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冲?”阎君见孟如画没动,又顿时放松了下来,把下巴搁在孟如画的肩膀上,努着嘴,在孟如画的耳边一副为难的样子,痞痞的问着。

  “这机关,你知道?”孟如画依然没有动,虽然对于他放在自己肩膀上的脑袋很是不满,但是无奈她动不了。

  她发现,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能找到她有气不能发的时候,对她做出过分的事情,让她只能自己憋着。

  “咳,啊,那个,以前见过类似的。”

  “类似的?”

  “恩,对,类似的。”

  35你倔,我比你更倔

  35你倔,我比你更倔

  阎君自然是一口咬定,还重重的点了点头,晃得连孟如画的肩膀都跟着晃了。〖〗 〖〗

  打死他也不能承认这是自己劳动的成果啊,想当初,设计这机关的时候,考验的不过是杀手的耐性、速度和耐力,只有箭雨并无后面那能移动的墙,是他硬是要切断一切后路,才弄出了如今这变态的机关。

  “既然你见过类似的,应该知道如何破解,那还不快解除机关。在这做什么?”孟如画毫不客气的冷冷的对阎君说着,如果她之前还对他怀有一点感恩的心的话,那么从看见他这一副与自己无关的欠扁表情,还随意吃自己豆腐的那一刻开始,那些感恩就都没了。

  “帮你,本公子能得到什么好处?”阎君一转身来到孟如画身前,看着孟如画,痞痞的问道。

  他那银色的面具突然放大在孟如画的眼前,让孟如画心中一颤,还真有种见鬼的感觉。

  然而愣神也只是片刻,片刻之后她却笑了,而且笑的一脸轻松。

  “你要什么?”孟如画轻松的问着,心情好似突然开朗了似地,阎君也在她脸上看见了难得一见的放松表情。

  的确她现在就是很放松,因为她的心终于落地了,只要他有想要的,那么就说明自己有筹码,这买卖就能谈。总比要去猜他的阴谋好多的。

  别怪孟如画不相信他,实在是她那狐狸相让她无法相信他的动机是纯洁的,更何况她从来都不相信一个人会毫无原因的为另一个人付出。

  孟如画问完,只见阎君突然从怀中掏出一颗小小的夜明珠,这珠子虽小,却十分的光亮,将整个洞中照的如白昼般明亮。

  “嗯,这个嘛,让本公子看看。”阎君一边拿出夜明珠,一边上下打量着孟如画,那研究的眼神,让人看了非常大的不舒服。

  而孟如画更发现了一个巨大的问题,他有能照路的夜明珠居然没拿出来。

  “你有夜明珠为什么不早拿出来?”孟如画黛眉微触,有些生气。

  “你又没给本公子好处,本公子又为何要为你照路?”阎君却一脸我没错的无辜表情。

  “你。”孟如画一时气结,恨不得一掌拍死她,但是她却真的不能动。微微叹了口气冷冷的说道:“我们如果不能一起通过也算是输了不是吗?”

  “嗯,是啊,所以我现在这不是无私奉献的拿出来了吗?”阎君学着孟如画的语气,还故意拿着夜明珠在孟如画面前照了照,一副认真的样子,显示着他的道理。

  孟如画觉得自从遇到他,自己这二十年的气都在这一天生完了。

  本来一向清冷惯了的她,什么事情都难以上心,看待任何事物都能坦然处之,却不知为何自从遇到他之后,自己似乎特别容易激动。

  孟如画慢慢的调节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脸上的红潮退去,眼神变得更加清冷。

  冷冷的对阎君说道:“说出你的条件吧,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嗯,好,本公子看你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就收你个一千两吧。”阎君捏着下巴看着孟如画,点了点头,一副怜悯的姿态说着。

  “好,成交。”孟如画冷冷的说完,从怀中掏出一千两的银票递给阎君。心中却是感叹着,这地下城真是个烧钱的地方,短短一段时日,她这几年的积蓄都要被掏光了。

  “呵呵,我忘了说了,是黄金。”阎君看着孟如画递出的银票,狡猾的对着孟如画眨了眨眼说着。

  明显耍你的表情。

  孟如画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说道:“你就值这么多,你也可以不管,然后和我一起死在这里。”

  又是这句话,这句话在她嘴里听了两遍了,阎君觉得很是不爽,想他阎君那是多么无价的身价啊,居然被她如此无视,还是两次,他也眉目微冷,一脸倔强的看着孟如画。

  “那么姑娘随意,能和姑娘一起死在这里也是再下的荣幸。”阎君说着右手的玉边扇子搭在左肩上,微微向孟如画行了一㊣(4)个礼。

  “既然如此,那就别浪费时间了。”说着孟如画还真的将脚抬了起来。

  他倔,她会比他更倔。

  “你疯了。”阎君就在孟如画的腿刚动的一霎吧,一把抱住了孟如画,又站在了原来的位置上。

  还好两边均没有什么动静,机关没有被开启。

  孟如画冷冷的看了阎君一眼,倔强的别开头,看得出是真的生气了。

  “时间还没到,等着就好。”阎君轻声的解释了一句。

  凤目微眯,一脸无奈的看着孟如画。

  这女人还真够倔强的,怕是他再不解释真要出事了,他现在可舍不得她死了。

  孟如画白了他一眼,依然不理他,却没有意识到,她还被某人抱着呢。两人就以这种暧昧的姿势静静的等待着。

  不多时,远处突然传来了轰隆隆的声音,好像有什么东西向他们跑过来。

  36一个人的战斗

  36一个人的战斗

  “就是现在,走。〖〗 〖〗”

  阎君凝神听着,感觉那脚步声越来越近,抱着孟如画的身体冲了出去。

  那速度快如闪电。

  同时手中一把玉边扇子打开,不断的挥舞着,那飞来的箭雨纷纷被扫落。

  孟如画也回过神来,提着气配合着阎君的动作。一把银剑同样不断的挡开射向他们的箭雨。

  孟如画借着夜明珠的光亮,看向那冲过来的东西,这才发现,那是一头披着玄铁铠甲的大象。

  那大象甚至连鼻子都被玄铁铠甲包裹在其中,那些箭雨射在它身上没有造成一点伤痕,纷纷落地。

  就在两人一股气快要用完的时候,正好那大象已来到身前,两人借着大象的遮挡,微微停顿了一下换了一口气,又再次向前飞奔而去。

  直到走过这场箭雨,两人稳稳的落了地,孟如画才明白过来,原来刚才他一直气自己都是为了稳住自己的心神,等待时机,是怕自己耐心不足坏了大事而已。

  “我的耐心不会比你少。”孟如画说完离开阎君的身边继续向前走。

  虽然知道了他的用意是好的,但是气还是气了。

  阎君摇了摇头随后跟上,女人就是爱计较,不过这女人计较的倒真是可爱,连生气都那么有趣。

  再向里走,到了一个宽广的大厅,大厅四周都是些彩色的壁画,上面画着十八层地狱。

  孟如画正对面的正式拔舌地狱,一个妇人被绑在一个桩子上,跪在那里,两个小鬼正努力的拽着那妇人的舌头。

  孟如画看了忍不住皱了眉头,将脸转向一边,入目的却又是铁锯地狱。

  仍是一个妇人,被放在一个案板上,一把铁锯将她拦腰斩断,那鲜血流入地下,映红了整片地面,两边的小鬼正咧嘴笑着,露出的牙齿上,亦满是鲜血。

  孟如画看了一周,几乎都是如此诡异的壁画,看的孟如画心中一阵阵的慌乱。眼前似乎开始出现活灵活现的画面。

  她突然意识到不对,盘膝坐了下去,努力冥想,让自己的心神镇定下来。

  阎君倚着墙边看着孟如画,赞赏的点了点头,她的反应算是快的了。即使她成为烈火堂的杀手,也一定是数一数二的,至少在最近的两年里,他还没见到比她更优秀的杀手,不管任何时候都能在第一时间做出反映。

  差不多半柱香的时间,孟如画再睁开眼,已经是满眼清明。

  再看向四周,那壁画只是静静的待在那里,没有任何动静。

  孟如画看着阎君那一派优雅的样子,知道他没有动手的打算。也就自顾自的对着这屋子研究了起来。

  虽然不过是短短的时间,但是她感觉到,她甚至有点习惯了,只有关键时刻才会去寻找他的身影。

  孟如画看了整个屋子,只有画着第十八层地狱的那副壁画最为奇怪。

  一个空荡荡的大殿上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宝座和一个小几,小几上放着一个酒壶,那酒壶旁边放着一个小巧的令牌,那令牌孟如画看着有些眼熟,慢慢的朝那壁画走了过去。

  孟如画再三仔细的看了看,真的是阎王令,和辣手三娘给她的那张图上画的一模一样。于是她对着这幅画研究了起来。

  阎王令是什么?那是地狱中最高权力拥有着阎君的象征,它代表着无上权力。所以这阎王令该死发号施令用的,所以……

  孟如画顺着阎王令指向的方向看了过去,果然在墙角一个极其不起眼的地方,有一个很小的小孔,如若平时,怕是看到的人,也只会觉得那是一个石头上的普通瑕疵罢了。

  孟如画走到那小孔边上,研究了起来。

  阎君看着她的一切动作,眉毛一挑,有些惊讶,他还真没想到,她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发现那里。

  孟如画看着这小孔的大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从身上解下那进入关卡的腰牌,果然那腰牌中间插着一根极细针,她将那针取下,插入小孔中。

  一阵㊣(4)轰隆隆的声响过后,那代表着第十七层地狱的那面墙旋转开了,突然间无数的如乌鸦般通体乌黑,却比乌鸦大了好多的鸟飞了进来。

  那鸟儿的爪子和喙都是紫黑色的,和人中了剧毒时的表象差不多,孟如画真怀疑他们是中了毒,或者干脆就是被毒喂大的。而且看上去还有些疯狂。

  这还不算完,刹那间整个屋子都摇晃了起来。四周的墙壁开始慢慢向中间聚合。

  看来这关是有时间限制的,孟如画再不顾其他,长剑拔出,动了起来。

  孟如画毫不手软,一出手就用上了七八分的力道。

  银光闪过,那怪鸟一阵呱呱大叫,然而孟如画却发现,他们却只掉了几片羽毛。

  来不及讶异,那怪鸟像是发现了宝物似地,眼中冒着精光,向孟如画冲了过来。

  孟如画亦不退缩,使出银龙剑法迎了上去。

  这种时刻,拿出必杀绝技是最好的选择,速战速决,一直都是她风格。

  这银龙剑法一处,果然不简单,满室都在她的剑网映照下,泛着耀眼的银光。

  阎君至始至终都没有动,寻了个地方倚着墙壁坐了下去,一直腿支起,右手拿着玉边扇子,轻轻的扇着,嘴角微微上扬,凤眸睁开露着狐狸般狡猾的光,观察着孟如画的行动。

  他本就对她这银龙剑法相当感兴趣,而且这一关他也没打算再插手,对她放的水已经够多的了,让她能以完好无损的状态走到如今,已是他对自己的玩具偏心了,现在是该让他好好的看看自己的玩具表现的时候了。

  37君子报仇几个月也不算晚

  37君子报仇几个月也不算晚

  孟如画也没有让阎君失望,出剑的速度越来越快。〖〗 〖〗

  这怪鸟虽然看上去好像没有弱点,但是孟如画相信任何事物都有自己的死|岤,现在她没时间也没机会好哈研究,但是她可以试,她对自己很有信心,对于这帮畜生,她就是想打哪打哪。

  孟如画的银剑就如飞天银龙一样,在那群怪鸟中不断游走,只听那怪鸟哇哇大叫,原本似乎有的队形,也凌乱不堪,无数的黑色羽毛不断的坠地。

  有几只怪鸟甚至由于翅膀上的羽毛太少而坠地,那样子极其丑陋,连身上的皮肤都是黑色的,而且即使落在了地上都不老实,依然扭动着怪异的身体,向孟如画攻击。

  孟如画皱了皱眉,眼中杀气更浓。

  一剑毫不犹豫的插入了那怪鸟的眼中,手腕一翻,那怪鸟的双眼立时飞了出去,也来了个双目失明。

  那双目失明的怪鸟突然如泄了气的球一般,坠落在地,不动弹了,整个身体也慢慢的萎缩。

  孟如画眼角微微向上翘了翘,接着无数的眼珠子飞了出去。

  虽然这挖眼珠子的事,她觉得有些恶心,但是不得不承认,效果显著,反正她又不用用手接着。

  不过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那些被挖落的眼珠子纷纷朝着阎君飞去。

  阎君单手撑地,一跃而起,看着孟如画翻飞的身影,嘴角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容,那眯着的凤眼睁开,露出兴奋的光芒。

  既然他的玩具有兴致,他怎么会有不陪的道理呢?

  阎君动了,那身形飘逸、出尘,看似随意,却总是能在关键时刻轻易的躲过,身上连一点污秽都不曾沾到。

  孟如画不得不承认,这男人确实妖娆的足够勾魂了,难怪那地下城的女人们会为他疯狂,但是他越是优雅,越是勾魂,越是表现的妖娆邪魅,她就越生气。

  手中的力道加重,速度更快,无数的黑鸟落地,无数的眼珠子以更快的速度,更凌厉的去势,向阎君攻去。

  这眼珠子如今被孟如画注入了真气,已经成了特殊的暗器了。

  阎君嘴角弯成了绝美的弧度,身形更加利落,几分霸气隐隐显现出来。

  不多时,整个密室变得异常安静,满地都是那些丑陋的怪鸟的尸体,密室的墙壁已经停止了移动。

  然而此时孟如画才发现,这空间已经变得如此的小,而她和他是离的如此的近。

  密室已经变得非常狭小,两人间紧有一只胳膊长度的距离。

  “如何?发泄够了?”阎君看着孟如画,痞痞的问着。

  孟如画白了他一眼,微微喘着气,额头上的汗珠点点流下。

  “怎么累成了这个样子,来,给你补补。”说着阎君走了过来,一直背在背后的那只手,突然伸到身前,正好在孟如画的视线范围之内。

  一块蓝色的手帕包着一坨软软的东西,黑色的血水正渗出手帕,一滴滴的往下留着。

  孟如画看到这东西,愣了一下,然后睁大了眼睛,转过身去,对着那墙壁猛吐了起来。

  她绝对没有想错,那定是那些眼珠子。

  孟如画一阵干呕,可怜一直没吃什么东西,连吐都没得吐。

  阎君在身后看着,放声大笑,这回他很满意,谁让她曾经吐他一身了,这叫君子报仇几个月也不算晚。

  又是一阵轰隆隆的声音传来,四面墙开始回移,不多时,整个密室又出现在眼前。

  只是那代表着十七层地狱的壁画已经关上,而那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