醒着,让自己看上去没有任何区别。

  终于走了大概两柱香的时间,来到一个宽广的大厅,大厅异常的高达,空气也变得充裕起来,孟如画这才觉得身体舒服多了,人也精神了一些。

  阎君和梅枫好像早已经在这里等候了。

  孟如画微微向梅枫点了点头,对于阎君完全无视了。

  梅枫偷偷的瞟了一眼阎君那瞬间转换的表情,一丝狡猾的笑意爬在了脸上。

  “既然化姑娘来了,那游戏可要开始了,记住,只有两个都通关了才算过关,懂吗?”梅枫再一次中肯的提醒了孟如画一句没然后亦转头看了看阎君。

  阎君无奈也点了点头。

  “好,那么你们选一条路吧。”梅枫说完,不知做了什么动作,整个大厅的墙轰隆隆的动了起来。

  片刻之后,整个大厅一周出现了一个挨一个的山洞,足足有两层几十个洞口。

  孟如画皱着眉一看,觉得有一瞬间的眼花,然而她还是毅然绝人的向自己右边的第一个洞口走了过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