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男人都像你,会对女人始乱终弃,这么不负责任,让她遇到如此危险吗?”孟如画鄙视的看着一眼阎君。

  阎君一愣,脸上那j笑也僵住了,他什么时候始乱终弃了?他什么时候又让自己的女人遇到危险了?那些女人都是倒贴的好不好,他可没把他们当自己的女人看待。而且此时他可是时刻保护着她呢,这女人会不会太不识抬举了。

  阎君有些气愤,一张脸难得冷了下来。

  孟如画用余光看了看,眼角有遮不住的笑意。

  心想,别以为就你会气人。

  给读者的话:

  今天三更奉上,有些零散了,木办法,手机党不好当啊~~

  42这女人是属狐狸的

  42这女人是属狐狸的

  转过身来,孟如画又说了一句。

  “不过即使不是那飞鹰的女人,既然她知道飞鹰的名字,那这女人也不能轻易放她走,不如你英雄救美吧,用你去勾引她应该绰绰有余。”孟如画好像还嫌气得阎君不够似的,大胆的建议到。

  阎君彻底怒了,他真想掐死这女人,居然让他堂堂地下霸主用美男计,这简直是暴殄天物,她真是太欠修理。

  “别这么看我,我只是物尽其用而已,反正最后占便宜的还是你。”孟如画难得一次同样用戏谑的语气和阎君说着。

  “你……”阎君第一次觉得对着女人无话可说,居然在她眼里他真的这么不值钱。

  两人正说着,茶馆内传来一声惊叫。

  “齐沧海,你放开我,你这个畜生,放开我。飞鹰一定会杀了你的。”

  “哼,一个小小的江湖人,本公子会放在眼里,今天就是飞龙也救不了你。”

  两人抬头向里面望去,却是齐沧海已经扛着那女子向二楼走去。

  孟如画给了阎君一个眼神,阎君却不愿意的扭开了头。

  孟如画伸手一抖,一枚飞镖射了出去。恰好从齐沧海面前掠过,打入柱子中。

  “什么人?”齐沧海脚步一顿,对着人群中望了过来。

  五六个家丁打扮的人,也都纷纷抽出刀来。

  人群中孟如画突然退后一步,到了阎君的身后,高声说道:“大哥,你真的打算救那女子?”

  就这么一句话,所有的人都向阎君看了过去。

  看着大家期待的目光,阎君只得走了出去,一直处于受众人爱戴的角色中的阎君,怎么可能让众人失望呢?

  只是阎君心中却告诫自己,这女人是属狐狸的,以后自己还真得对她多加小心些!

  “慢着,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这还有没有王法了?”阎君慵懒的说着,摇着玉扇向前走。那样子根本没把对方放在眼里。

  众人自动的为他让开一条道,都小声的在下面议论着,有说他气质非凡,定是人中龙凤,说不定真可以救那女子的,也又为他担心,怕他是强出头的。众说纷纭,一时间好不热闹。

  孟如画默默的跟在他身后,目光清冷,扫视着四周,将周围的环境全部都记在脑海中,虽然她不觉得他会吃亏,但是这已经成了她多年来的习惯了,所谓习惯成自然。

  “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两个见不得人的东西啊,居然敢打扰本大爷的兴致,来呀,给我都打趴下,不求饶,不许停手。”

  齐沧海看见阎君和孟如画不过就两个人,轻蔑的一笑,嚣张的说着。

  五六个打手立刻纷纷举起大刀,就向两人砍来。

  齐沧海则带着那女子转眼上了二楼。

  “公子,救我。”那女子被齐沧海扛在身上,对着阎君喊着,那眼神楚楚可怜,不是刚才那般傲气。

  “这里交给我,你去救人。”孟如画说着一句,便已经出手。

  阎君点了点头,越过两人向楼上走去。动作优雅,一气呵成,那几个家丁对于他好似不存在一般。

  这下众人便放了心。但同时亦为他们惹上一个大麻烦,而微微捏了一把汗。

  孟如画这边亦是下手毫不留情,五六个家丁根本近不了孟如画的身,就已经纷纷倒地,孟如画将手中夺过的五六把刀一甩手,已然插入房梁之上。

  然后迈步向楼上走去,这一切不过短短的几个瞬间而已。

  孟如画走到楼上正好在阎君打趴下齐沧海,救下那女子的时候。

  女子衣衫有些不整,靠在阎君怀中抽泣着,阎君的脸色不是很好看。

  孟如画看了这情景心里有点异样,干咳了两声,唤起两人的注意。

  那女子见孟如画上来,不但没有离开阎君的怀抱,反而往里靠了靠。

  孟如画冷着脸,重重的踹了齐沧海一脚,将他赶下楼去。

  “姑娘,那恶霸已经走了,姑娘也不必再害怕了㊣(4)。何况有大哥保护你一定不会有事的,他是不会丢下你不管的。”孟如画柔柔的说着,眼神和语气都很和善。

  阎君一愣,嘴角不断的抽搐着,这女人还真把他这美男用的淋漓尽致啊!

  阎君刚想将那女子推开,孟如画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那眼神中警告的意味极浓。

  随后不再理他,从二楼的窗子望向外面。

  “这姑娘的衣服破了。”阎君不知道为何看着孟如画的背影,和她那明显给他俩空间的眼神,他就憋闷,对着孟如画说了这么一句。

  他不知道这算不算解释,但是就是想说,就是不想某人的脑袋在那多想,多陷害。

  孟如画听了,什么也没说,依然望着窗外,表情却在不自觉间缓和了,眼角带着些许笑意,这腹黑男,想一直欺负她,门都没有。

  43美男计,要不要这么淋漓尽致

  43美男计

  待那女子换好一身衣服再次出现在两人面前,已经不似刚才那般狼狈,亦没有了对着齐沧海的那股子傲气,而是面带娇羞,虽及不上大家闺秀,却绝对算是一流的小家碧玉了。〖〗 〖〗

  “多谢两位公子出手相救,红玉谢过两位公子。”红玉屈身对两人拜了拜。

  一身娇红色的衣衫趁着娇羞的面容,加上那本就有几分姿色的脸蛋,确是有几分撩人。

  阎君看着她却心中暗自的摇了摇头,这红色,还是旁边那位穿起来有味道。

  “姑娘不必客气,我和兄长两人,路过此地,恰好碰上这种事,也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阎胸一直是惜花之人,怎么会看着姑娘受苦而不出手呢?

  不过姑娘为何一个人独自开着这茶馆,岂不是很危险?”孟如画摒弃了一贯的少言少语,主动答了那女子的话。

  既然要陷害,就要一害到底,免得让咸鱼翻身。

  这次红玉才将目光从阎君那里移开,转向孟如画说道:“这店平时都是我爹爹和表哥在打理,昨日隔壁镇上爹爹的好友生辰,爹爹大醉未归,表哥只得去接他。

  今日本是让我关门的,但是,我想着这关门一日终是损失,便私自开了门,却没想到正好遇上这恶棍,幸亏阎公子救了我,否则……”

  说着,红玉眉头紧皱,又掩着面嘤咛起来。

  “姑娘不必介怀,再下也是略尽绵薄之力罢了,不过那飞鹰是谁?是姑娘的表哥吗?再下听姑娘说了几次,但是好像那无赖并不买账啊?”阎君巧妙的将话题转到飞鹰上。

  他可不想在看这女子哭下去了,他对柔弱的女人没兴趣。

  何况他亦不想再给孟如画拿他的美色用于不良交易的机会。

  红玉一听摇了摇头。

  “飞鹰的本事可大多了,怎么会是我表哥呢!

  飞鹰是我一年前救过的一位公子的名讳,实在不该直称的,但是迫于当时无奈才这么说了。

  飞鹰少侠,两年前不知为何受了伤,到了我们镇上,那天正是清明,我一早起来想去山上摘写艾蒿挂在房檐,图个吉利,却不想遇到了当时已经昏迷的飞鹰少侠,于是我救了他。

  有一天齐沧海有到我家来,不怀好意,正巧遇上飞鹰少侠前来辞行,所以他被飞鹰少侠打跑了。因此我刚才才会拿飞鹰少侠的名号吓他。前几次也都有效果的,不知为何这次他却不再信了。”红玉说完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偷偷看着阎君的脸色,她一直再说别的男子,不知他会不会误会。

  而孟如画和阎君互换了一个颜色,两人眼中均是失望,看来从这女子这里是得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了。

  “姑娘吉人自有天相,既然姑娘没事了,我兄弟二人就告辞了。以后姑娘若是再遇到那飞鹰少侠,还请姑娘代为问好。”阎君说了几句客套话,两人起身准备离去。

  红玉一愣,她没想到他居然会走的这么快。

  “公子这么快要走了吗?那公子能否也留下个信物给我?”红玉急急的站了起来。

  孟如画看了一眼红玉,又看了一眼阎君,眼中闪过一丝狡猾的光,挑了挑眉,戏谑的看了阎君一眼,率先走了出去。

  阎君看着孟如画走了出去,一时心中郁闷,还以为她会为自己吃错,看来真是错了,她这是完全把自己当美男计使了啊!

  “姑娘这是何意?”阎君面带笑意的看着红玉,其实心中早就不耐烦了。

  “啊,公子不要误会,飞鹰少侠曾经也给过小女子信物,说是有困难可以让人将此物送到大漠去,他必会现身帮忙。

  所以我想,公子和飞鹰少侠都是江湖中人,又都是性情中人,若是相识也是一件好事,公子如能留下信物,哪日我若再见飞鹰少侠,也可将东西转交,或许两位有志之士还可以成为朋友。”红玉越说生意越激昂,不知是在说服阎君,还是想说服自己。

  “哦?如此啊?那姑娘可就不用麻烦了,我㊣(4)兄弟二人,正巧有事要到大漠去,姑娘可否把那信物给再下,再下正想着能不能去会会那飞鹰少侠呢?”阎君倾着身子靠近红玉,轻声的问着,那幽深的眼神,让红玉看了如此如醉。

  他的气息吐在红玉脸上,红玉的脸刹那间红了,低着头不敢抬起,猛劲的点头,现在她做不出任何摇头的动作。

  阎君就是有这种让人无法拒绝的魔力。

  不多时红玉从屋内再次返回,手中多了一块玛瑙石,红褐色的玛瑙石,晶莹剔透,一看就并非凡品,玛瑙上刻有一字——鹰。

  阎君拿了那玛瑙对红玉笑了笑,转身就走,不再多做一刻停留。

  门外孟如画靠在门边等着,看着街上川流不息的人群,分析这这次的行动解下来要如何去做,才能早一点结束。

  她已经完全领教了这男人的魅力,作为杀手的直觉告诉她,一定要理他远一点。有多远,离多远。

  给读者的话:

  真是服了 居然要改啊 改啊??改多少遍才能出啊

  44目的是如何被遗忘的?

  44目的是如何被遗忘的?

  阎君走了出来,一只手搭在孟如画的肩上,半搂着她,一副哥俩好的模样,手中拿着那玛瑙往孟如画眼前一亮,那表情那叫一个委屈的得瑟。〖〗 〖〗

  孟如画毫不客气的将玛瑙收入怀中,一伸手打掉阎君放在自己身上的手,潇洒的向前走去。

  阎君努了努嘴,也跟了上去,这女人过河就拆桥。

  两人一路买了些必须品向客栈走去,既然得到了有用的消息,那就没必要浪费时间了。

  然而就在快踏入客栈之时,却发现这客栈前面又是一群人,却以女子居多。

  孟如画皱眉,给了阎君一个大白眼。

  “你的桃花债自己解决。”说完绕过人群,往后巷走去。

  阎君从后面拉住孟如画的衣领,一用力,孟如画靠入阎君的怀中。阎君一只手绕道前面紧紧的搂住他的脖子,将头靠在她的耳边说道:“你已经把本公子利用的这么淋漓尽致了,现在居然想跑,嗯?”

  那最后一个疑问,被他拉的老长,浓浓的鼻音透着威胁,又多了几分邪魅。

  “不然如何?我又不是男人,还能帮你分担不成?”孟如画因为这动作有些脸热,声音也透着几分尴尬。

  阎君在孟如画耳边嘿嘿一笑。

  这笑声让孟如画毛骨悚然,她直觉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只听“啵~~”的一声,阎君在孟如画的脸颊上大大的亲了一口。

  虽然这声音不大,却还是引起了他人的注意。

  一个回头,愣住。

  两个回头,愣住。

  三个、四个、五个……接着一群人都回头,愣住了。

  孟如画也没想到阎君居然会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整个人都懵了,看着众人看二人那奇异的眼光,孟如画心中的火腾的就上来了。

  伸手扣住阎君的手腕,一个翻转。自己的手肘在阎君的胸前非常用力的不定可以留你全尸。”这齐沧海根本不会看眼神,说的更加得瑟。

  “哈哈哈……”阎君大笑了起来。

  “若是你不提他还好,提起他,那我就更留不得你这狗东西身边的狗东西了。”说完阎君眼中闪着嗜血的光芒,一瞬间玉扇轻抬向那齐沧海打了过去。

  只听啪啪两声,齐沧海的身子飞了出去,发出杀猪一般的叫声。

  就在此时那小个子男人动了。

  “对四王爷不敬,该死。”那小个子男人身形极快,仿佛瞬间就来到了阎君身边。

  阎君嘴角的笑意加大,凤目轻眯,整个人看上去又邪魅了几分。

  对于小个子男人一副完全藐视的神情。

  “诸葛铭的走狗,死一个少一个,看来本公子今天不能大发慈悲了。”

  给读者的话:

  三更完毕,要是再不显示,我就疯~~~~~~~~~

  45近墨者黑(改)

  45近墨者黑

  阎君和那小个子男人打的难解难分,孟如画看着一点帮忙的意思都没有,只要他还有一口气没死之前,她就打算一直座山观虎斗了,这就是他调戏自己应该付出的代价。〖〗 〖〗

  孟如画走进客栈,找了一个一把椅子,搬到门口,向小二要了一壶茶。

  那小二早就紧张的不得了,齐沧海是这里的一霸,店小二不敢得罪于他,然而这两位客人看来也不是善茬,他也不敢得罪。

  乖乖的沏了一壶茶,放在孟如画隔壁的桌子上,这是他能想到的唯一折中的方法。

  孟如画也无所谓,自己拿了茶壶,有一杯没一杯的喝着,那样子就给看戏一样清闲。

  人群中的众人,特别是众位女人,一个个投向她的眼神,充满了恨。议论之声更是此起彼伏,络绎不绝。

  甲女人:“天啊,这银衣公子怎么会看上这样的人啊,人家在那个拼死拼活,他居然坐在那里喝茶。”

  乙女人:“两个这么有爱的男人,怎么偏偏,偏偏有断袖之癖啊,这世道真是让人伤心啊!”

  丙女人:“小两口吵架也不带这样的啊,应该帮忙才是,这公子真不厚道,亏那银衣公子,还处处护着他,看看这么俊的功夫,刚才对他却没还过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