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还望夫人成全。〃雷月辉脸上一直带着浅笑,彬彬有礼的说着。

  〃不可,我这里的姑娘,只要一进了我的门就注定永远是我的人,绝对不可以离开这里,公子若是喜欢大可以今后常来便是。〃那妇人冷冷的说着。

  〃本姑娘又没卖给你,你凭什么不让本姑娘走,本姑娘今天就是要走了。〃踏月拉着雷月辉的袖子,狐假虎威的冲那妇人嚷嚷着。

  〃那就要看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各位客官,今天夜菊要对不起大家了,还请大家先回吧,今天的帐都算在夜菊身上,对不住了。〃妇人轻轻的对着全场福了福身,然后几个大汉打开了大门,来这里寻乐的男子们都走了出去,而且每张桌子上还都留下了银子,看来这菊儿平时确实有些手段。

  不过雷月辉的脸色却始终没变,一直带着浅浅的笑意,到是踏月拉着雨露缩到了雷月辉身后。

  "若是在下没有记错的话,我恒国的法律应该是允许青楼女子赎身的,为何到了夫人这里就变得这般决然了?"雷月辉望着夜菊夫人,一副我不打架,我知讲理模样。

  "哼,公子,窑子你都进来了,我看您还不至于如此单纯吧!这世上要是什么都**律的话,恐怕恒国的牢狱早都装不下了。

  我劝你还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的好,若是你现在乖乖的留下香兰,独自一人离开,本夫人今天就放你一马,如若不然,哼,就别怪本夫人不客气了。"夜菊说完,拍了拍手,又从后堂走出十来个大汉,而且各个拿着刀,一脸轻视的看着雷月辉。

  "可是怎么办呢?本公子就是看上她了,想要她,想这辈子只把她栓在自己身边,不想与人分享,这要如何是好?"雷月辉环视了一周,一脸为难的说着。

  身后踏月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唇,眼泪汪汪的看着雷月辉宽阔的后背,这个男人竟然如此维护她,如此把她放在心上,这一刻她只觉得这个世界上只有这个男人的肩膀才是她可以依靠的地方。

  “好,那就无需多说,公子就亮出你的本事吧,来人,给我上。”夜菊夫人,一挥手,几个大汉拿着大刀带着轻蔑的笑意向雷月辉走去。

  “往后一点。”踏月在雷月辉耳边悄悄的说着,雷月辉虽然不知道她想做什么,但是还是装作一副真的很害怕的样子,向后慢慢的退着。

  夜菊夫人和那些壮汉看了他的样子,得意之色更是明显。

  “好了。”踏月又悄悄的说了一句。

  雷月辉便停下脚步,一改脸上的难色,满面春风的看着面前的几个大汉。二话没说手中的折扇已然出手。

  在那几个大汉还没反应之际,已经有两人倒下了,小小一把折扇那力量可是不小。

  雷月辉眼中兴奋的光芒更盛,大有锻炼一下筋骨的感觉。

  夜菊脸上怒气顿现,她一个老江湖了,竟然被雷月辉扮猪吃老虎,她怎么能不气呢。

  “给我杀了他。”夜菊恶狠狠的说着,刚刚的高贵大方早就不见了踪影。

  雷月辉也不介意人多,正打的起劲。

  “啊……”

  一阵阵大叫声从里面传出来,接着就看见原本在楼上的姑娘全都冲了下来,而且一个个吓的花容失色,更有甚至,男的女的衣衫不整的也大有人在。

  一下子整个大厅就乱成了一团。

  客人也多,姑娘也多,一下子都拥到大厅,那些手持大刀的壮汉自然是怕误伤了客人,也不敢再对雷月辉下手,而雷月辉周围的那几个人,三下五除二的就被她摆平了。

  “快走。”踏月在后面使劲的拽着雷月辉的袖子说着。

  而她此时手上还带着衣服奇怪的手套,手中还拿着一个大布袋子。

  “抓住他们,别让他们跑了。”夜菊可不傻,会乱成这样,定然是有原因的,而且恰好发生在这样的时候,还不是那丫头做的,所以她第一时间便反应过来,大喊了一声。

  “来呀,来呀,本姑娘还有好东西给您们留着呢。”说着踏月的一只手拎着那大布袋子,另一只手向袋子中一抓,一大把弯弯曲曲彼此缠绕的花蛇被她从袋子里抓了出来,扔向人群。

  “啊……”

  又是一阵阵尖叫,大厅瞬间更乱了起来。

  左右逃窜的到处都是,而踏月也一把把的扔着,三个人挪到了门口的位置,最后她将整个袋子扔了出去。

  雷月辉也不知扔了一个什么,那袋子在空中就破掉了,大堆大堆的蛇从众人的头道夜菊夫人,踏月就恨的牙痒痒。

  “那现在郡主打算如何?”雷月辉对于她的解释还是很满意的,而且他也承认,她还是挺聪明的。

  “昨晚我偷偷的听到,他们说货物都送到了南山,准备过几天就送出去,我想他们说的货物定然就是那些姑娘,所以我要深入虎|岤,去南山。你愿意陪我去吗?”踏月眼巴巴的看着雷月辉,紧张的问着。

  “好,我们先过去看看,不过我想你还是知会国舅一声的好,让他派人来,那里有多少人把手我们还不知道,就凭我们一己之力,恐怕救不了那么多人。”雷月辉想了想,反正自己也无事,刚刚听了香月的话,那女大夫他还想去会上一会,在这里逗留一下倒也无妨。

  “好,那我们走吧,不过,你的功夫不错啊,短短三年的时间你就变得这么厉害了,你这三年都在干嘛啊?哪里学的这么好的功夫,能不能教教我?……”三人一边走着,踏月一边开始打探雷月辉这三年的生活。

  三年了,她也不是没派人回过岳城找过,可是始终找不到他,就连她自己也亲自去过,却终是无果。

  虽然如此,可是她心里还是甩不掉他的影子,三年来,多少提亲的人都把国舅府的门槛踏平了,可是她就是死也不嫁。

  因为她的心里早就容不下任何人了。

  这一次她说是为了寻找那丫头出来的,其实,她多半的原因也是想去找他,她早就想好了,天涯海角也要找到他。

  还好皇天不负有心人,让她在最危难的时候遇到了他,她更加深信,这就是上天赐给她的缘分。

  踏月整个人都笼罩在一股无言的兴奋和幸福当中,连雷月辉都被她感染了脸上一直挂着笑意,而她的那些小糖果,更是完完全全的收买了雨露。

  “到了。”踏月轻声的说着,三个人就隐藏了起来。

  雨露这三年跟着雷月辉走遍大江南北,倒是被雷月辉训练的极为听话,只要给她些她喜欢的小玩意,让她安安静静的待着绝对不是问题。

  说实话,两人的目的地并不难找,在这大山之中还灯火通明的的地方,在这夜晚实在是太明显了。

  而且还隐隐传来一些女子的哭声,和一些男人的谩骂声。

  “走近点看看。”三个人悄悄的向那亮光的地方摸了过去。

  估计这里从来都没被发现过,或者有人发现了也没被管过,他们的防卫并不严谨,三个人靠了过去,也没有被发觉。

  这是树林中央,一块挺大的空地,空地上大约六七间矮房,此时院子中正火把高照,一些女子正被一群壮汉赶着,往一辆辆大马车上装。

  那些女子有的是一脸悲痛,伤心的哭着,有的则是一脸木然,看上去是已经接受了这样的事实了。

  踏月看着那些女子像被赶牲口一样,一个个被赶上马车,对那夜菊夫人更憎恨了几分,后悔刚刚那些蛇是没毒的,这样的狠毒的女人,还不如毒死她才好呢。

  两人向那马车看去,那马车很是奇怪,异常的宽大,而且很华丽,倒像是大户人家用的高级货。而且踏月怎么看都觉得那样子有些眼熟。

  “齐先生,都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就在踏月想着这马车在什么地方看过的时候,一个很熟悉的男子声音传来。

  踏月接着月光向那男子看去,一看之下不禁愣了,身体一晃差点倒了下去。

  雷月辉赶紧扶了她一把。

  踏月此时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煞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过了好一会她才回过神来。

  “我们今天只能靠自己了,我父亲是不会派人来帮我们了。”踏月苦笑着,带着几丝嘲讽的语气说着。

  雷月辉又深深的看了那马车一眼,似乎也明白了各种缘由。

  拍了拍她的肩膀,点了点头。

  踏月看着他虚弱的一笑,两人向后面绕去。

  “呦,齐大田,你胆子还挺大的啊,竟然还背着我父亲干这种勾当,幸好被本郡主发现了,赶紧的,把人都放了,本郡主就看在你在国舅府还对我不错的份上,放你一马。”

  踏月说着,已经从院门走了进去。

  显然院子里的人没想到会有人出现,更没想到会是她,看着她一个个都愣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

  “郡主,你,你怎么来了?”齐大田惊慌失措的看着踏月,一脸的不可置信。

  “唉,当然是本郡主命苦被你们给抓了,而且还要送到这地方来,幸亏本郡主聪明,半路跑了,不过你们那夜菊夫人对本郡主还真是好的不得了啊,她的大恩大德本郡主自然是会狠狠的记在心里,将来定然加倍的回报她。”踏月说着一脸狡诈的样子,大眼睛眯着,明显就是在说反话。

  院子里的人一听,一阵阵冷汗直流。

  看齐㊣(5)大田的反应,这女子还真是郡主,国舅爷的千金,老板娘抓了国舅爷的千金,这买卖不知道还能不能做成,一时间本来还在装人的大汉都停了下来,一个个看着齐大田,等着他拿主意。

  “郡主,借一步说话。”那齐大田走上前来,谄媚的笑着,拉着踏月。

  “不用借了,我劝你们还是快走吧,我已经把这件事告诉我爹爹了,估计一会儿就有人来了,到时候你们一个也别想跑。”踏月故意高声的说着,几乎让院子里的人都听到了。

  那些女子,好似都一身激动的看着踏月。

  给读者的话:

  嘻嘻,还是一样推荐晓月新文《王,求您劫个色!》请大家先收藏,下月开始稳定更新。

  番外之雷月辉(五)

  番外之雷月辉(五)

  “各位姑娘,你们不用怕,我爹爹也就是当朝的国舅爷已经知道了这些事,现在大家都走吧,各自回自己家。〖 〗 〖〗”踏月大声一喊,那些女子好似得到了特赦令一般,疯狂的推开旁边的大汉,往门口冲。

  而那些大汉也都被踏月虎的一愣愣的,傻呵呵的看着没敢动,是指看着齐大田。

  “混蛋,你们看我干什么,可不能让他们跑了。”齐大田大声的喊着,那些大汉才慌慌张张的动了起来。

  “郡主,别怪手下无礼了。”说着那齐大田已经向踏月冲了过来。

  “啊……,国舅府的管家叛变啦,跑出去的姐妹一定要到处宣扬啊,让我爹爹听到好为我报仇。”踏月满院子的跑着,一边跑一边喊。

  在大家都没留意的情况下,一个白衣的女子,快速的跑出了院子,转眼间拐个弯就不见了。

  遭了,齐大田心中暗道不好,若是此人跑了的话,那这件事必将传出去,到时候恐怕国舅爷也只能让他背黑锅了。

  便不再管踏月,亲自追了出去,他的轻功还是不错的,可是追了很久,都到了官道,除了捡到了一只朱钗,证明他没有看花眼以为,还是没有看见那女子的人影,他的脸色已经铁青了。

  此时还有一个人的脸色和他一样难看,便是躲在树上的雷月辉,身上披着雨露的外衣,头发被踏月弄的男不男女不女的,还别了一大堆的朱钗,甚至踏月连他的脸都没放过,用她的话说,那就不怕意外就万一,如果那个眼神好的识破了他们的计谋那就一切前功尽弃了,所以强烈的要求他必须要描眉画唇。

  而最最不可思议的是,那东西她竟然随身携带着。

  雷月辉狠狠的拿手帕擦着自己的脸,冷冷的看着在院中大肆捣乱的踏月,如果让我发现你是故意的,你就死定了。

  此时院子里的踏月,狠狠的打了一个打喷嚏,正好喷了回身到她身边的齐大田一脸,也正好让她趁机又溜了。

  “齐大田,还不快放人,你以为我爹爹到了,你还有走的机会吗?我知道,没有我爹爹首肯你也未必有那胆子,但是本郡主是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再发生的。

  我给爹爹的信中已经说着,我被抓到这来了,你说我爹会不会亲自来,你说当他知道有人跑了,这黑锅会有谁来背?”踏月趁着乱,偶尔靠近齐大田身边和他说一两句。

  这些话也正道尽了齐大田的担忧,一时间,他也拿不定主意了。

  就在此时,远处传来了轰隆隆的声音,似乎是许多的人正向这跑来,而且渐渐有些烟尘弥漫过来。

  “大家撤。”齐大田大喊一声,然后伸手要去抓踏月。

  突然一枚飞镖,以破空之势,向他飞来。

  “国舅有令,叛党,杀无赦。”一个男子清冷的声音,远远的大喝着,那隔空传音的功力,彰显着他的武功有多么高墙。

  齐大田心中依然全部都凉了,带着那些大汉,急急的向树林深处远遁而去,一刻也不敢停留。

  “大家快上车,赶紧走。”踏月慌忙的喊着,那些女子也都上了车,一辆辆豪华的马车快速的使出了院子。

  而此时一匹尾巴着了火,受惊的马,后面托着几根手腕粗的木头,正从狂奔着,向他们冲过来。

  雷月辉从树上飞身而下,长剑一挥,那马尾被割掉了一大截,同时马后的长绳齐断,他飞身上马,不多时便制服了那骏马,驾着他在前面领路。

  “喂,你穿女装其实还挺好看的,估计,这里面属你这卖相最值钱啦,逃跑了的姑娘,哈哈哈……”踏月此时心情大好,在雷月辉路过她身边的时候,不禁出声调侃着。

  雷月辉嘴角狠狠的抽搐着,铁青的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狠狠的扯下自己身上雨露的那身衣服向踏月砸去,然后用力一夹马腹,骏马快速的向前窜去。

  身后只留下踏月一连串开朗又不怀好意的笑声。

  ……

  三天后,整个岩城都传的沸沸扬扬的,国舅爷的形象一下子变得无比高大了起来。

  那害人的怡红楼似乎一个晚上就在岩城消失了,而怡红楼上也贴上了衙门的封条。

  而此时踏月却并不开心,确切的说,自从那日回来之后她就很不开心。

  三个人租了两间民房,一来清净,二来就算是国舅爷想找,恐怕也不会觉得她的宝贝女儿有吃苦耐劳的品质。

  “姐姐,吃糖。”雨露拿着糖献宝似的递给踏月,这几日这雨露可是完全被踏月收买了。

  “姐姐不吃,你吃吧。”踏月温柔的朝着雨露笑了笑,揉了揉她的长发,雨露乖乖的坐在那自己吃着。

  “怎么?莫不是心情还不好?”雷月辉走了过来,坐在另一个椅子上,轻声的问着。

  说实话虽然是仅仅三天,但是这位郡主大小姐也让他刮目相看了。

  这三天来,洗衣烧饭她样样精通,而且她做的饭菜虽然比不上酒楼大厨,但是色香味也都是一一俱全,甚至有的时候雷月辉觉得那比那些酒楼里的饭菜还好吃,清淡不油腻,又充满了平淡的幸福的味道,多少年了,他们吃过这种家常菜。

  所以为了感恩,他也希望能帮她的心情能好起来。

  “是啊,心情怎么好得了,原来我一直敬爱的爹爹竟然做这样的事,而我㊣(5)竟然竟然为了保全他还放走了坏人,你说,我是不是也很坏?”踏月抬头看着累月可怜巴巴的。

  “当然不是,如果不是你,他们又怎么会被救出来了,而且这件事也不是你能解决得了的问题,你只要做自己能做的事情就好了。

  今天本公子高兴,所以也让你跟着开心一下,说吧,你要怎样能心情好起来,本公子帮你达成心愿。”雷月辉真是怕了她那无神的眼神了,看惯了她开朗活泼不拘小节的样子,突然看这么沉闷的她还真是不习惯。

  “真的吗?”踏月皱着眉问着,好似不

  恶棍抢婚吧

  是很相信。

  “嗯,当然,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雷月辉手中的白扇轻摇,一副风流倜傥的样子。

  “那我,那我,那我想看你穿女装,全套的。”踏月脸色立时一变,一脸兴奋又带着j计得逞的光芒。

  雷月辉嘴角抽搐着,呆愣在那里。

  番外之雷月辉(六)

  番外之雷月辉(六)

  “我知道的,你只是随便说说,唉,算了,我就是这样,爹爹骗我,还从小到大连个知心的朋友都没有,我已经被骗习惯了,也不在乎再多被你骗一次。〖 〗 〖〗”踏月一脸委屈与伤感的弱弱的说着,那精致的小脸,简直都快皱到一块儿了,眼泪汪汪的趴在桌子上,后脑勺冲着雷月辉,肩膀一颤一颤的。

  雷月辉觉得自己这辈子第一次有了一种叫做罪恶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