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事情,匆匆吃完了饭,丁小钱立刻趴在电脑跟前重新整理各种资料,认真的写分析报告。塔文:

  第281章凶手三选

  ?资料繁多而且琐碎,丁小钱用了个下午的时间才整理好,可这个时候徐子谦依旧不知去向,丁小钱收拾好资料,把整理好的报告打印出来。

  接着拿出张空白的纸铺平,丁小钱把知道的信息简化之后,写在空白的纸上。

  死者陆恒,生前被虐待,说明凶手与死者之间有矛盾。

  死者死后被特意穿上整洁的服装,说明凶手有定的强迫症,特意摆成等人的姿势,表明凶手具有定程度的控制欲,案发现场被处理的很干净,说明凶手十分细心。

  强迫症,控制欲,细心,从这三点上来看,季安很附和。个工作狂必然是具有强迫症的,同时控制欲很强,从他谈话的方式能够看出季安十分细心,具备侦查以及反侦查的能力。

  死者被证明曾经和嫌疑人季安发生过矛盾,说明季安有作案的动机。季安在和死者发生争执之后,曾控制不住自己,拳将窗户玻璃打烂,显示出季安狂躁的另外面。

  细节能够对上,有作案动机。

  接下来缺少的是有利证据。

  时间以及能够指证季安的物证或者人证。丁小钱在‘时间’和‘物证’上画了个圈,标记下来。

  小胡气喘吁吁推开门:“丁儿,检验报告出来了。”径直甩了个档案袋在丁小钱面前。

  “物证检验?”丁小钱边动手拆档案袋,边询问。

  “嗯,才出来我就赶紧给你送过来了,渴死我了,我都快虚脱了。”小胡擦了把汗,给自己到了杯茶水咕嘟几口喝了干净,这还觉得不够,连喝了好几杯,才觉得解渴。

  打开档案袋,资料摆放在眼前1

  那次在案发现场找到不少凶手遗留下的物证,杂碎的手表,钱夹,敲碎的行李箱,红色塑料桶和洗洁精,焚烧废物的炭盆

  可是这些证据的分析结果却丝毫没有什么用处。手表钱夹行李箱,是已知的死者的物品,上面留有死者,或者死者家属的指纹很正常,除此之外并没有检测到其他人的指纹,这不仅归功于洗洁精,还说明凶手很警惕,作案的时候很可能带了橡胶手套。

  在旧校区门卫室后面拍摄到的塑料桶上留下的几个脚印,推测出曾经有三个人来过这里,他们来这里的时间基本都在个月内,根据脚印大小,脚印纹路能够判断出这三个人分别是中年男子,未成年儿童,青壮年。

  只是仅凭着这点无法判断出这三个人其中个是否是凶手。

  从校区围墙上拔下来的钉子,上面没有任何指纹,钉子是非常普通的河北衡水钉子,七块钱小盒,基本五金店都有这个牌子。

  钉子定在围墙上,应该是用来固定电线,而固定电线则是为了使用监控。

  丁小钱想到这,忽然萌生出在去次旧校区的念头。

  只要查找到了是谁买的钉子,或者周围工厂的人是否注意到有人偷电,就能顺藤找出真凶来。

  这个念头出来,丁小钱立刻站起来。小胡不紧不慢的喝着茶,享受着得来不易的清闲,就在他眼神发愣到快要睡着的时候,丁小钱忽然站起来,吓了小胡跳,杯子差点摔在地上。

  “怎么了丁儿,找到线索了?”小胡连忙把杯子放好,擦了擦脸上喷溅到的茶水。

  丁小钱攥着钉子的那份报告:“还要再去趟旧校区才行。”

  “旧校区?”小胡困惑道2

  丁小钱顾不得解释,只想着立刻动身,就在这时身后传来徐子谦的声音。

  “我已经去过了。”

  “去过了?”丁小钱眼中闪过惊讶,原来徐子谦消失不见就是去处理这件事情,看来他想到这点要比自己早的多,丁小钱心里既惊讶又佩服又自豪,果然徐子谦不愧是自己的师父外加丈夫。

  丁小钱追问道:“那么结果呢?”

  徐子谦稍微松了松领带,坐在沙发上:“没什么结果,这种钉子市面上太多了,几乎每家店都要卖掉许多,而这些店面未必又有监控器,顺着钉子的品牌去查找,无异于大海捞针,但我还是让他们去找,家家挨着问,有监控的调监控,没监控的就靠店主回忆,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丁小钱露出略微失望的表情。

  “季安那边我也去过了,事发当天,他的确有不在场证明。”徐子谦继续道。

  “这话怎么说?”

  “他那天晚上回到家之后,带着老婆孩子去了茶餐厅,调到了监控录像,说明他确实没有作案时间。至少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