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下也搬到了翠山小院,没几天功夫,两个女人便情同姐妹,好不快乐。我很纳闷,但对于这种事,也懒得弄个明白,过程并不重要,结局好就成。倒是我,常常被她们两个撇在边。晕,狂晕。虽然如此,我却常常在做梦的时候笑醒。嘿嘿,能不开心吗?

  自从李懿星出院后,也许是因为李哲成默认了我们的关系,李懿星工作倒是相当认真。不出半个月,在各大媒体报纸上均看到她的芳名,汗,整个女强人形象,这小丫头日渐成熟。

  当然,每天和她打十几个电话是少不了的。在忙完几个外贸单子后,李懿星终于大驾光临跑到了我办公室。

  “老公,好想你。”推开门,李懿星就跑过来腻在我怀里,哪还看得出是商场女强人?“累吗?”我问道,接着就给她按摩了番。

  “还可以啦。”李懿星很满意,凑在我耳边“咯咯”的笑,副嬉皮笑脸的样子。

  “怎么啦?”看出她的奇怪表情,不得不抛开杂念,专心与她谈话。

  “你好大的胆!”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但依然笑意吟吟。我怎么感觉有笑里藏刀的意味?

  但我更加摸不着头脑。盯着她的俏脸,却使终猜不出她的脑子里在想什么。

  “她们已经住在那边了?明天,我也去。”李懿星艳唇嘟,语出惊人。果然与众不同。

  还好,算我上次聪明,自己没有入住,否则,不定这小丫头会如何作乱呢?刚想到这茬,李懿星乌黑的眼珠已滴溜溜的转了圈,说道:“算你识相,没有起住在那里,否则,嘿嘿。”说到此,脸邪意挂在脸上,往日的顽劣之意尽显:“否则,后果自负。”

  见我发愣,又说:“还有,花蓓蓓的事欠我们个解释。”李懿星洋洋得意。

  “你们?”晕。狂晕。

  “是,我们,我和陈雪。好象当初你只提过我们两个。”李懿星步步紧逼。

  我的额头开始流汗。李懿星不比陈雪,非常强捍。

  “第二,不准你入住翠山小院,那里是我们女人的天地。”李懿星宣布道。

  “第三,从现在开始,不准看别的女人,否则,休怪我们老婆联盟对你不客气。”李懿星终于说完了第三条。

  “什么什么?老婆联盟?”我愣了下,马上反应过来,莫不是,她私下里常和陈雪她们联系?

  第百六十章老婆联盟?下

  李懿星心知自己说漏了嘴,说道:“什么什么!我瞎说而已。反正,为了惩罚你的过错,我们,不,我决定,从我入住后年,不,十年,不,辈子,你都不能入住翠山小院。还有,不准看别的女人,不准不准不准”差不多罗列了几十条,快赶上宪法了。

  当我是傻子?我盯着李懿星,直到看到她心里发毛为止。

  “老公,干什么?”李懿星心知我已经产生了怀疑,但嘴上却还含糊其词。

  “好嘛,想知道什么?”这招果然奏效,李懿星停住了滔滔不绝,朝我看了眼,忍不住哆哝了句。

  我冲她笑,问道:“你们什么时候有了什么什么联盟?你和陈雪??”感觉她和陈雪之间有段故事。

  李懿星知道再也瞒不下去,晶晶亮的眼睛忽闪了几下,终于开了口说出了个故事,个让我大跌眼镜的故事。

  原来,李懿星和陈雪私下里坦诚布公的谈过回,早就培养了“感情”。更夸张的是,陈雪老爸当年舍身相救的,竟就是李哲成。当我知道这消息时,嘴巴张成了“”字型,下子塞进去整整三个鸡蛋。这个世界,要多大有多大,要多小有多小。绕来绕去,她们俩成了亲戚。据说,李哲成由李懿星陪着亲自到了陈雪家,与陈雪母亲聊了下午,并把陈雪收为干女儿。而这切,我却被蒙在骨里。

  “小猫,你们厉害。”当我知道整个情形之后,只能惊讶的说了这句话。

  “谁叫你骗我们的?以后,我们老婆联盟就是你的上帝。我们提出的任何事,你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李懿星对我谆谆教导道。

  “好,好。”我只能点头,心里却暗自开心,老婆联盟?那她们就是都承认是我老婆了,都对我条心喽?嘿嘿人要是命好,就是踩了狗屎也走运什么乱七八糟,连比喻都乱了套。暗自收回糊思乱想。

  这天之后,李懿星果然也住进了翠山小院。当然在未经我任何批示的前提下。对于李懿星而言,我同意与否并不重要,她认准的事就算我不同意也会干。

  俗话说的好,三个女人台戏,每次我踏进大门,都会受到隆重的“接待”,要么被戏弄番,要么把我惹得春情大发又立马把我赶出来。唉,我只能望房兴叹:这不是香客赶掉和尚么?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啊。

  当然,这种日子没过好久,三女便主动约我前往吃饭。

  “怎么,不是不让我多来你们的女儿国?”几天不见,倒是非常想念,但嘴上却仍不敢松懈,打趣着坐进沙发。

  陈雪正在亲自下厨张罗晚饭,十足个“家长”模样。李懿星当然是最泼辣的个,白了我眼,哼道:“怎么,不愿意来?”

  正要开口,花蓓蓓笑着过来,递上杯茶。她的肚子日渐鼓起,身材也丰满了不少。心里阵激动,道:“蓓蓓,感觉怎么样?”

  李懿星见我没再和她斗嘴,知趣的闭了嘴,个人自顾自看电视。显然有点吃醋的意味。

  汗,看来,她的心里还有情绪。

  陈雪正在厨房忙碌,见到这副场景,当然心知肚明,喊道:“懿星,来,帮下手。俨然副大姐模样,李懿星这才屁颠屁颠的跑过去。

  “伟平,是不是我不该在这里?”都说怀孕的女人特敏感,这话点也不假,花蓓蓓有点郁闷,小声问道。

  “别糊思乱想。她就是小毛孩,没别的意思。”说着,温柔的将她搂入怀里,用大手抚摸她的小肚。

  花蓓蓓在我的怀里,没再说话。

  “这两天还吐得那么厉害吗?”我依然不放心。

  “好多了,多亏小雪姐姐的照顾。”听她的语气,与陈雪相处的不错。

  说话间,小雪招呼道:“伟平,蓓蓓,可以开饭了。”

  “哦,来了。”这才双双起身,起去吃饭,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快到饭厅门口时,花蓓蓓挣脱了我的手。

  我愣,神色恢复了正常,跟在花蓓蓓的后面。心里暗忖,这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看来,“稳定”的大好局面有待于进步完善。

  饭桌上倒是其乐融融,陈雪还备好了小酒,除了花蓓蓓之外,三人起喝了杯。陈雪的厨艺得了老妈的真传,真不是盖得,四个人酒足饭饱。

  李懿星见花蓓蓓不怎么说话,终于开了窍,意识到什么,放下筷碗,就笑着去牵花蓓蓓的手上楼,说是要给她个惊喜。

  可能是适应了李懿星的惊乍,花蓓蓓没有多问,任由她牵着上了楼。

  就剩下我和陈雪两个人。几天不见,我心里哪能不记挂着她?今天到这里看,才发现她的努力,心里自然感动不已。我方伟平何德何能,意让陈雪如何倾心如何付出?想到这,不由深情款款的盯着她,说道:“小雪,谢谢你了。”

  “我们之间,还需要说谢吗?”陈雪说道。迎着我的目光,笑道:“傻瓜,我心甘情愿的。”

  阵悸动。无言

  见我沉默,陈雪又开了口:“伟平,我件事,我要和你商量下。”“什么事?”我问道。

  “李叔叔叫我加盟赢环。”

  “啊?”虽然已经知道陈雪爸与李哲成的渊源,但还是吃了惊。“那你认为呢?”我自然知道陈雪喜欢她的警察事业。

  “我认真考虑过了。我会加入赢环。”陈雪的脸上分明写得“坚定”二字,这更让我奇了。

  看出我的诧异,陈雪缓缓说道:“小时候,是为了保护妈妈才选择做警察。自从平泽事件后,终于让我醒悟了很多。保护有很多种方式,让亲人有安全感,是更大的成就。”说着说着,陈雪的眼里泛起了泪花。

  我把将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