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有了个孩子,我想给取名叫顾海川。”

  庞倩念叨了几遍:“海川,海川,这是个男孩子的名儿呀,意义是?”

  “海纳百川。”他答,“我希望能有宽广博大的胸怀,另外还有个很重要的意义,就是源自我妈妈的名字,‘涵’的意思,是包容。我希望我们的孩子能继承到我妈妈的品德,做个宽容善良正直的人。”

  庞倩与顾铭夕起坐了起来,问:“那要是生个女儿呢?”

  “生女儿也能叫海川啊。”

  “这怎么行啊,这显然是个男孩子的名字啊。”庞倩皱着脸看顾铭夕,“你真的有点儿重男轻女哎。”

  “我真的没有。”顾铭夕不知要怎么向她解释,“如果你觉得女孩子不适合叫海川,那我们到时候再翻翻字典,想个好听的女孩名字。”

  庞倩推着他站起来:“好啦好啦,聊天到此结束,我想卸妆洗澡啦,累死了。”

  起洗澡的时候,顾铭夕就不太安分了,庞倩拿着浴球帮他抹沐浴露,他已经低下了头,吻起了她的肩。

  “别闹。”她咯咯地笑着,抬头看着他的脸。淋浴间里水汽氤氲,庞倩的视线有些模糊,但还是能看到他那双被黑发遮住了些的眼睛。

  灼灼的眼神,炙热的气息。

  热水直在哗哗地落下,小小的淋浴房里充满了暧昧的气息,庞倩站在顾铭夕面前,抬头注视着他。温热的水打在两个人的脸上,她看着面前的男人,他站得笔直,身体结实,肤色健康,水珠顺着他的肌肉线条流下来,令庞倩的心砰砰砰地跳起来。

  她舔舔唇,就看到顾铭夕残缺的双肩正随着胸膛的起伏轻微耸动着。

  她的手情不自禁地抚上了他的肩,他身子颤,吻立刻就落了下来,狂风暴雨般的吻,将她笼罩在了他的胸前。

  庞倩手里还拿着浴球,背靠着瓷砖墙徒劳反抗:“喂沐浴露还没涂完呢!”

  “先做功课。”

  “可是我今天不安全!”

  他愣了下,但很快又吻住了她的唇,声音哑哑地说:“那就让顾海川来报到吧。”

  金融业从业者庞倩小姐在心里快速地分析起了这个的可行性,计算整合引证估算成果权衡利弊。

  1秒钟后,她用行动表达了她的意见。

  ——顾海川,爸爸妈妈已经做好准备等你来咯。

  可是,第二个月,顾海川并没有来。

  新婚的庞倩和顾铭夕回到上海,继续着他们平淡却忙碌的学业和生活。

  周末的时候,庞倩会开着车和顾铭夕起出去走走玩玩,就像她以前说的,她和顾铭夕要起吃过这城市的所有美食,看过这城市的所有美景。有时候,两个人会去浦东和鲨鱼家起吃饭。

  鲨鱼准备了桌子菜,叫顾铭夕起喝酒,庞倩不允许。鲨鱼想不明白,又让顾铭夕喝可乐,庞倩不停摇头:“鲨鱼哥,别给他喝可乐,给他喝水就行。”

  鲨鱼不解:“铭夕直很喜欢喝可乐的。”

  庞倩正色道:“他现在戒碳酸饮料了,男的喝可乐不好。”

  顾铭夕坐在边上苦哈哈,最后还是小乐看不过去,给他拿了罐田田喝的爽歪歪。

  鲨鱼很为顾铭夕抱不平:“小螃蟹,你也太霸道了点吧,不让喝酒我理解,不让喝可乐是什么意思?你要他减肥啊?你希望他瘦成以前那个竹竿的样子?”

  庞倩说:“哎呀,鲨鱼哥,你不懂!嫂子肯定懂!”

  小乐在边上掩着嘴笑:“对,我懂。”

  鲨鱼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顾铭夕低声叹气,认命地喝起了爽歪歪。

  112不弃不散

  庞倩哭了好会儿才停下来,依旧撅着个嘴不理顾铭夕,顾铭夕挨到她身边去和她说话,她就是不搭腔。

  庞倩非要把整理好的行李都拿出来,东西各归原位,箱子也要放进小储藏室。顾铭夕哪里肯让她收拾,见她弯着个腰从箱子里往外取衣服,他好言好语地劝她,庞倩不听,顾铭夕的口气就严肃起来了。

  “庞庞,你忘记医生的话了吗?她说你有点见红,要多平躺,多休息,你这样蹲下站起很危险的你知道么?万出个意外,伤的是你的身体。女人小产对身体影响特别大,我妈妈那时候小产,流了那么多血,后来就有了妇科病,怀不了孕了,你都是看见的,你这时候还和我赌什么气!”

  见庞倩嘴瘪又要哭的样子,顾铭夕赶紧哄她,“乖啦,我知道你不是不想要孩子,只是蜜月去不成心里不开心。但是老婆,咱们以后有的是机会出去玩,我们还可以带宝宝起去,斐济,希腊,马尔代夫,埃及,巴西你想去的这些地方,我都会陪你去的。”

  庞倩不服气:“可是我现在年轻啊,身材好,穿花裙子好看。以后生了小孩再出去玩说不定我都胖了!我这回买的裙子,也许以后都穿不上了!”

  “那就再买新的嘛。我说了,我喜欢你胖点呢。”顾铭夕知道她准备了许久的蜜月游,突然泡汤心里定不开心,只能温柔地劝她,“你听话,去床上躺着休息,别折腾了,想吃什么吗?要不要我给你煮点点心?”

  庞倩指着地上的箱子:“东西还没理完呢,我看着这些碍眼!”

  顾铭夕立刻表态:“你去休息,我来整理。”

  “你行不行啊?”

  “我可以的。”他放低了些身体,用肩膀去推她,“去床上,乖。”

  庞倩这才不情不愿地爬到床上去。

  顾铭夕真的开始收拾箱子里的东西,为了方便,他脚脚地把箱子踢进了主卧,坐在地板上,把里面的东西袋袋取出来。衣服泳装分门别类地装进收纳袋后,他坐到床上,抬高双脚夹着袋子放进衣柜里。

  他整理得很细致,但是和健全人不样,他去放东西要麻烦些,有时候用嘴咬,有时候用肩膀和脸颊夹着,每次只能拿两样,就这么趟趟地进出房间,终于把箱子里的东西都理了出来。最后,他拉上了箱子的拉链,四下看看,起身用脚勾起拉杆,把箱子放在了衣柜边的角落里。

  顾铭夕额头上出了层薄薄的汗,回过头,看到庞倩正靠躺在床上看他。之前他整理东西的时候,她的眼睛就没离开过他的身影,顾铭夕冲着她笑起来,问:“肚子饿吗?想吃什么?”

  她摇摇头,突然向他伸出手,说:“顾铭夕,你过来。”

  顾铭夕走到床边,在床沿上坐下,庞倩说:“把你的脚搁上来。”

  “嗯?”他干脆就坐到了床上,双脚踩着床面,问,“做什么?”

  她抚上他的右脚脚背,示意他用脚去碰碰她的肚子:“来摸摸宝宝。”

  顾铭夕愣,立刻摇头:“脚下力道大,我怕会弄伤你。”

  “不会的。”她抓着他的脚,顾铭夕迟疑了下,右脚轻轻地放到了庞倩依旧平坦的小腹上,整条腿做着虚劲,只用脚趾的位置去碰了碰她。

  “顾铭夕,你要做爸爸了。”庞倩的手依旧按在他的脚背上,她的手指抚过他脚上的些陈年旧疤,轻声说,“好神奇啊。”

  顾铭夕心里却在担心另些事:“庞庞,你怀孕了还能上学吗?”

  “能啊。”庞倩说,“医生说预产期在10月份,我刚好6月把研的课上完,暑假回来休息,9月开学就不去了,生下宝宝后,在家做年全职妈妈,明年9月继续回校念研二,到时候就能和你块儿毕业了。”

  休息的这会儿时间,她已经把很多事都想好了,但是顾铭夕还是担心:“可是,咱们住的地方离你的学校太远了,我不放心你自己开车去上课。而且,起得那么早,你睡眠时间也不够啊。”

  这真的是个问题,庞倩想了想,暂时也想不到办法,说:“到时回上海再说吧,试试看呗,我以前个英国女客户,怀孕了还成天来上海出差呢,我看她点事都没有啊。”

  “亚洲女人的身体情况和欧美女人不样。而且这个事,完全是个体差异,100个人没事不代表你定没事,我不希望让你冒丁点的风险。”顾铭夕对那年李涵的流产心有余悸,他无法想象庞倩会经历这样的事情。对于照顾个孕妇,他的确有些力不从心。他想了许久,甚至提出去复旦大学边上租个房子的办法,每天由他来回坐地铁上学,但立刻就被庞倩否定了。

  “你不放心我,我也不放心你。”庞倩说,“上海的地铁和公交车,高峰时间有多挤你知道么!顾铭夕,我明白你能个人去坐车,要只有趟车我也答应了,但要换四次车啊,你是想叫我担心死吗?”

  庞水生和金爱华急匆匆地从三亚赶回来时,庞倩的情绪已经调整得很了。她喜滋滋地换上了宽松的毛衣,把那些紧身牛仔裤都塞进了柜子里,买了几条肥大的运动裤穿。明明点都不显怀的人,走起路来却摇摆,还真有些像孕妇的样子了。

  度不成蜜月的懊恼感消失得很快,取而代之的,是即将为人父母的喜悦,经过了最初几天的忙乱,庞倩和顾铭夕已经完全做好了迎接个小生命的准备。

  寒假结束以前,顾铭夕的新书上市了,书名叫那个叫小川的男孩。

  谷小川是个7岁的小男孩,故事讲述了他为了寻找离家出走的妈妈,误闯进神秘的八角小镇,认识了许多奇奇怪怪的人,碰到了很多惊险的事。小川受到过质疑和不公正的待遇,也收获了理解和友谊,他和旅途中认识的小伙伴豆豆香香起成长,最终虽然没有找到妈妈,却帮着八角小镇的居民化解了场危机。

  故事的结尾是为了画小川2埋下伏笔,出版公司打出了这样的语:本适合父母与孩子起阅读的好书,份适合送给孩子的开学礼物,段能带给都市人回忆的奇妙旅行——鸵鸟先生在我的螃蟹小姐和寂寞的鲸鱼后,睽违两年为你带来这个温暖的故事,他说,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个谷小川。

  庞倩和顾铭夕站在新华书店的畅销书展柜前,不时地有人过来拿起样书看看,有大人,有小孩,甚至还有老年人,很多人最后都会拿书去收银台。

  庞倩拿起拆封的样书,翻了几页后,问顾铭夕:“为什么要给这个小男孩取名叫小川?”

  顾铭夕看着她手里的书,书上的小川正在奔跑,他笑着说:“庞庞,如果我们有了个男孩,我想给他取名叫顾海川。”

  庞倩念叨了几遍:“海川,顾海川挺好听的,这名字有什么意义吗?”

  “海纳百川。”他答,“我希望他能有宽广博大的胸怀。另外还有个很重要的意义,就是源自我妈妈的名字,‘涵’的意思,是包容。我希望我们的孩子能继承到我妈妈的品德,做个宽容善良正直的人。”

  庞倩边听他解释,边翻着手里的书。小川是个活泼的小男孩,有头毛茸茸的头发和双黑黑亮亮的眼睛,会令她想到小时候的顾铭夕。

  “那要是生个女儿怎么办?”庞倩说,“海纳百川,有容乃大,难道叫顾有容吗?还是顾乃大?”

  顾铭夕哭笑不得,庞倩自己也是乐得不行,顾铭夕说:“要是生个女孩,就叫顾兰芝。”

  “为什么呀?”庞倩脸的迷茫,顾铭夕说:“有个词叫兰芝常生,意思是,美好品德常在,你没听过吗?”

  “没有。”庞倩反问,“难道你没听说过,兰芝是棒子国的个化妆品牌子么?”

  顾铭夕很认真:“我只听说过兰蔻。”

  庞倩:“那要么叫顾兰蔻?”

  “”

  开学以后,经过家人的商量,庞倩和顾铭夕的烦恼圆满解决。

  庞水生和金爱华陪着两夫妻起去了上海,在复旦大学边上租了个小房子,周到周五,金爱华陪庞倩住在复旦旁边,庞水生陪顾铭夕住在松江大学城。到了周末,庞倩和顾铭夕去过二人世界,金爱华和庞水生则乐悠悠地在上海转悠着玩。

  如此来,孕妇庞倩每天都能睡个安稳觉,早上起床后不用赶时间,顾铭夕在庞水生适当的帮助下,也能过上舒适方便的生活。

  小川的销量比计划要来得好,网上的口碑也很不错。甚至有多家童装品牌来和顾铭夕接洽,想要在服装中使用小川的形象。顾铭夕开始筹备小川2,和姜琪约定了年底交稿。

  见不上面的时候,庞倩就和顾铭夕打电话,有时还视频。

  顾铭夕详细地问着她的饮食起居,对于金爱华的照顾,他当然是放心的,但作为丈夫却不能陪在怀孕妻子身边,他心里还是很愧疚。

  怀孕头三个月,庞倩的孕吐反应有些严重,变得很挑食,又容易吐,和顾铭夕视频的时候,她开始抱怨:“老公啊,我想吃你做的番茄牛肉汤。”

  “周末你回来,我做给你吃。”顾铭夕看着屏幕里的庞倩,她居然点都没胖,反而还瘦了些,他看着都心疼了,“老婆,你另外还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想吃卤鸡爪。”

  顾铭夕有点头疼:“老婆,现在禽流感很严重,鸡爪就不吃了啊。”

  “不嘛不嘛,我就想吃卤鸡爪!”庞倩在屏幕里撒娇。

  “要么我们吃椒盐开背虾?”

  庞倩转转眼珠,吞吞口水:“我不放心你做这个,上回你给虾开背时,脚趾都割破了呢。”

  “就那么次,是我大意,以后不会了。老婆,你想吃吗?”

  “”她很纠结。

  顾铭夕说:“那我周六去买虾。”

  “我还想吃梭子蟹。”

  “不行,医生说了,孕妇不能吃蟹。”

  “嘤嘤嘤”

  在家人齐心协力的努力下,怀孕6个月的庞倩顺利地结束了研的课程。四个人收拾了东西回到市过暑假,庞倩按照之前的预约,去拍了胎儿的四维彩照。

  之前每次的孕检听课,顾铭夕都陪着庞倩起参加,看着b超单上的小家伙从个小点点变得越来越大,听到他有力的心跳,知道他发育得很好,顾铭夕的心情很难用语言来形容。

  就像是曾经梦寐以求的件事,突然成了真,那种激动喜悦感激还有些患得患失的心情,没有经历过的人是体会不到的。

章节目录