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本站名【呱呱】,网址:guaguaxs !

  却有些狼狈,多日没洗澡,让孟如画觉得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了。

  催马走上一处上坡,举目望去,一大片蓝蓝的湖水让两人的精神都为之一振。

  不用多说,两人均骑着马向那一片蔚蓝奔去。

  两人下了马,将马儿放开,孟如画取下包袱,从里面拿出两套换洗的衣物,一套银色的递给阎君。

  阎君看着那衣物笑的异常暧昧,孟如画的神色也㊣(4)有些尴尬。

  这还要说回到几天前,两人到了一户人家,准备借个地方洗漱一番,孟如画就如今天一般拿出一套衣服递给了阎君,这便是当日孟如画给自己置办行头时为阎君准备,她对自己说,是为了还他给自己准备马儿的人情。

  当时阎君拿着一看,和自己身上穿的款式和大小都差不多,很是喜欢。

  然而这些都不是问题,问题是这套衣服是一整套,不但包括了中衣和外衣,还包括了一件里裤,而这里裤的大小还正合适。

  当时那人家的主人见了对孟如画称赞有加:“这两兄弟感情这么好,不如就同浴吧,这样还能互相擦擦背。”

  就是这么一句话,让孟如画当时的整张脸都沸腾了。

  更大的问题是,当时阎君还说了一句话:“没想到你对我的尺寸还如此费心的研究过。”

  所以现在孟如画将阎君的那套衣服还他,阎君才会出现这么暧昧的表情,而孟如画才会如此尴尬。

  “小茹儿不用害羞,反正本公子洗澡你又不是第一次看了,本公子都不介意,你还介意什么?”阎君靠近孟如画的耳边戏谑的说着,惹得孟如画回手一掌。

  阎君笑着躲开,拿着衣服向湖的一边走去。

  孟如画狠狠的瞪了一眼阎君的背影,对着湖周围的地形看了一番,然后拿着自己的衣物向湖的另一边,一个拐弯处走去。

  这里有一个急转的拐弯,正好从阎君的方向望过来,什么都不会看到。

  孟如画反复检查了几遍,确定了没有任何问题,才脱了衣服,下了水。

  给读者的话:

  依然是先传两章啊,最近有点忙 ,没办法啊

  49一个时刻,两种心情

  49一个时刻,两种心情

  湖水的清凉沁入肌肤,让孟如画整个人都顿时觉得舒服了几分,心中的几分焦躁也都不见了。〖〗 〖〗

  孟如画看着自己的这个身体,肌肤越来越光华,和她刚刚醒醒来时身体时已经完全不同了。

  其实这个孟如画本身真的算是个美人,无论是脸蛋,或者是这个身体。

  这具身体如今已经发育的越来越饱满,肌肤也白里透红,不再是以前皱巴巴黑乎乎的样子了。

  清澈的湖水下,孟如画正受着湖水的滋润。

  靠着转弯处的那个大石头,微微的闭着双眼,舒服的享受着这美好的一刻。

  突然水中传来飒飒的声音,孟如画直觉有东西正在水下接近自己。

  睁开双眼,借着湖水的清澈,孟如画看到水下,一个很长的黑乎乎的东西正朝自己游来。

  孟如画的第一反应是离开,然而她却因为一直以为这里很是清净人烟稀少而一丝不挂的入了水,如今这东西正是从岸上的方向游来,她想游到岸上去是不可能了。

  要不然就要飞身而起,然而,一丝不挂的她,怎么可能飞身而起呢,那即使在远处的阎君也肯定能看个真切。

  就在孟如画犹豫不决的这一刻,那黑乎乎的东西已经以惊人的速度游了过来,离孟如画越来越近。

  无奈孟如画只得向反方向游去。

  那东西似乎也感觉到孟如画发现了它,不再隐藏身影,更是如箭一般,直追孟如画。

  孟如画顾不得其他,奋力的向前游着,她回头看了一次,只见整个身后的半个水塘都是黑的,可见这东西有多大,她几乎可以肯定,一旦这东西追上她,她一定会成为它的午餐。

  管不得对面的阎君是不是沐浴完了,孟如画奋力的朝着那方向游了过去。

  阎君也和孟如画一样,难得有这样峻秀的环境能让自己好好的放松一番,自是舍不得洗洗就上岸,此时依然在湖中安然的泡着。

  突然听到声响,望了过去,却见孟如画正飞快的向自己游来。

  他立时感到不对劲,他可不会自恋的认为这冰山女此时会是送上门来给自己扑倒的。

  定目向孟如画望去,却见到她身后此时正有一个黑黝黝的大头正张着血盆大口直追着孟如画,那白色的尖牙,裸露在外,锋利不是一般器物可比。

  阎君二话不说,以内力催动水波,推着自己如箭般迎向孟如画。

  在接触到孟如画的那一霎那,阎君抱着孟如画凌空而起,飞向岸边。

  就在他们刚离开水面的一刹那,那黑色的大怪物也正好跃身而起,一张极大的大口咬了一个空。

  ㊣(3)巨大的头从空中落回水中,激起巨大的浪花。

  阎君紧紧抱着孟如画,稳稳地落在地上。

  孟如画心跳的奇快,倒不是被那怪物吓得,而是她和他此时都是未着寸缕的,那肌肤见贴的触感,让她的心不知不觉的总是少半拍。

  “你没事吧?”阎君问着,拉开孟如画的身体,想要检查她是否受伤,可是一看之下他却愣了。

  白若凝脂的肌肤,透着丝丝红润,凹凸有致的傲人身材,让人移不开目光。

  再回想起刚才抱着她的触感,那一片光滑,和胸前的弹性。

  不自觉地,喉结滑动,不自觉地,身体也自然起了变化。

  孟如画也愣了,然而她的目光却是停在他的胸前,确切的说是停在他身前的那个项链上。

  那项链的坠子是一个小小的令牌,一个孟如画无论如何也不会忘记的令牌,因为那是她的任务,是她作为杀手接到的第一个偷的任务。

  一瞬间,孟如画的眼前不断的显现过他们相遇的每一个画面。

  第十狱,初见时,他走特殊的通道,他来去自如,那判官对于他的话不曾反驳。

  第十一狱,不见他有何腰牌,他一样可以进入。在她危险的时候,又是他的出现化解了一切,对于他的要求,那判官又是没有二话。

  十二狱,在她取的腰牌的第二日便改变了规则,而且居然是罗刹亲自迎接她,当时她就觉得,是有人盯上了自己。然后他又出现了,而他居然莫名奇妙的成了她的伙伴,现在想起来,一切都来得那么巧合。

  而她终于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巧合了,原来他竟然是他。

  给读者的话:

  呜呜,其实我什么h也没写啊

  50倔强女人的温柔

  5o倔强女的温柔

  “阎君大人看够了吗?”孟如画冰冷的声音从阎君的面前传来,同样一股冰冷的杀气迅速的弥漫开。

  阎君瞬间回神,看过众多美女的他,此时还真有些尴尬,刚想转过头去,却突然意识到了她的称呼。

  愣愣的望着孟如画眼睛,他看到那中间更多了些冰冷。

  此时他不知该说什么,这事情他也不知能说什么。对于自己的身份鲜为人知,他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也从未觉得不告诉她有何不可,然而对于她的生气,他亦没觉得有任何不当之处。

  这种情绪可以说是很矛盾,但是又很自然。

  孟如画冷冷的转身,拿起地上阎君的外袍披在身上。

  宽大的外袍罩在身上,包裹着她娇小的身体,微风轻轻吹过,让她的身影看上却有些孤独和萧瑟。

  阎君对于这种感觉,感到一丝的不悦,他的心中突然有种再也不要让她感到孤独的想法。

  孟如画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生气,她应该高兴才对,毕竟这么难见的人她见到了,那么难寻的东西她寻到了。可是她心里却一点开心的感觉都没有,甚至失去了往日的淡定,心就像放在一个火堆上烤着,异常的难受。甚至超过了被他看到身体的羞怒。

  阎君也默默的将里裤和中衣穿好,拿着玉扇,看着孟如画表情非常复杂。

  孟如画走向那拐弯处,她必须拿回自己的衣服和佩剑。

  阎君在后面跟着,心中有些许担心。

  孟如画拿起自己的衣物和佩剑冷冷的看着阎君,轻蔑的说道:〃难道阎君大人还没看够,还想再看一次?〃

  阎君听着孟如画负气的质问,无奈的转身,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

  然而他却没有离开。

  过了一会儿,不见身后有什么声音,阎君觉得很是奇怪。

  〃小茹儿?〃阎君轻唤了一声仍不见有人回答。

  缓缓的转身,那衣服凌乱的散落在地上。突然巨大的水声传来,阎君向那湖中一看,孟如画被那巨大的水怪卷在空中。

  阎君此时才看清,那水怪头虽然巨大,然而身体却极细,而且非常的长,几乎比这湖岸还长。

  是以孟如画和阎君以为那怪物还在对岸,实则那怪物的尾巴还在这里。

  〃该死的女人,居然这个时候还逞强,居然不发出一点声音。〃阎君低低咒骂了一句,拾起孟如画的长剑毫不犹豫的飞身向那水怪刺去。

  这一剑他几乎用上了十成功力,完全没有任何防御之势,看着孟如画那飘摇的身体即将送入那水怪的大口,心中抽搐着,完全无法考虑其他。

  孟如画看着阎君飞来的身影说不出心中是什么感觉,只是有些许安心。

  她强忍着疼痛,运气全身功力,就在阎君的剑刺入水怪身体的一刹那,一掌拍在水怪的身上。

  那水怪身一阵吃痛,尾巴不禁更紧了几分,孟如画被勒的几乎喘不过气来。

  阎君一看不好,在那水怪身上一踏,一个旋身,飞身向那水怪的头处攻去。

  这水怪头部巨大,一双巨大的眼睛看着阎君落下的地方一个翻身,张开了血盆大口。

  这怪物这一翻身不要紧,孟如画被狠狠的摔入水中,本就憋闷的喘气都难,这下又入了水,更是憋的一张脸通红。

  阎君虽然心中焦急,但他知道此时不能分心,硬是忍着回身去救孟如画的冲动,一剑深深的插在了那水怪的眼睛里,直到一把长剑没了柄。

  恶臭的血液如注一般喷射出来。

  那水怪这次可真是伤的不轻,整个身体都剧烈的扭动了起来,湖里的水随着它身体的扭动而剧烈翻腾着。/p

  孟如画觉得就在自己要失去意识之际,感觉到那水怪的力道松了,用尽全身的力气,孟如画从水中飞身而出。

  阎君正在此时也已经来到孟如画的身前,拦住已经完全没有力气的孟如画,飞身上岸,然后迅速召唤出马儿,带着孟如画扬长而㊣(4)去。

  当孟如画悠悠转醒之后才发现此时她们正在一个山洞里,一双有力的胳膊从后面搂着自己,将自己紧紧的锁在那怀抱之中。

  孟如画掰开那搂着自己的双手起身,却在碰触到那双手的一刻愣住了,这双手很热,热的都有些烫人。/p

  转身借着月光一看,阎君的脸上异常的红,而且背后的衣裳早已经烂了,整个后背中间的三分之一已经血肉模糊。

  伸手探向他的脉搏,那脉搏跳动的及其不稳,孟如画一惊,他受的内伤也不清。

  孟如画赶紧走出山洞,还好旁边就有一条小溪,弄了些清水,拿出匕首,开始给阎君清理伤口。

  手起刀落,快,准,狠。孟如画毫不手软,她知道这烂肉不除,他的情况只会更糟。

  背后的疼痛感传来,阎君迷迷糊糊的闷哼了一声,然后两只手又往自己的怀里缩了缩,口中迷迷糊糊的叫着:〃小茹儿。〃

  孟如画一听,手中一愣,继续给他清理伤口,手上极其轻柔。

  终于将阎君的伤口清理好,重新给他穿上干净的衣服,她还记得他讨厌一身脏。

  然后孟如画看到他瑟瑟发抖的身体,皱了皱眉,躺在阎君身后,从后面慢慢的靠近他,抱住他。

  两人安心的睡去。

  51家的感觉

  51家的感觉

  鸟儿的啼鸣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当一缕缕温柔的阳光暖暖的照在身上,当那鸟儿高声歌唱,这世界多么温馨,多么美好。〖〗 〖〗

  然而这一切对于阎君来说,都没有美人在怀来的重要。

  看着孟如画微微动了的睫毛,他多希望这些笨鸟赶紧先飞。

  孟如画睁开双眼,冲入眼帘的就是阎君大大的笑容。那一双凤目,紧紧的盯着自己,嘴角抿着的笑意,让他的唇呈现出一个完美的弧度,有些帅气,又有些优雅。

  孟如画看着这笑一愣,她知道他好看,知道他笑起来有多么妖娆,可是从没这么近距离看过,这样一看,仿佛一瞬间就会陷入他的眼眸之中。

  阎君当然很满意孟如画的反应,想他堂堂地下城第一邪魅阎君,迷倒万千女人那自不在话下。

  想着阎君嘴角、眼中的笑意加大,也就在这一瞬间孟如画回了神。她是一个杀手,怎么可能会被美色所迷惑。更何况,这样的笑让他少了刚才的那点点文雅的气息,更多了些狐狸的j诈,而她最讨他这个样子。

  什么也没说,孟如画起身,走出山洞。

  阎君很没面子的,独自爬起,灰溜溜的跟着走了出去。

  小溪边,孟如画正在取水,看见跟了出来的阎君,眉头一皱。

  “你怎么出来了,你那后背伤的不轻,何况还有内伤。”

  “无碍,小伤而已,倒是那畜生吓得我家小茹儿,本公子倒是定不会放过它。”阎君云淡风轻的说着,满脸笑意,还一副调戏少女的样子看着孟如画。

  他是病人,原谅他的无礼一次。孟如画在心中如此安慰自己。

  “我给你的伤口上药吧,昨夜你翻了身,不知道有没有将伤口扯开。”说着,孟如画再次走回山洞,拿着金疮药和一些布条走了出来,那些布条自然是阎君的衣服。

  阎君看着那熟悉的木条眨了眨眼,然后苦笑了一下,他那无比贵的衣服又消失了一件,三件了,都丧失在她的手里,不知道钱紧要是知道了会不会以后把她列为地下城拒绝来往对象。

  孟如画没有理他那莫名其妙的表情,径自走到他身后。

  阎君席地而坐,将身上的上衣脱了下去。

  孟如画看着那些伤口倒抽了一口气。

  这家伙还是不是人,这后背都这样了,他居然还跟没事人似地笑着。根本看不出一点异样。

  阎君好像感觉到了背后孟如画的停顿,放柔了声音说道:“没什么,以前跟师傅学功夫的时候,受过的伤比这重多了,这些不过是小儿科,不疼,需要怎么做,你动手就是了。”

  “嗯。”孟如画在阎君身后嗯了一声,抽出自己短靴中大的匕首,快速利落的在阎君的身后割着,阎君只是偶尔皱皱眉,始终都是一脸笑意。

  敷好药,缠着绷带,孟如画才看清,阎君那壮硕的身上居然真的有大大小小无数的疤痕。

  穿好衣服,阎君吹了一声口哨,那两匹白马跑了过来,从其中一匹马的身上拿出一个锦袋,翻出一个瓷瓶,倒了一粒药丸在口中,然后盘膝坐下开始运功。

  孟如画自动的为他护法,同时在附近寻找食物。

  现在已经接近晌午,如此算来他们已经整整一天没进食了,她受得了,病人也受不了。

  于是附近的两只兔子就倒了霉,成为了他们的午餐。

  孟如画抓了两只兔子扔在一边,她不敢肯定他会什么时候打坐完成,病人还是不要吃死了太久的东西才好,于是也等着,趁着空闲的时间,将阎君的衣物清洗干净,凉了起来。

  阎君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晚霞满天,映红了天边的白云,好似美丽的姑娘娇羞的脸庞。

  看见的上的两只兔子,阎君问道:“你还没吃?”

  “不饿。”孟如画平静的回答,起身准备去收拾那两只兔子。

  很不巧大的是,正在此时孟如画的肚子很不争气的响了。

  “咕噜㊣(4)噜……,咕噜噜……”

  两人一愣,然后阎君爽朗的大笑了起来。

  孟如画也显得有些尴尬,拿着两只兔子往河边走去。

  “我来,这不是女人该干得事。”阎君夺过孟如画手中的兔子,边笑着边往河边走。

  孟如画看着他的背影呆了一下,她还以为以他尊贵的身份,定不会做这种事呢。看来他还不像自己想象中那么‘公子’。

  转身去将早已经干了的衣物折好,又将拾来的柴火点燃。

  阎君偷偷的看着孟如画的动作,在这个黄昏他突然觉得,这个山洞真的好像一个家,自己就是这个家里的男人,收拾着猎物,而她就是自己家里的女主人,做着家务,等着男人带回的食物。

  虽然这样的家有些原始,有些简陋,但是刹那间,阎君觉得,就这样和她归隐山林也是一种幸福。

  如果他们都只是普通人,也许他们的生活会幸福的多。

  给读者的话:

  三更奉上 !!!

  52小气男人的报复

  52小气男人的报复

  两人收拾好一切,坐在火边靠着兔肉,那阵阵香味,惹的两人不断的吞这口水,本能是任何人不能避免的**。〖〗 〖〗

  就像此时阎君借着火光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孟如画。突然间脑海中就出现了昨日那出水芙蓉的画面,洁白的肌肤,光滑而细腻,高耸的双峰饱满而诱人,那红色的玫瑰,让人忍不住想浅尝,还有那抱在怀中额触感,想着,阎君觉得自己的另一种本能正在觉醒。

  “你在看什么,你的兔子要糊了。”孟如画觉得阎君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对劲,冷冷的提醒了一句。

  阎君邪魅的一笑,把上半身往孟如画的方向靠了靠,又看了看四周,好像有人会听到似地。

  孟如画好像也被阎君的动作勾

  爱神射一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